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00 (水淹七軍)(藏起來)

看著對面的喪尸已經開始移動,而且越來越近了。李治直接搶過對講機大喊:“炮兵給我轟巨型喪尸的結合部!對!給我轟,坐標……”
  炮兵陣地的五門火炮一起開炮!彭彭!嗖~~轟!轟!轟!頓時最前面的幾個巨型喪尸被炸得四分五裂的,但后面的巨型喪尸接著就補上來!頓時大約五萬只喪尸一起向南側城門緩慢的壓了過去!他們步步為營,他們如同鋼鐵,他們龐然大物!子彈打上根本無效!
  東西兩側也面臨同樣的喪尸進攻,大約各一萬只喪尸正在佯攻!而他們后面還有十萬只喪尸開始發動了總攻!李治他們一看這就是總攻,全體移動啊。“火炮,給射擊!”
  此刻各個城門已經都開始要求炮擊,火炮都不知打哪里了!東西兩側城墻一時間士氣動搖,竟然出現了逃兵!后面的軍法隊直接開槍射殺,不斷的有士兵倒在自己人的槍下!李治這邊還沒出現逃兵,因為這些人和他們打過多少次了,都有心理準備,再者李治治軍那是相當的嚴,沒人敢逃!
  不一會兒喪尸就過了雷區,打,頓時槍炮齊鳴!童虎直接親自扛起了一個625無后座力肩扛炮,嘭!嗖~轟!頓時前面的一個巨型喪尸被炸得粉碎,后面的戰士頓時狂呼聲一片,士氣大振。一時間城頭的肩扛式武器紛紛發射,前進的喪尸部隊遭受了一波狂轟亂炸!
  但是這些喪尸仍然繼續前進。狙擊手不時的射擊著藏在那些巨型喪尸后面的敏捷性喪尸,不時有敏捷性喪尸被爆頭倒在血泊之中。此刻二炮也是扛著一個40火箭筒打個不停,但是他的準頭實在太差,經常命中后面的普通喪尸,不是擦著巨型喪尸的邊過去,就是直接打偏了,急得李健直跺腳,他卻不敢搶二炮的武器,二炮那驢脾氣一上來哪叫六親不認啊,誰敢?誰都不敢!
  但是喪尸卻是越來越近了,一家人都在死撐。噠噠噠,突突突,一只敏捷性喪尸直接躥上了城頭!直奔李治而來,李治一梭子掃了過去,那廝一躲居然打空了,啊!一個警衛當場就被咬死了,馬越一看噌的一下就過來,啪的一個鴛鴦腳就踢在那喪尸上,那個喪尸頓時一下子被踢了下去。
  “狙擊手打敏捷性喪尸!大家一起向下扔手雷!”李治沖著對講機大喊。轟轟轟!頓時士兵全都向下扔起了手雷了。噌噌噌,底下不斷的向上竄敏捷性喪尸,城頭頓時亂作一片。士兵紛紛朝這些敏捷性喪尸開槍,他們卻很難打中這些身手敏捷的喪尸,不時打在自己人身上。只見一只敏捷性喪尸左躥右跳不時的撲到戰士。
  李治旁邊的那個團一下子就崩潰了,士兵們紛紛向城內逃命,李治一看大怒,親自帶著警衛連和一營就往這邊趕來,那大約幾十只敏捷性喪尸忽地一下子全都沖李治撲來,他們判斷李治肯定就是指揮官。
  趙飛博一看大喊:“都上啊!干什么?都死了!保護團長!”
  李治一驚頓時憤怒了,他一把推開趙飛博,直接朝前面扔了一顆手雷。前面幾個只顧進攻的敏捷性喪尸被炸了個正著,頓時那幾只敏捷性喪尸原地疼的打起滾來。他們的眼睛全被炸瞎了,他們痛苦扭動著竟然撲咬起同類來!一時那些敏捷性喪尸居然紛紛閃避,李治這邊紛紛學著李治扔起了手雷,轟轟轟!那邊城頭被炸得水泥亂飛,敏捷性喪尸居然被炸死炸傷了好十幾只。
  后面的童虎一把就把拿著ak打紅眼的李治拖了回來:“趙飛博,你個狗日的!怎么當的警衛連長!都給我上!”
  吳江聽說李治居然親自去解那邊之危,嚇得帶著他的警衛直接跑了過來,正看見童虎拽著李治往回拖,他沖他的警衛大喊:“都愣著干什么?把團長拖回來!他要是有危險,我剝了你們的皮!”
  后面的幾個警衛直接就上去把李治拖了回來,而前面卻陷入了苦戰。一家人和那些敏捷性喪尸戰作一團,而且還時不時的有敏捷性喪尸攻上來,巨型喪尸都突破了陷阱地帶,向城墻和城門移動而來。這是生化侍者使用的戰術,他直接指揮幾十只敏捷性喪尸突破那個團防守的薄弱點,一下攻上幾十只敏捷性喪尸,就像他預計的一樣,那個團一下子就崩潰了,全體潰敗。
  他沒想到李治的部隊居然不怕死,又去堵那個缺口,但是他的戰術已經成功。他的大軍正面受到的打擊減弱了很多,對方被他戰術攪亂了隊形。此刻巨型喪尸已經抵達城墻底下,那些敏捷性喪尸紛紛躥上城頭,頓時一城頭更是一片混亂!而巨型喪尸把城墻撞的山響,上面的人連站都站不穩了!
  就在危急時,卻聽到遠處如同千軍萬馬的聲音由遠及近奔馳而來!洪水來了!轉眼就到大約五米多高的浪頭直接把這些喪尸無情的吞沒了!這些城下的喪尸倒了血霉,直接就被洪水沖走了,二十萬喪尸大軍頓時被卷進了洪濤之中!二十萬大軍盡沒于此!吳江一策,水淹七軍二十萬!
  李東軍疼的頓首跺足的,沒想到李治這幫人居然這么厲害!他們小看了李治吳江。二十萬喪尸部隊全都損失了,二十萬啊!他怎么回去交代啊!那只生化侍者戰死在此地,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他無力的一下跪在那寫字樓上,而他的大劍就插他的面前,劍面上映出了一個頹廢的漢子無奈地捶著大地狂呼不止……
  而趙生輝正在北面一側埋伏,他把喪尸群分散在了那些六七層的居民樓上,他們居然還發現了幾個幸存者,沒得說直接就全部解決了。開玩笑,今天他是來找好心情的,他就是來殺人的。他卻萬萬沒有想到,今天他不但沒有找到好心情,反而折了三萬大軍,他的部隊一共七萬人,誰成想這一戰就讓那個可愛的吳江給他去了一半。
  他本來站在一座電力大樓頂上唱《沙家浜》!不成想遠遠望見洪水暴發,他剛下令回避,洪水就到了,直接卷走了他的三萬大軍。他心里這個窩囊,唱《沙家浜》還唱出事情來了,居然來了個水漫金山寺!搞得他郁悶不已的。艸,這水庫沒人管理就是不行啊!是不是年久失修了?不對,為什么偏偏他們打城的時候就來洪水哪?他一下子就猜到了原因,恨的他沒辦法,他現在有什么辦法?下面四五米高的滔天巨浪,他沒被卷進去就是萬幸了……
  此刻李治他們還在血戰不止,那些躥上城頭的敏捷性喪尸竟有一百多只,每一只都不好打,很多都是一些被咬的戰士抱著喪尸跳入水中或者拉了手雷。這邊馬越一條鐵棍勇斗兩個敏捷性喪尸,這一班人根本幫不上忙的,馬越極是利索,他的動作都不待停頓和遲緩的,一停他肯定完。
  戰士都不敢朝他們三個混戰中的人和喪尸開槍,剛才幫了些倒忙,弄得馬越很是狼狽。他們卻是一大群打一個敏捷性喪尸,就這樣還是忙的手忙腳亂的,這些敏捷性喪尸哪一個是吃素的?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是人類所不能比擬的。
  李健這小子又損到好幾個喪尸,他故意學喪尸吼個不停,弄得喪尸一愣一愣的,一家人正好乘機開槍爆頭。好不容易隨著最后一聲槍響戰斗才算結束,這一仗打得很是堅苦,自古以來有道是殺敵一萬自損三千。說的真是合乎情理,王健橋是最能體驗這句話的人了,他這一仗居然損失了1300多人,這還是在使用了吳江的計策之后損失了這么多。和喪尸根本沒法打,不是一個級別的,如果不是吳江用計水淹七軍的話,他們就全完了。
  這水是淹了喪尸但也同樣淹了他們!火炮陣地直接全被水沖毀了,物資什么的都在水里漂著,他們居然被水淹死了200多人。能不淹死人嗎?這浪頭四五米啊,幸虧聽吳江的加高了城頭,不然他們也要全部完蛋!洪水來的時候他正在軍指揮部,那是一個7層高的樓,他的指揮部就在5樓。洪水直接抹過了二樓,浪頭都能達到四樓!他在開窗看時居然被濺了一身水花,據說有士兵還抓了一條三斤重的大鯉魚。
  他現在不由得感嘆當時多虧聽了李治吳江之言,不但大部隊轉移了,就連他們的車輛也轉移了,這樣他們損失小了許多。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啊!他不由的感嘆這句話說的在理,他終于明白了刀疤寧愿和他這么多年的老朋友都不做了,也要搶到李治和吳江的真正原因了:刀疤的確人杰!
  看著城頭上正在指揮著救人的李治和吳江,他嘆了口氣。他在指揮部看的清清楚楚的,全軍就他們團打得最好,不但守住了陣地還奪回了友軍丟失的城頭!其它的軍隊不是崩潰了就是被攪亂了,城頭上像開了鍋一樣的熱鬧,有些團長居然臨陣脫逃了!
  他想起來就是恨得咬牙切齒,這些玩意兒戰前一個個信誓坦坦的,真到危難時居然敢臨陣脫逃!他已經想好槍斃誰了,這不是平常關系好不好的問題,而是軍心!那些團長一旦敗逃,那全團立馬就會崩潰,這點道理王健橋心里跟明鏡似的,他必須要槍斃幾個團長了。
  想起來又不得不嘆了口氣,有好幾個都是他的心腹啊,跟他一起被張飛揚抓起來蹲了那么長時間的牢獄,現在自己卻……但他眸子瞬間又是一閃,一股子狠意涌了上來,自古有道是仁不將兵義不行賈。他必須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不殺不足以安軍心。想到這里他大聲喊道:“賈年君!”
  “有!什么事軍長?”賈年君看著軍長臉色鐵青就知道不好。
  “帶著你的警衛團立刻把那幾個臨陣逃脫的團長給我抓起來!聽到了嗎!”
  “軍長,可是里面有劉麻子誰的啊。”賈年君猶豫地說到,劉麻子是他的好朋友,王健橋的愛將。
  “抓起來!聽到了沒有!”王健橋一臉鐵青的吼了起來。
  賈年君看了一眼鐵青著臉的王健橋,他太了解他了,他一旦決定的事情是更改不了的,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回了一聲:“是!”
  此刻莫嫣然卻在沂山上,這也是李東軍和趙生輝為什么找不到莫嫣然的原因了,那天莫嫣然興沖沖的從蔣峪沿著s224省道進了沂山水庫,然后藏了一段時間后由北石拉村直接朝西北前進,一路翻山越嶺經過彌河插進了s223省道。然后她順著s223省道向沂源鎮前進,卻碰到了一伙開著車的逃難的幸存者,這些人一看莫嫣然差點沒從車上掉下來,一時之間除了女士外,其它的人全體陣亡了。再問了一下情況后直接把她捎帶上車了,開玩笑這樣的美女哪怕就是妖精也要帶上啊。
  然后莫嫣然就跟他們一路向東北方向前進,而當他們那一天下午從臨朐突破了部分喪尸“追殺”后,他們在喬官鎮附近遇到了刀疤的軍隊。刀疤的車隊一下子就攔住了這大約幾十人的車隊,問明情況他們這些人就加入了刀疤的車隊,刀疤在無意之間一眼看到莫嫣然!
  他騰地一下下了車直接抱住了莫嫣然痛哭了起來,搞得一家人都莫名其妙的,后面的馬眼,矯健小青島都聞訊趕來,一個個都是又激動又落淚的,緊接著后面莫嫣然的粉絲大約1000人都趕了過來,一家人激動的都不行了,周局長又激動的暈了過去。
  在詢問莫嫣然的情況時,莫嫣然撒了一個還算可以講的過去的謊言,說她當時藏在了居民小區的一個地窖里,周局長他們都知道那個地窖,但那個鑰匙是秘書李治保管的,頓時對李治鄙視之極。但是莫嫣然沒死他們高興極了,要知道他們這些天一直都郁郁寡歡的原因就是因為知道莫嫣然死了,現在一家人直接不論青紅皂白的就把莫嫣然拉著去了沂山,莫嫣然和刀疤解釋根本沒用,刀疤直接耍了軍長威風!她就和我一輛車,誰都不許和她一輛車!
  最后馬眼真急了,這才他們四個一輛車,怎么是四個?小青島改司機了,人家直接把那司機一腳踹了出去,給美女開車你他娘的不配!就這樣莫嫣然哭笑不得的居然又被他們帶回了沂山。
  這孫蝌蚪見了莫嫣然比見了刀疤還親,刀疤說什么他都答應,他一個勁的擦著眼淚不停地叨叨:“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