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101 (老子還沒睡他們就敢睡)

W市第*軍部的水真多呀,滿滿地填充了道路,天上還不時有小雨點跳入水中;W市第*軍部的水好清呀,雖然沒有太陽光的直接照射,卻也可以看清河底的水泥路面,水中還不時地有幾尾調皮的小魚游來竄去。W市第*軍部的水好靜呀,靜得仿佛能聽見她在你耳邊低語,偶爾微風飄過,清脆的水聲就像一個小姑娘在輕歌;W市第*軍部的水好柔呀,柔得使人忍不住要去撫摸,卻又不忍碰皺她。
  微風掠起的波浪,好像亭亭的舞女拖著的裙幅,她是那樣軟,那樣美。是的,現在W市第*軍部的水就是這樣的,人們在城里劃著船不停地打撈著水中物資。上游水庫早就合閘了,但是這里的水還是有差不多半米深,地道由于密封的很好,沒被水全淹了,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人人都是齊胸的水位。當然地道也被淹死了不少的人,大約有100人被水淹死了。
  現在劉蕓和閆麗秦琳張梅梅四人緊緊的靠在一起,有人也許問劉琴琴和喻月菊那?這里不得不說一下,喻月菊和劉琴琴都跟著其他的師轉移了,劉琴琴必須要回去了,她打聽的情報差不多了,她就跟著去嵩山的車隊出發了。在路上他們的車隊被喪尸“伏擊”被擊毀了幾輛車,而劉琴琴當然也不幸“遇難”了。
  她此刻正在趕往淄博的路上,她害怕章邯找她麻煩,她已經獲得軍區的重要情報,再待在那里已經沒有什么必要的。她現在組織了40萬部隊正浩浩蕩蕩的往回趕,她這些天在軍部很難受,她居然同時喜歡上了兩個男人:李治和吳江。她自己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判斷,而兩人似乎都對她不太感興趣:李治還好,見了她總是和善的微笑,有時還給她講個笑話什么的,其幽默風趣和氣度魅力讓她心動不已。
  而吳江卻是冷冰冰的,相對李治來說,吳江要厲害的多。這個人一開始笑著盯著她的眼睛看,后來突然變得凌厲,最后嗖的一下變了臉,他居然能看透的她的心靈!而她從劉蕓和閆麗那里都聽到了吳江的警告,吳江告訴她們不要和她來往太密切,他覺得她不是善類。這話深深的刺傷她柔弱的心靈,也讓她驚訝世上居然有如此之人!
  閆麗和劉蕓都是笑著和她說的,倆人還“一本正經”的審問她是不是狐貍精,她大喊冤枉,三人鬧了有一個多小時才算完。劉蕓和閆麗都以為吳江多心了,不喜歡人家也不能那樣的傷害她,紛紛為她鳴不平,在這一點上女孩兒永遠都是一條陣線的,當她們看到男人欺負或指責一個女孩兒都是氣的義憤填膺的;當她們看到一個女孩兒欺負一個男人時無不拍手稱快,貌似男人這一點上沒這么團結啊?是吧?
  試想一下劉琴琴能不難受嘛?她喜歡的人卻如此說她,盡管事實也是,但她接受不了,她就趁著軍部分人的時候跟著一個師長去了嵩山,那里離淄博近,打了個順風車。
  而喻月菊則是去了七里蘭島,她早就聽劉蕓說李治要去七里蘭島,她準備早到那里把自己的房間收拾的好好的,全都弄上李治喜歡的,估計李治他們最多一月就過來了。她正好也到這里先散散心,她是這么想的,所以跟劉蕓她們告別去了七里蘭島。
  劉蕓她們四個在當天晚上才出了地道,那個時候水已經下去了,但她們卻是狼狽不堪。李治他們這些軍官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著自己的另一半,劉蕓一眼就看到了等的急頭糟腦的李治,李治一見劉蕓出來了頓時兩眼一亮,他直接就沖了過去就要來抱劉蕓,劉蕓一看卻是一躲低聲說一句注意孩子啊,李治才一笑牽起了劉蕓的芊手二人甜蜜的并肩而去。
  后面秦琳正看到這一幕,她一下子情緒就失控了,失聲痛哭起來。她的表哥房亮亮還有房勇波和李健都在等她,她一下子撲到房亮亮懷里大哭了起來。房亮亮心知肚明的,但是守著房勇波和李健卻不能那樣說,只是安慰她不要害怕,不停鼓勵她,李健和房勇波都以為秦琳是嚇得,紛紛安慰個不停。
  童虎直接就抱起一見他就暈了的張梅梅,抱著她徑直回張梅梅她們宿舍。吳江也來了,他看到閆麗卻不說話,只是伸出了一只手,拉著她轉身就走,看的旁邊的二炮直罵娘。
  而王健橋此刻在他的軍長室陷入了沉思,他沒想到喪尸部隊居然如此之強,他之前的雄心大志頓時消的無影無蹤,本來他想拉起十萬雄師去解軍區之圍,但這一戰卻見了真章:喪尸的戰斗力不是吹的,那是真難打啊!他也總算明白了他們一個機械化裝備軍都全軍覆滅的原因了。軍區那么強悍的戰斗力,又是火炮又是導彈的都被圍困苦戰,現在來看軍區沒全軍覆滅都算是奇跡了!要換了自己的話不用說一個軍區,八個軍區也都穿越去支援列寧同志打白匪了!
  他在想出路,他很煩,都已經抽了一包煙了,但他還是抽個不停,現在來看李治吳江的建議那是相當的正確。他們雖然說的直接或說的巧妙都是為了自己這個軍長好啊,那些個溜須拍馬者倒是會逢迎,結果怎么樣?臨陣脫逃!倒是這些敢直言的人最后關頭死戰不退,這是怎么個比較法啊!
  唉,他槍斃了倆個團長,一共有4個團長臨陣脫逃他卻只能槍斃倆個,原因很簡單他不能把這些人一下子都殺了!那他用誰啊?現提拔的怎么著也不如這些帶慣了一個團的人了解他們團啊,你個營長一上來還要熟悉,那些個副團長大多數都是靠關系才上來的,本領他娘的還不如個連長!他心里跟明鏡似的。他突然又想起了劉軍,就喊了一句:“賈年君!”
  “有!”賈年君一直就在一邊也不敢說話,今天軍長的心情很不好,很多來求情的師長直接都被踢了出去。也沒給參謀長好臉子,參謀長自己思量了一下決定還是不再觸這個霉頭了。
  “去!打電話通知他們團留一個營在水庫,其它的都去……去嵩山!”他頓了一下,想到刀疤在沂山,還是讓劉軍去嵩山吧。
  “是!”賈年君聽了卻是沒走,他老警衛員出身跟了王健橋多少年了,早就是老油條了,他會等王健橋把話說完再走。
  “等等,那個把李治吳江叫來!”王建橋咂了一口煙,那煙在他頭頂上不斷的繞來繞去的卻不肯消散。
  “軍長,現在很晚了啊”賈年君望了望外面的夜色。
  “晚什么晚?老子還沒睡吶!他們兩個狗東西就敢睡?嗯~”王健橋把那個燃盡的煙頭又在煙灰缸里捻了一捻。
  “年輕人,那事多……是吧~”賈年君一聽噗哧就笑了。
  “哈哈哈,你啊你……還是那樣啊~哈哈哈,不用管,就是他們睡覺了也給我用一盆水潑起來!明白嗎?”王健橋聽罷也是哈哈一笑,他又點了一根煙順勢用手點了點賈年君笑著說道。
  “是!保證完成任務。”賈年君低著頭一路壞笑著就出去了……
  半小時后,李治和吳江二人都衣冠不整的來到軍長辦公室,王健橋一見他倆那模樣,直接一個沒忍住不停地咳嗽起來。李治和吳江頓時臉上一紅自己整理起了軍裝,李治亂糟糟的頭發濕漉漉的不說,腰帶上還掛了一條劉蕓的手絹;而吳江卻也好不了哪里去,軍裝上有不少的女孩兒頭發,渾身發出陣陣的槐花香味,脖子上還有個清清楚楚的牙印……
  王健橋本來不想笑,但看到李治一身濕漉漉的立馬想到自己的說的話,不成想口水進了氣嗓嗆的不停的咳嗽起來;而賈年君則是壞笑不已,他親自給李治潑的水,這李治聽到外面叫他極不情愿的出了他的寢室,沒成想賈年君發壞一盆冷水就潑上了,頓時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那些警衛不是低著頭笑得就是背過身子渾身亂顫的,不時的再回頭瞅上一眼。
  “那個什么啊…咳咳…我們聊一下……咳咳……怎么撤防……咳咳……的問題”王健橋看他們的狼狽相也頓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我…那個水庫方向我已命令劉軍他們撤退了只留下一個營。”
  李治還有些不好意思,而吳江此刻已經是無所謂了,他一聽王健橋的話立馬就知道軍長已經了解喪尸的厲害,他也知道此地不可守了。他想了一下就開了口:“軍長,我覺得水庫可以放棄了,沒必要再守了;我們這個據點的任務已經實現了,這里留下點虛兵盡快撤退吧”
  “嗯……”王健橋也想盡快撤退,但怎么撤?這要劃船的啊。必須等水完全退下去才行,等陸地干了才能走啊,今天下午又下起了小雨,唉,他不由的嘆了口氣。
  李治尋思了一下也開了口:“軍長,今天我們多虧靠水攻才能獲勝,我想我們應該在地道里預先放一些柴油桶,那樣萬一我們撤退時敵人進入地道也可以阻斷他們的繼續進攻的途徑。”
  王健橋一聽連連點頭:“好的,火攻啊,這個計劃不錯!”
  而吳江一聽頓時也想到了一點:“軍長我覺得我們團長的計劃不錯,我覺得最好在這個基地內埋設烈性炸藥,這樣在和我們團長計策聯合起來可能更妙!”
  王健橋頓時心里嘆道這兩人卻是是人才,難得啊!幸好自己強行把他們二人留下了,這才多了兩個出謀劃策的謀士。
  吳江看了一下王健橋的表情立馬知道他都接受了,就又說道:“今天一仗我們也看到了敵人的真正實力,那些巨型喪尸我們根本就阻擋不了,那我們可以如此這般。”
  李治一聽驚訝的望著吳江,而吳江笑著向他點了一下頭,李治直接震驚了,吳江才智確實數倍于他不服不行。
  王健橋確實很高興,他在想也許靠吳江的方法能守住這里了……
  流星不得已向大家求收藏,沒辦法收藏才是王道,謝謝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