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107 (TMD這都是些什么人啊)

王健橋他們沒什么辦法,只好撤退,他們在走到半路的時候聽到了上面的劇烈爆炸聲,整個地道都晃了起來,上面不斷的落塵土。王健橋心里一顫情知李治他們已經啟動了引爆裝置,是的,李治他們在飛機上按了按鈕,大約有兩萬多只喪尸報銷了,這讓劉琴琴他們驚詫不已。王健橋情緒一下子失控了,他的兩員智將沒了!他的6712團完蛋了!
  他一下子不走了,并讓警衛員去一探究竟。然而警衛員去了沒一會兒就回來了,那邊全塌了根本就過不去!這個警衛員剛說完這個消息,周圍就是一片哭聲,這些人大多數全是6712團的,這次張勇,房勇波他們兩個營得脫,全賴那三個營的死戰啊。
  工程營大半個營都沒進來,他們和喪尸已經攪做一團,沒法撤出戰斗了,除了工程營少數人撤了進來,其他人全部壯烈犧牲。張勇他們紛紛失聲痛哭,王健橋雙腿一彎居然沖塌陷的地道一側跪了下去。沒有他們斷后,他這個軍長早就魂歸天國了,他這一跪后面的戰士全都跪下了,他們現在安全了,但是他們的戰友卻永遠的不會回來了。這個消息迅速傳遍整個地道,里面的老百姓和士兵們一時間全都跪下,他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最后為了救他們的英雄們……
  對面的趙生輝和李東軍那個恨啊,他們80萬大軍還是沒能消滅李治,這關鍵時刻居然來了戰斗機群,這讓李東軍他們三人搞不清楚,不是機場全部打掉了嗎?是的,但這不是中國空軍,而且山東境內的飛機被打掉了,很多空軍被沒有被消滅。
  有一支零星空軍部隊他們正在離這不遠的一處地下掩體之內,這邊的爆炸讓他們的掩體也是顫抖不已的,里面的一個矮個子不由得說道:“爆炸聲,是不是兄弟部隊啊?”
  一個穿著天藍色迷彩的中尉走了過來,遞給那個矮子一杯熱水:“熱得,管他那!和我們關系不大,我們要想想辦法把這幾十號兄弟帶走啊。”
  他們是空*師的士兵,在生化災難時他們遭受了敵人“空軍”和地面的雙重打擊,飛機全部被擊毀,他們損失大半,他們團只有他們幾十人逃了出來,里面還有三個飛行員。剛才那個矮子就是個飛行員上尉,這里面數著他的官職高,那個穿天藍色迷彩的卻是地勤上的軍官,他們好不容藏進了這處掩體,才幸免遇難。現在他們的糧食基本耗盡了,所以不得不商量出路。
  那個矮子看了一眼中尉說道:“許峰,我們的糧食還夠幾天?”
  “還夠幾天?就夠今天了,曹兵。”他嘆了口氣不由得說道:“我倒是盼著還能多撐一天,可是我們現在已經是一天只吃兩頓飯了。”
  曹兵望了一眼嘆息的許峰,他知道他們這些人能撐到今天實屬不易,他們缺乏武器彈藥,幾十人卻只有十幾只微沖和幾把軍用手槍,而且他們已經冒險去了很多次超市,現在超市里的即便有食品也已經不能吃了。他們地面上有三輛物流車,這就是他們的軍車。他們明天就要出發謀求出路了,他們計劃去峽山,因為那里個湖心島,而他們其中一個士兵就是雙樣鎮的。他們昨天商量了一整天,最后一致決定去峽山水庫,這些人就是后來李治他們的空軍雛形。
  趙生輝現在三人都不言語了,他們坐在一家飯店里聊起了天。李東軍看了對面的趙生輝一眼:“怎么辦?老趙,回去怎么交代啊?”
  他此刻心里非常的高興,哼哼,你個劉琴琴不是能嗎?這次怎么樣?還不是讓李治跑了。80萬大軍都沒搞定李治,那上次老子20萬大軍搞不定李治就更是應該了。他一想到這里,心里那個開心就別提了,看這次誰還說他?
  趙生輝此刻心情很不好,雖然他很欣賞李治,但是他想除掉他。這次倒好不但沒抓住人,還白白的折了幾萬人,大概損失了三萬多吧?心里這個窩囊就別提了。
  而劉琴琴心里卻是對李治和吳江崇拜的不得了,他們有居然空軍啊,怪不得又重新上了城頭,真厲害!還故意安排人耍茅山劍法,讓他們這些人麻痹大意。她雖然吃了敗仗,卻對李治和吳江更加喜愛和崇拜了。面對她的八十萬大軍,他們居然不害怕,而且李治還能和劉蕓那樣的甜情蜜意的。這讓她羨慕的不得了,她剛才把她和劉蕓掉了個,居然做起了白日夢,在她的劇情里劉蕓成了喪尸,李治和她在一起……
  趙生輝看了一眼正在暗喜的李東軍和滿臉憧憬跟喜悅的劉琴琴,就是一聲長嘆,TMD這都是些什么人啊?這樣他們豈能不敗?不由得感嘆起了他人生的不幸……就這樣各懷心思的三個人坐在飯店里聊起了天,說話也是有一搭無一搭的。
  “唉,還能怎么交代啊?實話實說吧,我算是完蛋了,一世英名就讓這兩個王八蛋給毀了!”趙生輝一語雙關。
  “嘿嘿,別擔心,李治和姓吳的……哎,我說美女,那個姓吳的叫什么來著?”李東軍沒聽出來趙生輝話中有話,卻是想不起了吳江的名字,不由得問起了劉琴琴。
  他和趙生輝曾聽劉琴琴向章邯匯報時說過李治和那個吳什么的詳細情況,為此章邯大為贊賞,這把具體敵人情況都摸清楚了,為這事當眾還表揚了劉琴琴。
  劉琴琴突然被李東軍打斷YY,多少有些不滿的喊道:“什么事?”
  “那個對面的那個團指揮官叫李治和吳什么來著?”李東軍聽著劉琴琴的話音不太高興,有些意外,不由得抓了抓自己的耳朵。
  “吳江。”劉琴琴給了李東軍一個大白眼,心想你這個粗線條,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那天不是問了自己了?這都記不住,真是。
  “唉,吳江。是李治和吳江這兩個小子真是可恨啊!這兩次大敗我軍,回去老大又要罵了!”李東軍搖著頭嘆了口氣,心里卻是非常的開心。
  “未必,老大知道這次逃了,肯定不會怪我們!”趙生輝此刻心情多少好了些。
  “為什么?老趙”李東軍睨了趙生輝一眼,不由得問道。
  “這次,首先老大要求活捉,再者這地方居然有空軍,這是我們所沒有預料的。”趙生輝略一沉吟又接著說道:“當初來的時候,我問老大為什么山東省內見不到“空軍”,老大說是現在為了保存人類幸存者,他已經把空軍全都集中到德州去了。老大說山東空軍和重裝甲部隊已經被打掉了,不需要了,而今天敵人的空軍卻又出現了?這不是我們料事不明啊。我們如果如實回稟,我覺得應該不會受難為的。”
  “嗯,就是啊!這怪我們嗎?誰知道那些飛機從哪里冒出來的?對了,那個和尚,不,道士做完法,怎么會天地變色哪?太邪門了吧?”李東軍想起李健作完法,天昏地暗狂風大作飛沙走石的,不由得有些感覺恐懼。
  “應該是湊巧吧!”趙生輝一聽,鼻子嗤了一聲。心里暗想李東軍你這種事也信?這就是他們用來拖延時間的,應該是湊巧而已。
  “但愿吧……”李東軍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說湊巧也太湊巧了吧,他突然覺得有些不甘心,不由得罵道:“這些兔崽子坐飛機摔死他們!都失事了吧……”
  卻說李治在飛機打了一個大大噴嚏,他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他現在在一架阿帕奇迷彩直升機上,他和吳江他們現在都發現不對勁了,怎么個不對勁法?太不對勁了!這飛機的駕駛員和士兵都說日語,這他娘的是小鬼子的飛機!劉蕓居然也用流利的日語和那些人說個不停。一家人都明白了,劉蕓居然就是島國人。
  她是間諜!一個想法電石火光的閃現在李治腦海中。李治不由得回想起了以前有關劉蕓的一幕幕,心里復雜極了,她這帶著他們這是去島國啊,這是叛國!這是不能允許的,絕對不行。但她已經有了她的孩子,而且李治深深愛著劉蕓,她卻沒告訴她是島國人,她是島國的間諜,肯定是。
  劉蕓好幾次和李治說話,李治直接沒理她,他和吳江他們呆在一起,飛機內立馬劃清了界限。飛機前面的士兵和駕駛員是島國的,而機艙內的士兵和李治他們是中國人,兩面的人明顯的露出了敵意,而劉蕓夾在中間過去也不是,回來也不行,左右為難的。吳江勸李治不要那樣對待劉蕓,但是李治強烈的民族自尊感促使他不去理睬劉蕓。
  劉蕓在飛機一側靠著機身不停地抽泣著,她也不想這樣,她以前就料到會出現這一幕,沒想到還是出現了。她非常難過,她既不想背叛她的祖國,也不想利用李治的情感,促使李治叛國。她現在非常的矛盾,她現在有了孩子,孩子不能沒有父親,而且她也深愛著眼前那個英俊的軍官。她之前曾經幻想過愛情是沒有國界的,民族國界膚色應該不會對他們的愛情產生太大的影響。但她錯了,眼前的李治竟然視她為路人,這讓她傷痛欲絕。
  她好幾次想去和李治談心,李治一轉身居然進了那群士兵中了,而那些對她平常尊敬有加的士兵,紛紛擋住她的去路。她后面的島國士兵紛紛端著槍就過來了,雙方用用自己的國家的臟話互罵,全都用槍瞄準對方。還是劉蕓好歹的說退了島國的士兵,才沒發生太大的沖突。想起來劉蕓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藍天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