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109 (此人大膽)

此刻島國阿蘇地下基地野坂中將的辦公室內正上演一場激烈的父女爭吵大戰。
  “馬鹿(混蛋)!你就是這么和你的父親講話的話?馬鹿!”野坂中將冷冷的望著自己那個曾經親愛而美麗的女兒,他發現她很憔悴,還好像懷孕了。
  櫻子剛才要求他放掉李治他們,給他們島**人的待遇,被野坂中將直接拒絕了,開什么玩笑。為了救他們這些蠢貨,他居然又損失了五架阿帕奇和一家軍用運輸機,他們配擁有軍人待遇嗎?他們現在就是他的俘虜,他要用他們這些支那人為他做事情,去完成一項任務。劉蕓一聽就不干了和他的父親爭吵了起來,這不是現在還在爭論當中。
  “父親,李治君現在是我的夫君,求你放掉他”櫻子突然感覺很委屈,她不由得哀求起了她的父親。
  “野坂少校,你不是剛才還和我論功績嗎?怎么?現在想起我是你的父親來了?”野坂中將品了一口杯子里的茶,卻發現茶已經涼了,他不由得起身,去潑掉這些茶水。
  “父親,我懷孕了……”櫻子低下頭小聲的說道,就像犯了錯的小學生一樣。
  “馬鹿!(混蛋)”野坂中將直接把手中茶杯摔在地上,頓時一地瓷器渣子茶葉水什么的。
  “馬鹿!誰的孩子?”野坂中將明知故問,雖然他已經看出來了,但這話從女兒口中說出來,他還是不由得大怒。
  櫻子望了一眼他的父親不敢說話了,她從小就很畏懼父親,他的父親從沒笑過,她和她的兩個哥哥都非常畏懼他的父親。以前他的父親也總是訓練什么的,總是不在家,能聚在一起的時候很少。她一直都以為自己是拋棄的孩子,她跟他的母親性格很像,但很要強這一點卻隨他的父親。她一直都希望父親能陪他們一起出去玩,全家人在一起多開心啊!但這種機會卻是很少的,她記得從小到大也就那么幾次全家一起出去游玩。
  等她十四歲的時候她就被送進了軍事學校,她十五歲就開始間諜課程訓練,她也不負所望,一路以優異成績成為了間諜中的王牌,她17歲時就被編入櫻花行動組,專門從事諜報獲取工作。她想起來就是一陣嘆息,她記得17歲那年,她休假回家和父親母親一起去公園賞櫻花。那次父親總算笑了,父親第一次和藹的笑了起來,這不是那張相片就在他父親辦公桌的案頭上。她聽到父親的咆哮聲,沒有回答,卻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相框看了起來,一邊看一邊的流淚……
  野坂中將看到自己的女兒哭了,突然間一陣心疼,他們家就她一個寶貝女兒還是最小的,他一直很疼愛她。雖然他平常都是一副嚴肅的表情,但不表示他不愛他的女兒,愛是有很多種的。他走到他的女兒身邊,撫著她的頭發柔聲的問道:“是那個支那軍官的孩子吧?櫻子,你受苦了,爸爸不該罵你。”
  野坂中將突然想起了櫻子的母親。她的母親跟櫻子一樣,當時不顧家里的反對跟著一個窮中尉私奔了。櫻子母親的身世非常好,是一個議員的女兒,她的父親非常的反對,他根本瞧不起那個窮中尉,那個中尉去他家時受盡了白眼和窩囊氣,櫻子的母親卻愛上了那個窮中尉。她的議員父親強烈的反對,櫻子的母親居然逃了出來跟著那個中尉私奔了,后來那個中尉憑著自己的能力和才華一步步的當上了中將!
  那個窮中尉就是野坂。他一下子想起了櫻子死去的母親,心里就是一痛,眼淚在眼眶里直打轉。他的女兒像極了她死去的母親,生化災難發生時,他的妻子也就是櫻子的母親已經遇難了,這事情櫻子已經知道了。他看到女兒哭了,想起了當年他的妻子為了和他在一起被逼得大哭的樣子,他疼,他心疼!他又一次體驗到了當年的感覺,他這一生就喜歡一個人那就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長得像極了松島菜菜子,他們都是福岡人。
  松島菜菜子那就是絕世美女,他當然一下子愛上了櫻子的母親。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天,他從軍隊回家探視父母的時候,他再等地鐵的時候一眼看見櫻子的母親,當時她打扮的像一個小公主一樣,還戴了一盞毛茸茸的白狐帽子,當時他就震撼了。
  櫻子的母親當然也發現了那個帥氣軍官,而野坂的相貌有些像《東京愛情故事》中的男一號永尾完治,她也被他吸引了,二人一起上的地鐵。島國的地鐵是異常擁擠的,他們兩人被緊緊的擠在了一起,櫻子的母親最后干脆依偎在了野坂的胸前!那時多么的幸福啊!野坂回想起來就是一陣的酸楚,他永遠忘不了櫻子母親那高貴典雅的氣質,永遠忘不了她明亮的眼睛和醉人的微笑。他突然懂了櫻子的外祖父當時的心情,現在看他女兒哭的如此難受,又想起了當時的自己,將心比心,居然也不想太難為他女兒了。
  “他對你好嗎?”野坂中將悠悠的嘆了口氣。
  “父親,李治君是一個非常體貼人的男人。”櫻子含著淚擔心的望了望她的父親,卻發現他的父親已經不再發怒了,于是又說道:“他對我非常的好!就是……”
  “就是什么?他敢欺負你?”野坂一下子就皺起了眉頭,他絕對不允許那個支那人欺負他的寶貝女兒。
  “沒有,李治君對我很好!就是他知道了我是島國間諜,現在不理睬我了!”櫻子想起李治在飛機上那一幕心里又是一陣酸楚。
  “馬鹿!那就讓他在牢房呆上幾天吧!哼,欺負我的女兒,他還不夠格!”野坂中將把櫻子擁入懷中,心疼的用手撫著她那迷人的臉龐。
  “父親,你準備怎樣對待李治君?”櫻子心里非常甜蜜她父親的話語,她沒想到自己在父親中的地位這么重要,她一直以為她在父親的眼中可有可無的。
  “嗯,我說過。他要娶我的女兒必須要給我打下一個島來!哼,我的女孩兒可不是隨隨便便就送人的!這樣就騙走了,還行?”
  櫻子本來要發怒但聽到后半句居然沒有反對,她突然覺得父親說的有道理,這樣她傲慢的父親才會瞧得起李治,她也希望李治靠自己的實力證明他才能配上她。“但他們需要裝備。”
  “放心,我會給他們的。”野坂中將深情的望著自己的女兒,他想起了他的妻子,心里不由得嘆了口氣。
  “他們需要人員補充和向導。”櫻子還是有些擔心李治。
  “放心,他們會補充到一個營的,而且全是島國人。”野坂中將冷冷的一笑,你李治不是厲害嗎?行!我給你一個露臉的機會,你去給我打下一個島來,我就服你,女兒也嫁給你。但如果打不下來,哼哼,不但女兒不給你,我還要置你于死地!他心里早就有了計較。
  李治和吳江晚飯過后就被島國士兵押著去了野坂中將的會議室。一進會議室,就見一個非常長的會議桌子兩邊坐滿了軍官,最低的也是上校級別。最頭上是一個島國中將,他坐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傲慢的看著被押進來的兩個支那軍官。傍邊一個翻譯軍官和李治吳江說了一下,二人就坐在會議桌的末位上。
  只聽見對面的那些軍官哇啦哇啦的說個不停,李治和吳江不解,二人只是不停的打量起中間的的那個將軍起來,此人瓜子臉,濃眉,大眼一看就是典型的島國美男子,大概五十多歲,李治卻發現他有一些眼熟,好像像什么人似的。李治現突然想起了劉蕓,對了劉蕓好像跟他有些像。
  劉蕓,嗯,劉蕓怎么樣了?她如果不是間諜就好了,李治突然心里極度的想見她,她是如此的美麗,一笑眼睛彎彎的,像月牙兒一樣的好看。典型的島國美女啊。他真的愛她,是的,他愛上她了;而他也知道,對方也深深的愛上了自己,這不是孩子不孩子的問題。有一種情感叫做喜歡,而喜歡到了深處就是愛。據說這種東西會讓你不時的想念一個人,時常的一個人發呆。如果不見她就會非常想念,如果她沒回來就會掛念和擔心。
  無論如何她是他的,就算她是間諜也是他最心愛的女孩兒。他曾經承諾要娶她,那么他就要為自己的承諾負責,他愛她,是的他非常的愛她。這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情感,因為一旦描述出來就不那么準確了,總會失去她的一些色彩,只能用心默默的去感覺和體會,細細的品味其中的滋味。
  “李治君,將軍問你話哪?”侍立在傍邊的一個翻譯軍官開了口,味道多少有些怪怪的,李治不由得瞥了他一眼。“他說什么?”
  “將軍問你們,你們怎么打敗的喪尸母體指揮的二十萬部隊?”那個翻譯官看李治那傲慢的樣子恨不能給他兩個大耳光,但是心里想歸想,現在那些將軍都在,他卻不敢真的打。
  “呵呵,才二十萬喪尸,小菜一碟!”李治直盯著野坂中將冷冷的說道。
  野坂中將看李治居然敢直視,心里暗叫了一聲好字,心想此人大膽,現在就需要這樣大膽的人。但在聽了翻譯的話后又變得很不高興,你也太自大了吧?:“哼哼哼……哈哈哈哈……”野坂中將竟然狂笑了起來,周圍的將軍和軍官都跟隨著笑了起來“好,好極了!李治君,我們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不過我給你一個表現的舞臺,如何?”
  李治聽著他們大笑也跟著大笑了起來,而吳江卻沒笑,他知道李治那樣說可能會被敵人利用,果然翻譯一說,就證實了他的猜測。李治聽了翻譯的話后,就知道了對方要用他們當炮灰,心里極不情愿,卻也無可奈何:“將軍,恕我直言,我的軍隊需要修整和補充,還有我的軍隊需要武器裝備。”由于有翻譯,這里作者直接略去翻譯,把他們話改成直接對話,省得大大看著翻譯官出來和插廣告似的。
  “嗯,沒問題!”野坂中將心里喊道,這人有尺寸還不掉支那軍人的氣節,可以算得上是個人物了:“你們會得到補充的,他們其實和你們磨合了有半天了吧?哈哈哈……”
  李治和吳江一下子就明白了,這鳥人居然用那幾百囚犯組成自己的第三個營,這樣的營肯定是極難管理的。李治望了一眼吳江,發現吳江正在沉思,他略微一想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將軍,需要我們去攻打哪里?”
  “好!直接,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要你們去給我打下一座島來,我需要一個島做基地。”野坂中將看了一下李治和吳江的神色,發現他們神色并沒有什么變化,不由得暗嘆自己的女兒果然沒有看錯人。于是他又接著說:“哪座島都行,但不能太小,如果你們能打下九州來,那是最好嘍!”周圍的軍官一聽頓時一片哄笑。
  “好,一言為定!”李治當即立斷答應了野坂的要求。吳江聽到李治答應就是一愣,他現在擔心他們這樣的一支隊伍是否能經受住喪尸的攻擊。
  李治卻深深知道不如此他們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島國人崇拜武力和英雄,對膽小和愚笨者明顯的排斥。他一者不能丟了中**人的臉,二者他需要這次機會來證明他們實力。也許打好了,他們就會再次脫離這里束縛,回到祖國去。
  “嗯!很好!你很優秀!我喜歡,等等你們去作戰室看一下地圖,自己選擇一下。”野坂中將沒想到李治是如此果斷之人,心里不由得有了幾分喜歡。要知道軍人都有個共同的特征就是喜歡干脆直接,討厭猶猶豫豫半天都決斷不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