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3)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3)     

末世橫行111 (戰神馬越)

童虎他們現在正在整頓三營。三營的那些島國流氓們,很多都是歪七晃八,一家人站在那里亂晃悠個不停,不停的笑罵著。只有和馬越一個監獄過的混混站的很整齊,他們現在都非常佩服他們的老大:馬越。本來李治是留著馬越當警衛連長的,但這樣的情勢又把祝融和馬越調換了個。童虎馬越現在就站在那里,冷冷的看著這些“士兵”們。
  “三上,你們搞什么?站的那么整齊,你們是白癡嗎?他們是支那人!嘿嘿”一個疤瘌頭歪著頭一臉賤笑的望著一邊站的很整齊的三上。
  “混蛋,清田,他是我們的老大,你這白癡!”三上轉過頭來不由得罵了一句。
  清田一聽笑得更高興了,回頭吹了個口哨:“兄弟們,猴子三上轉性了,哈哈哈,認了支那人當義父了。哈哈哈”
  后面的那些流氓混混的全大笑不止。清田是山口組的小組長,他們這些被抓的很多都是山口組的,他們島國軍隊都不怕,還會怕幾個支那軍人?清田直接一臉流氓像的來到童虎和馬越他們面前,嗅了嗅這個,聞了聞那個的,不由學著猴子跳來跳去,又在眾人面前來了一段猥瑣的阿波舞,跳得一家人大笑不已。
  阿波舞又稱阿波踴,是島國關西地區德島縣最大的節慶活動,有400年的歷史,與里越熱內盧的狂歡節并列為熱情奔放的世界性舞蹈。舞蹈動作并不復雜,基本是按照2拍的節奏,只要把握住基本要領,舞者完全可以在手腳上做點“文章”而舞出些個性來。最主要的動作一是身體要作塌腰狀但上身挺直,二是須右手與右腳、左手與左腳輪換同時向前伸出。
  “我說,你狗日的跳夠了沒有?”童虎早就不耐煩,直接一腳踹在清田的后背上。清田正在跳著腳舞著手來那段最精彩的舞蹈,不防被童虎一腳踹了正著,童虎力道很大,一腳就把清田踢到后面的人群中去了。
  頓時一群小流氓黑社會就沖了上來。傍邊的士兵全都端起了槍,這群流氓才悻悻的收住了腳,清田沖了上來大喊:“支那豬,有本事和老子一對一打,憑武器有什么了不起?”
  馬越就要上去,童虎攔了他一下,直接脫掉軍裝。他擺了一下手,周圍士兵都讓開了,閃出一箭之地。那邊清田也是喊了幾句,一幫囚犯都紛紛退讓,一家人都在看一個中國軍隊營長和一個島國黑社會小頭頭的對決。童虎站在那里提了一下氣,這童虎是會硬氣功的。他雖然拳法不行,只會一些大洪拳和長拳,但他的硬氣功卻是很厲害,拳頭打上非常狠。而清田則是練過一些時候的空手道,雖然有些稀松,但他很自信自己在幾招之內能把童虎踢倒在地。
  童虎站在那里運氣,這邊清田直接沖過去就是飛天一腳直踹童虎胸膛,童虎看見一閃身,運足了氣就向踢空的清田雙拳打去。
  “啊!”清田被打了個正著,頓時一下子摔了出去,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著。
  后面囚犯中一個身高一米八的男人走了出來,他向那一站,傍邊的人紛紛讓道。此人就是這個監獄的獄霸:秋月浩男。這個家伙是個殺人犯,他任何組織都不屬于,他原先是個雇傭兵,在法國一個安保公司服役。這個監獄的人都以他為首,他說的話,沒人敢不聽,這次他一看清田者也吃虧,就站出來了。
  他直接就沖童虎過來了,馬越一看這人的架勢就知道是個練家子,一下子擋在童虎前面蔑視的沖秋月擺了擺手。秋月頓時臉上肌肉一跳,他一下子剎住了,不由得打量起他面前的這個年輕軍官,大約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一看就是練過功夫的。他嘿嘿的居然笑了,他后面的那群島國囚犯卻都嚇得往后倒退不已,他們深知這是秋月想殺人的表現。
  馬越仔細的打量著對面的秋月,他能感覺到殺氣,他一下子也發了狠,身上查克拉忽忽的直冒。只見這二人一個后面出現天藍色的天馬座小宇宙,一個后面出現了紅色的鳳凰座小宇宙,星矢怒視一輝……哦,是馬越怒視秋月。
  秋月忽地一下子先發制人,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花哨的動作一拳直接打向馬越的脖子,馬越一腳就把秋月的拳踢開,秋月一個掃堂腿,馬越就倒在地上。秋月一個側跳一個胳膊肘就過來了,馬越卻雙手一撐雙腳向上一個剪刀腳將秋月頭夾住摔了出去。二人都迅速的爬了起來,一交手都知道了對方的厲害,他倆就像兩只兇猛的蟋蟀一樣,圍著場地轉了起圈來。
  馬越看到秋月露出了一個破綻一腳就踢了過去,這秋月卻是故意的,他一見馬越上當,直接一閃身,躲過那一腳,一個擒拿將馬越直接擒住,身體一下子壓了上去。秋月剛要打他后面的大椎穴,卻被馬越一個齊頭腳踢中了頭部,他的身材太高,頭比較往前,實實在在的就被踢了正著!嘭的一聲,秋月連退了好幾步,感覺眼前一陣花屏,腦袋嗡的一聲,噗通一下子摔倒在地。
  過了有大約三十秒他才緩緩的爬了起來,他看著前面的馬越知道今天遇到強敵了。他們這些雇傭兵就是殺手,天生殺人的專家,但是今天他卻遇到敵手,不由激得怒吼起來:“混蛋!”
  他直接沖了上去,拳揮的呼呼生風的,馬越卻左躲右閃個不停,靈活的像只山猿,看得一家人驚嘆不已。馬越看著對方已被激怒,就知道他已經勝了五分,心里說小子,武功不賴啊,不過今天老子教教你怎么打拳!他見秋月招招都是殺招,不由得心下大怒起來,直接用起了鐵砂掌。他的師傅曾告誡他鐵砂掌之力,不可十分,否則奪人性命。一下子用了七分力啪的一下子就打在秋月身上,秋月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幸虧他這體格強健,渾身就全是腱子肉,不然非打斷骨頭不可。
  秋月浩男躺在地上痛苦的卷縮起來,就像在火中被烤著卷曲的蟲子一樣。馬越站在那些混混面前大聲喝道:“還有誰?有膽的上來!”
  他又一鐵砂掌直接把旁邊的一塊石頭椅子擊得粉碎。對面的那些混混紛紛都嚇得跪伏于地,這些島國人一時間視馬越為戰神。在后來的生化戰爭中,幾乎所有島國人都極其推崇馬越,馬越也是后來小說中描寫最多的英雄人物。生化戰爭結束之后,島國人夏目漱土寫了一本書《戰神~馬越!》就是后來非常流行的小說,這本書與中國人寫的《小馬哥的飛刀》有異曲同工之妙。
  就這樣,童虎他們降伏了島國大約四百多名囚犯,他們把他們編成童虎的第三營,而這個營以后一直是戰斗力最強悍的。李治吳江在收到童虎的通知后,來觀看了他們的營的隊形訓練,不過看得李治眉毛都快擰成一個疙瘩了,怎么亂七八糟的,不過也沒什么辦法,這就是些雜兵啊。不過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再過兩天就要上前線了,先這樣吧。
  而李治使用了吳江的計策,那就是推崇戰術,什么是推崇戰術?就是下面的軍官一層層的推崇他們的指揮官,這樣無論如果再來了新兵的話,他們能迅速的對上面的指揮官充滿好感,有點古代英雄崇拜的意思。現在那些“日軍”也被馬越他們推崇李治和吳江以及童虎這些營級指揮官。而他們根本就不鳥李治吳江,他們只佩服童虎和馬越,在他們眼中這馬越就像源義經誰的一樣令他們崇拜不已。直到后來他們有崇拜起吳江和李治起來,因為他們發現吳江李治的確是難得智將,他們甚至稱呼吳江為吳江官兵衛。因為以前有個戰國智將叫竹中官兵衛重治,而吳江由于的出色的謀略,他們給他一個尊稱吳江官兵衛。
  李治由于出色的戰績以后被他們送了一桿大旗,上書四個大字:雄據の天下。吳江后來又被韓國人確認為是高麗后裔,絕對的,據高麗歷史學家考證吳江是高麗人!李治馬越等人也紛紛被改了國籍,說是從高麗逃難到中國,反正他們都是高麗人。為這事三個國家的人打了幾百年的嘴仗,最后以高麗敗北為止。
  第二三天童虎他們營進行了射擊訓練,包括模擬射擊肩扛炮,和使用機槍,沖鋒槍等武器的訓練。現在秋月浩男已經成了馬越的一排長,而清田者也則是二排長,三上健一則是三排長。他們現在都對馬越佩服的五體投地的,馬越說一他們不敢說二,這就是島國人的特性。自從馬越和童虎打敗他們最強的兩個頭以后,他們變得很馴服,怎么指揮都可以了。現在他們的武器裝備已經發下來了,就是一家人聽說要去消滅喪尸,都非常的害怕,雖然他們打架殺人不害怕但去打那玩意兒卻嚇得一個個都不行了。而秋月浩男則是一臉的無所謂,不就是些喪尸嗎?用槍爆他們頭就行了,他殺人如麻,普通喪尸也被他干掉過幾十只,所以他是三營里面最平靜的人之一。而三上健一和清田者也卻都非常的畏懼。童虎就此問題請教了吳江,吳江就跟他說了一句話,童虎就高興的回去了。吳江到底跟童虎說了些什么那?他就說兩個字:報仇!童虎立馬會意,回去就把以前的那套用在他們身上,果然除秋月浩男外下面的島國混混們變得悲憤起來,他們這一次在生化災難中都失去了親人,這種仇恨點燃了他們強烈的斗志,所以三營迅速的進入了戰前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