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112 (能不能把咬字分開念!)

李治這兩天沒去看了劉蕓,那個讓他魂斷夢縈的美麗女孩兒,現在卻讓他愛恨交加。他愛她,非常非常愛她,但為什么她偏偏是島國間諜,他突然記起自己叫她小豬時,她不依的樣子,真是美麗的像一只迷人的小鹿一樣。他最喜歡將她摟在懷里的感覺,此刻她總是羞澀的,這種高貴典雅的女孩兒被擁在懷里時卻像一個小女孩兒一樣,她有時還撒撒嬌,盡管不如莫嫣然撒嬌可愛,但是那種心醉的感覺……
  唉!有句話叫人生之若初見,說的是一點也不錯。還記得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簡直都呆住了,心里那種震撼是無法用言語所能描述的。他于是在第三天晚上去找了劉蕓,他再見到她時,她已經很憔悴了,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這讓李治非常的心疼,有種心一點兒一點兒碎掉的感覺。他直接將那個小心翼翼的女孩兒擁在懷里吻個不停。劉蕓則是不停的哭了起來,就像是走失了多日的小寵物,歷經千辛萬苦才見了自己主人的感覺。
  李治心里痛極了,一直的親吻著她,她抬起了頭,二人吻在了一起。李治一時情熱,解開了劉蕓的衣服,撫摸起了劉蕓胸部,劉蕓嗚嗚的也脫起了李治的衣服。不一會兒李治就把劉蕓剝得一干二凈,那光滑如緞的玉體立馬呈現在了李治面前,李治不停的吻她的脖子,手撫弄劉蕓的后背。劉蕓貌似有些癢癢,不停躲著脖子,但李治卻輕咬起了劉蕓的肩膀和后頸,劉蕓可是輕聲的呻吟。李治將劉蕓的姿勢調整了一下,然后……
  一時事畢,劉蕓依偎在李治胸前,不由得狠狠的咬著李治的肩膀,眼睛卻是像小鹿一樣一眨兒一眨兒羞澀的望著李治。李治任劉蕓咬個不停,笑著說道:“小豬,你是不是饞肉了?”
  劉蕓撲哧一笑:“壞蛋,你個死臭臭!咬殺你!”
  李治一聽更開心了:“是吧,那速度啊!”
  劉蕓就一口咬在李治的肩膀上,李治苦著臉說到:“真不愧是苯苯,你能不能把“咬”字分開念!”
  劉蕓一聽滿臉通紅,拉著三聲的長鼻音,嗯~了一聲,聽了李治心旌搖蕩。他看了一邊躺著那個貓美人,便又想再來一次,卻被劉蕓用手打了一下:“臭臭,不行,小心孩子。”
  李治一聽頓時一蔫兒,又躺下了,手中卻是不停的把玩著劉蕓的胸部。
  “劉蕓,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和老公說真話,不然打屁屁”李治望著臥室的上面的迷彩色天花板不由得說道。
  劉蕓警惕的看了看李治,見他不似生氣的樣子,又從他的話語里揣測一下他的心理,緩緩的說道:“我是島國間諜,一個壞女人!不值得你愛的,如果你覺得委屈,可以離開我,但孩子……”
  “胡說!你個小笨蛋!真是只小豬!”李治早已猜出她是間諜來了,見她已經承認,又主動要求離開,心中不由得愛憐之心大起。
  “我……我……”劉蕓忍不住李治的話語,痛哭了起來。
  李治一看,心中感動,知道她心里極在意自己。現在她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兒,暫且不提是島國人還是中國人,為了自己居然求情了空中支援……對了,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請求了兩個飛行大隊來救自己。想到這里李治嘆了口氣:“唉!可悲啊!”
  劉蕓哭著不成想李治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話:“怎么了,李治君?”
  李治一笑:“叫老公,什么李治君,聽著像島國人。苯苯,你再不聽話,打屁屁了。”
  劉蕓幸福的往他的身上靠了靠:“老~公~你嘆什么氣啊?”
  “唉,還說哪,我真冤啊,找了個老婆連名字都不知道……”李治擺出了一副楊白勞狀。
  “嘻嘻嘻,就不告訴你,偏偏不告訴你”劉蕓突然開心了起來。
  “那你到底叫什么啊?”李治一下子把嘴靠到劉蕓耳邊,劉蕓想躲,身子卻不太方便,李治不由得含住她的耳珠,不由得向她耳朵里吹氣,不一會兒劉蕓就開始嬌吟了:“別……別……我說”
  李治心中那個開心就別提了,他對付女孩兒有的是壞招。
  “我叫野坂櫻子”劉蕓剛說完,李治的腦袋嗡了一下子。他立馬一切都明白了,就像所有小說中描寫的那樣,她居然是野坂中將的女兒!原來她的父親不是共和國中將而是島國中將,他明白了,一切的一切都明了。那一夜他們聊的很透徹也很盡興……
  李治他們在阿蘇基地休整三天,第四天一早他們先坐車抵達熊本空港,由那里登機直接飛向他們的目的地:小值賀島。小值賀島位於離九州本島60公里的五島列島北部,整個島面積約13平方公里,是由海底火山爆發所形成,原本島的中部被淺海分隔成東西兩個部分,後來利用乾拓技術,興建水門阻隔再將水抽出,使其合二為一。面積大約平方公里,人口總計3,057人。直屬于北松浦郡,是北松浦郡最靠西的一個島,上面有一個町就是小值賀町。但是由于生化病毒爆發,由九州逃到島上了大約幾千人。但是里面有病毒感染者,由于開始都不知道,所以這些島都被感染了,只有少數島逃過一劫。
  李治他們卻不知道,他們還是按照島上只有3057人來計算的,就算全是喪尸也就3000。所以他們并不是很畏懼。運送他們的飛機不一會兒就到達了小值賀空港,然后飛機不斷的降落到跑道上,一架接著一架,除了運送他們的阿帕奇直升機,其余的全是運輸機,運輸機即運人又運裝備。他們一著陸,一群喪尸就圍了過來,李治他們立馬組織下飛機的戰士打個不停,這群喪尸是有幾百的普通喪尸和幾十只巨型喪尸構成的,阿帕奇直升機有的直接就沒落下,用機炮打了起來!
  “二炮!讓你的士兵用肩扛炮炸了那些巨型喪尸!”李治自己也舉著肩扛炮打了起來,嘭!嗖~轟!這一炮打偏了卻把最前面的十幾只喪尸炸得血肉橫飛。
  后面的士兵在飛機和地面人員的掩護下紛紛的下飛機,不一會兒裝甲車什么的都被運了下來。現在四面八方的都出現了喪尸,沒想到機場居然有這么多喪尸?李治他們大感意外。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都已經起飛,在天空中不停的開火,壓制著四面的普通喪尸們。只要靠前的喪尸都被機炮打得動彈不得,四肢橫飛。
  李治靈機一動讓二炮上裝甲車放起了音樂,陰著喪尸轉著圈的跑,由于巨型喪尸移動較慢,紛紛成了他們肩扛炮的活靶子,一時間炸得血肉橫飛的。這時運輸機已經完成卸載任務紛紛在部隊和阿帕奇的掩護下一架架的飛天而去。那邊二炮的裝甲車引著上千只喪尸跑來跑去的玩的不亦樂乎,二炮在裝甲車里悶的不得了,不停的換光盤。
  李健一眼看到片,故意的裝作不小心放了進去,頓時只見那輛裝甲車搖搖晃晃的“嗯~啊!”個不停,惹得喪尸演員們欲火焚身的非要看個究竟不行,戰士們趁機打個不停,不斷的有喪尸演員倒在“石榴裙”下。
  李治吳江見了連連搖頭,吳江一笑:“這二炮確實有才華啊,你看看三營那幫人。”
  李治順著吳江的手指望去,只見三營那幫小流氓們一個個露出猥瑣的色狼相,口水都把地面滴的快匯成小溪了。
  此刻二炮他們幾個裝甲兵在車里看得爽,人家的眼都直了:“我考,這樣也行?這些馬子花樣真多!”
  “嘁,營長,這算什么?我還見過更夸張的吶!”李健看著畫面兩男三女的那場混戰,一邊欣賞著一邊不由得說道。
  “哎,李健,我們這樣搞,團長政委會不會活剝了咱倆啊?”二炮摸了摸腦袋一臉壞笑著說到。
  “怕什么?就說這里就這一部影片,我們也沒辦法啊?啊~是吧?”李健頓時一哂。
  “嘿嘿,他們肯定很嫉妒……”二炮笑得很猥瑣。
  “營長,讓他想想去吧!哈哈哈”李健表情極其……
  二炮的他們還沒看完一半,外面的喪尸就全體陣亡,他們不由非常掃興,罵罵咧咧的把車快回到李治他們車隊那里去了。一下車見所有人都是怪模怪樣,什么樣的表情都有。人家二炮李健現在心里爽著那,大有一種白白嫖了一把的感覺,二人向李治他們交了差帶著二營直奔殿崎而去。
  “團長,好像有些不對啊!”一營長趙飛博來到李治面前:“怎么這么多喪尸,這一下飛機就消滅一千多喪尸,不太合情理啊,報告上當地說不是才3057人嗎?怎么回事?”
  此刻童虎也趕了過來,周圍他們兩個營已經用戰車形成了一個環形工事,士兵都躲在車內和車上警戒著。
  “團長,不是說有喪尸鳥嗎?怎么一只都沒見啊?剛才高射機槍都用來打喪尸了。”童虎也大為不解。
  “我看,可能是這樣”黑如水尋思了一下開了腔:“很有可能有其他的部分幸存來逃難到了這里,所以這里的喪尸數量增多了。而喪尸鳥的事情不好解釋,可能到了小值賀町就有了吧。”
  李治和吳江聽黑如水一分析都覺得很合理,李治說道:“不管如何,我們需要立即清除小值賀空港內的殘余喪尸,然后馬上按計劃行動。”
  于是童虎帶著三營清除空港右側,趙飛博帶著一營清掃左側。不一會兒兩側都響起了槍聲和肩扛炮的聲音,大約十五分鐘后,童虎趙飛博二人帶著部隊就會來了,兩側大約消滅了一百多只喪尸,其中有二十多個巨型喪尸,但卻沒有發現敏捷性喪尸。
  李治立刻下令從小路向小值賀町進發,他們乘坐著悍馬還有裝甲車大約幾十輛車組成的車隊開始向小值賀町前進,沿途不斷有零星的喪尸出現,都被他們打得粉碎。現在他們通知殿崎的二炮部向小值賀町進發,兩軍在小值賀町匯合。
  李治他們所部率先抵達小值賀町,他們看到前面很多的出現了很多民房,便知道已經到了小值賀町了。李治從悍馬中看了一下地形,立面道路四通八達的,居然沒有發現喪尸。李治看了一眼吳江,吳江會意他立刻就說到:“是很奇怪,可能有埋伏。”
  “要不這樣,我們進去一部分裝甲車然后其他的車輛在外面”李治看了看注視著窗外的吳江說道。
  “嗯,我覺得還是一起進去吧,要二炮部停在小值賀町入口處的244大道上。”吳江現在還懷疑里面可能已經沒人了。
  “不行,我覺得還是團長的方法可行。”黑如水直接就開了腔。
  吳江一笑:“你想,一共才3057人,我們消滅了1000多人,哪里還會有那么多的喪尸?”
  黑如水聽后嘿然良久,才擠出一個字來:“行。”
  于是童虎所部打頭開進了小值賀町,李治他們中間,趙飛博部斷后,二炮部原地待命。但是他們從南頭到北頭,從東頭到西頭卻沒有發現一個喪尸。李治他們不由得派人進入那些居民房去搜索和殲滅敵人。他們在民房內卻遇到不少的普通喪尸,大約消滅有數百只。而且他們在一些居民的地窖里找到了幾十個幸存者,其中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兒已經非常虛弱了,她叫真田娜娜子。李治他們把這些人都安排在了裝甲車上,讓醫護兵照料他們。他們在小值賀町沒有找到敵人,于是命二炮部堅守小值賀町,其他人向愛宕山進發。
  下周將出品書榜,為方便您閱讀,請收藏一下本書。流星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