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115 (你到底有沒有家室)

第二天一早野坂他們按照李治的要求,派來了軍艦卻不是飛機,這讓李治他們大感意外。本來一家人還準備坐飛機的,沒成想這次改成船了。但是運輸艦一到,李治他們立馬就明白了,野坂他們居然派來了接替部隊和一些百姓。不停的有坦克和裝甲車從運輸艦上下來,他們等待了大約有一個小時,才開始上軍艦。
  李治看到那些接替部隊在飛機場架設了防空炮陣地和高射機槍陣地,看樣他們是被敵人的“空軍”打怕了。確實也是這樣,現在小值賀島已經被光復,唯一的威脅就是喪尸的“空軍”了。李治他們大約1500人紛紛上船,本來那個來接替的中校團長要求那些島國人留下,卻被他們嗤之以鼻。
  一家人只佩服李治的加強團,這些島國的部隊,他們都瞧不起。無論是福島核輻射事件,還是生化危機事件,他們的表現簡直就像是些白癡,不值一提。現在居然還好意思讓他們加入島國的自衛隊,做夢去吧!秋月浩男差點一拳把那團長打成殘疾,還是馬越喝止了他的無理行為。來接替的部隊被當地的島國民眾和三營的那幫島國人嘲笑了好一陣子才算完。
  運輸艦收起了錨,慢慢地開始向宇久島的平港駛去。一時間蔚藍的大海讓這些中國士兵們異常的興奮,他們紛紛登上甲板,看起了這水天一色的風景來。那叫一個美阿,無邊無盡浩瀚的大海,讓每個人都心曠神怡的,看著軍艦濺起的朵朵浪花,都興奮不已。而且軍艦傍邊還有海豚跟隨,它們互相嬉鬧著,不時的躍出海面,引得軍艦上的士兵們陣陣的鼓掌歡呼。
  那些海豚確實也是漂亮,純黑色的皮膚,躍出來就像射出去的箭一樣漂亮。李治也站在甲板上,迎著陣陣吹過的海風,他大聲地喊了起來,后面一群士兵也喊了起來,嚇得吳江和黑如水都不行了,但很幸運卻沒有引來喪尸。東面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個小島,大家都以為是宇久島,但那些留學生告訴大家那個是六島,上面有個六島鄉。果然,不一會兒,大家就隱隱約約的看到了島上的棕櫚樹和一些建筑物。
  李治望著越來越近的六島不由得發呆,他本來看著是船在前進,現在凝視一會兒六島,卻仿佛感覺自己在快速的往后退,他不由得動了兩下以確定確實是運輸艦在前進。這是李治平生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坐軍艦,第一次去收服一個生化魔王,反正太多的第一次了。想起那個生化魔王來,他不由的望了望一側憑欄而望的娜娜子來。她的長發被海風吹的颯颯的,今天的氣色看上去非常的好,臉上已經有了紅潤之色。這樣從側面看去很有味道,他突然想起《泰坦尼克號》的經典畫面來:杰克雙手環著露絲的腰,露絲張開雙手就像海鷗一樣的自由飛翔。如果莫嫣然在這里,她肯定會擺出那個造型的。想到這里,李治不由得就是一笑。
  而娜娜子一回頭正好看見李治在偷著笑,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摸了摸臉:“李治君,你的,看什么哪?”
  “看你啊!你那么漂亮,迷得俺不行了。”李治隨即壞笑著用山東話回答。
  娜娜子被李治的山東腔搞得撲哧一笑,不由得問道:“你的,話的味道怪怪的。”
  李治也是一笑,學起她的語氣用山東話說了起來:“你的,話也是怪怪的阿,美女,你也來句山東話吧。”
  娜娜子被李治逗得嬌笑不已,一時間竟是風情萬種,李治不由得心中一動,怎么島國這么多美女阿!不但氣質好,而且長的也是漂亮。這一比國內的那些女孩兒紛紛的黯然失色,讓李治一時嘆息不已。真是說的那樣:北方美女不若南方美女,南方美女不若四川美女,四川美女不若島國美女,真真的一點也不差阿。
  李治不由得為中國的男同胞們哀悼起來,這中國男人在外面要拼命打拼掙錢,回家還要不停忙家務,上面照顧父母,下面照顧兒女,真是可嘆!而且妻子一個個兇的要命,你看看人家島國妞,唉,中國男人真可憐!李治不由得搖頭嘆息不已。這娜娜子居然脾氣溫順的和櫻子差不多,盡管沒櫻子漂亮,但是性格確實溫順。
  李治想起國內的一個訪談節目,說男人婚后出軌問題,當時女方向潑婦一樣罵得男人低頭不說話,奚落他的負心。主持問男方為什么出軌時,他只淡淡的說了一句話,就讓主持人和現場的嘉賓全都沉默了,他說:“我只想要個溫柔的妻子。”那個男人是個做小買賣的,后來買賣做大了,他的妻子還是把他當小使來待,因為習慣了。男方在強烈的沮喪和自尊的驅使下又找了個并不漂亮的小三,原因:她溫柔。
  其實大多數男人因為結婚后受到妻子的攻擊或者奚落才會出軌的。大多數中國男人還是很顧家的,除了少數的極品:這種人就是妻子再賢惠再溫柔也沒用的。李治,我想他也算半極品了,對這種人作者是沒得說,只能奉勸大大莫學李治,因果循環,是有報應的。但李治此刻卻不是這樣想的,做人要做陳冠希!男人嘛,活的灑脫一點才行。這不劉蕓和莫嫣然沒在,又出事了。
  “李治君,你,你……到底有沒有家室?”娜娜子心里七上八下的,昨晚是真的被李治占了大便宜。她都不好意思回想,最后還是她死命掙脫,才逃離了李治的魔爪。
  她喜歡他,現在一不見甚至有點想念他,但她覺得他肯定有女朋友或是妻子了,她不太甘心但又有些舍不得。她想試探一下他的心意,如果他猶豫,她以后盡可能的躲開,如果他真的對自己有意思,那她就把他搶過來。
  她對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而且這支那男孩兒長得也實在太帥,對她很有吸引力,正好是她喜歡的類型之一:儒雅英俊小生,棱角分明的,有些怪怪的感覺,一笑起來有點壞的那種。其實她還有一種報恩和崇拜心理在作怪,李治的部隊救了她,那么李治自然對她有恩;李治的部隊打得如此給力,全島的人都崇拜他,她又怎么會不崇拜?這些因素交集起來,竟讓她心里亂紛紛的,有點像隔著柵欄看到了絕世珠寶,四周盡管沒人卻打不開門的那種感覺。
  李治聽了后剛要說話,就聽見前面的戰士大喊:“喪尸鳥!快跑阿!”
  李治抬頭一看,可不是!密密麻麻的喪尸鳥就像一群轟炸機遮天蔽日的從對面那個大島上飛過來了,李治拉著娜娜子就跑,同時高喊:“全體人員進船艙!”
  當李治拉著娜娜子進入船艙的時候,就聽見外面的防空炮響個不停!咚咚咚,不停地開火,幾乎同時,喪尸鳥撞得運輸艦碰碰亂響。
  李治和眾多指揮官開始安撫和約束士兵,士兵們由于看不到外面現在的情況,都非常緊張。很多時候不一定親眼看見才恐怖,反而看不到的更恐怖,大家聽到外面炮火聲,鳥的嘶鳴聲,撞擊聲,士兵的慘叫聲,都沒有說話的。一時之間竟靜得嚇人,很多士兵開始恐懼了起來,不停的顫抖著,恐懼就像瘟疫不一會兒他們船艙里的士兵居然都恐懼了起來。
  李治卻唱起了《報仇雪恨》,不一會兒中國的士兵全都唱了起來,慷慨激昂的。島國士兵雖然聽不懂,但也被這種悲憤的情緒感染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突然之間船體不再搖擺,貌似停了下來,怎么回事?就在李治他們猜測的時候,船艙里的喇叭響起了焦急而生硬的話語:“李治所部,目標已到達,請迅速登陸,迅速登陸!”
  沒想到這么快就到了,但是外面的炮火似乎更激烈了,而且船被撞的更頻繁了。
  李治他們直接都坐裝甲車了,悍馬也不敢坐了,怎么敢?外面全是喪尸鳥,天空都被遮住了,島面上也全是,密密麻麻的,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哦,是島阿。李治他們的裝甲車被撞的乒乒乓乓地直響,那些運輸艦都夾著尾巴的逃跑了。
  李治此刻才真正明白為什么野坂的部隊全體陣亡了。這連路都看不清,怎么打?對講機里的指揮官都在訴苦,根本就出不去人。
  李治對著對講機大吼:“所有部隊全體待命,警衛連裝甲部隊,準備好東西,跟我出發!走亂了也不要緊,慢些沒關系。”
  吳江黑如水驚訝望著李治,李治一幅胸有成竹的樣子,讓他們佩服不已。都這樣了,人家還不慌,真是厲害,都不知道李治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李治裝甲車隊,歪歪斜斜的向前開去,就像喝醉了酒一樣,到處亂撞,天上的喪尸鳥騷擾的他們根本看不見前面的路,誰都不敢再去開機槍了,那就是找死。
  李治望了望娜娜子,嘿嘿一笑,隨即對對講機大喊:“放!”
  一時間這個裝甲車隊頓時響起了娜娜子的聲音:“哥哥,我是真田娜娜子!你在哪里啊?我在車里,別攻擊我!我想你了,哥哥!哥哥,只剩我一個人了,我害怕!你出來吧!”
  原來李治當聽到本城岳的說起宇久島上的魔王每殺人都會留下真田幸太郎的字樣,確定他就是娜娜子的哥哥。他誰都沒說,決定賭一把。他讓士兵給娜娜子錄了音,在裝甲車車頂上加了喇叭,那聲音都調到了最大,方圓五百米之內都能聽得到。
  李治他們車隊沒走多遠,剛到東光寺附近就遭受到了地面普通喪尸的攻擊,頓時被打的七零八落的。當巨型喪尸快要接近李治車隊的時候,一邊的灰黑色生化侍者卻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一時之間天上的喪尸鳥紛紛飛走,地面的喪尸不停地退到四周,都不攻擊了。
  李治他們頓時心頭都是一松,李治心頭狂呼成功了。只見對面出現了一個大約二十左右的男孩兒,他長的不高大約170cm,戴著一副眼鏡,打扮裝束有點像柯南來頭。他的后面跟著兩個生化侍者,之后是幾十個敏捷性喪尸,他貌似有點情緒失控,流著淚狂呼娜娜子的名字。娜娜子立刻痛哭了起來,她求助時的看著李治,李治點點頭,戰士一開門,娜娜子就跑了出去。
  李治剛想下車,就被吳江一把拽住,李治笑了笑說:“老伙計,放心吧,我死不了。”
  于是竟連槍也沒帶,就走了出去。后面的警衛跟了一片出去卻被李治喝退了。
  對面的那個人就是娜娜子的親哥哥,他的父親對他們倆很不好,經常打罵他們兩個。娜娜子的母親早就氣死了,只剩下他們倆相依為命,他的父親只是每月給他們撫養費和房租而已。他們的童年非常不幸,有時還會挨餓,娜娜子和他哥哥經常去檢點垃圾破爛的賣。有一次真田幸太郎得了重病,娜娜子竟然沿街乞討救她哥哥,很少有人理他們,慈善組織最后出錢治好了幸太郎。幸太郎非常愛他的妹妹,沒有她他早就死了。所以一聽到她妹妹的聲音就停止了攻擊,他毫不猶豫的沖了出來找他那個可愛的妹妹。
  他果然看到了娜娜子,他立馬沖了上去,抱住了他的妹妹。他想她阿,他從九洲坐船過來就是找他妹妹的,沒想到船卻停在了宇久島。他出于對政府的恨,殺光了島上所有的人,軍隊也被他挫敗了。誰讓他們把他送去做生化實驗,這些美國人和政府都不是人,居然用孤兒做生化實驗,他要報復!自從他成了控制性母體,他就發誓殺光所有人來報復!軍隊尤甚!
  下周將出品書榜,為方便您閱讀,請收藏一下本書。流星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