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116 (雄據の天下)

“娜娜子,他們救得你?”真田幸太郎一臉警惕的看著對面穿著一身軍裝的李治。
  “嗯,他們是支那人,不是島國的軍隊”娜娜子眼里還是不停地淌著淚。
  “哦。支那軍隊到這里干什么?”真田幸太郎不由得問娜娜子,他很奇怪,為什么中國部隊不去解救中國人,會好心的不遠萬里來他們這個破島救人?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你可以問問他阿”娜娜子擦了擦眼淚,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哥哥,你覺得這個男人怎么樣?”
  真田幸太郎一呆,心說娜娜子你什么意思阿?該不會看上這個支那人了吧?他不由得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李治:“嗯,長的還不錯,這個人看上去有些怪怪的感覺,貌似很不簡單吶!”
  “嘻嘻,是吧?那你覺得他……我…合不合適阿?”娜娜子有些了的臉上露出些許的羞澀。
  “娜娜子,你不會吧?真的嗎?”幸太郎本來想感謝一下他們就趕走他們,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相中了那個軍官。他托了托眼鏡看著娜娜子不禁問道:“你喜歡他嗎?”
  “嗯!”娜娜子用力的點了點頭。
  “他叫什么名字?”真田幸太郎不由得又打量了李治一眼。
  “李治。”娜娜子低著頭小聲的說到。
  “哦,好的,我明白了。你來給我當翻譯!”真田幸太郎直接向李治走去,李治身后的士兵都嚇得不行了,紛紛的要舉槍,卻被吳江喝止了。吳江一看就知道李治沒危險,這一瞄準反而會出危險。李治還是一臉的無所謂,他也快步向前,而且首先伸出了右手,幸太郎一呆,也是一笑,緊緊地握住了李治的右手,躬身謝道:“謝謝你救了我的妹妹!”
  “沒什么,應該的。哦,這樣沒事的話,我們就走了。”李治沖幸太郎友善的笑了一笑。傍邊的娜娜子聽后一呆,居然向前雙手抱住了李治哭了起來。頓時李治這面警衛連就是一片嘩然,我靠!這團長真是有一手阿!怎么混的?到哪都有妞喜歡阿。祝融已經向平港方向的童虎誰的做起了直播,這解說員當的,那叫一個了得,胡編了一大堆,搞得一家人跟聽評書似的一愣一愣的。這幸虧當時沒有女性聽眾,不然就被他騙取了大把的眼淚。
  幸太郎淡淡的一笑:“我覺得李治中校該帶上我和我妹妹,我們會對你有幫助的。”
  他吹了一聲口哨,他的兩個生化侍者立即吼叫著開始整隊,不一會兒后面的喪尸整整齊齊的站成一大片。李治他們看了無不駭然。就這樣真田幸太郎加入了李治的部隊,他自己就是一個營:喪尸營。他留下了一個生化侍者管理宇久島,他們把喪尸部隊撤至野島草原一線,至此宇久島光復。雙方約定以野方為基準,人類不準越過野方。同時要定期提供喪尸部隊魚及肉類食品。直到以后幸太郎把這些部隊都調走參戰,這里一直是禁區。
  李治他們收復了宇久島,還得到了大批軍用車輛,坦克火炮,甚至還有兩艘運輸艦和幾架軍用運輸機。當李治收復宇久島魔王的消息傳回來以后,小值賀島的幸存者和部隊都樂瘋了,這李治就是戰神阿。他不但打敗了喪尸而且收復了喪尸魔王!真是戰績彪炳阿!一家人連夜做了一桿血紅色的大旗,上書四個明黃色大字:雄據の天下。
  而此刻野坂中將和宇智波少將等人高興的一家人擁抱了起來,這些嚴肅的將軍少有的露出笑臉,這是大勝阿!這個宇久島,他們打了幾次了?犧牲了不下萬人,都沒打下來,而李治他們去了幾小時搞定了。這李治就是智將良將,嗯,還是福將阿!野坂中將此刻立馬體會了王健橋和刀疤以前的那種感受:喜悅!
  這對喪尸的戰斗他們幾乎一場沒勝,這自從李治來了以后大獲全勝,西方五島已經光復了兩個了,而且幾乎沒什么損失,還找回了以前的裝備,這讓他們高興的有點找不到北。但此刻有人卻難受的想自殺,誰啊?還有誰,王健橋阿。
  這些天王健橋心里又是骯臟又是悔恨還帶著痛惜,一仗戰死了兩個智將,這讓他怎么辦?他真是后悔死了,當時自己大腦短路了,怎么把他們留下斷后。他們在向峽山撤退的途中還遭到了伏擊,大批喪尸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他們被擊毀了十多輛卡車和幾輛裝甲車才突出重圍。直到荊山洼才擺脫了喪尸群的攻擊。而且在這里沒安穩幾天,刀疤那廝不知道從哪里知道了消息,就跟瘋狗似的,帶了上萬部隊圍了峽山水庫。
  刀疤當時眼都紅的跟喪尸沒兩樣了,這李治和吳江同時陣亡,比要了刀疤的命還厲害。刀疤親自開著坦克,揚言王健橋不出來,他立馬就開始轟炸七里蘭島。
  當時是這樣的:王健橋硬著頭皮出去應付,他親自出去接刀疤,卻被刀疤一腳踹到在地:“你他媽的!李治和吳江哪?老子的獨立團哪?”
  王健橋在地下不停流著淚,他心里也是后悔得不得了,想起最后看到城頭上李治他們和喪尸混戰,又想起了最后的爆炸,他一下子情緒失控了:“刀疤你個狗日的,你開槍阿!你他娘的怎么不開槍阿?今天你不開槍,你他娘的沒種!”
  王健橋一下子像瘋了似的,竟然爬了起來一拳打在刀疤的鼻子上,刀疤的鼻子立馬就流了血。
  “你他媽的!”刀疤一腳踹在王健橋的身上,王健橋一下子被刀疤踹到在地,刀疤直接沖上去又踢又打的。
  王健橋一下子扣住刀疤的雙腿,把他掀翻在地,兩邊的人都來拉架,卻被王健橋刀疤開著槍打跑了,二人開槍打得地上火花亂濺的,誰敢過去?賈年君本來壯著膽子要過去,被王健橋一槍就把他的帽子打飛了,嚇得癱在那里五分鐘才敢動彈!刀疤和王健橋廝打了一陣,居然二人都痛哭了起來。
  “老伙計,你疼嗎?”刀疤又一拳打在王健橋的肩膀上,但這次力量小了很多:“老子心疼阿!心疼!”
  他不停的捶打著自己的胸口。王健橋一把拉住刀疤的拳頭:“我他媽的混蛋,我瞎了眼阿!”
  王健橋好像下了決心竟然掏出了手槍,對準了自己的腦袋。
  刀疤一把就把槍打飛了:“你個狗R的,演什么戲阿!連保險都沒開。”
  心里卻是非常感動。王健橋又爬著去撿槍,卻被刀疤死死的保住了大腿:“賈年君,你他娘的在那里裝什么蔥阿,把槍給老子藏起來。”
  賈年君一聽立刻清醒過來,撿起了地上的槍就跑。
  “賈年君!你把槍還給老子!再跑,他娘的老子斃了你!”刀疤死死的抱住王健橋的大腿,王健橋竟然拖著刀疤前進!他的手指甲上都出血了,地面被他抓得一道一道的。周圍的人見了無不失聲痛哭,那些聞訊乘船趕來百姓,都哭了起來,都回想起了李治他們最后死戰的那一幕幕,不時的有人跪了下去,不一會兒居然跪了一大片!
  王健橋嗬嗬嗬的撕心裂肺的趴在地上大哭起來,刀疤心里一片慘然,卻是原諒了王健橋。他現在成天在沂山上悶悶不樂,他下令嚴密的封鎖了消息,所以莫嫣然并不知道。莫嫣然天天都來打聽李治的消息,這讓刀疤心里更加難受,卻不停的編著謊話騙著莫嫣然。這時小青島矯健馬眼等一眾演員紛紛的亮相跟著刀疤演戲,那個逼真阿!筆者簡直懷疑他們原先根本就不是混混,而是北影畢業的專業演員。
  莫嫣然現在天天都在思念李治,她不停地自己假設了以后再否定。她想極了李治,那個一笑就有點壞的男人,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現在甚至晚上做夢都夢見李治。她昨天晚上夢見李治來找她,向她哭訴他多么的想她,她開心極了,在夢里甚至還笑出聲來。她是那種內向的女孩兒,有事情不愿意和別的人說,這樣反而讓思念變得更加強烈。她經常回想和李治相遇,以及李治欺負她的情節,特別是她的情敵劉蕓同學,在她的想象中那就是《回家的誘惑》中的女反一號。
  她來到沂山的這些天,一開始很開心,后來就有些煩了,為什么哪?她的粉絲團又壯大了。本來就那么一千來人,現在好起碼五千人。周局長順利的成為這些人粉絲頭,他經常組織粉絲到莫嫣然宿舍附近進行才藝表演,開憶苦思甜會之類的,鬧得莫嫣然很無奈。她又一次想偷偷的離開,巡山的士兵沒發現,卻被她的粉絲攔住了要簽名。結果搞得她脫不了身,唉,這名人卻是不好當啊!那是五千多雙眼睛都瞄著啊,比GPS定位還要準確的。她試了幾次都不行就只好放棄了,耐心的等待李治的歸來。
  夜,來臨了。這是一個春天的夜晚,但一個美麗的孤單女孩兒獨自一人立在沂山山腰的一塊巨石旁邊,她靠著石頭呆呆的望著天上的月亮,不由得輕聲曼道:“相思月,越相思。山中升起相思月,遠遠望去越相思……”
  她突然一下子捂著嘴哭了起來,她想起了李治在這塊石頭附近念過那首唐詩。這才幾天他們還是沒在一起,為什么?上天為什么這樣待她?她歷經千辛萬苦,還是沒有等到李治,他到底在干什么?他肯定又在惹劉蕓或者別的女孩兒。想起來她又突然是一陣恨,她一腳把腳下的一塊小石頭踢飛。她突然想起了,陳明唱的《等你愛我》這首歌,不由得自己輕聲的唱了起來。
  是的,這個迷人的女孩兒憂傷的唱起了《等你愛我》,她天天都在為李治傷心流淚,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李治,如果你看到這一幕,難道你不覺得你很羞愧嗎?這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兒:她,曾經為他朝思暮想;她,曾經為他肝腸寸斷;她,曾經為流淚到天明;她,為他改掉了一切的缺點;她,愛的如此的深情難以自拔,卻換來了李治的負心相對……
  所以說,美麗的女孩兒不要輕易招惹,一旦招惹,你就會一輩子背上良心的債務,直到你生命逝去的那一天,你猶在想念她美麗的名字……
  下周流星出品書榜,為方便您閱讀,請大大們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