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22 (跪了一地唱《征服》)

經過羽見的一番講解后,李治吳江他們頓時明白了,原來在教堂還有人啊,他們的車隊立馬向教堂移去,路上不時冒出零星的喪尸,但是很快就被戰車噴出的火舌吞噬了。一家人不久就到達了教堂,李治他們命令車隊組成了防御陣形,整個車隊把教堂圍城了一個圈,那些坦克一個個炮筒子瞄著街道或者路口。李治吳江黑如水還有祝融帶著幾十個警衛跟著進了教堂,教堂里面空蕩蕩的,什么人都沒有,李治吳江黑如水不由得心里納罕不已。
  突然他們眼前的耶穌神像發出了刺眼的白光,李治聽到有人召喚他,他只看到眼前出現一條光亮的道路,別的地方全是黑壓壓的。他看到羽見美麗的像天使一樣在一個入口那里俏皮的召喚著她,不!那是莫嫣然!
  “嫣然!”李治喊了出來,竟不顧別人沿著光亮大道跑了過去。李治跟著莫嫣然一路下了通道,他看到前面的莫嫣然不時調皮的向他拱鼻子,心里暗笑這丫頭,真是愛撒嬌。呵呵,這么多天沒見,她愈發的漂亮了,比過去還要可愛迷人。
  他想追上她抱住這只小貓,但不管他怎樣努力,卻總是追不上她。他有些著急,卻發現他到了一個像天堂一樣的地方。一座瑪麗亞神像就立在他的眼前,不,那不是神像,那是圣母瑪麗亞本人!李治一下子恐慌的跪了下去,他對這些神和圣人還是非常畏懼和尊敬的:“偉大的圣母瑪利亞,我贊美你!”
  噗哧!旁邊的“莫嫣然”一下子笑出聲來,她有點好奇地問:“你是基督教徒?”
  李治搖了搖頭:“不是。”
  “那是佛教徒?”
  “不是。”
  “穆斯林?”
  “不是。”
  “那你是什么教徒?”
  “我也不知道,我沒有信仰!”
  “這怎么可能!你周圍的人哪?”
  “他們都跟我一樣,沒有信仰。”
  “開玩笑吧?支,哦,中國人都沒信仰嗎?”
  李治歪了歪頭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下傍邊可愛的“莫嫣然”說道:“中國人沒信仰,這地球人都知道啊!嫣然,你在搞笑嗎?”
  而莫嫣然一下子沉默了,他無法相信居然整個一個國家都沒有信仰,那么證明這個國家沒有靈魂啊,沒有靈魂的人整日只是一個空殼,或者說是行尸走肉。而一個國家也是一樣,當一個國家沒有信仰時,這個國家的道德就可能淪喪,他們會變成金錢的奴仆,什么事情都以金錢為代價的。他們會不講道義,六親不認,既不孝敬父母也不照顧子女。
  上帝讓人存在,他首先讓人有信仰,沒有信仰,這個人就沒有靈魂。沒有靈魂的人就沒有道德,他就會危害別人乃至整個社會,而這個國家的誠信體系和其他的結構就會崩潰!“莫嫣然”不由得搖頭嘆息,她嘆息這些可憐的人,這些沒有靈魂的人,這些自私的人……
  “你的目的是什么?”莫嫣然突然一變臉問道。
  此刻的李治眼睛已經直勾勾的了,他剛才在看莫嫣然時發現莫嫣然的嘴里在念著什么東西,試著一陣頭暈便什么都看不見了,只剩下眼前一座光亮的圣母瑪利亞神像。
  “拯救人類!”
  “……”“莫嫣然”一陣無語,她突然想起了伊麗莎白再三囑咐她的話,一定要搞清楚,會出現兩個類似的人,如果選錯了,地球將會陷入毀滅。
  她將會被神像招來的魔靈撕個粉碎!選對了,救世主就帶領人們走出生化災難,重新建立人類的新秩序,一切從起點開始。因為終點就是起點,起點也是終點。所以會出現兩個類似的人,一旦選錯,魔靈就會出現。她的鼻子上滲出了汗珠,她看著另一邊跪著的吳江,她也問過他類似的話,兩人居然答的一模一樣,一字不差。只不過羽見在吳江眼中成了他的亡妻而已。她現在內心亂極了,她感覺到了恐怖的氣息,因為地室里不知什么時候起了風,風打著旋兒卷著地面的土繞來繞去的!要知道,這里是密不透風的!她知道關鍵時刻到來了,這風不可能平白無辜產生的。
  她望了望面前的瑪麗亞神像,貌似瑪麗亞神像的眼睛動一下,她使勁揉了揉眼睛卻發現一切沒什么變化。她剛要暗笑自己多心,她的黑紗突然動了,被風吹動了。她大為恐懼!因為她的同學在死亡的時候都是黑紗先動,她立馬意識到了危險。她趕緊翻開了《神啟寓言》這本書,上面密密麻麻的居然是希臘文!她一下子呆住了,她竟一字不識!
  她絕望閉上了眼睛,晶瑩的淚珠順著她美麗的臉頰劃了下來。她心里一委屈用手去擦眼淚,卻不小心將她手上的指環脫落了,這是她小時候母親送她的。她彎身去撿,卻發現不知什么時候,她的雙腿居然無法移動了!她強按著內心的恐懼,好不容易撿起了那枚戒指,上面印著她的小名:杏子。她又想起了伊麗莎白的話,千萬別停,不停的問,不然她會被招出來的東西反噬的。于是她隨口問道:“你喜歡誰?”
  “閆麗。”
  “劉蕓,莫嫣然。”
  “你們真心愛她們嗎?”羽見又問到。
  “嗯,真心!”吳江一臉堅定答道。
  “我,我愛莫嫣然,我也愛劉蕓,兩個我都愛!”李治說的非常響亮。
  “呸!男人真是!”羽見一下子紅到脖子根,這李治真是極品,真不要臉,同時愛兩個女孩兒說的還那么理直氣壯的。
  她突然發覺自己的好像身子也不能動了,她情急之下喊了一句:“我的小名叫什么?”
  “杏子!”吳江眼睛直勾勾的望著圣母瑪利亞。
  “櫻子!”李治也是直勾勾的望著圣母瑪利亞。
  此刻打著旋兒的風圍繞著羽見身體轉個不停,她喊了一句:“李治是!”
  突然砰的一聲!她倒在地上,風消失了,隱隱約約她聽到了風吼叫的聲音,拉出長音,如同冬天的風遇到建筑物的聲音一樣。她此刻卻是能動彈了,她看著李治和吳江依舊跪在那里,她爬向李治,卻被吳江吼叫著一下子卡住了脖子,李治依舊無動于衷。吳江此刻的聲音都變了腔調,他的聲音如同八十歲老人一樣的蒼老:“為什么不選我!”
  “因為你從沒見我,你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
  忽地一下子,羽見一個翻身坐了起來,原來她剛才睡著了。李治和吳江還是直勾勾的跪在那里。她望著那面前的那兩個人,不由得問自己剛才問到哪里了,她怎么會睡著哪?她暗笑剛才原來是一場夢,但她撿掉在地上的黑紗時卻笑不出來了,因為黑紗在動!她立馬想起了夢中情景,她在問道李治他們喜歡誰的時候,好像她用腦過度她就睡著了。但是看到風動,她很警覺,她立馬問李治:“我小名叫什么?”
  “杏子!”李治不假思索的說道。
  “!”她滿心驚駭的又去問吳江:“我小名叫什么?”
  “櫻子!”吳江也是不假思索的說道。
  “!”羽見徹底的迷惑了,她恐懼的就像面臨了萬丈深淵,再一步就下去了。她閉上眼睛深深的呼吸了好幾口空氣,然后睜開眼細細的打量起了《神啟》這本滿是希臘文的書,她半天一點也看不懂,氣憤把它一下子摜到了墻上,只見抖落出了一張碎紙屑。上面赫然有個英文字母:oppsitive!
  “反義的,反面的。什么意思?”羽見自己不由得嘟囔起來,她忽地想起她那慈祥的祖母小時候告訴她夢都是反著的。她閉上眼睛下了一下決心,竟然不說話一下子抱住李治說道:“是李治!”她由于太激動,卻沒有站穩,一下子將李治壓了下去……
  李治蘇醒的時候就看到羽見和他吻在了一起,她雙手還掐著他的脖子,這讓他哭笑不得。而吳江還在那邊呆呆的望著圣母瑪利亞像,李治心里暗笑這吳江沒見過是怎么的。但他見羽見很“熱情”,居然將她扳了過來,深深的吻了下去。
  啪!“流氓!馬鹿!”羽見羞得滿臉通紅直接一巴掌扇在李治的臉上,剛才她不是故意的,那是情勢危急。沒想到這人這么不要臉居然占她便宜,頓時迅速的逃出了李治懷抱,心頭突突的亂跳。她這么大還沒讓男人抱過,這李治是頭一個,她是又羞又臊的。而李治一下子呆了,心里想不是你吻的我嗎?我還回來,就挨了一巴掌,這也太……
  他剛要說話,只見羽見一轉身就順著臺階跑了上去。李治一看爬起來就追,二人一直出了地室到了教堂上面看到了一臉焦急等待的黑如水祝融等人。
  黑如水看看了少了吳江不由得問道:“團長怎么樣?政委哪?”
  李治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么怎么樣?哦,吳江還在拜神仙吶!”
  羽見聽后噗哧一笑,心想這李治夠壞的連自己的政委也損。心里不由得說忘了吳江了啊,其實她有一半卻是畏懼!并不是完全的忘記,多少有些故意忘記解他的術。黑如水為什么剛才那樣問哪?原來李治和吳江一進教堂,就被羽見用腦電波控制了,他們按照羽見的安排,命令黑如水祝融等在上面,他們下去找幸存者。之后就是上面那一幕,現在哪里還有什么幸存者,整個富江島就她一個是人!她不可能留人證的,包括獲獎的胖子牧師和那個七十的老太全都變成了喪尸。
  他們又怎么能找到幸存者?羽見看著一臉疑惑的黑如水說道:“說不定他們轉移了,我們出去的時候他們還在這里啊?”
  說著眼睛卻是悄悄的瞥向李治,李治正好朝她望來,二人目光碰了個正著,又瞬間分開。
  李治低著頭裝作找東西:“哎,這地上,還有草啊,教堂水泥地上長草了。”
  羽見則是紅透了臉扭轉了頭,看起了一邊的耶穌神像。黑如水一聽心里立馬明白了,不由得贊道:“吳政委真人杰也!老黑不如啊!嘿嘿~嘿嘿……”
  他的笑聲讓李治和羽見心里直發毛,本來就那點事,被他一說,貌似很大的事了,到底是什么事哪?李治不由抬頭望去,只見黑如水一臉神秘莫測的笑個不停。后面祝融和幾十個警衛員脖子伸得跟長頸鹿似的,那耳朵都快貼到李治身上了。李治不由得清了清嗓子:“嗯,那個大家去看看吳政委怎么樣了?”
  不一會兒功夫,吳江被抬了上來。只見吳江貌似已經睡著了,居然打起了輕微的鼾聲。李治剛想說話,只見黑如水一下子跪倒在吳江面前:“兄弟!你太偉大了,我佩服你,不過不用演了,現在別裝了!”
  吳江醒來的時候看見李治在教堂門口左顧右盼地打量外面的風景;羽見紅著臉咬牙切齒的欣賞耶穌神像。而屋里更是夸張,跪了一地人在唱《征服》,為首的黑如水那破鑼嗓子唱的,你還別說,真的很動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