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129 (就差二分鐘!)

這邊血刃集結好了部隊,等所有的部隊都集結完畢,他猛地發現竟少了兩千喪尸,心頭不由得一暗,這可都是他的老本啊。這一仗打得窩囊,竟戰死了兩千人。童虎看到血刃表情的變化,他很體諒血刃的心情,于是上去用拳輕輕的錘了一下血刃的肩頭:“兄弟,打得不錯!你的心情我理解,我們要把這賬找回來!多殺點他娘的敵人。”
  血刃被童虎一敲開始一愣,等聽了翻譯的話后就是有些感動,卻是滿臉不在乎地說:“童虎君,我并沒有心疼我的部隊,我只是在想怎么干掉對面的那頭蠢貨!”
  童虎一聽哈哈大笑:“好的!兄弟佩服,需要火炮支援就說啊,你老兄的事就是我的事!兄弟我一定捧場子!”
  血刃心里非常的感動,卻是一甩頭很酷的說道:“童虎君,用不著炮火的。你信不信我在半個小時之內就能拿下敵人的本陣。”
  童虎大笑不語,而后面的二炮聽后一皺眉,咧嘴笑道:“戰神,你要是半個小時結束戰斗,老子今天晚上去吻驢屁股!”
  血刃冷冷的瞪了一眼二炮,目露兇光。二炮卻是不怕他,心里想:孫子哎,你就吹吧!你沖下去人家就敗了?人家本陣里面還有五六萬喪尸吶!敢情你真把自己當呂布了?做人不待這么能吹得。李健本來想損兩句,但被血刃這么一瞪,那話直接咽回去了。不過把李健憋得很難受,嘴里就和含著塊熱地瓜似的,表情那個豐富就不用說了。忍了半天李健還是沒忍住,掏出了懷表直接塞給了二炮:“團長,我的表是北京時間,東八時啊。這是不是要校一下時間啊?”
  二炮一聽笑得更開心了:“李營長啊,不用調,這還用調嗎?這差一個,半個小時的打不下來也沒事。持久戰,持久戰。當年小日本……”
  血刃騰地一下怒從心起,這些人嘴巴也太不干凈了,敢情轉著彎的罵人,他壓了壓怒火竟是一笑直接打斷了對面哼哈二將的話:“侯團長,我們一言為定,誰輸了~”
  “誰吻驢屁股啊!”二炮一臉流氓相,這二炮最喜歡賭了。
  他們團經常開賭場,那團部就是個王八窩,什么混帳玩意兒都有。你還真別說,他還很受下面士兵的歡迎。無論是中國士兵,還是島國士兵都和他關系很好。比如二炮欠了一個島國下士的錢,那下士經常到他的團部催債,嚇得二炮到處躲藏逃債,最后還是問黑如水借的錢還賬了事。下面的士兵都很喜歡和二炮賭錢什么的,偷只雞摸條狗有那么些土匪來頭的。而正因為這樣,下面的士兵極容易和他混得很熟,他是全師唯一一個能喊出每個“債主”名字的人。
  他在他們團的威望很高,一家人都愿意為他死戰。當然,他經常為了他那些犯錯誤的士兵和其他部隊吵得不可開交的。有一次他的兵偷了童虎團王寧營一個士兵的東西,那士兵直接找到了李健營部,李健什么人?三兩句話就把那士兵罵躥了。那士兵直接找了王寧,王寧又找了童虎,童虎來找二炮。二炮雖然給童虎面子,但是這人很護短。
  靠,老子的士兵用不著你們來管,最后直接一瞪眼,愛怎么著怎么著吧,老子說的士兵沒干,他就沒干!而童虎這人講的是公道和忠義,一聽就火了,敢情欺負老實人是不是?只見兩個團長話不投機竟然打起了爛仗,下面的人紛紛開打。王寧卻是打不過李健,被打的鼻青臉腫的。
  最后驚動了李治和吳江,在一頓大罵之后兩方才分開。在簡單幾句訊問之后,吳江很快就調查明白了事實,但是二炮還是為他的兵爭情理,結果被李治關了三天禁閉。想想他能做到這份上,下面的人能不聽他的?
  血刃冷哼一聲,抽出了東洋刀回頭赤著眼睛大吼下達了攻擊命令,只見他的部隊如同射出去的箭一樣,直奔平八郎的本陣殺去!血刃的目標很明確:斬了對方侍大將,他們全軍就敗了,于是就是奔著平八郎的紅頭盔方向打去。
  平八郎一抬頭心說我的媽呀,只見長浦岳山上沖下無數的喪尸,竟是直奔自己中軍來的。不由得下達了攔截命令,附近的喪尸紛紛出擊攔截,但是攔得住嗎?被血刃打的七零八落的。血刃所到之處,那些喪尸紛紛避讓,開玩笑誰敢和這么猛喪尸將軍打?不要命啦。血刃的腳步就沒停下,一路直奔平八郎的本陣來。
  頓時平八郎本陣一陣騷亂,平八郎撥馬就走。他的本隊現在還有不到3000人,剛才被血刃擊潰逃回來的。頓時平八郎本陣這邊亂做一團,生化侍者一見不好,帶著自己的本隊3000人飛馳來救平八郎。他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保護侍大將的安全,如果主將陣亡即便這仗打勝了,他回去也是無法交代的,所以它不得不來救平八郎。
  這邊平八郎讓血刃追的在本陣里到處亂躥,他不停指揮喪尸來保護他,但是除了他的本隊,卻沒有喪尸趕來攔截血刃。所以血刃認準了平八郎的赤紅色戰甲和頭盔追個不停,也幸虧平八郎騎馬,能比血刃快點,偶爾追上打上兩招就敗,追上再打。這樣直接惱了大將軍血刃,他這次看準了平八郎的頭盔,看看快要追上,他緊跳兩下忽地一刀劈下。嚇得平八郎向前一趴,噌的一刀擦著他的頭皮后背就過去了,只聽見咔嚓一聲!平八郎的戰馬被血刃一刀將馬屁股和后腿砍了下來,頭盔直接就被削成兩半。
  平八郎直接就被慣性甩了出去,他在地上打了兩個滾,就彈跳了起來。這時血刃的刀就到了,忽地一下就斬過來了。平八郎慌忙將刀一架,就聽見噹啷一聲,嗖的一下,平八郎的刀直接被血刃震得飛了出去,平八郎雙手的虎口都震裂了。血刃由于慣性沖過了兩步,他一回身嗖的一刀又回來了,平八郎一見一閉眼心說完了。只見噹的一聲,斜刺里一把刀架住了血刃的東洋刀。血刃一愣,定睛一看卻是平八郎一方的生化侍者殺到了。
  血刃大怒,敢壞老子的好事?今天老子先斬了你這畜生。于是他直接舍了平八郎向生化侍者發起了攻擊。這平八郎閉了半天眼,發現自己沒死,直接轉身就跑。他的半邊頭盔也不要了,直接學了王寧,一個人逃了。他這一逃不要緊,前面的部隊開始動搖。李治的喪尸部隊就開始了前壓,真田幸太郎一看大喜過望直接下達了總攻的命令。
  他的本隊直接從坦克和火炮的后面繞了出來,馬上形成攻擊隊形,立馬沖了出去!這一下沖擊不要緊,頓時平八郎的部隊頂不住了,那可是生力軍,本來就休息了很長時間,又喝了盛達的紅藍藥水,那查克拉忽忽直冒。真田幸太郎的本隊一上去,這邊平八郎的部隊一下子就崩潰了。本來主將就逃了,要加上這么一陣沖擊,竟是紛紛開始敗逃,一時之間出現了喪尸群追擊喪尸群的壯觀畫面。就在平八郎的喪尸部隊敗回本陣的時候,血刃正好一刀將生化侍者砍翻在地。
  血刃不禁的嘆道這生化侍者真是厲害,居然能和自己達到二十合左右,可見其戰斗力之強悍。他斬了生化侍者,平八郎又逃跑了,這一下子竟成了全面崩潰,平八郎防線一下子全體崩盤!崩盤啊!哪還了得啊?玩股票的大大都知道啊!直接能從6124跌倒1664的。這里平八郎的部隊也是,直接亂套了。有投降的,有叛變的,還有東一頭西一頭亂撞得,當然還有不少是四處逃散的。平八郎的本隊和生化侍者本隊都向自己朝倉方向撤去。
  幸虧平八郎逃得快,這血刃到處在找這廝,但他找了半天也沒看見,他忽地想起了和二炮的約定,就匆匆趕上山去。到了山上一見到二炮,就見二炮臉都綠了,那表情就像看到了耶穌一樣,嘴張成了O字形;李健則是咳嗽個不停,心說我艸,大哥不待這么玩人的,這也太快了吧?太拿人了。原來他們手中的表赫然顯示15:38分,當初血刃是15:10分開始沖鋒的。就差兩分鐘!二炮痛苦的閉上眼睛仰天長嘆。
  王寧在后面則是高興地拍手大笑,他的表有誤差。人家掐著表,現在人家的表是15:29。高興得王寧差點就喊萬歲,直接讓人下山找驢,晚上有好戲看嘍。童虎卻是倒了一碗滿滿的清酒遞給一身是血的血刃:“兄弟,辛苦了!來,喝一碗!”
  血刃一下子把東洋刀插到地上,那刀身在地面上晃來晃去的閃著耀眼的光芒。血刃接過酒碗一飲而盡!那清酒真是甘冽啊……
  這找驢的人還有一個,人家就是大將軍前田平八郎。平八郎一路北逃,連頭都不敢回,膽都嚇破了,怎么敢回頭哪?他在路過一個村莊的時候就進去找馬,結果找了一圈都沒發現馬,卻是發現了一頭灰色的小毛驢。人家直接騎著毛驢就往回趕,當了一回毛驢太君。卻說毛驢太君一路回逃,逃至伊賀縣的時候這毛驢可不干了。
  哦,你這人也太不講道理了,光讓我跑路,不讓我休息啊!人家直接不走了,平八郎一見毛驢鬧情緒,頓時感覺很無奈。他不停的使用各種方法來驅趕那頭毛驢,人家就是不擺他,還越打越倒退。這一次平八郎真的領教了什么叫驢脾氣,這可不是吹得,正趕著不走,打著倒退的。他心想敢情這驢是想讓他背著走啊,頓時氣得也不管那驢,自己拼命的往回跑。人家那頭驢一見這孫子氣跑了,卻是一路開心的跑回了長崎本線,卻不成想晚上又被童虎的士兵抓住當了一回配角演員。
  話說那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