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31 (吻驢屁股)

卻說李治一家人此刻正在喝酒吃菜看歌舞表演,晚上直接燃起的篝火,這照得方圓幾百米都是火光沖天的,他們現在晚上直接通了電,本來那些居民和駐守的部隊都非常擔心安全問題。但是李治他們告訴他們沒事,因為他們現在本身就有喪尸將軍所以并不懼怕喪尸來襲。
  一家人現在對李治他們敬若神明,他們的這話頓時打消了他們的疑慮,他們相信李治,因為李治的確給他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而安全感是人類必須的東西之一,很多人雖然很有錢,但是他卻沒有安全感。這無疑也是失敗的,比如尼克松總統和里根總統,他們都是美國歷史上偉大總統,但他們卻沒有安全感,盡管他們的地位崇高,卻都被暗殺過。很不幸尼克松死于槍彈之下,而里根卻幸免遇難,可見沒有安全感的人生并不是成功的人生,無論你取得了多么偉大成就,也是失敗的。
  李治他們為什么能獲得這些島國人民的尊崇和崇拜?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能給這些人帶來安全感,他們拯救他們于水火之中,他們敗強敵于百里之外。這些戰績都給當地居民帶來了自生化災難以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所以他們尊重李治他們,所以他們崇拜李治他們。
  人,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安全感的,那些剛剛學會直立行走的人常常是那些虎狼猛獸的腹中之物,然而這時候如果有人能給他們帶來安全感他們就會想崇拜神一樣的崇拜他們比如:神農,伏羲,三皇五帝之類都是這樣類似的事情才得到了當時人們尊重和崇拜,于是便成了今天的傳說中的神。這其實就是一種愛戴和尊重,你付出了才能得到回報,任何時候這句話都不過時,只不過你對這句話理解和認識有多深而已。
  安全感,李治他們就給當地的島國居民帶來了極大的安全感,人們深深的知道,只要李治他們在,他們這些當地居民就不用再懼怕喪尸,事實上也是這樣的。
  李治和吳江,黑如水,童虎,二炮,真田幸太郎,大江忠介還有島國的地方代表和軍隊領導坐了一桌子,一家人看得非常開心,不時的互相敬酒。當地民眾代表是島原市的一個副市長,他叫早乙女直人,大約五十多歲,一身藏青色的西裝,就是一個干巴小老頭,有那么點當年侵華太君的感覺。此刻他卻笑得很開心,不停的哇啦哇啦的說著,酒桌上的那個翻譯喝的臉上直放紅光,他仔細的聽了聽,就開始翻譯起了他的話:“李治將軍閣下,您的部隊今天的表現非常的神勇,我代表長崎縣當地的居民衷心的感謝你們!”
  此刻那小老頭直接來給李治敬酒,李治連喊不敢,急忙下了座和早乙女碰一下杯一飲而盡。而此刻吳江也和對面的軍隊將領碰杯不已,桌子上你來我往的敬酒不止。此刻真田幸太郎卻是一邊碰杯一邊不停地用目光搜索著那個長得像高圓圓的女孩兒,她叫羽見時光。那個笑起來讓他滿臉通紅,心跳回憶的女孩兒在哪里哪?他不停的搜索著對面的酒桌,確實沒有發現,他忘不了今天她一回頭,那烏黑亮麗秀發飄揚的感覺。貌似她對他有那么點意思。
  盡管很明白他們倆是在盛達公司終點網的要求下做的一段廣告,而且劇情也沒要安排他知道羽見是女巫的情節。他還是不由得喜歡起了那個迷人的女孩兒,他無法忘記。今天他打完仗以后去找羽見時光,卻發現她少了做廣告時的熱情和溫柔,說話冷冰冰的。這刺的他的心里很難受,他不想他的感情就在上一集里結束,不想。因為人都是有感情的,不可能遇到無數美女,不留任何感情,而那些女孩兒卻都喜歡你。
  這樣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小說抑或電影里都是說不過去的,當然明星除外,人家是大腕,這可能;但他不是明星,他是一個島國喪尸將軍,他深深的喜歡了羽見。而他卻不知道還有另一個喪尸將軍也深深的喜歡著羽見,他就是今天戰績卓著的血刃。
  血刃此刻正在一張桌子上在在喝著悶酒,別的營長什么的給他敬酒他就喝,但他誰也不敬酒,就是最后和童虎喝了一個。滿桌子上的人沒一個拿怪的,開玩笑人家有理由傲慢,今天不是他那要死多少人?首功無疑就是血刃的,連李治和吳江都來跟他喝,好言相慰的,他們這些營級干部吃飽了撐的敢指責血刃。血刃什么都不在乎,他也思念一個女孩兒,誰?就是剛才提到的羽見。他今天之所以這么賣力就是要給她看看的,讓她知道自己的實力,在漂亮女孩兒面前炫耀一下武力,誰不想?說不想的,不是沒本事的,就是說假話的。
  血刃很瞧不起這樣的人,比如王寧就是。你說王寧他怎么看他都像個白癡,天知道童虎要這個蠢貨干什么?既沒有韜略又沒勇武的,既無能又白癡的,他不明白為什么吳江和李治竟然也視而不見,這不是笑話嗎?明擺著丟人,想到這里他不由得瞥了一眼一邊喝得興高采烈的光桿司令。看到他那么高興不由得暗自又嘆了口氣,羽見什么時候才能正眼看他哪?他殺了她的父母,她是不會原諒他這個屠夫的,但是他卻愛上了這個仇視他的漂亮女孩兒,他深深的愛上了她無法自拔。
  盡管知道她是人,而他是喪尸,他們是無法在一起的,但是他還是幻想是不是女巫能解除了這種病毒之類東西。所以他還懷有一線希望,他不想放棄,直到他以后遇到了龍醒兒,被那個美麗的女孩兒徹底的征服了……
  吳江看著對面的盛大的表演,不由也想起了閆麗和他以前的妻子,他現在一直的在揣測閆麗知道他們“陣亡”后的表現如何?她會不會為自己而哭?會的,肯定會的。那個熱情似火的火辣警察妹子絕對會哭的,想起閆麗向李治打聽自己的情況樣子,他不由得偷偷一笑,打量了一下周圍只發現黑如水表情古怪的看了看他,別人不停喝酒敬酒的誰有功夫注意他的感情變化啊,于是他又繼續的回憶起他和閆麗初次見面時的一幕幕。
  那個一笑就有兩個深深酒窩的女孩兒,一開始是那么的高傲,她根本就不理自己。當然他也不理她,你很清秀我承認,但我不稀罕,直到他在清理沃爾瑪時無意中被閆麗的嬌笑打動了心懷,才開始了喜歡上她。之后由于自己的才華出眾,謀略超群她才一步步被他的才氣征服。如果自己一無所是,她肯定不會喜歡上自己的,吳江暗自笑道。
  那個女孩兒眼框子很高,一開始對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無理要求著。他不是李治,他不會那么多花言巧語也不會同時喜歡上兩個女孩兒,不過說起來這李治夠可憐的。他的兩個妞,雖然都是極品,但是一個是喪尸母體,另一個是島國間諜。這打死他吳江吳江也不敢要的,那么就做喪尸,要么就做漢奸。
  他不由得偷眼望了一下正在和童虎喝酒的李治,不由得可憐起了這個風流才子,直到以后吳江遇到峰皇,才知道原來還有一個極品:峰皇,這家伙更厲害,手下那美女如云,人人都是爭先恐后的,但是開個軍事會議都不安寧,爭風吃醋的。一個個含酸咽醋的,發起言來都酸溜溜的,不時的還亂冒火星。讓自認為穩重的吳江都狂笑了好幾天,真不知道這人是怎么熬過來的,幸虧沒在他手下當差,不然就和那些男性將軍一樣,一個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連峰皇這個君主有時都不敢亂發言,你想那些妞鬧到什么程度上了?
  李治現在狂喝酒一半是高興,一半卻是借酒消愁。為什么哪?人家羽見和娜娜子黃昏和他在車里的時候,人家直接就提出讓他負責的事情了,想起負責二字!頓時一座五行山壓在了李治的后背上,作者駕著祥云浮現在李治的面前:“怎么樣?你知錯了吧?”
  李治急得大喊:“作者大大在上,李治不服!”
  “為什么不服啊?”
  “為什么我發到四十萬字了還不給我上架哪?”
  作者忽地被他揭了短,氣得一柳枝子就打過去了,趁著李治被壓山下,用柳枝狂打起李治:“Foolish!Stupid!!you’!”只見后面天空中浮現出編輯大大的臉來:“不準說臟話!否則一律刪除!”作者才恨恨的駕著祥云而去,只剩下被壓五行山下的李治開心的大喊:“編輯大大圣明,真人杰也!李治自嘆不如!這樣的作品也配上架?即便能A也上不了架得,即便上架也仆街的。即便不仆街也火不了,嘿嘿,你成不了小神的,還是跟李健跳大神吧!”
  只見天上直接掉下一座更大的巨型山脈,李治頓時就看不見了,旁邊的吳江眾人一看上面的字,頓時都流了大大的汗珠,上面赫然印著:喜馬拉雅山脈之珠穆朗瑪峰!不由心都……
  李治好不容易才在責編的營救下從地下一萬米的地方爬了出來,這時候晚會已經進入了最高潮的部分,只見李健領著灰色一頭驢上了舞臺,后面跟著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的二炮。下面眾人都興奮大喊大叫的,不時有人吹個口哨。
  “哈哈哈,這孫子,活該!”王寧開心的拍著巴掌大笑。
  馬越嘆了一口氣:“這害人終害己啊,還是老老實實做人的好!人啊,有時不能太囂張。”
  祝融和王寧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笑著說道:“你看看這哼哈二將,平常都是搖頭晃腦的,現在怎么樣?耷拉了蟹馬甲了吧!哈哈哈”
  “別說了,快看!親了,親了!哎呦”王寧直接站到桌子上興奮的大喊,卻一不小心滑了一下,直接連桌子帶人摔了下去,渾身一身菜湯子什么的,很是壯觀!也博得很多人的掌聲和喝彩!而此時二炮抱著那灰色小毛驢的屁股,閉著眼睛吻了下去……噗!那小毛驢不干了,直接放了一個很響的臭屁,就是那種臭鴨蛋的味道,熏得二炮差點沒當場陣亡。兩眼亂冒加減乘除的,一加一等于八,五五三十五啊,六六四十六!嘿嘿嘿……
  下面的觀眾們直接都笑脫了,下面當場有好幾個笑得背過氣去的,那場面的那個混亂就別提了,吳江直接就把酒到了黑如水一身;早乙女直人笑得鉆到桌子下面偷著笑去了;童虎笑得直錘桌子,上面的碟子碗什么的叮鈴當啷的響個不停,還得下面偷著笑得早乙女差點沒震得耳朵發聾;真田幸太郎沒想到還有這精彩節目,仰著笑得幅度過大一下子就掀翻過去了;大江忠介則是高興的跳起了阿波舞,那個搞笑猥瑣就別提了。
  后面的清田一看頓時也過來湊熱鬧,干脆只脫得剩個褲衩,擺了擺去的。三上健一等島國大神們紛紛亮彪,一家人光溜溜的跳起了阿波舞。秋月浩男氣得一個碟子砍了過去,卻被跳得興起的清田靈巧的躲了過去。秋月無奈的笑了起來。后面大批的島國民眾加入阿波舞大軍,頓時鏡頭面前那叫一個群魔亂舞啊,早乙女也在李治他們桌子上跳了起來,這些中國軍官都笑脫了,沒想到島國還有此等雅趣,真是惡搞啊。后來他們卻不笑了,因為他們被那些跳舞的女孩兒們拉了進去,竟是全都跳起了阿波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