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135 (狗眼看人低)

李治跟著那個儒雅島國少年進了護國寺,里面牌樓建筑很多,典型的島國風格,一抬頭就是很高的牌樓,一層一層的很是巍峨壯觀。李治看著這些建筑多少覺得有點眼熟,怎么也像中國風格啊,其實李治并不知道島國在中國盛唐時期非常的仰慕中國文化,通過中日兩國的不斷交往,島國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生產技術以至生活風尚等方面都受到中國的深刻影響。其中影響最大的是646年島國的“大化改新”。
  這次改革,在中國長期留學的高向玄理和僧曼起了很大作用。他們仿照隋唐的官制,改革了從中央到地方的官制;參照隋唐律令,制定了《大寶律令》。公元709年,島國遷都平城京(今奈良),都城的建設規模完全模仿長安,甚至街道的排列方法也幾乎一樣,也有“朱雀街”“東市”“西市”等名稱。8世紀后期,島國又遷都平安京(今京都),仍仿長安建都城。
  8世紀以前,島國使用漢字作為表達記述的工具。留學生吉備真備和學問僧空海和尚,在島國人民利用中國漢字的標音表意基礎上,創造了日文假名字母——片假名和平假名,大大推動了島國文化的發展。同時,日文的詞匯和文法也受到漢語的影響。島國人的生活習尚、節日風俗也都受到唐朝的影響。通過中日兩國頻繁的交往,在島國相繼出現了受唐文化影響的白鳳文化、天平(奈良)文化和平安前期(弘仁·貞觀)文化。另外,現在島國的和服才最接近“唐裝”。
  可以說現在島國人才是真正的中國人,而我們已經喪失了中華文明的精髓,無論禮儀宗教道德思想全盤崩潰了,只有少數的領域還殘存著老祖宗的影子。永遠不要嘲笑他人,因為它會讓我們看不清自己,不知哪一天我們將不認得自己,我們看不到自己的缺點卻常常指責他人。
  要知道別人看我們的缺點和我們看他人的缺點是一樣的清晰,在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前永遠不要對別人指手畫腳。因為我們都是無知的人,蘇格拉底從有一句名言,我一直侍奉為經典,他說他對整個世界都一無所知。圣人都如此,我自己暗暗地思索過,我肯定比不上圣人一根腳趾頭,所以我盡量的不去指責他人,因為指責他們不但沒有用,而且讓他們更加認為他們是正確的。
  李治跟著那少年一路左拐右轉來到了一處大殿外,李治以為是本殿,抬頭細細一看上面靛藍色的懸匾赫然印著三個大字:月光殿。李治不知道月光殿是干什么的,卻是被儒雅少年引著進了大殿,后面二炮誰的被兩個將軍模樣的武士擋住了,他們都穿著白色的和服,身上懸掛著東洋刀,這跟血刃的刀是完全一樣的。
  二炮本來想發渾進去,但是看到對方隱隱約約從和服中透出的那一身腱子肉,頓時有點打粟。因為他見過血刃闖敵營的戰績,又聽童虎說這帶刀的都是武將,不是他們這些人能打得過的。頓時和李健在外面小聲的罵娘,卻不敢過去,趙飛博也被擋在了外面。三人不停在嘀咕,二炮看著外面立著的兩個雕塑,不由得啐了一口:“呸!跟老子稀罕似的,誰稀罕進去,這么個破寺,就是請老子,老子還不稀來哪!”但是二炮梗著脖子眼睛還是往大殿內瞅個不停。
  李健和二炮動作如出一轍,他比二炮矮一點,不由得踮起了腳。嘴上卻是沒閑著:“你看看這些孫子,這模樣。這叫什么?狗眼看人低!呸!”
  趙飛博卻是擔心李治的安全,不由急得大殿門口走來走去的,他也無可奈何,這里是人家的地盤,他們如果隨便亂闖,不但救不了李治,他們還待全完。所以又急又氣還夾帶著無可奈何。二炮看著眼前走來走去的趙飛博心里就是一陣不快:“哎,哎哎!我說趙營長,你別亂晃游了行不行,沒看哥幾個正在欣賞大殿上的匾嗎?讓讓,讓讓!”
  趙飛博心里本來就很急,這一聽沒好氣,他回頭看了看,你別說還真是。這哼哈二將就如兩只鴨子似的伸直了脖子往大殿里面瞅個不停,看到這里,他不由得一笑。卻被后面踮著腳的李健看了個正著,李健心里那個氣,靠,老子看看里面什么情況,你他娘的笑什么笑,不由得陰陽怪氣的說道:“我說老趙,你他娘的師長在里面,你也不關心,笑什么笑?”
  趙飛博一聽知道李健嘴頭子厲害,也不反駁卻是問道:“李營長那你說怎么辦?咱們即打不過人家,說話人家還聽不懂。”他雙手一攤,兩肩一聳,擺出了一個經典的無可奈何的姿勢。
  李健一看也笑了,他知道趙飛博那是李治的“親兵”隊長,也是不能得罪的,不由得搖頭嘆氣:“唉,等吧,就看李治的了……”
  而此刻李治正在后殿的一個屋內看著外面的櫻花和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品茶。李治第一次跪在小桌子傍邊,下面是一個蒲團,盡管如此還是試著膝蓋和腿非常的難受。心里不由的暗道怪不得島國人全是螺旋腿,敢情是跪出來的。劉蕓也有些螺旋腿的,自己娶了她以后該不會也……想到這里頭上不由出現一排黑線。
  而對方正在打量李治,他看到李治多少有些局促,不由得一笑,但他知道李治所部的厲害!這些天他的間諜不停回報九州的情況,他非常驚訝李治居然光復了長崎縣西部五島,真田和血刃竟然也都投靠了他。這還不說,他居然大敗平八郎二十萬部隊,這是以少勝多啊,朝倉不是白癡,居然全軍近墨。這讓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不得不嘆服李治的指揮才能。
  他今天探知李治他們的飛機飛到了東京,高興的不得了,就把他的王牌空軍派了出去請人。他下的命令語氣很重,誰敢擊毀李治的戰斗機誰就刨腹吧!所以那些將軍嚇得恨不能自己長著翅膀去請,下面那些喪尸鳥誰敢去攻擊?這個中年那子叫武田藏兵衛,他是武田信玄的第二十三代傳人,他一直都夢想著恢復家族昔日的輝煌。
  現在他已經控制了東京都,神奈川縣,山梨縣,埼玉縣,還有茨城縣。他手下有十個喪尸將軍,剛才那個去請人的就是他的智將水無月消天。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智將,原來是東京大學大一的學生,因為參加生化實驗,這不來到了這里。他跟著他武田藏兵衛打下了以上京都地區,但是還有不少的勢力威脅著他們。生化實驗他們兩千多實驗者只剩下了大約500人成功的母體,前面北條博士他們的情報也不是很準,而這里卻非常的精確了。
  這個水無月消天卻是非常的厲害,他提出攜天皇以令諸侯的口號,而武田藏兵衛立馬采用了。他們回國的事后就是一路直飛東京都機場的,他們襲擊了整個東京都,現在就是皇宮沒有事情,他們瘋狂的殺戮,來了個徹底的東京大屠殺,東京一千多萬人讓他們殺了一半還多。這不他們的軍隊也多,然后他們迅速的打下了神奈川縣,又解放了埼玉縣……
  現在他們遇到了難題,連他的智將消天也無法解決,所以不得不把來偷衣服的李治截了過來。什么難題哪?這不武田示意了一下傍邊的消天,消天就開了口:“李治君,我們家主武田藏兵衛聽聞閣下戰績卓著,智謀超群,現在想請閣下為我們謀劃一下事情,不知閣下是否愿意?”
  李治本來還在那里YY劉蕓,莫嫣然,娜娜子,羽見誰的。不成想被他這么一說嚇了一跳,聽他的翻譯說后,隨即平靜下來。他知道就算不答應也待答應,不如先聽聽他們怎么說,順便提出點要求。嘿嘿……于是李治也是一笑:“今天家主閣下熱情相邀,李治不勝榮幸!有所求但說無妨。”
  消天聽李治翻譯話后,也是一笑:“李治君果然豪杰,那我就說了,實不相瞞我們控制了東京腹地很多的郡縣,但是各地的抵抗勢力依然不止,搞得我們精疲力盡的。而且……”
  他回頭看了一下武田,武田點了點頭示意他說出來。他馬上就明白了,繼續說道:“而且我們北面的喪尸勢力居然聯合進攻我們!這讓人很震驚,是不是?”
  李治聽了以后心頭頓時一震,誰說不是?喪尸勢力主之間也打起來了?這次熱鬧了,有得玩了。李治見對面半天不言語,于是問道:“南邊哪?”
  消天嘆了口氣,徐徐說道:“那邊三個勢力混戰不止,沒有空閑來對付我們。而且我們還要對付西面澤田家進攻,還有政府軍隊的騷擾,現在是一個混亂的天下逐鹿的局面。我們不但面對東西南北的進攻還要處理內部的矛盾,愿閣下不吝賜教。”
  李治聽后不再笑了,耳朵像被一個銅鑼在耳邊敲過一樣,震得嗡嗡直響!他不由的呷了口茶,轉過頭望著不停飄落的櫻花嘆道:“看樣要群雄爭霸了……”
  “什么?李治君在說什么?”消天不由得問李治的翻譯,李治的翻譯同樣被震撼了,嘴里不停地:拿泥,拿泥個不停……
  翻譯半天才回過身來,對消天說了李治的原話,消天和武田都是非常認同,但是該怎么辦哪?李治嘆了一口氣說道:“家主閣下,有地圖嗎?”
  對方示意了一下,只見消天拍了一下手,外面一個生化侍者舉著地圖跪著就進來了,送下地圖后他又跪著出去了。看的李治驚詫不已,紀律性這么高啊?李治不由得看起了地圖,然后消天在幫邊不停地講解著,李治才大體明白,原來現在島國被那些實力割占了。北面是占領巖手縣秋田青森三縣的北條正時;下面是占領了新泄,福島的上衫佐助。西面是占領福井,岐阜的但澤澤二。南邊有三重野隆史和有馬無二。
  李治看了后不由得嘆息武田選的位置不好,這東京是兵家必爭之地,你在這里不是找打嗎?攜天皇以令諸侯,不假但是此天皇非彼天皇,時代變了思路要也變啊,墨守陳規始終會被淘汰的。李治不由得摸了摸鼻子,緩緩說到:“家主閣下,你們選的地點不好啊!”
  武田聽了心中一震,他已經意識到錯誤了,但是現在別的地方都被別人占了,好不容易打下地方他又不想放棄。這才左右為難,成天不但要和人類打還要跟別的勢力打個不停。他心里一急不由的問道:“李治君,你有什么辦法哪?”
  李治抬起頭來說道:“外則遠交近攻,內則安撫民眾停止進攻人類,和他們聯合起來。”
  轟的一下子,武田身子就是一震,他不敢相信對方居然說出了他想到了卻不敢說的事情,不過他們試過,但是別的勢力主根本不鳥他們,民眾也是異常仇視他們。想到這里他居然和消天同時開了口:“李治君”二人都是一愣,消天一笑不說了。武田說了起來:“李治君,這個我們試過,但成效不大,我們聯系過北部長衫家,但是他們不理我們。”
  李治哈哈一笑指著地圖說道:“家主閣下,你們北面該聯系的人是北條家。你聯系上衫家,北條必然不安,以為你們聯合要攻打他們,所以他肯定下血本來賄賂上衫家從而一起出兵討伐你們。而這個南面你們應該聯系他們其中一個,讓他們打個不停,最起碼我們要找到盟友才行。”
  李治的話讓這二人眼中一亮,雖然李治說的不是很確切,但是找盟友這三個字讓他們思路大開!不由都贊嘆的點頭不已,這李治不就是現成的盟友嗎?武田和消天心照不宣,他們需要李治從南面出兵牽制本土的南面進攻他們的勢力,這樣他們的壓力就大為減輕了。
  于是武田一笑:“李治君,我們想跟你領導的部隊結盟,希望你們能從海上騷擾他們。”
  李治一聽哈哈大笑,他早就料到了,他知道肯定會是這么個局面,他不能說的太細了,不然他不但脫不了身,而且非常的危險。這話待讓對方說才行,頓時氣氛變得一片和諧,三人喝著茶,高興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