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136 (燈下黑)

經過李治和武田藏兵衛的商談,李治決定和武田家結為盟友,以后李治的勢力將為武田家的外援,當然武田家為李治提供一切的可能,包括穩定后將派水無中月消天來幫助李治回國作戰,條件是李治要說服野坂中將來幫助他們,必要時炮火支援和空中打擊敵對勢力。但是武田藏兵衛提出讓李治先幫他們解決內患和聯系一個喪尸盟友,因為他們解決不了啊,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們承諾李治只要幫他們招安東京地區的殘存人類勢力和聯系一個盟友,他們愿意答應李治的所有條件。而且水無月消天作為武田家的代表和李治一起去完成這項任務。李治無法只好答應,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人家說了算得。再說自己這樣做了以后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而且別無選擇,李治不由得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抱怨是沒有用的,只能削弱自己,盡管他想盡快的拿到衣服趕回九州,但是現在身不由己啊。
  李治被消天恭敬地送出大殿的時候,看到了一臉焦急等待的二炮三人,心下不由的一陣感動,你看看這真是兄弟啊,不由的感嘆人生起來。但是之后這些人的話卻讓李治心涼了半截,二炮三人一見李治出來了,立馬跑上來檢查李治身上有沒有傷口,李治和消天頭上都流了大汗珠,這都是些什么玩意兒啊。特別是二炮那句:老大,你變成喪尸的感覺怎么樣?讓李治差點沒踢他一腳。有這么做兄弟的嗎?也太不創人了吧?
  李治也無暇生氣,一邊走一邊告訴他們情況,旁邊的消天則是一臉笑容的陪著他們,給他們安排了住所之類的。到了下午血刃馬越誰的大約一百多突擊隊員全被押解到了李治的住所,李治一看差點沒笑聲來。
  黑如水也來了,那個狼狽就別提了,本來就是天生的一副尊容,這再一經折騰,就跟老鼠似的,就差長條長尾巴了,看的一家人大笑不已。而黑如水卻是對李治的冒險行動大為光火,他也不顧上下級,直接就在眾人面前大聲批評李治,李治讓他罵得滿臉通紅,下不了臺階。
  二炮直接聽不下去了,這李治是他兄弟,你罵他就是罵我。再說這壞主意是他提出來的,所以一瞪眼和黑如水吵了起來,黑如水是那種得理不饒人那種。不管是誰犯了錯誤,他都不饒。李健見二炮說不過黑如水,頓時也來助陣,竟是被黑如水罵得狗血淋頭。
  李健有發現了一個得罪不起的:黑如水。這小子嘴頭子比他還厲害,他此刻竟覺得吳江可愛起來。吳江從來不廢話,每每就是簡單幾句打敗你就算了,人家那素質。你再看看老黑,真他娘的嘴黑,你能不能嘴下留德啊,少說一句你能死啊?但是一是黑如水占理;二是黑如水真的厲害說得李健都啞口無言的。李治最后認錯,黑如水才恨恨得算完。
  李治把現在情況和黑如水詳細得說了一下,黑如水就是一皺眉,眉毛差點沒氣飛了,對李治擅自答應幫武田作這兩件事深為不滿。因為他深深的知道人才是最難說服的,你覺得簡單?搞笑,人家那些人是白癡嗎?人家就是把這個火炭盆扔給你,你還真上湊。李治一聽老老實實得交代了自己的想法,黑如水一聽也的確是,現在在人家地盤上,你不幫助他們,不用說回去,一家人都別活,全待扮演門外的“旺財”去。
  李治拿出消天給他的地圖和黑如水當場就研究了起來,他們看著東京地圖上密密麻麻的紅圈,這些紅圈就表示這里是抵抗組織的勢力范圍。二炮看了半天就不明白了,于是忍不住的插嘴說道:“靠,這什么啊?怎么全是紅圈圈,這樣算一下他娘的東京不是滿街都是人?”
  李治一笑沒說話,他卻是知道的。因為消天和武田告訴他“敵人”全在地下,也就是下水道里面,這些居民被他們打得全都藏到了地面下面,就像老鼠一樣的生活著。他們試圖圍剿過但卻失敗了。這些抵抗組織非常的狡猾,通常圍剿部隊一走就從地面下上來偷襲那些零星的喪尸,這讓他們苦惱不已。
  二炮不知道一個勁在抱怨:“那個風騷四,你在路上看到了沒?”
  李健突然聽見大團長叫出了他的“小名”,心里一陣大罵卻又無可奈何,因為他給真田幸太郎起了外號叫他“小魔男”,他被真田稱為“風騷四”或者“騷騷”,竟被傳得全師人人皆知。二炮不喜歡騷騷這個稱呼,你說這真田幸太郎他娘的嘴也太損了吧?李健怎么看也不像“騷騷”,不知道他哪只眼看李健像他娘的“騷騷”。不過他覺得“風騷四”很貼切,這李健一笑起來的確有些賤兮兮的,嗯,對頭,還是風騷四好聽。于是二炮有時也昵稱李健風騷四。
  李健在一家人的哄笑中就像吃了個蒼蠅似的,但是不能發火的,對方是二炮,頂頭上司啊!他滿心那個不情愿就別提了,嘴都快撇成瓢了:“團長,嘴下留德啊!您老圣明,我也沒看見一個小日本啊?敢情這小島國是屬耗子的?晝伏夜出啊?”
  李治哈哈一笑,接著說道:“李營長真人杰也!你猜對了!”
  李健突受表揚,不由得醒悟大聲喊道:“天哪!他們居然在地下!”
  一家人刷的一下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李治的臉上,李治一臉平靜的點了點頭:“根據消天提供的情報,那些幸存者確實全在地下。大約還有上百萬人吧。”
  黑如水聽了以后也不由的驚詫這些人怎么能熬這么長的時間啊,長期不見陽光這怎么行啊?他又一想,那些幸存者肯定有辦法,人們在逼到絕境時其智慧往往是驚人的。他不由的開口:“師長,我們這里也被劃了紅圈,那么也就是說……”
  二炮一下打斷說道:“艸,不會吧!我看看來”
  二炮用手在東京地圖上移動著,他找了一頓也沒找到護國寺不由得罵道:“靠,你妹妹啊,怎么東京這么多寺廟啊,敢情小島國全是和尚尼姑啊!你看看,你看看!妙法寺,門高寺,文殊院……靠,到底在哪里啊?”
  李治聽后就是一笑,不由得說道:“二炮,你找錯位置了,護國寺在文京區啊。”
  二炮按照李治說的果然后不容易才找到了護國寺,他這時早就不耐煩了:“找個破寺廢這么大勁,真是的。”
  李治看著二炮指的位置不由得一個想法忽地一下冒了出來:不會天皇的宮殿和這下面通著吧?有道是燈下黑,莫非……李治一下子好像明白了,很可能武田供給天皇的糧食,天皇拿去救濟百姓了,這個明仁天皇可是個仁慈的君主,一直有口皆碑的。
  他心里忽地一下子又想起了島國的大美女真子公主,這個真子他以前在互聯網上見過,很漂亮但是和劉蕓莫嫣然沒法比,即比不上羽見也比不上娜娜子,但是看上卻是另一有一份風味。
  那皇家的風范讓人十分的迷醉,他一想起真子,又忽地念起了莫嫣然。不知道莫嫣然怎么樣了,他的那只小貓在中國還好嗎?但是此刻必須先商量行動計劃,不然他們永遠也離不開這里。他不由的尋思了一下,對大家說道:“我覺得,我們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就去下面找抵抗組織。今天晚上我去一趟皇宮謁見一下天皇,我需要一張他的詔書。”
  黑如水一聽隱隱約約的明白了,他不由的說道:“師長,你認為天皇和民眾抵抗組織有聯系?”
  李治走了兩步用手指著地圖上的皇宮說道:“這么長時間了,即便抵抗組織有辦法搞到糧食,但是……”
  “那也不對啊?”李健不由得插言說道:“你想想,皇宮一共就那么點人,那糧食夠多少人吃。”
  李治淡淡的一笑:“皇宮的人可以出去捕魚的。這是武田跟我親口說的,他允許皇宮的人出去捕魚和籌集糧食,當然他們負責一月10000石糧食供應。”
  “師長的意思是……”李健眼睛也是一亮,不由得望著在一邊沉吟不語的李治。
  屋里的有的聽了個稀里糊涂,有的人卻是已經明白了。這天皇居然把自己的糧食全部送給了抵抗組織,自己寧愿節衣縮食居然與民同甘共苦!一家人都震撼了,但這只是推測而已。直到李治和黑如水見到天皇本人之后,再一凡密談后,李治震撼了,黑如水也震撼了。他們沒想到明仁天皇竟然品德如此高尚,這也是李治以后保留島國本土,沒有消滅他們的理由。
  不論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國家,你做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在看著,品德高尚的人和國家別人是不會欺負你的,只有做的太過分或者太下作了別人才會教訓你。不論是人還是國家出現一群敵人的時候你就需要找一下是不是自己出了問題,而不是一味的指責別人,那樣沒有用的反而會讓你的敵人更加強硬。他們會認為自己更對,他的信心會得到加強。這時你要靜下心了看看,是不是自己錯了,也許,也許真的是自己做的不對。
  很多時候需要妥協,但也不能太軟弱,人要不卑不亢才行。不要高興的時候心血來潮,目空一切,誰都瞧不起;也不要在低潮的時候瞧不起自己,別人可以瞧不起你,但你自己不能瞧不起自己。只要一有機會就要翻盤,讓那些曾經瞧不起的人臉紅去吧。人,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永遠不要回頭,可以停下了思考一下方向,但不要放棄。要心中充滿希望,勇敢的去拼搏,人生能有幾回搏,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