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143 (北條正時)


  李治他們現在在飛往北條家的飛機上,他們這架迷彩色阿帕奇戰斗機周圍密密麻麻的全是喪尸禿鷲和喪尸海鷗什么的,打頭的還是那只喪尸金雕,這只雕在前面還派了先頭部隊,大約100只喪尸海鷗和喪尸禿鷲組成的先頭部隊。
  現在還是在武田境內,所以不用擔心,但是之后就是上杉家的領地了,這里沒的說肯定要打的。上杉家對東京都垂涎三尺,做夢都想打下這塊寶地來,當然他也和北部的北條家作戰,這種亂世是沒有絕對的聯盟的,有奶就是娘,哪里有利益他們就會為了利益而殘酷的搏殺,可能今天還是盟友,明天就成了仇敵。
  古今都是一理,中外也是一樣。不必嘲笑他們,人人都是這樣,特別是亂時的勢力主們,是沒有道德和忠義可言的。李治昨天就得知他們要面對的這個勢力主叫北條正時,就說是北條泰時的傳人。北條家族一直就是非常厲害的家族,北條氏是島國鐮倉幕府的執權,伊豆國的貴族。自從協助源賴朝消滅平氏,自第二代北條義時執權起,便掌握了鐮倉幕府的實權,之后每代以不同的手法使幕府將軍下臺,其后更使親本成為了將軍。
  第八代執權北條時宗曾應付元朝的入侵。第九代執權北條貞時在平禪門之亂消滅了平賴綱。在第15代執權遭到了足利尊氏的討伐,鐮倉府被攻陷,北條氏的執權于1333年正式完結。其后北條氏嘗試在島國各地再次起兵,可是每次以失敗而終。之后的子孫以橫井氏的身份為南朝效力,但詳細不明。其中一個子孫以是幕末熊本藩的藩士橫井小楠。有的大大以為會問北條和北條氏政、氏直父子有關系嗎?作者只能說沒關系。
  此北條非彼北條,北條氏政也被稱為后北條氏或小田原北條。后北條氏其實是關東的一個大豪族,他們的創始人北條早云本名叫伊勢長氏。1495年伊勢長氏(即北條早云,1432-1519)攻入小田原城(在今神奈川縣)。據此擴張其實力,其子北條氏綱(1487-1541)始稱北條氏。早云傳子氏綱,氏綱傳子氏康,三代擴張領土、辛勤經營,幾乎吞并了整個關東八國(島國古代行政單位,又稱州,全島國最多時分為六十六個州),建立起秩序井然的獨立王國。這個后北條就是后來和武田信玄,織田信長打個不休的北條家了,后面就不再介紹了。
  北條正時一直對自己的優良血統感到驕傲,他自生化危機后就一心想在本州南方恢復他的祖業,沒想到卻被三重野和有馬兩家占了,他只好帶著他的心腹將軍一路向北。他們曾被武田還有但澤邀請過,但他們拒絕了,開玩笑他可是北條家的子孫,怎么能為別人效力,他要建立自己的勢力,甚至是幕府才行。
  他們很幸運的躲過了上杉家占領的福島地區,抵達了本土最北頭的青森縣,當時這里還是島國的自衛隊防守的地區,他們在市區襲擊了警局以后,帶著喪尸大軍突襲了自衛隊的防區。自衛隊措手不及,一是因為沒想到敵人居然從后面打過來了,二是對生化病毒缺乏了解,特別是在面對敏捷型喪尸和巨型喪尸時很多軍官都呆了,更不用說士兵了。
  北條再消滅了守備部隊,占領了青森縣的青森市之后,開始他們的攻伐生涯。他們先是占領了整個青森縣,他們又向下打下了秋田縣和巖手縣。他們再往下時卻遇到了上杉的部隊,上杉的部隊非常的厲害,人家上杉佐助不但將軍多而且控制性母體也多,所以打的北條大敗而回。到目前為止和上杉打過的幾次居然是敗多勝少,還有一次連他的將軍山崎也被抓住了。他不得不割了巖手最南端的一關才贖回了山崎。北條其實現在也很煩,他們不但要和北面的人類勢力的海軍作戰,他們經常騷擾自己,沒事就炮轟青森縣。
  他知道人家是來營救那些人類幸存者的,那些抵抗組織著實的令他頭疼。經常神出鬼沒的,簡直就像老鼠一樣,晝伏夜出。那些人類就是些蟑螂,他早晚有一天要消滅他們。他現在用的是三光政策,他的手下全是些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亡命之徒,他沒有武田那么仁慈和耐心,他的辦法就是一個字:殺!只要是人就得殺了。
  所以他遭到的人類抵抗很激烈,他為這事很煩惱。而且這還不說,南面的上杉家說話太不算數了,結了盟還照樣攻伐他的巖手縣,這不昨天平泉也丟了,他還百折了三四萬軍隊,北條不由得嘆息了一聲。他的手下能商量的人太少了,還基本上全在外面,他一共才10個將軍,還是戰斗型母體居多,幸虧他們還有3個控制性母體,他本人也是控制性母體這才堪堪的守住了三個縣。
  他缺將軍啊,尤其缺控制性喪尸將軍,他們現在就是靠手下那些控制性母體和敏捷性喪尸在指揮著部隊。這一點上杉也深知,所以他和北條結盟以后還是不停地攻伐他,人家直接干了生化侍者,這部隊就歸人家了。這仗好打啊!北條現在很后悔和上杉結盟但是他又瞧不起武田,武田就跟鄉下來的野猴子一樣,那樣的人也配和他聯盟?想到這里北條不由的哼了一聲。
  他本來就是個孤傲的人,他的腦子不差,所以他一直眼高于頂。還有點內向,不太愿意和別人交談。上次有馬家的使者來和他商議聯盟事宜的時候,他一直讓有馬家的使者在待客廳等了一天。結果可想而知,對方大怒之下甩袖而去,有馬家和北條家的聯盟算是泡湯了。
  北條正時就是要他泡湯,他也瞧不起有馬,有馬以前是個修車工,你讓他北條和修車的結盟,他不丟人嗎?別開玩笑了好不好,那還不如給他一刀來的痛快。這次武田家又派人來和他結盟,他從理智上是動心了,但是臉上實在拉不下來!和鄉下的野猴子結盟?靠,那他不也是野猴子了嗎?
  他越想越生氣,正好此時他的侍衛大將金森浩二進來了,他心里不快的問道:“金森,什么事情?”
  金森看了看坐在沙發上一臉不高興地北條就是一笑:“主公,武田家的使者到了,您看……”
  “不見,讓他們……嗯,讓他們去待客廳!”北條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可見他對那些東京的野猴子沒什么好感。
  “是!”金森一轉身就要出去,后面的北條卻開腔了:“等等,金森君,我看這么辦吧!通知他們我們正在開會,我們還是老規矩辦。哼哼”
  金森聽到北條的話就是一笑,因為他們的規矩就是讓對方在待客廳里,他們在旁邊的隔音暗室里打量對方,還可以喝茶嘲笑那些傻瓜。的確他們在那里等著被人看,還被品首論足的就像動物園的猴子一樣,難道不是白癡傻瓜嗎?所以金森聽后笑著去回復了,又可以笑話這些傻瓜了,他也很喜歡這樣做。
  李治他們今天早上就到了,一路都順利就是在宮城縣仙臺上空和上杉的空軍打了一仗,由于上杉家準備不足,讓李治他們突破了,上衫他們想再追就來不急了。當上杉的空軍追到大崗附近時遭遇了北條家的大規模空軍,為了避免被全殲,上杉的空軍及時的撤退了。而李治他們順利的抵達了二戶市。二戶是北條家總部,北條本來想把總部安在八戶市或秋田市,但是北海道的人類海軍經常炮轟他們,讓不得已才選在了二戶市。
  這里還可以,至少北側的人類不知道,很少轟炸這里。他在這里呆的很安穩,于是就更不想移動總部了,你想一下前面與上衫家接壤,動不動就開片;而后面老是被人類的特工隊和海軍空軍騷擾他能不煩嗎?所以人家就在這里安家了,任憑誰說也不搬了。
  現在李治他們在會客室里等著,這里不但沒人接待,連口茶都沒有人給上的。李治他們這些人人人心里都有氣!這是待客之道嗎?李健直接罵上了:“這個小島國真他娘的摳,連口茶都不給上,沒見過這么摳門的!”
  二炮也黑著臉說道:“就是!不是我說嘛,你說我們這些人就是有病,放著好好的東京不去逛,來這鄉下逛什么逛?不用說人連猴子都沒見一只,什么玩意兒啊!”
  李治心里也不高興,自從那個喪尸將軍回來哇啦哇啦一頓之后,就消失了,現在都快過了半個小時了吧?北條這人怎么這樣。但是他突然覺得不對,有些很別扭的感覺,但是為什么感到么別扭他也說不清。有點像被人一直盯著看或者是被人議論的感覺,他不由得看了看他座位對面的大鏡子,心里嗖的一動,該不會是有暗室吧?他一下子聯想起天皇地下室的情景。不由得瞇著眼睛打量起了對面的鏡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