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44 (以后要愛護動物)

北條自從進了密室就開始和金森討論起了李治眾人的相貌問題。“哈哈哈,那個人是白癡嗎?怎么長得跟野豬一樣啊?哈哈哈”北條看到二炮在會議室里口沫橫飛義憤填膺的樣子,不由得開心大笑。
  “哈哈哈,主公,那個不是野豬,人家是支那土著!”金森笑得把印著花紋的東洋刀都扔到一邊了,因為一笑那刀膈的腰疼。
  “不對啊,那就是頭野豬!支那野豬,你看那毛油亮亮的。”北條此刻已經不在大笑而是細細的欣賞起對面的“那頭野豬”來。開玩笑好不容易才看到這么一個極品,能不好好欣賞嗎?這去動物園還要花錢,今天真是走運,敢情這野豬自己跑到家里來了。
  “燉著吃怎么樣?”北條瞇著眼睛說道。
  “主公,恕我直言,不好!”金森笑著搖了搖頭。
  “哪是為何?”北條有點不解。
  “呵呵,野豬皮厚燉不爛啊!哈哈哈”金森開始狂笑,他不由得扶住了對面的茶色鏡墻。
  北條本來想喝口茶,一聽是這話,笑得一哆嗦,那茶碗頓時就一下摔在地上,幸虧桌子矮,撒了一地淺褐色的茶水和些許泛著熱氣的茶葉。甚至有些茶水都濺到北條身上了,北條渾然不覺,只是捂著肚子狂笑不已。
  好一陣子他才止住笑:“火到豬頭爛,金森君吃豬頭是需要耐心地~”
  這邊二炮直打噴嚏,心想誰在想我了?莫非是閆麗?不由地還沾沾自喜起來。而北條和金森地話題又移到了黑如水身上,當他們看到黑如水的時候差點沒笑抽了,這老兄也太帥了吧,怎么長得跟老鼠似的,一說起話來就像老鼠啃東西一樣,一聳一聳的。
  又像松鼠或者黃鼠狼之類的。反正長得像老鼠一樣的東西,都看上去跟黑如水的親戚似的,北條當時抱著金森狂笑著說道以后要愛護動物,你看,這老鼠被逼的都投胎做人了,你說人類咋整的啊?看來動物保護事業需要他們發揚光大啊。金森笑得都掉淚了,他太感動了,原來支那人都是歪瓜劣棗的,什么玩意兒都有,你再看這左邊第三位那個胖子,不知道還以為是娃娃魚哪?有這樣的人嗎?除了李治還算帥,其它的來人敢情都是動物園里失了火還是咋的。
  他們正在興高采烈的損人的時候發現李治沖著他們過來,李治注視了他們良久居然神秘的一笑,那嘴角往上挑的樣子顯得有些詭異。北條渾身劇震,不可思議的看著金森,而金森就像傻子一樣的說道:“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看到我們的。這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北條驚訝的望著李治:“這個小子不簡單,不,蠢貨。他一定是個蠢貨!”
  北條在一陣驚惶之后,決定會見李治,但是李治必須一個人進他的辦公室,他故意地讓那些敏捷型喪尸伏在辦公室附近的草叢里和林子里,讓李治看到。北條下完命令之后就恢復了那張冷酷自傲的臉,他喜歡嘲笑別人不假,但是他也是個冷酷的人。他剛才看到李治的時候卻膽怯了,他自己也很費解,但是當他看到李治神秘的一笑,突然有種做了壞事被人發現的感覺,尤其讓他心悸的是李治嘴角那詭異的一挑。
  他到現在還是有點吃驚,他甚至懷疑李治是不是有超能力之類的。他現在就坐在辦公室內,他等了一會兒之后李治沒來,不由得帶著兩個生化侍者到了外面的院子里,還是沒看到李治,他剛要往外面走,就聽到外面金森喊道:“武田使者到!”
  李治面無表情的直接走了過來,后面的黑如水二炮都被攔在了辦公室的院子外。北條正時不由得驚訝的望著李治,發現李治即沒有看自己也沒看左右埋伏的“伏兵”們,他甚至沒和自己打招呼,直接進了辦公室。金森在后面大喊:“李治君,我們主公在這里,你走過了。”
  翻譯在李治后面說了,李治也不理,直接一人進了辦公室。只剩下院子里有點發愣的北條,他不由得喃喃自語:“這到底是個什么家伙?這到底是個什么家伙?”
  ……
  北條過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他匆匆的進了屋,在主座那里跪坐了,李治的座位在他對面。而李治什么說都沒說,把座位直接放到北條的傍邊也一臉平靜的跪坐了,既不理北條也不理翻譯,搞得一邊翻譯額頭和鼻子尖都滲出汗來。
  北條吃驚的長大了嘴,轉頭打量坐在自己傍邊的那個武田家的使者。他發現對方一臉平靜目視前方,什么也不說,貌似什么也不想,就像老僧入定一樣。這讓北條更是驚駭不已,心里不由得說道,這是第一個,絕對是第一個敢和自己這樣的人!對,他還是個人!要知道就算別的勢力主都不敢這么對他不敬,他一個小小的使者怎么敢?怎么能?但他就敢了,就能了。你還不能殺,這……這,莫非……
  北條眼睛霍的一亮,心內便是一驚。肯定是武田家有什么新東西了,還是和南部的勢力聯合了?要不這個人類侍者怎么敢如此囂張,不然借給他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啊?就算武田那只野猴子親自來了,應該也不會這么囂張啊。不然自己就跟上杉滅了他們,把那只野猴子關到森吉山天然“動物園”放養去。想到這里,他想開口但是看到李治沒一點想說話樣子,不由得一陣吃憋,但是他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他拍了拍手,只見金森上來了,他使了一下眼色,金森就出去了。不一會兒金森拿著飯菜進來了,北條和李治面前都放了兩菜一湯還有一碗大米飯。李治也不說話,甩開膀子就吃,但還是始終沒瞧北條一眼,北條徹底震撼了。
  直到李治走的時候還是沒和北條說一句話,北條送李治出了辦公室院子,見李治要走,不由得問道:“請問閣下的名字?”
  李治回頭看了一眼北條冷冷的說道:“鄙人中國李治!”
  北條實在忍不住了,一把拉住了李治的手說道:“李治君,是我無禮了,請原諒!”
  說完他對著李治就是一鞠躬。李治心里不由得一笑,行了,有戲。原來李治盡管沒見過北條,但是一者他聽消天說過北條的為人,二者他今天見北條如此的做法,心內有數,這種人你不把他的威風打下去,不用說和談,連人都會被他看扁了。所以今天李治一橫心索性來了目空一切,就是不理你,你比我高傲,我比你還高傲,所以這北條最后還是被李治在心理上打敗了。
  剩下的很好說了,北條再次進辦公室,就不在那么冷酷孤傲了,而是多少有些熱情了。他甚至親自給李治倒茶,因為他有難處,當他聽說李治促使人類和武田家和解時,簡直震驚了。他也想和人類和解,他怎么不想?但是他們造成的人類災難,他不敢去,他怕被拒絕。
  這是人類的一個通病,很多時候人都是害怕被拒絕,才不敢去做事情,害怕被批評才畏畏縮縮,殊不知失敗是成功之母,只有經過無數次拒絕才會得到一次不拒絕,只有經過無數失敗才會得到一次成功。將軍都是打出來的,沒打過敗仗的將軍不是好將軍。
  人,總是害怕被批評才不干干這不敢干那,要知道無論你干什么事情,無論成功與否那些批評你的人還是會批評你的,哪怕你當了總統,他們還是會挑你這挑你那的。所以不要害怕被批評,如果人們因為害怕批評而不敢干事情,那么那些批評家們早就失業了。李治就給北條講了上述的這一些,讓北條如醍醐灌頂,他今天被李治上了一課,他覺得很值。這是花錢都換不回來了的,他以前也想過和人類和解的事情,但是總是停留在想的上面,沒有付諸于行動。但是他今天聽到李治這么一講,頓時思路開闊,他既然可以和民眾講和,那么也可以和北海道的人類勢力主講和。如果成功地話,他將無內憂而且北面的外患也將消失。
  然后它在聯合南面的武田家一起對抗上杉魔王的進攻,這樣不但可以保住青森三縣說不定還可以……嗯!他突然下定了決心,他一臉堅定對李治說道:“李治君,我明白了,謝謝先生今天教我!北條愿與武田及貴部結盟。”李治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對面北條的神色,知道北條所言非虛,不由得笑道:“北條君,我們非常高興多了一個盟友!歡迎你的加入!”李治一下子伸出了右手,北條一愣,然后用自己的用手緊緊握住李治的右手……
  李治出了辦公室小院手里握著北條寫得聯盟協議,上面武田方面是他簽的字,而北條方面是北條簽的字。聯盟雙方約定若一方收到敵對勢力攻擊,另一方將出兵援助或者直接攻打進攻盟友的敵對勢力。敵對勢力對聯盟一方宣戰等同于對聯盟宣戰,聯盟將一起抗擊敵對勢力。如果聯盟一方對的國宣戰,等同于聯盟對敵方宣戰,聯盟方必須出兵幫助主攻聯盟方作戰;或者出兵牽制所攻擊勢力的部隊。
  聯盟一方在攻擊敵人之前,必須事先通知聯盟另一方,以保證協同性。不得在為通知聯盟的情況下對另一勢力宣戰;不得對聯盟方宣戰;不得在聯盟方進攻時不派出援軍;不得在聯盟方被攻擊時不派出援軍……諸如此類非常的細,一共列了大約100項,李治不得不佩服北條這人細心。而北條則是更佩服李治的心細,很多都是他沒想到的,而且李治說了,這是初訂不過有效力:在仔細修訂前這個協議初訂是起效力的。
  北條本來還擔心李治偏向武田,誰知李治誰都不偏向。這讓北條十分感動,他的那些小心眼都被李治看透了,他先起草的,李治又修改了。最后看得他啞口無言,于是就同意了簽字。李治和北條都簽了字,李治和北條說下次武田家的來使將帶來正式的聯盟協議,北條很期待,他很期待李治再能來。
  卻不知道李治回去之后就再也沒來,直到武田本州攻略戰時李治作為援軍出現在了對北條作戰的陣地上,北條看到李治部血紅色的雄據の天下大旗之后,立馬宣布投降,搞得下面將軍們都莫名其妙的,只有金森知道一些緣故。他深深的知道北條做的很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