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147 (赤道北移)

李治晚上留在了劉蕓的房里,現在沒人再說什么了,全都閉嘴了。李治給野坂帶回了一份有武田,北條,清川家的盟約,還有三重野的中立協議。野坂中將看了震撼不已,由于李治的關系上述勢力一致對野坂中將抱有好感,畢竟是李治的岳父,都紛紛與之同盟。
  宇智波少將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他直接震驚了,這樣一來北面本州居然一下子多了這么多盟友,他們現在可以安心的對付九州的喪尸勢力了,頓時感覺一陣欣慰。而川島也被李治的勇武所撼動,他放棄了刺殺李治的行動,你看看李治帶回的那張天皇的嘉獎令,這是對他們這些士兵的肯定啊。人家是給李治面子才給他們嘉獎令的,明仁天皇在上面的意思很明白,由于李治的出色表現解除了東京都人民的危險,使之脫離了苦海。
  又悉聞野坂中將一心為國,為人民奮戰為先,派李治和解于后。特此嘉獎!這不是明擺著李治給掙回來的嗎?他服了,徹底的服了!他川島什么時候真心的佩服過人?這李治不但打下了長崎縣大部,而且解放了熊本縣,收降了血刃和真田兩個喪尸將軍。又去東京解了東京百姓之危,還聯合好幾家勢力,為他們平定九州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他服了。
  他終于知道自己那朵可愛的山花為什么那么愛李治了,他雖然不甘心,但是他認了。他雖然非常非常的愛野坂櫻子,但是對方比他優秀,他放心了。有時人就是這樣,自己心愛的人雖然沒有得到,但是卻希望她能過很好,這樣自己就可以安心的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哪怕是窮苦的日子,只要對方能好好的,自己無所謂。
  此刻川島就是這種心情,他弄得劇毒毒藥被他扔掉了,他再也不需要了,與其得到櫻子,他更希望的是她的幸福,只要她嫁的人能讓她開心幸福他就知足了。活著不開心,活一萬年有什么用?只要你天天開心的笑,我又有什么怨言?你過你的富足生活,我繼續我的清貧人生,所謂不求朝朝暮暮但愿平平安安。今生不能在一起,能獲得櫻子幸福生活的消息,他也就知足了。他現在經常能看到櫻子幸福的笑臉,那張甜美的臉依然一如當年,他流淚了,他哭了……
  而野坂中將非常的滿意他的女婿,嗯!那是他的女婿!當然他還能看錯人?這李治雖是支那人,但支那人怎么了?你給我挑出個島國人來,也去做的和李治一樣就行,那我也把女兒嫁給你。但是你能吧?做夢去吧!但李治做到了,因為他的支那女婿他不僅獲得本州盟友還得到了天皇的嘉獎令,這讓他很有面子,同時他也知道了天皇要求他們救人的請求。對于此請求,他是這樣想的,李治完婚后再去,這婚必須先給我結了,先讓李治“昏”了再說。
  然后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李治回國,開玩笑這李治可是寶貝,他怎么舍得他的寶貝女婿回國,開什么玩笑啊?這不等于要了他老命嗎?這李治在自己這里,自己是勝仗連連的,這么一個寶貝放走了,你還不如現在給他一槍來的痛快。人家現在就是一口一個女婿的喊著,弄得周圍宇智波誰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您老能不能再回家叫阿?不知道還以為全都是你女婿哪!
  李治現在和櫻子平排著躺在床上,劉蕓枕著李治的胳膊,歪著頭仔細地盯著李治看,眼睛一閃一閃的,仿佛在欣賞一張名畫。李治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想這妮子在瞧什么啊?看的自己怪別扭的。不由得說道:“蕓,你在看什么啊?”
  櫻子一笑拉著長聲說道:“看~你”
  “靠,我有什么好看的啊?我還不如二炮英俊哪!”櫻子聽后撲哧一笑,她一下子就想起了二炮那張李逵臉就像燒鍋爐的一樣;那頭發經常不洗不說,還亂蓬蓬的,典型的一個張飛頭;還有那一身亂蓬蓬的豬毛……
  想起來櫻子笑得有些喘氣,突然又覺得孩子在肚子里動了一下,不由得嬌嗔的看了李治一眼,李治一看頓時美的找不到邊了。李治看見櫻子摸她自己的肚子,不由得也去摸,卻被櫻子用手擋開。
  “老婆,我摸一下。”李治訕訕的笑道。
  “不行!”櫻子一臉嬌羞的看著李治,那一臉壞笑讓她有些驚覺。
  “哎呀,娘~子~小生又不是沒摸過,再摸摸又怎么了?”李治一面壞笑一面把手伸了過去,但卻不是肚子方向,而是向上摸了下去,櫻子不由得輕吟一聲,但卻沒有阻止。
  她不由得紅著臉看李治,人家還一臉的正經,看到他的手在不停地忙碌著,心里不由得好笑又好奇:“你兒子不愿意了!”
  李治聽后頓時一呆,失聲道:“櫻子,你會心里感應?”
  櫻子吃吃的一笑:“我哪里會啊?是你兒子抗議了!”
  李治不由得好奇道:“難道還會動?”
  櫻子沒好氣,不由得有點生氣的說道:“什么話?一聽就是外行,不會動哪還了得?你的兒子都六個月了,怎么就不會動了?”
  李治一聽頓時來了興致,他不由得把耳朵移到櫻子的肚子上去聽,手還不太老實,弄得劉蕓有些臉紅不止:“你干什么啊?李治。”
  “我聽聽小家伙在說什么?”李治一本正經的說道。
  “……”櫻子頓時一陣無語,過了一會兒她看見李治還在聽,不由得好奇的問道:“你聽到什么了?”
  “嗯,他在叫爸爸哪!”李治抬起頭來望著櫻子一臉壞笑的說道。
  “去你的,油嘴滑舌!”櫻子頓時滿面彩霞飛,有那么些光彩照人的意思。
  “承蒙夸獎!”李治不由得做出個不勝榮幸的姿勢,逗得櫻子大笑不已:“傻瓜,連好壞話都聽不出?”
  李治故意裝作聽不懂:“什么?我聽不懂日語,請講中文,好嗎?”
  櫻子氣鼓鼓的說道:“大傻瓜!大白癡!”
  “請講普通話,我聽不懂閩南話!”李治摳了摳耳朵,用一只手將耳朵攏起來做認真聽話的樣子,一下子就把故作生氣的櫻子又逗笑了……
  “老公……”櫻子用手摸著李治的頭發輕聲的問道。
  “怎么了?娘子。”李治聽到櫻子呼喚他不由得問道,心里卻想她怎么也沒睡。
  “我嫁給你,以后你會對我好嗎?”櫻子看著李治明亮的眼睛,她的聲音非常的小。
  “嗯!這個嘛,肯定不好了!對女孩兒還能好嗎?女人天生就是不講理的……唉呦!”李治正在說的眉飛色舞的,卻不成想被櫻子用手狠狠的掐了一下,頓時疼的大呼小叫。
  “疼嗎?”櫻子不由關心的問道,剛才她聽著李治發壞不由得掐了他一下,但是自己沒用力啊,他怎么會疼成這樣子?
  “嘿嘿!”李治沖櫻子做了一個鬼臉,一笑說道:“怎么了?嫁到我李家門來,怕受委屈啊?”
  櫻子定睛一看,發現他一臉壞笑,心里沒好氣,又是一陣嘆息:“你說如果我嫁給你,你對我不好,我該怎么辦啊?”
  李治看她動了真情,便不在調笑她,用手撫摸著櫻子的頭說道:“不會的,苯小豬,我會好好的對你的。”
  櫻子不由得望著李治明亮的眸子一嘆:“我怕……”
  “笨小豬,你怕什么?”李治不由得好笑,女孩兒動情的時候真的很幼稚,有時你騙她的話,她也信的真真的。
  “我怕你有一天會變心。”櫻子的聲音跟蚊子似的哼哼。
  “為什么?為什么會擔心我會變心哪?”李治柔聲的說道。
  “我會變老,那時我就會變丑,你會不會喜歡別的女孩兒。”櫻子不由得閃了李治一眼,她后面的那句話沒說,那句話就是比如莫嫣然。她怕李治傷心,故意地打住不說。
  李治卻沒聽出來,還是柔聲的說道:“怎么會哪?我幾時喜歡過別的女孩兒?”
  “……”櫻子頓時一陣無語,感覺李治很無恥很強大,心里那個罵就別提了,她不高興回過頭去,不說話了。
  李治深知原因,再后面就是一通又是向馬克思又是向毛主席的保證,最后還要向明仁老爺子寫血書保證,好歹的把櫻子說笑了。
  “不許你和別的漂亮小姑娘調情!”櫻子板著俏臉說道。
  “行!”李治多少有些無奈。
  “嚴格遵守73條規定!”櫻子緊盯著李治的眼睛不放。
  “嗯!”李治的鼻子尖上滲出了汗來。
  “走到路上要目不斜視!”櫻子看著李治被逼得無奈樣子開心極了,臉上卻不露出來。
  “好!”李治現在開始擦額頭上的汗了,這天真熱啊,你還別說島國怎么這么熱?這還是在山體里面,真是熱啊,是不是島國一直這么熱啊!真是的,真不知道島國人怎么在這么炎熱的環境下生存的,這肯定是赤道北移了,嗯,我覺得也是。李治不由得想道。
  櫻子心里那個開心啊,就別提了,這李治真是個妙人,弄把他逼到這個步數也是人生一大快事,讓他平常再對自己那么不好,逼死他!讓他再那么壞!
  “老婆大人……”李治受不了“小豬”的逼供不由得轉換話題。
  “嘻嘻,說!”櫻子不由得開心的笑道。
  “你過門后,你不是要改姓啊?”李治摸了摸鼻子說道。
  “嗯,當然啊!難不成你跟我們家姓?”櫻子不由得俏皮的笑道。
  “哦,那我給你起個名行不?”李治一聽櫻子中計立刻壞笑著說。
  “不是,只是改姓不能改名字的。”櫻子還是沒聽出來,她以為李治不太了解島國的風俗。
  “哈哈哈,叫你豬豬,笨笨,笨豬豬吧!”李治見櫻子還沒轉過彎來不由得哈哈大笑。
  “哎呀!你壞死了!”櫻子不由得去掐李治,李治早就料到了,一下子就躲開了。櫻子還想掐李治這個壞蛋,人家身手敏捷噌的一下子從床上跳到地下,還擺了個李小龍造型,那一身藍色碎花睡衣一擺一擺的。恨的櫻子都不行了,她現在六個月的身孕,實在行動不便,不由得在床上不依:“那你叫臭臭!死臭臭!”李治掐著腰仰天長笑:“你是我的了,笨笨!徒說無義!哈哈哈”他最后那幾聲笑的甚是夸張,有點周星馳的來頭。只恨床上的“小豬”,一直捶打他躺過的地方,不停的重復說道:“死臭臭!壞死了你!”
  李治經過和劉蕓莫嫣然的一段時間相處發現劉蕓喜歡掐人,莫嫣然喜歡擰人,還真都是獨具特色,各有千秋。這事以后還會說到,這里先多少的提一下。
  跪求收藏紅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