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48 (臨門一腳)

第二天一早李治就匆匆的乘坐他的迷彩色阿帕奇直升機飛回了長崎本線,他的部隊現在有了16架阿帕奇武裝直升機,這是他義兄送給他的。野坂也樂的送順水人情,人家給你的那就是你的,和你岳父還來虛的?拿著就行。
  就這樣李治部有了第一批阿帕奇武裝直升機,以后他們回國時這些武裝直升機也跟著回了國,這些飛機在日后的戰斗中都起了很多重要的作用。李治他們一回到長崎,吳江直接就來找李治,你什么意思?你不是回去看未婚妻嗎?怎么去了東京都,這一待還是好幾天?你是不是師長?我看你不夠格,師長沒有擅自出擊的,你這是營長來盤。說得李治點頭賠罪的,吳江只撿要點說了,句句都點到了要害。畢竟李治是師長,他不是,所以只是點到為止。
  盡管這樣,還是說得李治滿頭大汗的,黑如水在旁邊一聽,他很佩服吳江,吳江不但留情面句句打要害,還不廢話,比他的咄咄逼人強多了,很具有說服力。這次二炮和李健都沒插嘴,這吳江說話在理啊,他們根本挑不出毛病。雖然這次功勞很大,但的確危險重重,人人回想起來都是膽顫心驚的,讓人后怕啊。然后黑如水說了一下他們的這些天經歷和成績,說得非常詳細,聽得童虎誰的紛紛贊嘆不已。
  吳江也是很佩服李治的做法,他自己想了一下,如果自己在那里有些會這樣做,有些卻不會這樣做。李治這人也是太重義氣,雖然不及童虎但是畢竟有些意氣用事,這個永世條約先別說在前面好不好?還沒做到就先說下,以后沒做到怎么辦?這不是讓人看不起嗎?還授人以柄。但是他也只是這樣想卻沒這樣說,他在聽黑如水說后面回九州的情況時,特別是聽到九州攔截戰時非常的留心。因為通過這些數據,可以判斷敵人的空軍數量,以后好做到心里有數。
  他在想著想著黑如水已經說完了,他不由得清了清嗓子介紹起了這些天長崎的情況來:自從李治走后,吳江便把真田的大部分喪尸部隊調到長崎本線上202公路的最窄處,他朝倉和長沼茂想到的事情,吳江會想不到?吳江還把大江忠介部調到這里扼住這個口子,他們在這里修建了防御工事,火炮坦克全都瞄準202公路以北的地區,防止敵人從這里突破。然后就是二炮部移動到了多良岳附近建立了陣地,二炮的部隊找不到團長和一營長,你說吳江他能不生氣嗎?后面由當地的部隊在諫早市區一線布防死守。
  吳江把能派的部隊全調上去了,他把真田的人類部隊作為預備隊使用,李治的警衛營和他們的那些警衛連都當作預備隊,不行都要上的。在這期間還不時有當地的人加入他們的部隊,這些天已經出來了一個新兵營了,有四百多人。這些都是他們的成績,不知為什么朝倉的部隊這些天很安靜一直沒有進攻。但是越安靜越代表著要大戰了,他們將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吳江是這樣認為的。吳江說完,李治他們是又高興又擔心的,他們知道吳江做得很對,特別是扼守202公路最窄處的做法,那是相當的正確。
  這一下就扼住了咽喉,有那么點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意思。不但節省兵力還將占據了打擊敵人的有力地形,的確戰略眼光高明。現在很明確了,他們右翼的空當很大,李治他們必須先辦法防守住右翼才行,不然敵人從右翼打進來,那么左翼做的再好也是馬其諾防線了。
  馬其諾防線工事南起地中海沿岸法意邊境、北至北海之濱的法比邊境,全長約700公里,由一組組相互獨立的筑壘式防御工事群構成。馬其諾防線本身卻穩如泰山,德國人對它的交鋒進攻失敗了。馬其諾防線固若金湯:沒有一尊大炮在戰斗中被敵人的炮火壓制住。不爭的事實是馬其諾防線沒能擋住德國人的侵略,六周之內,法國軍事力量就分崩離析了。后來馬其諾防線被用于比喻不堪一擊的防御性措施;后來也被比喻人與人之間互相提防,互不信任,保護自己。
  李治看了看地圖說道:“為什么不把202公路最窄處的大橋炸了,這樣不就可以全力防守右翼了嗎?”
  吳江一笑:“師長,我已經想到了,那大橋上全都榜了炸藥,如果敵人突破,我們就炸橋。”
  李治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故意地要消滅的敵人啊?怪不得真田本人都到右翼去了,左翼只是兩個個生化侍者指揮著喪尸部隊,原來如此。重點在右邊而不是左邊。他不由的看起多良岳的地形圖,敵人可以沿著444公路經過多良岳抵達大村市,也可以直接走大村市進攻諫早市,當然從右側沿鐵路迂回攻擊諫早市。他立馬知道了吳江想在多良岳設伏兵,打敵人伏擊,而真田的喪尸部隊肯定扼守諫早市。想到這里他不由得對黑如水一笑:“副參謀長怎么看?”
  黑如水正在擰著眉毛看地圖,不妨李治在傍邊一問,竟嚇了一哆嗦。他定了定神用手指著諫早市說道:“這里!敵人必經之地。我們就在這里和敵人決戰!”
  傍邊地吳江和李治同時會心的一笑,吳江眼中露出了詭異的光芒……
  福岡朝倉本陣……
  “為什么?我不明白!”前田平八郎不由得搖著頭問道。
  “豬腦子!平八郎你是白癡嗎?”朝倉沒好氣的說道,他不由得看了看他身邊的這位“前田大將軍”,心里不由暗罵你祖爺爺當年是怎么被織田信長看中的?他的子孫如此的白癡,那么乃祖肯定也好不了哪里去?是不是吹得啊?我看他戰力80定的太高了,要我說頂多50,你看看,你看看!平八郎那窩囊樣,還在問個不停的。
  長沼茂耐心的解釋著,朝倉恨不得一個窩心腳踢死這個“槍之又左”的子孫。他好歹的忍住了怒氣,卻是聽到平八郎還在問:“那么他們為什么不把伏兵埋伏到虛空藏山?那里可以出奇不意!”
  長沼茂剛要說話,朝倉終于忍不住了,他一腳就把平八郎新買的帶兩只角的赤紅色武士頭盔踢飛了:“我又不走那里,我是白癡嗎?還是你是白癡哪!”
  平八郎聽后有些不安,他訕訕的說道:“但是多良岳敵人也可能設伏兵啊,我們想到的敵人也能想到。我們為什么不從右側迂回攻擊諫早市?”
  長沼茂說道:“那沒辦法,多良岳一定有敵人的伏兵,但是我們必須走。從右側走我們會遭到敵人海軍的炮擊,敵人肯定會炸毀那一帶的鐵路公路抑或埋設大量的地雷。”
  “那又為什么非走多良岳哪?”平八郎很不解的問道,心里說知道有敵人還走那不是SB嗎?
  “我們這次行動是兵分兩路,左路我們不進攻,進攻也沒用,因為敵人肯定會炸橋的。”長沼茂看了一眼朝倉,發現朝倉也在聽,于是繼續說道:“所以沒必要浪費兵力,我們直接一路走虛空藏山,一路走多良岳直接突擊諫早市,讓敵人右路的埋伏落空,然后~嗯!”
  他用雙手一掐,平八郎終于明白了,這是要決戰啊,要和敵人決戰了。他不由得嘆息了一聲,這次他留守,朝倉親自帶隊。朝倉和長沼茂在幾天后就要帶領著一百四十萬大軍直奔長崎本線。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全殲李治他們,不然一是丟人;二是局勢將變得萬分危急。
  不論是哪一點,都逼得他這一仗非打不可,不然長崎縣,佐賀縣都將不保。想到這里,朝倉不由得嘆息了一聲,他有種不好的預感,但他不想說,也不能說。只是將目光移到了窗外……
  李治這邊商議也已經停當,他沒想到吳江的計劃如此的完美,挑不出一點毛病,連黑如水都聽傻了,心里不由的直喊,高,實在是高!這人不服不行啊,人家就是點子多,有辦法。這一套計劃他也說不出什么來,頻頻的點頭稱道。
  李健二炮兩人也是紛紛覺得有道理,屋里只要在的軍官都覺得吳江留得這幾手真是絕了。他們已經被嚴格要求,不許談論,于是出了作戰室,沒人提起,只是在腦海里不斷浮現吳江說的要點,那個沙盤讓他插滿了小旗,現在人人都是心里有數,不由得贊嘆吳江真人杰也。他們當時在聽吳江講計劃時首先就是“想不到”三個字一下子就冒出來了,緊接著是“這樣也行?”這四個字,然后是一個大大的“哦!”字。
  他們現在心里很有底了,本來還是覺得心里很虛,現在一下子釋然了,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特別是島國這些軍官和血刃,真田他們心里就是可以用驚駭來形容了,這吳江簡直是信玄重生,元就再世啊!這計劃制定的,要知道他們想不到,對方也可能想不到,這就做到了突然性;而他們覺得意外,對方也可能覺得意外,這樣又做到了意外性;他們覺得可行,那就能對敵人產生致命的打擊,這就突出了可行性。
  這一串的連接起來,居然是一個非常完美的計劃,可以說是無懈可擊的,所以人人都把心又放回了原處。之后人人心里居然是恐懼,這樣人真是可怕,太可怕了,如果自己要是他的敵人的話,頓時人人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最后大家又是一陣欣慰,幸好吳江是自己人,己方的參謀長,這樣的人存在本身就是敵人的最大威脅,這仗還沒打但從謀略上敵人已經輸了七分,剩下的就是現場發揮了。就像高考一樣,考試前的學的好,復習的好,考試就有把握,只剩臨門一腳了。而他們就是那臨門一腳的運動員,只要發揮正常,那一腳踢進去就贏了。現在就看他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