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9)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9)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9)     

末世橫行149 (含酸咽醋)

李治在長崎呆了兩天就返回了九州,人家要結婚了,不回去還行?這里已經全權交給了吳江。吳江指揮一家人都服,只有那哼哈二將嘰歪了幾句,別人都沒說什么。李治再回到阿蘇基地后,就把那套真子的婚紗送給了櫻子,這讓基地里的所有人都震撼了,只有野坂中將非常的滿意,這個女婿好!連婚紗都準備好了,而且還是真子公主的,這帶著天皇的祝福和喜氣啊,這是天大的面子啊,現在野坂中將有種人生得意的感覺!
  這李治的一連串出人意料的動作直接把他們打懵了,櫻子在接到李治送給她的婚紗之后高興的大哭不止,李治已經了解了櫻子的脾性,所以見怪不怪的。她沒想到李治居然給她這樣的禮物,她開心的不得了,你說李治從東京回來就裝大爺,也不送她婚禮禮物和聘禮,她以為大婚那天意外哪?沒想到人家現在就送了,而且還是真子公主殿下的婚紗,你看那婚紗金光閃閃的,珠光寶氣畢現,讓她開心的大哭起來。
  她此刻感覺自己非常的幸福,她喜歡自己像個小女孩兒似的讓李治一直疼她,關心她。她現在真是愛死這個壞蛋,這個花心賊了。那天晚上她問李治給她準備聘禮嗎?不好她不嫁,李治一個勁裝聾作啞恨的她不得了,現在李治的肩膀上還留著她的兩排牙齒印。哼,就是要給他留下點記號,讓他再壞,再花心!但這樣的男人真讓幸福啊!
  此刻長崎市區一間褐色的島國民房內,兩個漂亮的女孩兒正在對話。
  “這樣的男人真讓人生氣!”一個大眼睛的女孩兒恨的一把就把她頭上的黑紗抓了下來,她在手里捻了幾把還是將它扔在了對面的乳白色沙發上。
  而另一個文靜的女孩兒此刻卻是在不停的流淚,嘴里喃喃的說道:“怎么辦啊……我該怎么辦啊?”
  那個扔黑紗的大眼睛美女叫羽見時光,而坐在沙發上垂淚的文靜女孩兒叫真田娜娜子。此刻二人心情卻是一樣的沮喪和郁悶,她們倆自從得知李治的要結婚的消息就如同雷擊,每日都開李治的批斗會,訴說李治的無良和自己的悲慘人生。
  羽見時光見娜娜子還在哭,不由得說道:“娜娜子,別哭了,那種人不值得為他哭!男人……哼!”
  娜娜子沒有抬頭,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低聲的說道:“其實我已經猜到了,但是我還是不能接受。”
  羽見聽后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她又何嘗不是?但是她經過這一段時間,已經多少喜歡上了李治,特別是伊麗莎白在法國的那些話,讓她困惑不已。這人家都要結婚了,還有自己的份?難道?她都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她不是那種為了錢就給人家當“那個”的女孩兒,她在感情和理智上都不允許自己的另一半擁有那么多女孩兒。
  她辛苦了一頓子居然愛上了一個要娶別的女孩兒的男人,她想起來就是憤怒不已,現在她恨不得用咒語一下子咒死那個“花心大蘿卜”。而且他居然如此的不負責任,他明明有了心愛的姑娘還來招惹自己……哼!必須給他些厲害嘗嘗!男人做了壞事是有代價的!
  她心里暗暗的計較著,忽地一個大膽的想法從她腦海里劃過,她一下子猶豫了,貌似這樣不好,但是……她不由得權衡起了其中的厲害。而對面的娜娜子卻沒有羽見有心計,她只是哀嘆自己識人不明,所托非人,這以后讓她怎么辦啊?又想起李治的種種的好處來,既是掛念又是傷心的。然后又是一股怒火自丹田而起,她恨他,非常的恨他。
  她想離開這里,離開島國這個地方,她要改名字,從此消失在李治的面前,讓他永遠也找不到她,從此杳無音信,讓他想起自己的時候就后悔。但是現在也沒法走啊,島國這么小,她能去哪哪?想到這里她又不由得一陣嘆息,她還想去看看新娘到底長什么樣,好知道打敗她的女孩兒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想到這里她緩緩的抬起頭來,看了一眼還在沉思的羽見說道:“羽見……”
  “嗯?”羽見正在謀劃以后怎么對付李治,卻冷不防的被娜娜子一喊,頓時嚇得一哆嗦,她不由得用手摸了摸心房,看了看對面那個傷心人。她是個溫柔美麗的島國女孩兒,典型的島國瓜子臉,黛眉,高鼻梁,櫻桃小嘴,皮膚如同凝脂,雪白中透著紅潤,讓人看上去就有種親切的感覺。這樣的妮子李治都不要,真是花心外加眼瞎,自己要是男的,就收了她。她忽地又想起了自己,自己應該比她漂亮吧,可能不如吧?不,因該比她漂亮……
  一時間她竟盯著娜娜子看了起來,搞得娜娜子后背發涼,心想羽見不會有那嗜好吧?這個女孩兒雖然是個大眼睛美女,非常的迷人,但是有點怪怪的,讓人覺得很不舒服。而且很多時候都有些怪異和冷淡,和她在一起有時還會覺得恨恐懼,那么她該不會是那個吧……她想到這里,不安往后挪了挪,頭一低說道:“羽見,李治君大婚,你去嗎?”
  “哼!讓他去死吧!我死都不會去!”羽見一聽恨的咬了自己手指一下,手指的疼痛一下子就傳到了大腦和心房,但她現在心里比這疼多了。她非常的恨他,恨他的花言巧語,恨他的胡說八道,恨他的私生活亂七八糟。她剛才策劃了一下,她準備給李治洗腦,哼!不洗還行?這絕對比傳銷的洗腦給力,哼,等著瞧!
  “你不去,羽見?”娜娜子聽后頓時一愣。
  “死都不去!”羽見恨的都要一口咒死這個大蘿卜,她還能去?
  “真不去?”娜娜子聽后竟然噗哧一笑。
  “不去!不去!就是不去!”羽見哼的一聲,直接把頭轉到一側。
  “你不去看看你的情敵?”娜娜子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女孩兒,有時真的不懂。
  “哼,那不也是你的情敵?”羽見沒好氣,娜娜子現在居然還有心情嘲笑自己,你男友都被人搶走了,還笑自己。殊不知這貌似也是她的男友。
  娜娜子聽后神情頓時一黯,各種的情緒一時間紛紛涌上心頭,她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卻沒忍住涌上來的淚水,鼻子一酸人家又哭了起來。
  羽見一看把娜娜子說哭了,知道自己剛才的話說的有些過火了,頓時心里非常的不好意思,她頓了頓柔聲的說道:“娜娜子,別哭了,我理解你的心情,說起李治來……”
  她忽地心里一痛,居然也落起淚來,后半句話直接一下子哽咽住了,后面說不出來了,她一下子趴在娜娜子身上大哭了起來。她外表看似堅強實際上卻是如此柔弱,女孩兒總歸說是弱者,她們可以裝作外表堅強,可以一臉無所謂,但是一旦她們那層高傲的鎧甲被卸下,她們卻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擊。
  娜娜子本來只是抽泣,卻不防安慰自己的卻失聲痛哭起來,這讓她一時間有些舉手無措。她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安慰這個“同是天涯淪落人”,只能任著她在自己的懷里大哭。她聽羽見哭得傷心,又想起自己的“不幸”和李治的花心來,頓時二女相擁而泣。過了好久,她們才情緒穩定,娜娜子腫著眼睛問羽見:“恨他嗎?”
  “嗯!”羽見低著頭小聲的說道,她今天終于把自己的鎧甲脫掉了,那只美麗的白天鵝,今天受了傷,而且是內傷,變得如此的脆弱。她像一只被射了一箭的小鹿,不停舔著自己的傷口縮在地上,露出一副可憐的表情,不停地訴說著自己的不幸。
  “那你還想他嗎?”娜娜子心里一嘆,她自己又何嘗不是?
  “嗯!”羽見的聲音變得更小了。
  “那你還想見他嗎?”娜娜子心里不由得翻騰著,她發現卸去偽裝原來羽見是如此柔弱,和自己沒有任何的不同。而且這個女孩兒無疑是美麗的,她的一顰一笑都透出了高傲的美麗,她絕對比自己漂亮。她平常的高傲和冷談只是為了拒絕那些想傷害她的男人,她把自己插滿了毒刺,她盡管美麗但是來招惹她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是就是如此高傲美麗,如此小心的女孩兒還是被李治征服了。她不得不嘆服李治的魅力之大,她又何嘗不是。
  她現在很能體諒羽見的心情,平時她們倆還為李治明爭暗斗的,現在居然變成了同盟。她們同仇敵愾,她們面臨了她們最大的敵人:野坂櫻子。她一定要去看看那個女孩兒到底長什么樣子,她不信能比她和羽見還漂亮?不見她不甘心,她不心服口服,她還找到李治,讓他給自己一個解釋,不然她不會罷休的。
  “不見!死都不見!我恨死他了!”羽見一下子抬起頭來,美麗的眼睛里不停的流出淚水。
  “不去嗎?”娜娜子不由得驚異的問道,她心里也非常的同情羽見。
  “不去!堅決不去!”羽見一下子站了起來,那淚水居然止不住了,她低著頭跑了出去。之后娜娜子聽見了羽見在外面哭得聲音……娜娜子失神的望著房間里的兩個粉色大花瓶,那上面的紫色櫻花花紋非常的漂亮。但她此刻卻無心欣賞,因為她和羽見此刻就像那兩個粉色大花瓶,只是李治用來欣賞的花瓶,但是沒有什么作用,她們永遠只是他用來欣賞的玩物。她們還不停地為他擔心,為他操心,為他傷心。
  為什么哪?她和羽見經常含酸咽醋的為他吵上一天,難道就為了他的花心和負心?他的良心跑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