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52 (李治大婚3)

黑如水看著時候差不多了就和李治說了一聲,帶著一個排警衛給李治下頭面去了。其實李治的新房和劉蕓家櫻子家不遠,就是隔著上下兩層,但是現在黑如水卻煞有其事的去下頭面,也是婚禮的需要。人家都不開車,步行去的,黑如水今天打扮的也很帥,起碼穿的帥,相貌倒在其次了。而就在黑如水帶著警衛出門的時候,李治的兩個相賓進來了,大家可以猜一下是誰?可能作者不說大大們也猜到了:娜娜子和羽見時光。
  很吃驚吧?原因是這樣的:這邊李治結婚,男方需要兩個相賓。黑如水和吳江在商量的時候,娜娜子和羽見時光來了個毛遂自薦,她們倆長得都非常的美,本來和李治沒那點破“事”,倒是不錯,但是有了那點“事”,是吧?黑如水一看沒好氣,這本來就夠亂的了,再加上這二位,我看李治別結婚了,直接開追悼會吧!
  黑如水一個勁的直搖頭;而吳江更是堅決反對,開什么玩笑?你們倆這是搞破壞,你們要去,是不是成心搗蛋啊?不行,堅決不行!吳江心里這個氣啊!還有這樣的女孩兒啊?李治也是,你不娶人家就別亂招惹行不行?這不自己給自己找麻煩,沒事找抽嗎?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你負不負責?這還沒算上還留在山東的莫嫣然秦琳她們哪!報應啊,報應!
  羽見時光和娜娜子怎么說都不行,娜娜子都急得哭了,因為吳江不但不讓她們去當相賓,甚至還不允許她們離開長崎,要喊他的警衛連看住她們倆個。羽見聽后一下子就憤怒了,怎么著?那個花心大蘿卜敢作不敢當啊?敢情這里還有幫兇啊?怪不得那么囂張哪,原來下面一個比一個壞,哼!男人沒什么好東西!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
  當時她就使用了超能力,這一下不要緊,吳江和黑如水二人可就神經兮兮了。吳江頓時哈哈一笑,去當相賓,沒問題啊!去吧!剛才開玩笑的。黑如水腦子也抽了筋,這兩個漂亮的姑娘不去,誰去?老子說了就算的。殊不知他們的思維被羽見攪亂了,黑如水和吳江到現在都想不起了李治和羽見娜娜子的愛恨情仇,他們那一段記憶,被羽見直接抹了去了。
  看的娜娜子一愣一愣的,不由得拉著羽見問個不停,羽見一笑,告訴娜娜子李治那邊的支那男人都這樣,就是有病,包括李治那個花心大蘿卜在內也是。就這樣二人就成了李治的相賓,李治還不知道哪,人家只看到自己有相賓,卻不知道是誰。問黑如水相賓是誰,黑如水當時還很神秘的一笑,告訴自己是兩個島國大美女。任憑李治怎么問,黑如水就是不說,搞得李治都不由得想見一下這兩個“島國大美女”長得什么樣。
  現在李治跟沒事人似的,還在想怎么給人家小豬東西什么的,卻不防門外一腳邁進了兩個“相賓”來。趙飛博直接“噢”了一嗓子就石化了,他實在沒想到黑如水如此安排,這老黑簡直太優秀了!之后他大腦就當機了,長著“O”字形嘴擔心的看著傍邊一臉無所謂的李治。
  傍邊地警衛全傻了,都保持了自己的動作和姿勢仿佛時間停止了一般:有擦地弓著身子不動的;有驚的金雞獨立的;有抬著東西站著發呆的;有本來就蹲著偷懶,現在看傻了的;還有的腳一滑摔倒在地被定身的……反正五花八門什么樣的都有。李治聽著周圍不對勁,一轉身正好看見向自己逼來的兩個“相賓”,頓時手中那把嵌著金邊的象牙梳子就落了地。
  “李治君,別來無恙啊?哼哼~”娜娜子一看李治打扮的那么帥,心里不由得發酸,嘴上的話也是變了味兒。
  “喲,這是誰家的新郎官啊?這么英俊,哼!”羽見一看李治非常帥非常精神的樣子,鼻子也是一酸,心里不由得一陣嘆息,如果新娘是自己就好了。
  “那個……”李治一看額頭和鼻子尖接著就滲出了汗珠,心里那個罵啊,這黑如水和吳江敢情都秀逗了,還是怎么著,怎么讓她倆來當相賓啊?真是所托非人啊!黑如水不愧姓黑,不但嘴黑,我看他還腹黑!有這么做兄弟的嗎?他心里不停地大罵黑如水那個狗頭軍師,嘴上卻像抹了蜜一般:“二位天仙姐姐,今天怎么有興趣到寒舍一聚啊?”
  娜娜子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她也不管那些被傻了的眾人一下子來到李治的身邊,用自己的臉貼著在李治的耳側嬌聲說道:“李治君,你好壞~人家這些天想你了~”
  她貼著李治耳朵非常的近,還拉著三聲的鼻音,頓時李治心中一蕩,差點沒暈過去。心中暗道這娜娜子撒起嬌來,竟是如此動人,那自己以前怎么沒發現啊?正在想著,羽見也一彎腰,蹲在李治面前裝可愛,她一邊給李治整衣服,一邊用很童稚很柔媚的聲音說道:“李治君,今天你要好好表現喲~要不就辜負了我們的一片衷心!”
  說罷竟是狠狠的瞪了李治一眼,眼神里還帶著些許的哀怨和愛戀,李治就像被加農炮轟了一下一樣,差點沒失聰!腦袋嗡了一下子,頓時眼前一陣雪花,好歹的他才強撐著沒爬下。而周圍的人全都“哦”了一聲,嘴從O形變成o形。
  “我那個,今天很開心啊,二位姐姐不計前嫌,能來為我當老婆。我非常非常的高興!”李治大腦早就短路了,看到這種情況,他不由得訕訕的感謝起了眼前的二位“新娘”。
  “啊!”周圍眾人口型又從o形變成“口”字形。娜娜子一聽頓時紅了臉,不由得啐了一口:“誰是你老婆,壞死了你!娶一個還不夠,還要娶倆!”
  她現在心里是既生氣又嫉妒外帶著些許的甜蜜和略微的醋意。羽見一聽李治居然“夢游”了,不由得提醒他:“李治君,你說話尊重點,我們是你的相賓,不是你的新娘!哼!”
  她聽到李治說胡話,也是很開心,因為這說明他心里還有“她”,但是帶上了這個“她們”,她就有些泛醋,憑什么你還要拉上娜娜子?她不由得閃了一眼娜娜子,卻和對方的目光碰了個正著,又隨即分開,羽見立馬知道娜娜子也是這么想的。
  娜娜子一心想看看新娘什么樣,并不想太難為李治,于是居然為李治說起了好話:“羽見,我們別難為李治君了,畢竟今天他……”
  剛說到這里,她一下子愣住了,對阿,今天他要結婚,而且娶的還不是自己。頓時心里一悲,她瞥了李治一眼,發現李治正癡癡的望著自己,她一下子把持不住竟趴在李治身上大哭起來,一時間多日的委屈全都奔涌而出。而羽見一見娜娜子還在為李治這個負心賊說好話,心里沒好氣,剛要反駁娜娜子,卻看到娜娜子趴在李治身上大哭。
  頓時心里也是一陣委屈,她又很吃醋,索性直接抱住李治失聲痛哭起來,一時間搞得李治新房如同靈棚,都是傷心欲絕,撕心裂肺的。周圍在場的眾人今天算是開了眼,這他娘的是結婚嗎?怎么越看越像孟姜女尋夫啊,又好似《軋美案》中的秦香蓮和陳世美,就差那個“老黑”還沒回來了,這玩意兒再搞個狗頭鍘就可以開拍了!李治現在直喊,靠!穿幫了,完蛋了,今天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玩了?黑如水,有你這么做兄弟的嗎?靠,吳江,你說老黑發壞,你湊什么熱鬧啊?他起哄,你別跟著瞎鬧啊!
  這可怎么辦啊,李治抱著一個,還有一個趴在他身上,這要讓櫻子或者野坂中將看見,非開槍斃了他不可。不行,我得說兩句,于是李治清了清嗓子:“我說……”
  他剛開口,就被娜娜子直接吻了個正著,后面的人哇的一下子,口型再度由“口”字形變成了“O”字形……
  直到老黑回來,才大驚失色的連聲阻止,看情感劇的眾人才紛紛的清醒,強行把這三個癡男怨女分開。黑如水心里這個氣就別提了,靠!李治,有你這么干的嗎?今天你大婚啊,怎么著?看人家相賓不錯就動心了,你也太那個了吧?
  李治更氣,靠,老黑,有你這么做兄弟的嗎?你明知道有事還把她們請來當相賓我看你是故意搞破壞!這一下《鍘美案》又成了《辯論大賽》,在屋里所有人包括娜娜子和羽見兩個苦主都一同看起了由李治扮演的甲方和黑如水扮演的乙方進行的辯論大賽。
  那甲方是怒火中燒,心中有怨;這乙方是義憤填膺,打抱不平。一時間煞是激烈,唇槍舌劍,口沫橫飛的。聽得眾人頻頻點頭,頷首不已。最后還是兩個苦主及時提醒他們兩個今天是李治大婚,要去娶新娘,二人才恨恨的作罷。
  黑如水說了一下新娘方面的情況,人家都準備好了,就等著李治去新娘家接新娘,然后一起去“阿蘇山地道大教堂”舉行婚禮儀式。李治非常的高興,但是卻不敢露出來,萬一一露出來,傍邊的“孟姜女”和“秦香蓮”再次醋性大發,自己今天就不用娶親了。這敢情好自己娶個媳婦,還待帶著兩個“監軍”,作孽啊,作孽!李治現在是哭笑不得的,試問誰人能比他帥?這結個婚兩個相賓還都是自己的相好。
  他現在感覺如履薄冰,那份小心就別提了。人家李治現在是不肯多說一句話,不敢多行一步路,怕被人家笑了去。萬一一個動作或一句話不恰當,惹惱了左右兩座“富士山”,那么后果將無法設想,也不是他所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