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53 (李治大婚4)


  李治在經過一番苦口婆心的戰前“動員大會”后,黑如水和兩座“富士山”終于同意鼎力合作,其對換條件是李治大婚完滿結束后,聽憑他們發落,開玩笑,干了壞事是要負責任的。想跑,沒門!李治現在終于有點了解作者大大提醒他的感受了,但是人家還是不服,人家認為自己還玩得轉。
  對此,作者又提醒了一遍李治,李治還是不聽,接著看李治的悲慘人生吧!直到他服為止。李治現在心亂如麻的。大家都在靠點,等時間到了,李治這個新郎官就率著眾人去新娘家接新娘。
  趙飛博看著李治那個樣,不由得想起了李健說的話:一場新婚禮,兩臺舊機器。不由得偷著笑了一下,幸好沒人看見,忙咳嗽了兩聲掩飾了過去。黑如水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于是站起來對李治說道:“師長,差不多了,去接新娘吧!”
  李治還在發呆,冷不防聽到黑如水叫他,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他也站起身來,回頭說了一聲:“走。”
  這聲音說得很柔,盡管這樣娜娜子和羽見眼里還是一陣兒濕潤,她們鼻子有點酸。但也是她們自己要來的,首先還不能失禮。于是二人默默的站起身來,也不言聲跟在李治的兩個伴郎后面。再之后就是趙飛博和那些警衛員,他們今天全都換了黑西裝,趙飛博還戴了付墨鏡,看上去就跟道上的老大一樣,不知道還以為他是山口組的。
  于是一行人出了門,上了車直奔野坂櫻子的閨房而去,而車速卻是極慢,這要卡時間的。黑如水一直掐著表,人家要盡量減少誤差,你還別說,這老黑的確計算的精確,當他們到新娘房間的時候,這時間僅差了2分鐘。
  這邊野坂櫻子外面聚了一大堆女孩兒都不讓李治他們進去,下了車也不行,這兩個島國伴郎忙得手舞足蹈的,不停地給喜錢,那些女孩兒給了就拿著,但是很多卻不離開,有的是看熱鬧,有的卻是李治的粉絲。
  那些女粉絲直接就沖過來對著李治又是親又是摟的,弄得娜娜子和羽見都不愿意了,人家她倆才是李治的“女友”,你們算啥?娜娜子還好,只是心里直泛醋。而羽見卻是不干了,直接上去護著李治,哼,想揩油,門都沒有!
  黑如水一開始是一愣,他被“島國風俗”嚇怕了,但是看到羽見上去護的時候,就意識到這些人并不是女方的人員,而是一些粉絲和看熱鬧的,頓時就讓警衛護著李治往門走。這門里面女方的人員也看到了,他們也開了大門先讓李治進來,于是李治他們就先進了櫻子家的客廳,野坂中將正在屋里候著,宇智波少將也在,他是被野坂拉來一起幫忙的。
  人家這邊也是張燈結彩的,這全都是宇智波昨天派人打點的,這邊全是島國風格,李治一進來就感覺到民族風格的迥異,這一下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李治看到野坂中將直接喊了一聲“岳父大人好!”在翻譯說后,惹得屋內眾人陣陣大笑的。一家人早就準備好了點心水果糖果什么的,熱心的招待起來男方人員。
  李治則被兩個伴郎“喂飯”,一口點心,一口糯米團子的,塞的嘴里滿滿當當,引得后面眾人不斷發笑,而娜娜子和羽見臉色則是一個比一個難看,心里不但發酸,還不停地難受,又是愛又是恨又是喜又是愁的,如同燉了一鍋雜燴湯,上下起伏的;又似一不小心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紛紛上心頭。
  娜娜子突然覺得她不該來,如果自己只是事后知道,可能就不會有這么多痛苦的感受了,明明想哭還要裝作笑;明明非常委屈,卻硬撐著去祝福。她突然一下子意識到自己居然離不開這個男人了,她竟然在想象李治是在娶她……
  而羽見心情更是復雜,她不可能給這么多的人洗腦的,她現在愣了,真的有些愣了。她看到李治一臉開心的樣子,居然有些感動!她應該嫉妒才對,她應該恨他,應該咒死他!但看到那么多粉絲都在抱李治親李治的時候,她居然上去保護他。
  她吃醋了,她甚至想讓李治順利的把婚結下來。這種想法讓她自己也困惑了,她自己秀逗了嗎?為什么自己那樣想啊?對面是那個花心賊啊,他沒事就來招惹自己,每次都把自己惹得面紅耳赤,心跳加速的。有時還有意無意的碰自己一下,讓她想起來既是甜蜜又是痛恨的。特別是那種似明非明,說暗不暗的曖昧氣氛讓她尤為癡迷。
  她喜歡那種感覺,朦朦朧朧的,看不清卻瞧得見,聞的著卻夠不到。她自己也不明白這是為什么,但是就是真真的發生了,而且還是發生在她這個怪怪的女巫身上。她從小就因為孤僻和特殊能力被其他的孩子視為怪物,沒人愿意理這樣的一個怪怪的小女孩兒,她既沒有朋友也沒有玩伴,獨自一個人。
  自從她去了歐洲通靈者學校后就變得更加冷酷和清高了,而且由于她成天和亡靈打交道,身上會不自覺得透出一種死亡的味道,讓人感覺到無形的恐懼和壓抑。就是這樣,她感覺越長大越孤單,越孤單越不安,一個人的世界是冷清和寂寞的,她沒人關心也沒人安慰,只是默默來回在生與死之間。
  直到她在福江島遇到李治,才算遇到了一個真正關心她的人。李治盡管花心,卻不害怕她,經常沒事就招惹她,還給她起了個外號叫“小魔女”,卻殊不知她真的是“魔女”。李治這人不但幽默而且還會關心人,經常用一些小故事提醒她該做這個不該做那個的,而且李治從來都不直接指出她的缺點和錯誤,說得很委婉,這也讓羽見很癡迷。
  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伊麗莎白的話,那個“當代女巫”一直以預言精準聞名,這也是她不放棄李治的主要原因了。再者說來,她長得又不丑,甚至可以說來是上等美女了,她就是不太會說,也不太會搞人際關系,但她自己認為自己是個出類拔萃的(實際上的確是),但她卻不被李治看好,這讓她很失望也很憤怒。
  她今天也是來看看自己那個情敵到的長得什么樣,要不她就不能心服口服。她非常希望見見新娘,看看李治的眼光怎么樣,是不是瞎了“狗眼”!如果對方長得不如自己,那么她有信心把李治奪過來,好好教育!這李治讓別人教育她不放心,人家教育是一流的!也就比哈佛差那么一丁點了。她想著想著不由得去看吃東西的李治,卻發現李治人家早就“吃飽”了,現在正在敲閨房的門哪!
  李治在外面說個不停,翻譯強忍著笑在給翻譯著,周圍的人和閨房里的女孩兒不聽傳來陣陣的大笑聲。羽見恨恨的盯著口沫橫飛的李治,心里暗罵道:真會說,就你能!你看這樣的人誰稀罕!結個婚還跟別的小姑娘調情,哼!那些女孩兒也真不要臉,給了錢還不開門,要是自己的話……
  想到這里她忽的一下不罵了,她也不會給李治開門的,要難為死他,逼死他!想到這里,突然她覺得一陣臉紅,剛才……剛才自己說什么來著?
  這邊李治熱得都不行了,自己好話說盡,人家就是不開門。給了多少錢了,也是不開,這怎么辦啊?還是后面的黑如水有辦法,他一看這樣,直接把趙飛博叫過來低聲說了幾句,就看趙飛博在后面起哄:“看新娘,看新娘啦!剛出爐的新娘啊!想看得一起沖啦!”
  黑如水頓時趕緊一低頭裝作不認識趙飛博,額頭上面還掛著個大汗珠。這只要有一個人起哄,那就是一群人起哄,無論在哪里,人都是一樣的。頓時后面擁前面,前面擁門,一下子就推著李治就攻了進去。
  一家人一沖進來就傻了,怎么了?里面布置的真漂亮,屋內全都是粉紅色的墻面,而且都掛著淡黃色的墻花,屋內開著燈,透出一陣淡藍色的光芒,一進門對面就是櫻子的琉璃金邊梳妝臺,上面嵌著一面鏡子,擦的干干凈凈的,沖進來的眾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見自己的樣子。而梳妝臺下面是一個金邊淡紅的沙發墩子,外形非常的漂亮,是一多瓣的櫻花形墩子。
  地面都是紅梨木地板的,被擦的干干凈凈光可鑒人。而梳妝臺的左側便是櫻子的床了,上面鋪著嵌著些許熒光顆粒淡粉色的櫻花床單,整個床在燈光的一閃一閃的,顯得格外的漂亮。床上坐著一個穿了一身粉色婚紗的女孩兒,本來婚紗就極是華麗,粉色為主,紅,金二色為輔,還墜著不少的迷人的珍珠,一時間珠光寶氣的。
  而就是這樣一件華麗的婚紗穿在這個女孩兒身上,顯得真是光彩照人,蓬篳生輝,只見那女孩兒挽著頭發,用龜殼梳子束緊,那一頭青絲如果撒下來足可垂肩。一張精致的瓜子臉,腮似凝脂,膚賽初雪,眉似蛾黛,目若秋水。一顰則惹動日月,一笑又牽動星辰,此刻沖進屋眾人人人都自覺的收住了腳,屏住了氣,仔細的欣賞起了這朵如花似玉,欺梅傲雪的女孩兒,只見她輕啟朱唇,瞇著眼睛笑了起來,那雪白的牙齒,和玉琢一樣粉頸都令人贊嘆不已。
  娜娜子跟羽見也靠過來了,娜娜子一看頓時心內轟的一下子,這……這不是松島菜菜子嗎?不,不是。她沒那么年輕,這怎么,這怎么可能……她一下子就呆了,這里面的女孩兒居然跟松島菜菜子長了個九成像,她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
  而羽見看見先進去的娜娜子臉先是驚恐,又是懷疑,緊接著充滿了無限失望的神色。她就覺得不好,能讓娜娜子這樣的女孩兒一定很強大,她好歹擠進了里面,往床上一看,她嗖的一下就被定住了,如同被使了法術,渾身一顫就呆在了那里,她只是淡淡的小聲嘆了一句:“真的好美啊……”就站在那里再也不言語了……
  跪求收藏,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