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156 (我是出來打醬油的)


  李治結婚了,是的,李治結婚了。他在生化末世找到了他的相知相愛,他沒有錯過,他抓住了機會娶到了自己心愛的姑娘。很多事很多人都是一遇而逝的,所以當你遇到的時候不由過于猶豫,因為一猶豫可能你的意中人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了,當你領悟過來再回頭去追時,已經晚了。
  愛情,到底是什么哪?緣分又該如何解釋?有緣不一定有份,但無緣必定無份,希望有緣人都有份,就像李治這樣抓住機會,不要等到來生再相遇在茫茫人海之中。愛情,什么是愛情?愛情看不見,摸不著,但人們卻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她的存在,她可以使一個強壯的小伙子變得神情沮喪,也可以使一個美麗的姑娘黯然神傷;她可以使男人變得興奮異常,也可以使女孩兒歡喜的神清氣爽;她也可以讓兇殘的男人變得溫順,而可以使冷若冰霜的姑娘變得柔情似水。
  這就是愛情,只有你親自去品嘗,親自去體會,你才會懂。她可以使你愉悅,也可令你神傷;她能讓你著迷,也能讓你瘋狂;愛,很多時候是一種疾病,嗯,精神疾病。你經常會莫名其妙的發呆,也會不知不覺得哭泣,還會出現更嚴重的歇斯底里。
  人,可能一生會喜歡很多人,但真正愛的卻寥寥,因為愛是要全身心投入,那是真真實實的感情。有人說愛情只是我手中的玩物,對!那你也將是愛情手中的玩物,到最后你將一無所有,一生的都沒有愛情。
  李治的愛情還一份留在了中國,就在李治和劉蕓在進行婚禮的時候,莫嫣然一個人獨自立在沂山的山頂上,她一身白色的婚紗被風吹得颯颯的,看上去美極了,就像一個從漫畫中走出來的姑娘一樣。她今天打扮的煞是漂亮,從不化妝的她今天居然畫了淡妝,她把自己打扮成了新娘,本來就迷人的女孩兒這一打扮更是不得了,簡直如同仙子下凡一樣,光彩照人。
  她要走了,今天是她在人世上的最后一天,她已經知道了李治力戰身死的消息。她要去找李治了,那個只屬于她的男孩,她馬上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他們將一起到一個美麗的地方去生活,過一種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再受人間冷暖了,那些傷害都將遠離他們了。
  他們要去一個只屬于他們兩人的世界,那是一個世外桃源,不會有勢利眼,不會有責罵,也不會再有爾虞我詐,勾心斗角了。
  莫嫣然想到這里嘴角一挑,笑了,笑得如此的迷人如同春日的桃花,又若秋夜的滿月,看的遠處的眾人目瞪口呆。那些人都急得不得了,刀疤此刻都快急瘋了,他不知道到底是誰泄的秘,如果他知道他非槍斃了那個人不可。現在他是心亂如麻的,這可怎么好啊,那邊莫嫣然的情緒越平靜這邊刀疤的心里是越亂,他知道莫嫣然的性子很烈,這下好,自己的美人魚要跳崖啊!
  他回頭猛地一腳把小青島踹倒在地,沖著他大吼道:“我艸你大爺的,說!他娘的誰泄的密!”
  小青島猛地一下被踢到在地,不知是疼的還是心里難受竟然淌下淚來,他嗚咽著說道:“大哥,真的……不是我啊!我怎么會啊!我冤枉啊!”
  刀疤不停地怒吼著,他身邊的人不斷的被他踢到在地,不知道他是在查“內奸”還是發泄心中的那份“恐懼”,是的,是恐懼,他害怕莫嫣然跳崖。他平生就喜歡過兩個女孩兒,一個是劉蕓,第二個就是莫嫣然,相比較起來他更加喜歡莫嫣然。
  莫嫣然太會討人喜歡了,那一顰一笑,那一挑眉一抿嘴,看上去就像有只小貓在給自己撓癢癢,想到這里刀疤更瘋狂了,他像只受了傷的狼一樣嗚嗚的哭了起來。與此同時孫蝌蚪居然爬著向莫嫣然那里爬去,莫嫣然回頭盯了一眼孫蝌蚪,孫蝌蚪直挺挺打的被定在了那里,一動也不敢動了。而后面莫嫣然的粉絲哭得更是熱鬧,一家人有號啕大哭的,也有低聲飲泣的;有高聲呼罵的,也有廝打不止的;一時間人生百相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莫嫣然回首看了看刀疤眾人,淡淡的一笑,轉身向崖邊走去,而她的生化侍者真急了,直接攀在崖底下等待她跳崖的瞬間接住她,它寧可粉身碎骨也不能讓它的主人香消玉殞。但是它被莫嫣然下令離去,它此刻拒不執行莫嫣然的命令,依然攀在山崖的底下等待著。莫嫣然緩緩的走到了崖邊,她好像看到李治了,那一個讓自己夢回縈繞的男孩,那個花心大蘿卜,那個……已經不重要了,他再也不會花心了,想到這里莫嫣然笑了,她的一只腳已經邁出去!
  千鈞一發!
  只聽見“啪”的一聲響,莫嫣然的身子晃了好幾下,最后倒在了山崖上。刀疤回頭一看居然是王建橋拿著一只長槍瞄著莫嫣然,槍口還冒著青煙。刀疤頓時大怒,一把掏出92式手槍,直接開了保險怒吼著一下子把王建橋打倒在地,用槍頂著王建橋的腦袋:“我艸你MD!老子軍長不干了!TMD今天老子要替莫嫣然報仇!”
  王建橋卻是一笑調侃的說道:“情圣,我說完再殺我,行不?”
  刀疤喘著粗氣怒吼道:“你說!你說!”
  王建橋揶揄道:“老子今天做好事還得挨黑槍,唉!那槍是麻醉槍啊!”
  刀疤聽后一愣,拿起王建橋掉在地上槍細細看去,可不是麻醉槍是什么?刀疤不由得呆在那里不停地嘟囔:“麻醉槍就好,麻醉槍就好!”
  而孫蝌蚪則早就瘋了似的爬過跑去抱起了昏迷了的莫嫣然,莫嫣然的槍傷在她沒邁出的腿上,這樣一槍,莫嫣然由于慣性將向后仰,可見王建橋用心“良苦”。是的,試想一下這樣美麗的姑娘,誰不喜歡,王建橋一來沂山,就中招了!他驚詫于莫嫣然的美麗,他沒想到天下經有如此標致的姑娘,簡直驚為天人。
  當他得知她是李治的女友時,居然一下子氣笑了,這李治,真是……怎么什么好姑娘都讓他先得了,不過不要緊,現在李治沒了,他一定要獲取這個女孩兒的芳心,這不是這些天他一直借口防御留在了沂山,其實真是目的是一親芳澤。
  但他沒料到莫嫣然在沂山居然有如此多的粉絲,連他娘的刀疤孫蝌蚪都是,搞得他哭笑不得的。看樣這美女還真不好弄,他有一次趁夜去了一趟周局長組織的歌友會,我靠,那陣勢,簡直無法形容,不但有唱歌的,還有才藝表演的,動不動還來個憶苦思甜會什么的。弄得王建橋直起雞皮疙瘩,最絕的是他居然看到刀疤馬.眼孫蝌蚪一眾軍隊干部,艸他娘的開會都沒這么全過,現在一場普通莫嫣然歌友會居然全體報道,看的他一陣無語。
  最后當他看到他的警衛師長賈年君時,他徹底陣亡了。這個兔崽子今天自己讓他陪自己晚上忙“公務”,人家推三阻四,最后還當場抽了“羊角風”,此刻卻揮舞著彩旗喊口號比誰喊的都兇!就是個兔崽子。王建橋想起這一段不由得苦笑連連,而刀疤終于清醒了過來,他從王建橋身上起來,一把拉起了王建橋,不好意思的說道:“王司令,我剛才……”
  王建橋一拳就把刀疤放倒在地,嘴里笑罵道:“去你娘的,剛才是誰說老子軍長不干了的?艸,現在怎么文縐縐的?你他娘的豬八戒戴眼鏡裝什么大學生啊!”
  刀疤笑著爬了起來,訕訕的說道:“怎么了,王建橋你個狗日的,老子這也是英雄救美啊!”
  王建橋聽后笑著推了刀疤肩頭一把:“去你娘的英雄救美,先把那些“粉絲”驅散了!快點!”
  刀疤一回頭,可不是,后面的那叫一個壯觀啊,可謂老少爺們總動員,密密麻麻的看不到遍了,這些兔崽子!刀疤頓時大吼起來:“馬.眼小青島孫蝌蚪矯健給老子清場!救莫嫣然老子一人足矣!用不著這么多英雄!都他娘的給老子滾!”
  馬.眼誰的親眼目睹了剛才驚險的一幕,直到知道莫嫣然沒事才放下心來,而此刻聽到軍長刀疤的召喚立馬清醒過來,紛紛耍起了“官威”:“走,走,走!沒事的都閃了!你他娘的還在看!還不快滾!”
  “大哥,我是出來打醬油的!”
  “你妹啊!打醬油打到山頂上來了?”馬.眼差點沒被那個小矮個子氣笑了。
  “不是啊,我真的是打醬油的啊!主要是賣醬油的來這里了!”那個小矮子漲的滿臉通紅的。
  “……”馬.眼頓時一陣無語,感覺此人小宇宙真的很強大。
  “快走快走!”這時矯健等人已經組織起了護花大隊,不斷清理著山上的粉絲們。不一會兒,山上的粉絲都被驅散了只剩下少量的護花侍者護著莫嫣然離去。
  莫嫣然睡了,在夢中她和她的李治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她看到李治英姿勃發,西裝革履,在兩個伴郎和相賓的陪伴下,來到了婚禮的禮臺上。莫嫣然流淚了,兩行晶瑩的淚珠順著她的凝腮不斷的滑下……
  流星求大大們也順手點一下加入書架,謝謝大家!祝大家龍年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