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159 (不會學學你二師兄)

二炮和李健現在是手忙腳亂的,他們沒想到敵人居然用十萬大軍攻擊他們,一時間非常的狼狽。敵人一開始自北面緩坡進攻,他們則依靠著地雷陣和炮火打擊消滅了大約3000只喪尸。再失去了地雷的掩護后,可就是“一馬平川”了,敵人直接突破了二炮的兩層防御工事,打倒了他的第三條防御工事前。
  二炮看著前面的戰事吃緊,急得團團直轉,他的團一共2200人,現在已經傷亡了500人了,而且三營直接沒打就敗回來了!致使第二條防御陣線整個淪喪,氣得二炮直接槍斃了那個營長。那個營長叫張斌,一直跟二炮混的,以前在W市軍部時就是二炮的排長,他經常給二炮搞燒雞吃,弄小酒喝,和二炮的關系那是相當的不錯。
  但二炮不能不槍斃他,不戰而逃,就算關系再好也不能饒啊,不然這一下軍心就能亂了,二炮心里那個恨就別提了!你說張斌你小子稍微出息行不行?能不能跟人家朱無能學學,人家四營長在第一條戰線上打的都快沒人了才撤下來,現在還在第三戰線上死戰不退,張斌你小子怎么就慫了哪?
  二炮心里也很痛,這張斌論情分不比李健差,李健那是他的軍師啊,再說人家“騷騷”的確有本事,關鍵時刻總能給他出點主意,他不能讓“騷騷”的一營上啊!你別老跟你“大師兄”比,你就不會學學你“二師兄”?豬腦子!人家二師兄在第一陣地上人家都沒抱怨,你他娘的在第二陣地上就發牢騷,發他娘的那門子牢騷啊?關鍵時候還給老子拉稀,他娘的老子不斃了你,以后在咱們團怎么混啊?所以二炮是又氣又恨又急還帶著心痛。
  他在山頂上踱來踱去的顯得很狂躁,每一次傳令兵回來報戰況都被他罵一頓,那些要援軍的營長都被他罵得狗血淋頭的,援軍?他娘的再要援軍,他就是援軍了!此刻李健站在一邊,他沒發脾氣而是不停地想主意,那小眼珠轉的跟電風扇似的,一轉眼他已經有數個主意在胸了,他清了清嗓子說道:“團長,我有點想法……”
  二炮之所以狂躁就是在等李健的那點想法了,他聽后頓時眼前一亮,興奮的大喊了起來:“騷騷快說啊!什么想法?”
  李健冷不防被叫了小名頓時有些哭笑不得:“團長,能不能不叫那名,俺有名字叫李健!”二炮一聽哈哈大笑:“好,好,好!李健,快說啊!別磨蹭了,戰況緊急啊!”
  李健一想的確也是,于是就說道:“團長,現在我們的地雷陣被破了,很難堅守第三防線,所以不能再這么打了!”
  二炮急著問道:“哪怎么打?”
  李健一笑:“我們在山上占地利,從高往下放點什么東西,是吧?”
  二炮聽后如同醍醐灌頂,豁然開朗。他立馬拿起電話:“哎,我找二營長……”
  于是喪尸在第二次攻擊到第三陣地的時候遭到了二炮部滾木擂石的打擊!你還別說這些木頭上全都有鐵刺或者木刺而且還被澆了汽油,那一滾下去就是一片啊,頓時喪尸群炸了鍋,不但要遭受機槍和各式肩抗武器的打擊,還有留神腳底,除了敏捷型喪尸,其它的居然都遭受了重創。
  這一波5000喪尸的沖鋒居然被二炮的守軍打退了,一下子又折了兩千多喪尸,這讓生化侍者很郁悶,本來很好打的一仗居然搞成了持久戰,直到最后生化侍者都沒打下二炮的防守的多良岳。
  人家二炮他們有的是壞招,生化侍者他們想繞到南側去偷襲,沒想到李健早就料到了,人家設了絆雷,南側一響,人家就開始往下亂丟東西,打的那些喪尸鬼哭狼嚎的,紛紛敗退下來。之后生化侍者發了狠,居然10萬大軍全體壓上,來了個四面八方。
  嘿,人家李健二炮也發了狠!人家來了個火燒聯營,這山人家不要了,直接澆油點火,把生化侍者的10萬大軍好一個燒。好歹的撤下來,但是火勢卻不停,直接一路往下燒,燒得生化侍者的十萬大軍少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不是少皮沒毛的,就是煙熏火燎的,一個個看上去跟挖煤的似的。
  生化侍者也好不到那去,不知道還以為他本來就是非洲土著,那一身,圍上點樹皮絕對大酋長,這酋長一看就是非洲大沙漠里來的,那叫一個真實啊!屁股上還著火冒煙的,能不真實嗎?就這樣,生化侍者費了半天勁楞沒打下多良岳來。二炮和李健他們雖然也被熏成印度火雞,但總歸比生化侍者強,再說人家早就做好隔火帶了,所以火勢沒燒到上面來。
  二炮和李健牢牢的守住了多良岳,他們憑自己的智慧戰退了生化侍者的十萬大軍,和生化侍者一直僵持著,直到最后李治他們大敗朝倉時,他們才從山上呼嘯而下如同猛虎一樣,追殺著敵人的殘兵!
  話鋒一轉,李治他們堅守諫早市,這諫早市早已被他們改造成了一個大工事,外面也是密密麻麻的地雷陣,人家留著少量的通道給自己人進的,外行人根本就不知道。李治此刻跟吳江黑如水等人在工事上望著城外密密麻麻的喪尸群,不由得感嘆不已。他們這一次誘敵深入真是兇險啊,沒料到敵人的速度那么快,而且還是夜襲,這一不小心他們這些誘餌就被敵人敲掉了,一家人都暗呼僥幸。
  李治看了看身邊的一臉平靜吳江問道:“老吳,那邊安排的怎么樣了?”
  吳江笑著看了李治一眼:“已經妥了,就是……”
  “就是什么?”李治聽后一驚,擔心的就是那個就是。
  吳江笑著說道:“老李啊,你還是問老黑吧!他安排的!”
  黑如水在城里休息了很長時間就是安排這些事情,他全都做好了,就是……,是吧?人家賣關子不說。黑如水本來在那里裝諸葛亮,冷不防吳江把皮球踢給自己,他看著李治的詢問的目光,知道不能再裝諸葛亮了,于是開口說道:“他們答應好了,將在今天上午偷襲朝倉的總部,我們的軍艦全都過去拉了,不過清川信哲有個條件。”
  李治聽后一笑,心說老黑你真能賣關子:“什么條件?”
  黑如水大笑說道:“你大婚沒請人家,人家讓你單獨請他,給他自己擺一桌!”
  李治一聽直接罵道:“老黑,別跟老子調花花腸子,快說是什么條件?”
  黑如水淡淡的一笑:“把福岡縣割給他!”
  李治聽后一驚,但是隨即釋然,他在本州不痛快自然想找塊地安身,他在這里暫時對自己有好處,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李治隨即答應道:“行!沒問題!”
  話音剛落,只聽后面人群中一人哈哈大笑,他大聲笑道:“李治君果人杰也!我的軍師又輸了!”
  李治回頭一看可不是清川信哲是誰?李治頓時也是一笑,上去和清川來了個熊抱,搞得清川有些別扭!清川掏出懷中的協議對李治說道:“李治君,請你細細看一下聯盟的聯盟事議,簽完字我們再談。”
  李治伸手接了過來,細細的看了起來。這份協議黑如水去本州山口縣的時候就詳細的看了,他認為對李治有利無害,于是和龍造寺遠景細細的研究了一下,二人都同意結盟。之后龍造寺引著黑如水去見了清川信哲,而清川這邊剛與三重野,有馬誰的簽了和平協議,所以敢放心大膽的來幫李治。他只要這一仗打敗朝倉,那么朝倉的勢力可能將消失。他就可以得到福岡縣,這樣他就有了一個后備基地,敢放手在本州一搏了。即使戰敗,他也可以退守九州,到時他的盟友將會幫助他逃離本州,他可以繼續在九州上東山再起。
  龍造寺也是這樣打算的,誰不想有個后備基地啊,所以他力主同盟,但是他卻很猶豫李治是不是同意,即使李治同意武田能同意嗎?而清川信哲則對李治很放心,他直接跟他的軍師龍造寺打了賭,結果如他所想李治答應的很痛快,接下來就是商議細節和怎么退敵的問題了。
  李治看了協議后,心里計較著和野坂如何交待,卻把手里的協議給了吳江,吳江又細細看了起來。清川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暗自贊嘆李治這人果然心細,有膽而不莽撞,決斷而不武斷,這種事情就像做買賣必需要考慮好了,要是他看都沒看就當場簽字,清川還不敢信哪!清川心里也有一個算盤,他想現在九州立足,打敗朝倉后他就把總部移到福岡縣,之后他想去收復四國,四國據說有那么兩個母體在搗蛋,但和他比起來他很確信自己能降服他們。
  之后李治如果同意協助他一起平定四國,他就把福岡縣歸還野坂,不然他就站在這里不走了。李治當然清楚清川的想法,但是他在想野坂同意嗎?這畢竟是人家的地盤,他又不是島國人他說了不算。但是眼下他需要借助清川的力量去戰勝朝倉,這是很急迫的事情。
  李治也清楚如果卷入四國平定戰,那將可能是耗日持久的的戰爭,他現在想的是速度回國,他想借口去救真子繞道回國,所以他很猶豫,他想聽聽吳江的意見。但他卻沒料到吳江一言令他非常的驚訝。
  流星求路過的大大們順手點一下收藏,您的收藏對流星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