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162 (你也是簽約分成)

吳江在城上看到敵人撤退,立馬意識到自己的計策得手,他強壓著心頭的激動對李治說到:“老李,我們那邊得手了!”
  李治聽后頓悟,頓時變得興奮起來,此刻他的眼里閃爍著狠毒的光芒,他獰笑著對身后的清川說到:“清川將軍,這次可就要麻煩你了!”
  清川此刻也是會意,眼里也是噴出了狠毒的目光:“哼,李治君,你等著看我如何擊潰這伙狂徒吧!”
  說著他向后一揮手,只見城內密密麻麻的喪尸方隊開始移動了,他們大約3000人一個方陣慢慢的向城門口移動,一個紫黑色的生化侍者在旁邊不停地跑動咆哮著,那些方陣里的敏捷型喪尸不斷的回應著,一時間煞是壯觀!
  大約十分鐘過后,一個紫黑色生化侍者帶著身后密密麻麻的喪尸群從打開城門處涌了出來,那些突入的敵軍被打的七零八落紛紛的倒退后撤,竟然給清川的部隊讓出了一條道來,清川則開始控制和攪亂敵方的喪尸,朝倉方進攻的喪尸大軍頓時一陣混亂,不斷出現倒戈和不知所措地情況,而清川的部隊則如猛虎下山一樣惡狠狠沖了過去,一些試圖阻擋的喪尸部隊被打鬼哭狼嚎節節敗退!朝倉看到這一幕心說完了!
  真田幸太郎肯定在這里,你看那紫黑色的生化侍者,這肯定是真田的生化侍者。{www.booksrc.net最快文字章節閱讀}這支部隊真是勇猛,這是朝倉腦海里的第一印象,此刻他已經無法后撤了,他一下子拔出身后的野太刀,看了看目睜口呆的長沼說到:“長沼君,我們撤不了了,現在必須擊潰敵人才有活路,我帶隊去攻,你控制好隊伍,明白嗎?”
  長沼聽后好歹才從驚恐中穩下心神,他是沒法出陣的,只好按照老大說的辦。于是他又穩了穩情緒,開始使用腦電波控制那些混亂地喪尸,長沼這邊一發力,頓時前面潰敗的喪尸大軍立馬穩住陣腳,又開始回攻清川的生化侍者。
  二者在戰場的正中打個不停,打得很激烈,誰都不肯退讓一步。由于雙方廝殺在了一起,李治方的火炮失去了作用,那些人類部隊都在城頭上觀起戰來。這一仗打得真是精彩,雙方不斷加入援軍,先是長沼的一支偏師大約5萬人加入戰陣,接著就是清川控制的5萬喪尸部隊側翼支援,然后朝倉親自帶著本陣10萬突擊了過去,頓時清川的喪尸群被打的后退連連,李治一看不好連忙讓血刃帶傷出陣,血刃這一出陣又把局面挽了回來,朝倉方直接被打的潰不成軍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只見前面全是朝倉的敗兵,滿屏幕上都是李治清川的喪尸在追殺朝倉的部隊。
  朝倉本來打得上癮,直接帶著本隊突擊到了生化侍者的本陣,生化侍者和他打了大約30回合,就敗了下去,朝倉那里肯舍直接帶隊攻了過去,在途中他親手砍了七八個攔截他的敏捷性喪尸,開玩笑誰敢攔他他殺誰!他是誰?戰無不勝的朝倉,戰國朝倉義景的后人!那可是“戰神”的后代阿!你看看人家現在誰人能敵?就算血刃來了他照樣能斬下他的狗頭!于是他越打越興奮,最后居然打了赤膊,揮舞著野太刀大喊:“進撃する!”
  他打得正上癮的時候突然他的前隊就是一陣大亂,只見一將纏著一身繃帶殺了過來,所到之處如無人之境,竟無三合之敵,那些己方的喪尸紛紛被砍翻在地,那一口野太刀被那人舞的銀光閃閃,密不透風。哎呀,自己的一只暗紅色敏捷喪尸又被砍了,靠!我的北澤君媚阿!只聽咔嚓一聲,北澤的頭顱面含著微笑向朝倉飛來,朝倉驚得手中寶刀落地,雙腿打軟,竟站在那里不會動彈了。直到血刃發現一個喪尸將軍盯著自己發呆,不由兇橫的喊了一句敵將休走,拿命來的的話語,才驚得朝倉猛醒。
  朝倉一看血刃竟舍了眾喪尸直奔自己而來,嚇得撿起野太刀轉身就跑,心里說我的媽呀,碰到血刃這個殺人魔王打個毛阿?什么?戰神!誰他娘的是戰神?碰到血刃這個樣的,真戰神來了也沒用!再說誰說我是戰神來?誰說來?真是!人家朝倉直接拿出上國中那年跑一千米的勁頭子來了,那叫一個迅雷阿!而血刃則是緊追不放,開玩笑,那可是朝倉阿!血刃剛才才認出這個龜孫來,朝倉自米國一別,就沒再見過,沒想到現在居然長胖了,看樣過的很滋潤阿。
  這血刃知道對方是朝倉那更不能放他走了,只要宰了這個龜兒子,這仗就可以結束了,后面就很好辦了,所以他一心想陣斬敵軍大將朝倉毅經。這一下可苦了摩天利支(戰神)朝倉毅經,他是東躲西藏的,時而左右跑時而前后跑的,大大們想想這天天上網打游戲的能跑得過沒事就鍛煉的血刃嗎?所以沒幾下血刃就追上了朝倉。
  朝倉本來悶頭在練習折返跑,不成想前面有人擋住了他的去路,抬頭一看朝倉那臉直接綠了,血刃正舉著太刀等著他那。他知道此刻逃不了了,對著血刃嬉皮笑臉的一笑:“喲,這是誰來著?”
  然后一拍自己的腦袋:“血刃是吧!你看我這記性!”
  血刃淡淡的一笑:“故人別來無恙否?”
  朝倉一見有門頓時打蛇順桿上:“很好,很好,對了,血刃君,你這些時日去哪了?怎么全島國都沒見到你阿?你可知道兄弟自從米國一別對你是十分想念阿!”
  血刃淡淡一笑:“多說無益!賊子,今日拿命來!”
  說罷作勢就要開劈,嚇得朝倉連連后退雙手直擺:“血刃君,血刃君!冷靜,冷靜!我有一言,聽罷再打好不好?”
  血刃聽后一愣于是冷冷的問道:“何話快講!”
  朝倉剛才這一嚇不要緊居然汗透重“衣”,他的下身褲子全都濕透了!現在還無法判斷到底是汗還是……是吧?如果是,無期大將軍也不算丟人了。
  朝倉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到:“打打殺殺的,何必哪?”
  血刃卻沒說話,手里只是緊緊的握著那把野太刀,刀口上還不斷滴下殷紅的鮮血。朝倉看后頓時縮了下脖子,咽了口口水訕訕的說到:“血刃君,在李治那邊工資待遇如何?”
  血刃聽后一呆,他沒成想朝倉居然問他福利待遇,于是想了想如實回答:“工資每月2000RMB,獎金1000RMB,津貼8000RMB吧”
  朝倉一聽心里頓時一驚,心說我靠,怪不得李治那邊的人都這么賣命阿,原來津貼高阿!以前只聽說李治那邊公務員才2000RMB,沒想到津貼這么高,這年薪都能到15萬吧?于是也很心動,但臉上卻裝作很不在乎:“切,如此勇將才給這么點錢,真是吝嗇阿!”
  血刃一聽頓時有感而發:“就是阿!你說我加年終獎也才30萬,我待遇真是太低了!”
  說吧竟然感嘆其人生的不幸起來,這邊朝倉一聽下巴差點沒掉下來,他一個沒忍住直接喊了出來:“我艸,你待遇夠高了!老子的待遇還沒你好哪!做人要知足阿!”
  血刃聽后有些不高興了:“那為什么李治不買斷我,老子也是憑手藝拿錢阿!一分錢一分貨,童叟無欺阿!”
  朝倉聽了心里也不太高興,他立馬聯想起了長沼和平八郎那廝,這倆玩意年薪十萬還每天抱怨錢少,自己每年才多少錢?亂七八糟的加起來也沒有25萬再除去用度居然一年才六七萬元,想起來真是心酸阿!
  平時還要在平八郎和長沼茂面前裝大款,實際上他的工資比他那倆“公務員”還低,想起來他覺得人生非常的不幸,平常不但要費心操力的,這倒年底一算竟是入不敷出!堂堂一個勢力君主居然混到如此地步真是讓人心痛阿!最可氣的是和平八郎,長沼這兩個玩意兒打網游時,兩人居然讓自己掏錢充值!他是老大沒錢也待打腫臉充胖子花錢裝大爺。
  做人做到這個地步真是哀哉阿!所以朝倉聽血刃說完差點沒哭出來,頓時就是一個羨慕嫉妒恨阿!朝倉好歹沒哭出來,強忍著問了血刃一句:“兄弟,你也是簽約分成?”
  血刃點了點頭沉重的嘆道:“是啊,只不過訂閱多一點而已!”
  朝倉終于忍不住了,那淚水如同決堤的洪水洶涌而出,堂堂一個君主工資待遇居然干不過一個分成的苦娃逼,于是再也壓抑不住,失聲痛哭了出來。血刃一看對方居然哭了頓時心下有些感動,于是試探的問道:“兄弟,莫非你那里人工待遇更好?”
  朝倉一聽哭得更厲害了,他一下跪倒在地:“我錯了,我加入你們一方吧?我受不了了!”
  血刃一聽頓時一陣變臉,本來以為朝倉那邊待遇更好,沒想到對方那邊不如自己這邊阿,心里很不高興,冷冷的說道:“老子不稀罕那拉人的提成!”
  朝倉苦著追問血刃的提成是多少,血刃就是不說。
  要知道李治一方拉人的提成是多少?請看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