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163 (神勇小魔男)

卻說上一章講到朝倉追問血刃拉人的提成,人家朝倉是這么考慮的,如果自己加入李治方,那么他可以當蛇頭把平八郎和長沼~是吧!這是有提成的。這兩塊貨現在怎么著也要對他有點貢獻,對不對?給老子當了一年的公務員終于可以見回頭錢了,想到這里朝倉就是一陣暗喜。
  血刃此刻卻是不了解朝倉想賺提成的心情,只是想著怎么能砍了這廝回去領功,這是要漲一級工資的,心里不由得盤算著,于是扯皮也越來越沒耐性,只是告訴朝倉簽約之后提成大大的,卻沒有說具體數字,惹得朝倉心動不已。
  所以朝倉一個勁追問血刃提成的錢數,最后直接把血刃惹惱了,血刃提起刀目露兇光,獰笑著說到:“朝倉君,別怪兄弟我心狠,我們老大說了,斬了你,我可是能加一級工資的,還有5萬元獎金阿!嘿嘿!”
  朝倉這邊還在口沫四濺的白活著,沒成想血刃突然來了這么一句,頓時意識到深處在極度危險之中。他邊倒退邊對血刃笑著說到:“兄弟阿,你看,你如果把我拉過去,你還有提成阿!是吧,要不這樣吧,我把平八郎和長沼的倆個名額也讓給你,你看如何?”
  他邊說邊退偷眼看了看自己后面忽然聽到喊聲大震,情知己方的援軍來救自己了,索性轉身就跑。血刃本來想斬了這廝,后來聽他說自己還能再賺兩份提成,他剛一衡量,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跑得的兔子似的,氣的血刃就要去追,但是突然他聽到朝倉的后面喊聲大作,立馬抬頭一看,只見朝倉后面一片赤色,魚鱗軍來救朝倉了!
  血刃一見是魚鱗軍,立馬收住腳了,這魚鱗軍可不是吹得,那真叫一個厲害啊,好虎架不住群狼,現在自己在突出位置,這魚鱗軍萬一沖過來,自己非死于亂軍之中不可。他又閃眼看了看朝倉已經逃遠,于是嘆了口氣,舍了朝倉自己奔己方喪尸部隊而去。
  這魚鱗軍可是不管不顧的兇悍直奔血刃追來,幸好清川和李治急忙派出剩余的喪尸預備隊,才堪堪抵住了魚鱗軍的沖擊!由于魚鱗軍的加入一時間朝倉居然占了優勢,清川的部隊被打的潰不成軍居然敗了下去!
  血刃正在城腳整隊,他深知這伙赤色部隊不好對付,那可是朝倉的精銳阿,要血戰了!血刃的腦海里第一想法!于是他咬了咬牙,揮刀和真田那只斷了左臂的生化侍者一起帶隊分左右兩側從側翼攻了過去!這邊魚鱗軍正在追殺清川的敗兵,冷不防被左右兩支敵軍突入,居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陷入了混亂。
  而此時清川的那倆個生化侍者又整隊回攻了過來,頓時魚鱗軍更加混亂,但是魚鱗軍被沒有被打垮,卻是硬生生的擋住了清川血刃三方面的夾攻,一時間在靠近工事一側的打得極是熱鬧。只見那紅色的海洋時而前進時而后退,時而分開時而合攏,22萬部隊居然被10萬魚鱗軍擋住了!
  李治誰的看到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不可能!”清川貌似受到了侮辱,他激動的大喊著,要知道如果剛才沒有血刃的回攻,他的14萬部隊就被長沼的10萬魚鱗軍打敗了!
  現在他的部隊已經不到10萬了,他在城樓上看的真真切切的,他的部隊被魚鱗軍一個攻擊就打垮了,敵方的攻擊力簡直可以用彪悍來形容了。他的部隊與魚鱗軍一比那就是綿羊,魚鱗軍如同猛虎,這一碰撞那結果就是虎攢群羊:根本就不是打仗,而是一場屠殺!要知道魚鱗軍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而清川的部隊則是野外的雜兵,那戰力能一樣嗎?結果一開始就注定了。
  幸好血刃的部隊勇猛盡管如此也打不過魚鱗軍,但是血刃厲害阿!他到那那里的魚鱗軍紛紛避讓,誰敢跟這么猛的喪尸將軍打?這無疑與讓一個雜兵挑戰馬超:找“屎”阿!上次在鹿島市突圍戰時魚鱗軍就嘗到了血刃得厲害,那簡直就是摩天利支的化身,只要有點腦子的喪尸都紛紛避讓,只有那些不知道深淺的二貨(普通喪尸)敢去找“屎”!
  這不他一沖過來,連帶隊的生化侍者都閃,更不用說那些敏捷型喪尸了,都是紛紛的避讓,而巨型喪尸都在跟巨型喪尸舉行相撲比賽,誰顧得了他們這些小人國的螞蟻打架阿?所以血刃打得也很郁悶,經常沖到一處,那些喪尸跟避瘟神似的躲著他,最后都把血刃氣笑了,這敢情不是打仗而是玩躲貓貓阿!而跟著他的喪尸部隊是最沾光的,傷亡最小。
  其它的部隊可是沒這么幸運了,對方的生化侍者指揮著部隊一邊躲避著血刃一邊攻擊那兩支部隊,打得清川和真田的生化侍者鬼哭狼嚎的。真田的生化侍者好幾次想和血刃合攏都被打退了,清川的更慘,兩支生化侍者的部隊紛紛被切割包圍,各自為戰,不斷有喪尸陣亡。看的后面的清川那張老臉先是紅的后是紫的,最后居然是灰白色的。他本來是生氣自己的部隊丟人,最后卻成了祈求只要那兩只生化侍者不陣亡就可以了。由此可見魚鱗軍之強悍!
  正在李治他們陷入苦戰的時候,只聽見朝倉后陣一陣發喊,數支大軍直接從后面打進了朝倉的中軍,朝倉的軍隊紛紛被打的抱頭鼠竄往前陣逃來。原來清川的大將甘利自由和軍師引著30萬大軍和真田引著20萬部隊同時趕到,他們一起攻進了朝倉的后陣,朝倉的部隊突受打擊,哪里抵得住?紛紛的敗退下來。
  說起這兩路軍就不得不提一件趣事,什么趣事哪?那就是從右側沿鐵路進擊的清川軍在路過多良岳的時候發現了圍攻多良岳的朝倉軍,甘利自由一眼望到李治軍的雄據天下大旗,就不由的一呆,問身邊的龍造寺遠景道:“軍師,你看李治軍被圍困山頭,我們救還是不救?”
  龍造寺遠景仔細的看了看李治的部隊并沒有危險,而且李治的部隊守山有術,居然將清川方的十萬大軍擋在山下無法動彈,不由得笑道:“甘利將軍,你想的太多了,以我的眼光看來,這被動的恐怕不是山上的李治軍,而是山下的朝倉軍。”
  甘利自由聽后一愣,失聲問道:“何以見得哪?山下大軍數萬可是牢牢的圍困住了山上的數千人類守軍阿!我看不像!”
  龍造寺一聽微微一笑,他看了甘利自由一眼捋了捋自己的細長胡須,緩緩的說到:“甘利將軍,要是你帶著這些喪尸部隊圍攻山上的數千人類部隊,你是圍困還是進攻?”
  甘利一聽直接脫口而出:“開玩笑,肯定是打!這山下看戲阿?”
  龍造寺聽罷一笑盯著甘利說到:“你想到的,難道朝倉想不到?這生化侍者那不成是個傻子不成?”
  甘利一聽大驚失色說到:“難不成是打不下來?!”
  龍造寺看著甘利驚訝的表情點了點頭:“呵呵,我看就是這個情況!”
  甘利聽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再一次把贊嘆的目光投向了山上,只見那桿血紅色的雄據天下大旗迎著微風在多良岳的山頂上颯颯飄揚。
  真田趕到的時候,清川的部隊已經過去了。真田連救都沒救二炮他們就直接急行軍了,這真田卻是故意不救二炮他們的。你想風騷四在上面,他能救二炮他們吧?風騷四這嘴真是損,自己才加入李治軍幾天?居然有了個雅號:神勇小魔男,雖然這話說得不錯,但是這風騷四他娘的嘴也太損了吧?搞得全師上下沒個不知道的他是小魔男的。
  現在羽見時光見了他就是笑個不停的,她是小魔女正好和他這小魔男配對了!他娘的風騷四居然通知了羽見時光,搞得羽見見了他就是嘲笑不已,弄得他現在很被動,他本想跟小魔女表白,卻每次都被小魔女調笑著打斷,想到這里就恨的他牙根癢癢。現在李健他們在山頂,他就是能救也不救,去你MD!
  老子就裝作沒看見的,怎么了?沒看見不該我的事情吧?小魔男通過這一段時間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有些人真的是有壞心眼,盡管他們或她們就是些愚笨之人,但是并不表明這些人沒有壞心眼!這些人就是些自私自利的人,自己不中用,還不停的貶低別人,一個心思的故意壞別人,以為別人看不出來,就是些白癡大嬸!
  他深知李健就是這樣的人,損人不利己!其實這種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不分智力高低,真的有人心眼子就是不好的!他們會時不時冒出他們的不良動機,要仔細看仔細聽才能發現,平常像豬一樣的愚笨,但是卻以為自己很聰明,非給別人身上摸屎,其實這些人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無恥!心靈骯臟可見一斑!真田一想起來就是一個恨阿!他能去幫李健和二炮?做夢去吧!他不會幫那些骯臟的人!
  他發誓不會,這不它直接裝作沒看見的,帶著二十萬部隊來了個急行軍,于是在諫早市城下追上了清川的援軍,然后攜手對朝倉的后陣發動了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