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164 (豬肉漲錢了)

卻說二炮和李健在山上,一眼望到了多良岳右側遠方來了大型喪尸群,那叫一個恐怖啊,密密麻麻的一眼望不到邊,估計數目要在幾十萬之巨。看到二炮心里驚疑不定的,他害怕這是朝倉的援軍,萬一是朝倉的援軍,來個百萬喪尸齊攻山,他們就算在有本事也收不住啊!非全軍沒于此地不可。
  想到這里二炮就回頭問他那些手下大將們:“唉!八戒啊!你看遠處的那些部隊是來幫咱們的還是幫敵人的。”
  后面的“二師兄”早就嚇得魂飛魄散了,只是機械喊的了一句:“師傅……我們還是去西天取經去吧!”
  二炮聽后長嘆一聲:“八戒啊,不是為師不想去,你看著山下如此多的妖魔鬼怪可讓為師如何是好?”
  二師兄聽后更是悲從中來:“要是張師弟還在就好了!我們師徒四人逃難肯能就扛行李的了!”
  “唐僧”沉吟不語,許久才長嘆一聲:“張斌,不是為師心狠,你不戰而退,為師不槍斃你,怎么同佛祖們交待啊!”
  此刻“大師兄”實在聽不下去了,不由得打斷了正在演戲的二炮和朱無能:“團長,都這情況了,你們能不能不搞笑啊!”
  二炮一笑說道:“悟空啊,哦不,騷騷啊,你看那些部隊那么多,我看像我們的援軍。”
  李健一聽一下子氣笑了:“團長,他們如果是援軍怎么不過來救我們哪?”
  二炮一聽心說對阿,他們他娘的怎么不過來救老子啊?于是竟然變答做問問起李健來:“對阿,你說他們怎么不過來就咱們哪?”
  李健一聽差點沒氣得陣亡了,心說大哥,你別搞了好不好?是我在問你啊,不是你問我啊?這敢情好問得卻成了回答的了,不由得暗罵二炮無恥但人家級別比自己高又不能不回答二炮,只好強忍住氣說道:“團長圣明,依我看來就有兩種解釋是合理地。”
  二炮一聽不由得問道:“哪兩種?”李健皺著眉低著頭說道:“一那就是我們的友軍,因為看到我們這里沒有危險,直接去救李治的本隊,因為李治那邊要對付敵人的百萬大軍,那是十萬火急,事情都是有個輕重緩急的,所以他們在權衡一番后加速去救李治。”
  四營長“八戒”覺得這種解釋很合理才要說,卻聽見二炮開了口:“那第二種解釋哪?”
  李健眼中閃出了一絲恐懼的光芒:“敵人的確很厲害,有后隊!這些大軍看到他們的友軍為困住咱們后,發現咱們無法攻下來,于是加速支援本陣好一舉攻破師長他們防守的諫早市,諫早市若破,我們整個防線就會崩潰!即便清川打下朝倉的福岡縣,他們也會奪取長崎縣,到時那可是勝負未分。根本就他娘的損人不利己:白開心一場!”
  二炮聽后頓時一呆,失聲說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樣,我早就料到了!”
  李健這邊還在揉下巴費心思的,沒成想自己半天辛辛苦苦的所想竟成了二炮話里的“早就料到了”,氣得一下子沒忍住,口水竟進了氣嗓咳嗽個不停,臉漲的跟紫茄子似的通紅。而二炮身邊紛紛往外冒諸葛亮,龐統什么的,搞得大師兄真的成了大師兄了!
  李健本來長得就很猥瑣,幸虧胖了點又幸虧有了四營長的好名字在那里墊背才幸免“二師兄”的雅號。
  說起“二師兄”來,李健突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是在W市第*軍軍部,還沒攻破的時候,那時他還是連長,朱無能也是。有一次朱無能吃壞了肚子讓李健請假,李健故意沒和二炮說,氣得二炮當場在營部發了飆:“他娘的這個狗日的八戒上哪里浪去了?老子的訓練他都敢不來?”
  眾連長見二炮發了飆上了驢脾氣都深知二炮的厲害,沒個敢說話的。此時李健出來了,李健要的就是二炮這句話,因為他們好一陣子沒漲工資了。今年物價漲的厲害,下面的士兵都有情緒,紛紛的撂挑子發脾氣,他們這些基層軍官很為難,當然他們本身也有氣,于是正好接著這個機會,李健就出來了。只見李健苦著臉對二炮說道:“營長大人圣明,我知道八戒去哪里了!”
  二炮一聽頓時眼睛一亮,他不由拍了李健肩膀一下說道:“走!帶我去找那個狗日的,老子非用鞭子抽這個兔崽子不可!”
  李健試著自己的肩頭被二炮拍的很疼,他差點沒掉出淚來,于是他用手移開二炮的大手,笑著說道:“團長聽我一言,我們再去找那個畜生如何?”
  二炮穿了兩口粗氣鼻子里“嗯”了一聲。李健一小眼珠一轉:“團長,知道二師兄為什么沒來嗎?”
  二炮聽后問道:“為什么?”
  李健神秘的看了看周圍失聲的說道:“豬肉漲錢了!”
  二炮一拍大腿說道:“是啊!今年豬肉價格呼呼的上漲,我艸就跟喝了春藥一樣!”
  李健聽后立馬附和:“對啊!那你想人家二師兄……”
  他故意地打住不說,此時二炮卻是明了了,他一拍腦袋悔恨的說道:“李健,你說為師是不是要給八戒漲人工啊?”
  李健立馬回頭向后面的“牛鬼蛇神”們打眼色,只見一家人同時贊道:“您老圣明!”
  想起這件往事來,李健就是一笑,此刻看著“唐僧”“八戒”的也覺得不再那么討厭了。
  正當他們在議論已經過去的清川大軍的時候,一個眼尖的警衛員正好看見大江忠介和真田的20萬大軍從多良岳的左側遠處經過,急得二炮又是大喊又是揮手的,卻半天也沒見對方回應。這次一家人都認出來了那是己方的部隊,為啥哪?望遠鏡里面他們都看到戰車坦克了!試問喪尸會開坦克嗎?不是他們的援軍是誰的?而且在望遠鏡里出現了他們的戰旗:雄據天下!
  那桿血紅色大旗在風中煞是威風,那幾個明黃色大字在風中時隱時現的!看的一家人感動不已!這是來救他們的,肯定是,無疑是!不知道是誰把這消息傳了下去,惹得三軍興奮,全團歡呼!搞得山下的生化侍者以為對方要反擊,緊張了好一陣子也沒見山上根毛下來!空擔心了一場。而山上在歡呼過后就發現不對了,怎么個不對勁哪?自己的部隊居然沒來救自己,這邊喊的越厲害人家那邊跑得越快!
  這一下可氣壞了大團長二炮,他在山上咆哮著亂扔東西,還端著機槍朝真田部隊掃射,那能打的到嗎?在山頂都看得不清楚,用望遠鏡才能看清的距離,你想子彈能打的著嗎?但是卻沒人敢攔發了驢脾氣的二炮,這二炮之所以叫二炮,就因為他有股子“二”勁,發了飆那叫一個六親不認啊!誰敢去攔?誰都不敢!二炮此刻心里很生氣,自己的部隊不來救自己,居然繞道而走!氣得二炮嘴里大罵不止:“這些兔崽子,就他娘的是些兔崽子!你看看大江忠介老大不小了,腦袋還有些禿頂,老子上次不就拿了他個剃須刀嗎?這么屁大的事就不來救,這是公報私仇!”
  李健一聽正好戳到他的痛楚,他立馬記起了小魔男的種種“好處”!于是也很恨的添油加醋:“真田小魔男也不是個好東西,喪尸部隊都是聽他的,你說大江忠介王八蛋,你也跟著起哄,明擺著瞧不起咱們!”
  二炮一聽更火了:“馬勒戈壁!老子打完仗要和大江單挑!老子非要揍死他不可!”
  李健也是恨恨的說道:“我去找馬越,讓馬越揍揍真田這個狗日的!壞點子都是他出的!”
  下面的士兵軍官們本來就有氣,這一聽團長都帶頭罵開了,下面的軍官士兵紛紛起哄大罵不止!頓時山上又是一陣起哄,搞得生化侍者緊張不已,以為二炮他們又要反攻,于是四處巡視準備組織防御,但是又過了半天也沒看見山上下來個活物,不由得懊惱起來:敢情山上這是用計策騷擾啊!幸虧上面不是些母的,要不老子去法院告你們性騷擾!
  生化侍者心里那個生氣啊,本來人家“大酋長”找了幾個阿三妹子在給他做馬殺雞!沒想到一連兩次讓山上攪了興!恨的他連連的吼叫不已!看看山上又沒什么動靜,人家又去做馬殺雞去了,但心里卻打定了一個主意:那就是憑你怎么詐唬,俺就是不信了!
  俺本來是個原生態純天然沒經過社會污染的人,多么的純潔天真啊!這一兩次讓你們摧殘了俺幼小純真的心靈,俺變得誰也不信了!再讓你們這些怪叔叔騙俺!俺可是有思想的!于是這只生化侍者在山上后來幾次喧嘩和遠處的喊殺聲也置若罔聞,直到朝倉的敗軍趕到,長沼給了他命令,他才從“水床”上悻悻的和那幾個生化妹紙分開!
  所以不就是說嘛,千萬不要騙小盆友,否則會對人家幼小的心靈產生摧殘的,一不小心就會產生心里陰影的,生化侍者就成了二炮和李健狼來了的悲劇式人物,幸虧它在后來的追殺中沒被甘利自由砍死,不然二炮等人的罪過就大發了,難道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