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4)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4)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4)     

末世橫行166 (兄弟情誼似四海深啊)

當李治吳江他們和他的手下大將會面的時候,三軍將士發出了震動天地的歡呼聲!贏了,72萬喪尸部隊對150萬喪尸部隊居然打勝了!李治的人類部隊才一萬三所以就不計算在內了。這一仗李治喪尸部隊損失27萬,人類部隊陣亡3300余人,而朝倉部隊損失62萬,投降35萬,其它的都不知所蹤。李治基本上以1:2的比例大勝占據優勢的朝倉軍,朝倉經過這一戰,丟失了福岡縣,大分縣,佐賀縣和長崎縣,九州大部已經掌握在李治清川野坂三方聯軍的手中,而剩下的鹿兒島縣和宮崎縣已經微不足道了。
  這是一場關鍵性的勝利,李治他們不但打敗了敵人的大舉進攻,而且生擒了敵軍的勢力主,這樣一來九州就算是平定了!在李治吳江等人見朝倉之前,清川和野坂都暗中派人去和朝倉接觸了,誰不想將這幾個將軍收為己用啊?誰都不是白癡,只有李治吳江他們這些外鄉人才不太在乎,人家連理都不理朝倉他們。
  朝倉現在心里非常的矛盾,說實話他已經不想再干勢力主了,那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干得活,費心勞力的不說,一年到頭還撈不著幾個地皮錢,于是他已是不想再干君主了。他的兩個手下卻不了解朝倉的心情,這兩天平八郎和長沼那是天天打嘴仗,互相的埋怨,搞得朝倉很心煩。朝倉聽到樓上的鐵門響了,心里立馬意識到這不是來招降的就是來錄筆供的。想到這里鼻子里哼了一聲,轉身閉目靜坐,若老僧入定不說也不問了。
  朝倉這樣做的目的是不是因為他不想投降,而是對方開出的價碼太低,比如清川開出的年薪8萬,他根本就不考慮,8萬?他娘的你耍猴哪?老子至少要15萬年薪,低于15萬他根本就不考慮。再說清川軍居然沒有年終獎,這讓了解李治軍年薪的朝倉極為不滿!血刃年薪15萬,真田17萬而且人家還有年終獎神馬的!
  這一比顯得清川軍的條件就小氣了,所以他很煩龍造寺那一張臭臉。一副戰勝者的面孔,勝利者的口吻貌似有多么搞得地位似的,這他娘的就是狗眼看人低,靠偷襲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老子真刀實槍的干干,大敗老子,老子就跟你干!要不別他娘的在這里瞎扯蛋,老子去李治那里工資是你的好幾倍,憑什么要去工資低的地方,還要看人眼色?老子不去受那鳥氣;而對于武田軍,開出的條件倒是比李治和清川的條件好,年薪也高,一年20萬,但是對方不允許他有封地,他想至少保留一塊他的封地啊,哪怕給他鹿兒島縣也行啊!
  但是野坂軍的宇智波少將堅決的拒絕了他這種可怕而可笑的想法,人家野坂不是傻子,人家好不容易戰敗你們,在給你一個縣,你養成氣力后再率隊來攻怎么辦?這叫放虎歸山,也叫養虎為患!他們需要這些喪尸將軍們是不假,但是他們都害怕控制不好出事情,平常防著還來不及,又怎么敢給這些老虎們封地哪?再者說了,老子是打勝了,不是戰敗了,你他娘的打敗了還這么多條件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于是弄得雙方不歡而散。
  現在朝倉軍就是寄希望于李治軍了,因為他聽說李治待遇不低,拉人頭還有提成,他被之前血刃搞得一個心思的想掙提成,所以他對李治軍很期待。但他也沒有完全拒絕清川和野坂軍,而是等他們的答復,這做事情不能不留后路啊,朝倉當然明白這點小道理,所以之前不高興歸不高興但是誰也沒把口封死。
  他這些天一直都在等李治的使者到來,他想聽聽李治的人工待遇如何,在決定投靠誰。就著他想的時候聽到柵欄外一個人已經開始說個不停了:“我們師長想見你們,你們準備一下跟我來吧!”
  朝倉閉著眼睛也沒回頭心里卻是在大罵不止,這他娘的就是個二貨?神馬師長,老子軍長都不吊!你個小小的師長算神馬?算求!給老子裝什么裝,老子就是不去!他也不說話,只是盤在那里閉目養神,而平八郎可已經是破口大罵了:“混蛋!你不看看你是再和誰說話!你是在和尊敬的朝倉大將軍說話!睜開你的狗眼看看!你這個混蛋!”
  對方那人微微一笑,兩撇老鼠胡子頓時顫抖了一下,他對身邊的翻譯說了幾句,轉身就走。搞得平八郎和長沼都莫名其妙的,大眼瞪小眼。
  此刻只聽見翻譯卻是講了起來:“朝倉閣下,我們師長李治聞將軍武士世家,此刻正在府里置辦了薄宴一席,希望朝倉將軍閣下能賞光前來寒舍小酌一番!”
  朝倉一聽是李治的使者,立馬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口說道:“納尼?李~治?”
  那翻譯點點頭說道:“是的,將軍閣下!”
  此刻門已經打開,朝倉直接就往外走,平八郎一看真急了,他一把拉住朝倉,語中帶悲的說道:“老大,不能去啊!你可是君主啊!”
  朝倉聽后淡淡一笑:“不能去,那你說怎么辦?”
  平八郎經朝倉一問頓時一陣氣餒,他不希望朝倉去一是的確是為了朝倉安全擔心,這么多年的兄弟加朋友的,他不能讓朝倉冒險;二是他本來是朝倉的大將軍,這朝倉一投降,他這個大將軍不但頭銜沒了,領地沒了,連自己恢復前田家的偉業計劃也泡湯了,所以他不情愿;三者也就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他聽說清川和野坂使者的口氣,他和長沼的工資都要下調10-40個百分點,這是他不能接受的,開玩笑投降神馬的都是浮云,這人工可是不能降啊!
  這也太缺德了吧?清川要給他的5萬年薪,野坂倒是給他8萬但是這不是大降嗎?他想了想實在不能接受,于是就和早已想明白地長沼一拍即合!不管誰來招降就是不同意,除非先保證他們的工資不下調,他們才同意老大投降!他們老大現在一定要頂住,所以兩人這兩天不停地朝倉旁邊燒這把邪火,搞得朝倉很感動!嘿!看看,看看!你看看自己的這幫手下多么的忠義啊!夠兄弟!兄弟情誼似四海深啊!
  開始朝倉都感動的不行了,后來在無意在和平八郎的聊天中,平八郎露了嘴,搞得朝倉火大!什么玩意兒啊!你說自己手下這兩塊貨都是些什么東西啊!拿著自己的老大居然當籌碼,敢情算盤打的是當當響啊!簡直就是些畜生啊!所以想起來朝倉恨恨的瞪了平八郎一眼,現在看著他那張忠厚的臉越看越討厭,你說平八郎長得跟豬一樣的愚笨,還有這樣的壞心眼子,典型的外表忠厚內心奸詐!長沼本想過來說幾句,但看到老大一臉厭惡的樣子,感覺很心虛,于是就沒敢過來只是呆呆立在那里什么也不說。
  卻說朝倉沒有關這兩個惡心的玩意兒,直接跟著翻譯出了牢房,一出來就被太陽耀的睜不開眼,夏日的太陽不但炎熱還非常刺眼,這讓多日在地下牢房的朝倉很不習慣。對面一人卻是笑著走了過來,他遞過一個黑墨鏡來對朝倉說道:“朝倉君,我家師長就等和你小酌一番了!這個墨鏡很管用,戴上試試,合適不?”
  朝倉伸手接過墨鏡戴了上去,但是試著陽光不再刺眼,頭也不暈了,他抬頭打量對方,只見此人長得其貌不揚,五短身材,三角眼,蒜頭鼻子,櫻桃小嘴,面色微黑,一對多少有些發黃的老鼠胡須在一抖一抖的跳動著,傍邊地翻譯見朝倉不解頓時說道:“朝倉將軍,這是李治的副參謀長黑如水殿下!”
  朝倉聽后頓時一震,他在地牢時聽那些士兵夸耀的時候反復的提到過幾個人,其中一個貌似就是黑如水的!說他的智計極類山本堪助!這令朝倉驚訝不已,當他聽到清川大軍就是眼前此人只身入本州說動清川全力幫忙時不由得對眼前的這個其貌不揚的人充滿尊敬:“黑如水君,朝倉失禮了!望先生勿怪!”
  黑如水哈哈一笑,擺出了請的手勢,朝倉跟著黑如水上車直奔李治的臨時師部而去!原來黑如水的確是李治派來請朝倉的,這些天李治和吳江誰的都計劃研究好了,他們先是聽取了血刃的報告,知道朝倉對自己這方的待遇很感興趣,之后又聽血刃提朝倉嘮叨提成,立馬大家知道了朝倉的那點小心思。
  本來李治就要去勸降,卻被吳江河黑如水同時拉住,兩人都認為不是時候,現等等清川和野坂那兩方面的說法。這樣做的好處一者表明自己沒野心,二者好打聽一下朝倉對這兩方的條件要求是什么?這樣可以一擊而中!李治想了一下覺說得很在理于是就同意了,直到前兩天野坂和清川使者鎩羽而歸,李治才嘆服吳江黑如水見地之深!
  這不是眾人研究一番之后就派黑如水來請朝倉,要知道朝倉是否加入李治軍?請看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