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171 (避而不見)

夏天的島國是非常炎熱的,此刻的海邊經過生化災難后的人們再一次的開始海邊的嬉戲,一群群穿著極少的男男女女們在海邊不斷的沖浪,曬太陽的,二炮看到一個穿著比基尼的高個女孩兒從自己身邊走過,不由得追了過去嘴里還不停喊道:“阿大麻袋,阿大麻袋!”
  惹得后面的童虎誰的大笑不已,大江忠介看到二炮那齷齪樣頓時有點不齒。他回頭看了看在一邊曬太陽的秋月浩男說道:“秋月君,我有時真的搞不懂這幫子支那人!”
  秋月帶著墨鏡全身沒在沙子也不知道他睜沒睜眼睛,嘴里卻是冷冷的說到:“大江君,不準說馬越君,李治君,吳江君還有童虎君的壞話!”
  大江忠介聽罷一笑:“秋月君,現在又沒在師部,裝什么裝?”
  秋月浩男一把沙子就揚了過去,大江被打了正著,他卻沒生氣呵呵的笑了起來:“秋月君,你真是嚴肅啊,其實你讓我說師長他們的壞話我也不會說!誰敢說我就揍誰!”
  秋月睨了一眼大江忠介不說話了,依然在享受他的沙灘浴,而此刻大江忠介卻是說了起來:“秋月君,你說這個二團長二炮,他是不是個白癡啊?”
  秋月聽后什么表情都沒有只是冷冷的問道:“大江君,這話怎么說哪?”
  大江忠介一聽不由得坐了下來嘴中卻是不停的訴起苦來:“自從上次多良岳一戰,我和真田幸太郎率軍按照命令馳援師長,而沒想到二炮在多良岳上和十萬喪尸苦戰,他就記了我的仇!這些支那人啊!”
  秋月浩男臉上還是沒有表情,他對二炮不太了解,也不想管這些屁事。他的上司就是馬越和童虎,他們兩個對自己非常的好。下一步據說李治被任命成軍長,自己就要升營長了,馬越親口和他說第一個名額就是他的,童虎和李治都非常的看好他,這讓他很感動!
  本來說有一個童虎的警衛副連長想升級,被童虎好一個說道,童虎這人很公正,誰的才能好本事大他先用誰,連他原來地親兵連長,他都不買賬,堅持第一個報秋月浩男,這讓以前還想殺死童虎的秋月變得更加忠誠!
  現在誰敢說童虎的壞話,他就敢捅了誰!秋月一者知道自己的榮辱和童虎息息相關,二者童虎這人真的是義氣!這是全軍上下都知道的事情,他不論你的官職大小,一視同仁,為了自己士兵的事情敢和上級吵得面紅耳赤,直到把上級斗敗為止!
  但是他是非分明,堅持公道,你作錯了,對不起,你自己接受懲罰去,我不管!別他娘的出來丟人顯眼,老子不希罕!但是你沒做錯,對方欺負你,那可不行?就是師長來了,他說出個理來,不然老子給他難堪!
  秋月想到這里不由打量了一眼遠處的那一幫支那軍官,里面就有童虎。童虎此刻和王寧,馬越誰的正在*,李健在海邊不斷的用腳踢著涌起的浪花,那一波波的浪頭被李健不斷踢的水花四濺,當然李健的泳褲和身上也是滿是海水,但他喜歡這種海水清涼的感覺。
  那種沁人心肺的感覺,讓他全身都感覺很舒暢,仿佛忘記了夏天的炎熱。他看著海天一色的一大片藍,心里的不停涌出人生豪邁的感覺,而風騷四不乏支持者和追隨者。這不,二師兄朱無能也在學習李健的逐浪大法!只不過他站的稍靠前了點,被浪頭打的渾身全都濕透了,活像一只不小心掉到下水溝里的豬頭一樣。
  童虎帶著王寧沿著*,傍邊不時的有士兵和美女和他們打招呼示意,童虎只是笑笑而已。他不像李治誰都招惹,這個男人對愛情很忠誠,既不花心也不濫情,只是守著自己的人生信條立于天地之間。
  王寧則是被搞的心猿意馬,眉飛色舞的,不時的跟遠處的一些比基尼美女來個飛吻什么的,這讓后面的馬越非常的感慨,這才多少天啊,人類恢復生產和秩序的能力真是非同一般!他們現在剛剛平定了九州大部,這些地方的幸存者就從掩體內,地下,山中以及五花八門的藏身之所中冒了出來,迅速的組織起來投入了家園的建設之中!
  人啊,的確能經受磨難,而且每經受一次就會變得更加的堅強,也許這就是人類能長久不衰的秘訣之一,馬越看著遠處的人們在不停地嬉鬧和歡笑,心里暗下的感慨不已。
  正當童虎他們散步的時候,突然一個騎著單車帶著耳機的男孩兒從身邊一閃而過,一家人都覺得面熟,卻一時想不起來是誰了。只見后面有只毛茸茸的小狗笨拙的跟著那單車追個不停,童虎心中忽的閃過一個名字:小魔男!此刻王寧也想起來了,他不由得喊道:“靠,那不是小魔男嗎?”
  馬越望著小魔男那一身時尚的打扮,看上去還有點酷酷的感覺不由得笑道:“小魔男打扮起來還真是很帥啊……”
  他還沒說完,只看見小魔男所經過的沙灘一片片的女孩兒都在如癡似醉的狂呼,而小魔男卻是在尋找著自己的那朵山花:羽見時光。但他找了一路也沒找到,卻發現自己的妹妹在海邊撿貝殼海螺什么的,不由得嘴角一笑。
  當他向妹妹那邊騎去的時候,正好碰到迎面而來的浪人血刃,今天血刃打扮的也是很帥,一身白色的櫻花和服,頭發都散著,一看就像古代的武士一樣,扛著野太刀,嘴角上還叼著一根草,嚼個不停。
  血刃也發現了小魔男,二人互相點頭示了一下意就閃過去了。這血刃也是來尋羽見的,而他找遍了沙灘,也沒找到羽見,這讓他有些郁悶,其實他不知道羽見跟著李治現在正在熊本市哪!他又怎能找得到哪?
  跟李治一起去熊本市的有吳江,黑如水,朝倉,長沼,羽見還有趙飛博等人。李治這次去是要和野坂談談回國的問題,還有他要把自己的部隊帶走,他現在的部隊盡管還叫一個師,那比一個軍還有多,足有13000余人,試問一下天下有這樣的師長嗎?他比一個軍長還富裕。
  那邊野坂誰的早就研究好了,不放不放就是不放!開什么玩笑?這樣的人才讓他走,自己有病是怎么的?什么?不一個國家的?改個國籍不就完事了?什么?姓氏是支那的?沒事跟我姓野坂就行了!都別操這份閑心,他他娘的是我女婿,就待跟我姓,跟老子姓野坂他還吃虧了,是咋的?老子好不容易養了閨女二十一年換個女婿回來不行嗎?真是!就這樣,人家野坂任憑你誰吹浪打,我自巋然不動!
  這不李治他們一回來就先吃了一個閉門羹,人家老泰山先是去大分縣視察不在,又是去要去本州和武田商量聯盟的一些后續事宜,再索性了來了個托病不出,搞得李治哭笑不得的,給出的病的理由讓人哭笑不得,性病!這你總不能去看看。
  說起這個性病來,還是宇智波出的主意,野坂他們在開會的研究什么病能讓自己的女兒和寶貝女婿不好意思來看。為此一家人繳盡了腦汁,琢田準將想出個精神分裂癥來。當場就被野坂痛罵一頓,人家野坂現在都升成上將了,你他娘的那只眼睛看我這個上將像個分裂癥患者?我看你琢田還是個神經病哪!
  然后還是宇智波想出了前列腺炎癥,這讓野坂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想想也是,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反駁,那么自己的女婿更不好意思的來問了。于是他有些小得意,但是在這么多軍官面前說自己得了那個,的確有些拉不下臉來,只是沉吟不語。
  而宇智波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而且是他的提議,他就不停地解釋和誘導眾人,弄得大家想笑又不敢,只是強忍著不說話,動不動就有個人走了聲,然后在給自己一個耳光,假裝正經。其實說到這里,宇智波其實深有體會,這個花柳病他得過,所以他知道其中的滋味,周圍的親朋好友聽說后沒一個過來看他的,都是嗤之以鼻。所以他現在先上此策,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于是野坂眾人又著實的計議了一番如何挽留李治的方法,反正就是一個不見李治,軍艦一律收繳,沒有野坂的批條,誰都不能動。飛機沒關系,他們師那么多人,那點飛機還夠用?所以人家野坂打的主意很精明,就是不見你,讓你還發不起脾氣來!
  野坂這一下,李治他們一開始始料未及,只是吳江心里隱隱約約的猜到過,但是他也沒想到對方為了挽留李治居然打出了“性病”牌,也真好意思說!吳江想起來就是一陣臉紅,真是老大不小了,這說得好聽叫倚老賣老,不好聽就是臭不要臉!
  這么大年紀的人了,還是個將軍居然好意思說得了性病!想到這里吳江看了一眼對面一臉愁容的李治,對他表示深深的同情和理解,這以后李治可怎么應付他的老泰山啊,他的老泰山居然能對女婿說出得性病,就不是一般人啊!
  李治一抬頭看見對面的吳江沖自己望來了同情的目光,頓時臉上露出了無奈得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