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72 (王八大茶壺)

李治看了看對面的吳江,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昨晚他和劉蕓同房的時候,跟劉蕓聊起天來,劉蕓那是一百個不情愿李治回國,回國干什么?去找那個小賤人嗎?回國又不帶我回去,那還不是放虎歸山,這又要殘害多少無辜得女孩兒啊,不行,堅決不行!李治本來想動員劉蕓說動她那得了“性病”得父親,沒成想劉蕓一聽說起回國來居然也是一萬個不情愿。|www.booksrc.net超速更新文字章節|
  劉蕓心里那個氣啊,你說自己懷孕都六個月了,你也不為自己的媳婦想想,也不為自己的孩子想想?要走也等著孩子出世見見孩子才行,她自己已經夠好的,沒想到自己的男人居然這么的混蛋!再者說雖然結了婚,但是李治不在身邊,天知道他又帶回幾個“二奶奶”來,想起自己婚禮上那兩個眉眼俊俏得相賓,就是有點奇怪,李治招女孩兒喜歡,很正常,但是那兩個漂亮相賓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她一直懷疑是不是和李治有點什么事?但她又吃不太準,只是憑自己得直覺和根據對方的表情異常判斷的,她相信自己的老公很優秀,但是在這方面她可是要小心些,俗話說得好:防火防盜防小三。
  要看住自己家里這只愛偷腥得小花貓才行,想到那里她就更堅定得站在她的父親一方了,這讓李治哭笑不得:我靠,我這成了上門女婿了,連回個家都不行啊?人家劉蕓的回答也很藝術:我怕你在那邊再安個家!李治一下子被說破了心事,頓時有些不安起來,又開始用民族大義,毛.主席什么得糊弄劉蕓,但是劉蕓就是不聽,最后兩人理論理論就理論到床上去了,用身體開始“理論”,劉蕓已經懷孕六個月了,腹部明顯的隆起,那雙峰漲的跟黑色葡萄一般大,胸部漲的飽滿通圓,看的李治有種想吮吸得感覺。
  而劉蕓的身體也變得胖了很多,手腳臉和身體都被漲了起來,李治先是吮吸劉蕓得葡萄,然后手就開始上下游走,而劉蕓似乎變的比以前更加的敏感,有時李治魔指所到之處,劉蕓居然開始呻.吟,這讓李治感覺得有點興奮,看著這個皮膚光滑如緞得島國女孩兒,李治心里感慨萬千,他其實并不希望劉蕓懷孕,誰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神勇,一發命中哪?要不現在自己早就如魚得水了。
  劉蕓被李治搞得神魂顛倒,鼻息加重,但是她還是意識很清晰的,她很清楚孩子得重要性,所以李治有時有些不知深淺時她就會阻止起來,擋住他的一些“危險動作”,并且及時得給李治“黃牌”和“紅牌”,李治再被處罰了好幾次以后,變得摸找門道了,他此刻將劉蕓反過來,從后面將劉蕓擺正,之后……
  流星這里不敢再寫了,否則流星也要得網站的紅黃牌了,大家想看得請參考《玉蒲團》吧。
  就這樣,李治在劉蕓這邊溫馨了好幾晚卻沒得到任何好處,搞得李治異常得郁悶,而野坂那邊則是開心的不得了,就差點開世紀慶功晚會了!吳江卻是個有辦法的,別人沒有辦法的時候,吳江再一次的使出了神鬼莫測之計。
  這天李治正愁眉不展的在庭院里散著步,卻見長廊處黑如水和吳江二人聯袂翩翩而來,李治看著二人滿面春風的樣子頓時知道自己的軍師有辦法了,心里就是一動。果然,吳江黑如水二人過來的時候沖自己直打眼色不停,于是李治帶著二人直奔自己的密室而去,一進入密室就試著一陣的清涼,還是地下室涼快!盡管有些密不透風,但是那種陰涼是不言而喻的,李治朝趙飛博等人使了個眼色,他們就出去了,密室內只剩下吳江,黑如水,李治三人。
  李治看了看對面沉吟不語的吳江問道:“老吳,有辦法了?”
  吳江笑著點了點頭,李治一見大喜,于是問道:“什么辦法?”
  這時黑如水卻是插嘴說了起來:“師長,我和吳江商量一下,我們覺得這樣辦……”
  李治聽黑如水說得有道理,頻頻點頭不已!吳江對李治笑著說道:“師長,怎么,落實一下?”
  李治瞬間報以壞笑:“實行!這幾個措施一個個來!就是要給老泰山治好嘍才行!是吧?年輕人嘛該盡盡孝心!”
  黑如水吳江都心照不宣的大笑不止!
  這邊黑如水當天下午就坐飛機直奔本州而去,按照計議,黑如水將奔赴本州天皇皇宮,去見天皇那里晉見天皇請求詔書,因為天皇下的旨意要求營救真子公主殿下,所以這次需要天皇陛下的手詔,這樣用天皇的來壓野坂這個上將軍,看他臣服還是不臣服。如果他不聽命令,這么就可以扣他一個“目無天皇”的大帽子,如果他聽,自己就可以順利出兵營救真子公主,而且經濟洲道繞道回國。
  另一目的就是來李治的義兄武田這里尋求軍艦什么的裝備,因為東京地區的軍港里面停泊著大量的軍艦,如果他們可以的話,希望他能派出軍艦什么的來幫助李治他們的部隊順利的到達中國,這才是黑如水出訪的真實目的,有那么點明修踐道,暗渡陳倉的意思。
  當然這李治也是夠壞的,和吳江黑如水一合計索性真的滿九州尋“名醫”和好藥來治一治老泰山野坂的“性病”,人家搞得還有模有樣,大張旗鼓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在干什么。結果這些天搞得野坂的司令部跟性病研究中心似的,那些性方面工作者那是駱繹不絕啊,什么樣的都有!有正牌子醫院的專科大夫,也有野雞大學的實習生,還有些江湖郎中,甚至很多騙子也夾在其中,還有些冒充大夫的A.V女.優和性工作者也趁機興風作浪的,這一時間煞是熱鬧!
  這野坂居然讓李治派去的“三千佳麗”搞得焦頭濫額,氣憤不已,哭笑不得,心猿意馬的。連宇智波看著進進出出司令部的那些大腿女郎們都是直流口水,這些天野坂下面的將軍們不在去“八大胡同”瞎轉游了,也是天天按時到司令部上班,這下班的時候順道帶回一個去開房就可以了!
  什么樣的姑娘沒有?一時間也是皆大歡喜的,只是苦了上將軍野坂,好歹自己現在自成一派,不然肯定會被防衛廳那幫自以為是的將軍們罵死!這他娘的還是司令部不?怎么越看越想“秦淮河”,怎么看怎么像“王八窩”,如果是王八窩,那么自己不就成了婊子大司令,王八大茶壺了嗎?所以他這些天很不開心,你還不能拒絕那些醫生來,不然那不是讓人家李治抓住口實了嗎?所以是郁悶不已。
  當然心里也是在大罵他的寶貝女婿混蛋不已,有這么整自己的岳父的嗎?我不讓你回國也是為你好啊?你看看你那個國家,我就不想說什么了,在我這里多好啊!我們一起打下九州來,稱為島國之主不好嗎?我的兒子不知所蹤,以后這里不也遲早是你李治的,這點都想不明白真是豬腦子!跟我姓野坂有什么不好了?真是!
  他也想越窩囊今天開會的時候就把他手下的那些將軍們找來研究這個事情,一開會不要緊,差點沒把野坂氣死,你看看,你看看!底下那幫混蛋都半死不活的,睜不開眼睛,他娘的晚上都干什去了?那些睜開眼睛的都心神不寧的正往外面瞥個不停地,透著窗戶和外面那些“大夫們”眉來眼去,這哪像軍事會議,活像一群婊子和嫖客,一個在屋里暗裝清純,一個在外面楞裝正經的,我呸!眉來眼去,暗送秋波的!
  野坂看到這一幕直接讓衛兵去驅趕那群性工作者!這些兔崽子打仗的時候一個個跟龜孫子似的,敢情這**嫖.娼上一個比一個有講究!敢情他娘的都是些床頭上的漢子,我艸,我軍隊里的軍官他娘的都是些什么人啊!想到這里,野坂心里更加堅定不讓李治回去了,靠,李治回國了,難道老子讓這些“禽獸”們帶著A.V女.優們去降妖除魔嗎?你以為打喪尸就像打.炮啊?
  他娘的現在看著自己手下的在這些將軍越看越不想將軍,怎么看怎么像些不要臉的嫖客!一個比一個無恥!平常看上去熟悉而親切的臉此刻也是越來越討厭起來,一個個不似淫笑也好不到那里去!看似正經此刻也覺得是在偽裝,氣得野坂索性轉過頭去,讓宇智波講了起來。
  宇智波本來還在想著他和蒼老師的檔期問題,人家早就研究好了,今天一下班就和蒼老師演戲去,今晚他是男主角這一想起來就興奮的。蒼老師啊,蒼老師!嘿嘿,沒成想這美夢還沒開始想,冷不放的被野坂上將軍點了將,要求講一下《國內革命斗爭形式和下一階段挽留獨立師李治的方法》,這一下可讓研究了蒼老師光碟好幾年的宇智波撓頭不已。
  我靠,讓我講講如何挽留李治,還不如讓我寫一篇《拿破侖與野坂》哪?心里雖然一百個不情愿但是他卻不能不起來講,畢竟自己也官至中將了嘛,于是他站起來,清了清嗓子,環顧了一下周圍意猶未盡的將軍們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