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1)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1)     

末世橫行174 (官字兩張口)


  卻說羽見看見娜娜子居然在老老實實的排隊,一把拉住了娜娜子將她帶了出來。娜娜子看見羽見也在,感到有些驚訝又有些吃醋,于是多少有些臉上發燒,而羽見當然能讀出娜娜子在想什么東西,她的超能力可不是浪得虛名。她看了看還在扭捏的娜娜子問道:“娜娜子,你怎么在這里啊?”
  娜娜子一聽知道沒發找借口,來這里的還能干嗎?給李治來當女秘書的啊,于是她低了一下頭,那一頭的秀發也順勢滑下,娜娜子的聲音很低:“我看到李治的招聘廣告了……”
  羽見剛才一是不忿二多少有些故意地讓娜娜子難堪,看到效果達到了,她微微一笑:“你要是來應聘的話,還用著排隊?”
  娜娜子抬起頭一臉驚訝看著羽見時光說到:“不排隊不好吧?這樣會被人議論的!”
  羽見一哂說到:“你想的太多了,你這樣排隊到天黑大蘿卜的人也看不到你!”
  “那怎么辦啊?”娜娜子聽罷覺得羽見說的也很有道理。
  “我有辦法,我們就說是,是李治的親戚去找他!”羽見說到后面臉上有點紅,語氣中還多少帶著恨。
  “這樣恐怕別人不信吧?李治君是支那人,他怎么會有島國親戚?”娜娜子瞪大了那一雙迷人的眼睛驚訝的看著傍邊的羽見。
  “哼!行也待行,不行也待行!”羽見一想那天李治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是一陣的恨。男人真是,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她嘴里也是恨恨的說到。
  “行嗎?”娜娜子有些將信將疑。
  “嗯,應該問題不大,跟我來吧!”羽見自咐就算這個理由爛的不行了,她也有機會給接收的工作人員洗腦,讓她們倆順利地進去。她有這個實力。娜娜子知道羽見是個有主意的,所以也不言聲了,低著頭跟在羽見的后面直奔“藝考中心”而去!
  卻說一開始李治他們的確被野坂這種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做法搞得哭笑不得。他們才給野坂來了個性病門診,人家那邊就給他們還了個藝考中心,雖然都是心照不宣的,但是一想起來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哦,就許你給老丈人看性病,就不許你老丈人給你選美了?一時間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趙飛博本來想驅趕了這些“鬧事的”,卻被吳江和黑如水攔住了。人家兩個大軍師是這么解釋的,這是好事情啊,不要趕還要搞得有模有樣才行。不然不但會引起對方的警覺,而且會讓他們小看了自己,這要見招拆招才行,索性承認了,我們就是要找美女秘書,怎么著吧?你看,我們這里正缺著,你這就送來了,謝謝啊!
  趙飛博還要再說,黑如水拉了拉趙飛博,人家也沒二話直接指了指在屋里趴在窗戶邊的李治一句話也沒說,于是趙飛博頓時大悟,一臉崇拜的仰視著吳江,現在看上去那二人的笑容也是那么的高深莫測起來。就是不一樣啊,你看看人家吳江和老黑是吧?人家都摸透師長的心里了,想到這里也是一陣的壞笑,頓時三個人之間的笑容顯得如此的默契起來。
  于是李治駐熊本縣的辦事處成立了“選美中心”,這些天來應聘的選秀的不斷,真是讓這些選秀的考官們開了眼,本來是任命的一些文職人員來選美,后來竟成了李治親自任主考官。弄得吳江苦笑不得的,才要去讓趙飛博把李治喊回來不要胡鬧,沒成想趙飛博居然成了一審考官,這讓吳江頓時一陣無語,這敢情好不愧是“親兵隊長”啊!
  連這種事情也,嘿!李治這親兵選的,不得不讓佩服,李治真是有眼光啊,果然是個物盡其材。這不吳江自己尋思了一下,就由緊急公務的名義來找李治這個選秀大考官,吳江才來到選秀的大門口正看見娜娜子和羽見在門口往里擠被一些工作人員攔住不讓進,一時間正在理論不已,吳江深知羽見娜娜子都和李治大師長有點事,所以緊緊地趕了過來。
  “怎么回事呀?”吳江有點不太高興的問那倆個接待的工作人員。
  “參謀長,她們插隊,還說是師長的親戚,師長是中國人哪里來的島國親戚?這不搞笑嗎?”說到這里,后面的幾個工作人員也是一陣的嘲笑,這一下讓羽見和娜娜子滿臉通紅,羽見還好,娜娜子已是眼睛泛出了淚花。
  “嗯!這兩個女孩兒直接跟我進去!”吳江的臉一下子就拉下來了,口氣也變的有點冷酷,這讓那幾個工作人員變得有些尷尬不已,都唯唯諾諾的摸不著頭腦,但是這是參謀長誰敢得罪?于是沒敢攔著,任由這三個人進去了。
  一個工作人員看看她們走遠,一把拉住了吳江的警衛員,小聲的問了起來:“哎,兄弟怎么回事啊?”
  吳江的警衛員看了看左右,神秘的低聲說道:“不是我說你們啊,師長的馬子你們都敢攔,真有才!”
  眾人一聽頓時嚇得臉都綠了,一家人不由得大眼瞪起了小眼,原來那倆女孩兒是師長的馬子啊!怪不得吳江直接變了臉,這敢情吳江是個拉皮.條的啊!真是,上面不讓走后面,沒想到還是……你說這下面怎么就這么難干,說不讓的也是你們,現在讓放行的也是你們,真是官字兩張口啊!
  眾人紛紛感嘆起了官場黑暗和復雜,又自認倒霉,誰成想正好碰到的是師長的馬子哪?于是一家人變得對周圍的來應聘的女孩兒都熱情起來,天知道這里面到底有師長多少情婦的,還是寬進吧,讓他們自己審去!
  這里又說道娜娜子和羽見跟著吳江直奔李治的辦公室,吳江不由得轉頭問后面跟隨的二女道:“二位姑娘,你們不在自己的家里呆著,跑到這里來干什么?”
  羽見一聽好一個氣,什么叫不在自己家里呆著,自己的男人出去招美女秘書,她能老老實實的的在賓館里呆著?你看看李治搞得滿城風雨的,全九州美個不知道的,虧了你吳江天天和李治在一起呆著,你會不知道?這主意說不定就是這個家伙出的,男人每一個好東西,知道自己的師長干壞事還當幫兇,哼,現在又假仁假義來裝什么好人啊!
  羽見一想起來就是羨慕嫉妒恨的,她裝作沒聽見,只是跟著走,并沒有說話;而娜娜子卻是老老實實的答道:“吳江君,我們聽說李治秘書處這邊缺人,于是想來應聘,我們想要自食其力,光在家里閑著也是不好的。”
  吳江剛在上樓梯,聽娜娜子這么一說差點一腳邁空,一個跟頭栽下來,身子晃動了幾下好歹的穩住了,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滲出的汗,不由得回頭閃了娜娜子一眼,心里說我靠,美女你不會吧?要說不放心師長就直說,說得這么婉轉干啥哪?我又不是聽不出來,明明就是不放心李治,怕師長再趁機給你們找個姐姐或者妹妹的。
  嗯,當然肯定也是想做李治的秘書這樣天天就可以和他約會了。想到這里吳江不由得暗笑野坂這個損主意不是再害劉蕓嘛,有這么幫自己女兒的?我靠還給女婿主動送情人,這敢情買一送二不是?你看看這兩天把他們的大師長高興的雙手合十的,走路都一蹦一跳的,真不知道這個野坂老兒是聰明還是苯啊!
  這要讓劉蕓知道了,萬一醋性大發大鬧李治師部也是不好,想到這里吳江又是一陣的緊張,無論如何,不能讓劉蕓知道,對方打的這張牌里面肯定有這個目的,就是攪亂自己這邊的計劃,把自己這里搞得烏煙瘴氣的;這和他們給野坂那一出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能讓他們得逞,吳江暗暗地想到。這邊娜娜子聽著前面的吳江突然不說話,感覺有些奇怪,于是抬起頭來望了望吳江,卻發現吳江時而壞笑時而沉思,時而咬牙切齒,時而頻頻點頭,一時間表情那是豐富多彩,料他想的肯定不是好事情。心里突然的一黯,可憐起自己來,她不停埋怨自己是個女孩兒,如果自己是男孩兒該多好,不用被男孩子欺負,成天也不用在如此哀傷。
  她很多時候希望和她的哥哥一樣,成天無憂無慮的,男人多好啊!想干什么干什么,不想女孩兒總是那么的弱勢,干什么都要小心這個小心那個,還要時刻防備這周圍的壞人和“怪叔叔”們,一不下心這一輩子就毀了。
  這不她就毀在李治的手里面了,她有時不明白為什么男人這么不負責任。這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有了老婆了還來招惹她,害的她成天朝思暮想的,每天不見那個大蘿卜就是意志消沉郁郁不樂,見了他還要受他的氣,真真的是個命中的冤家!
  想到這里她暗暗地向上天發誓下輩子她一定投胎做男人,然后他也去欺負那些女孩兒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