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2)     

末世橫行178 (葵花寶典與辟邪劍法)

卻說李治他們在海上航行,一路無話,直奔濟州島而去,濟州島是韓國最大的島嶼,整個濟州島就是一座山。濟州島是一座典型的火山島,120萬年前開始火山活動而形成的島嶼中央,島中央是通過火山爆發而形成的海拔1951米的韓國最高峰———漢拿山。
  海洋性氣候的濟州島素有“韓國夏威夷”之稱。濟州島有很多名勝古跡和游玩景點,平時人頭聳動,但此刻卻是如此的冷清。李治他們軍艦先是到達了西海歸市港口,成群的軍艦開始靠港駐扎。李治他們先是派出了真田,前田,血刃為首的生化將軍進行“掃蕩”,這些人一登陸便開始召集自己的喪尸本隊,真田的生化侍者全都出去了。
  李治他們在軍艦上遠遠的望見港口遠處建筑物附近很多人影閃動,料是喪尸,一家人也不說話,只是看著真田等人開始施威。李治他們的人類部隊才不下去哪,下去干嗎?有了喪尸將軍,誰也不愿意下去找死。
  李治他們只聽說濟州島漂亮,但是此刻他們看到是一個草木非常茂盛的西海歸市。城市里現在是野草叢生的,那草很多有一人多高,里面不是跑出些狍子,兔子什么的。眾人不知道那些動物是否感染,但是從現在這種情況來看,這個城市里面的人是兇多吉少了。
  一家人還在想的時候,只見真田附近開始出現了很多暗紅色的喪尸,足有好幾百只,那幾只生化侍者卻是沒有回來。真田赤著眼睛對那些暗紅色的喪尸直接下了命令,那些敏捷性喪尸四面八方的紛紛而出,看到這一幕,軍艦上的眾人無不駭然,如果沒有這些喪尸將軍們他們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二炮看到這一幕,不禁回頭沖“風騷四”一笑:“騷騷,你看!人家小魔男干得不錯啊!”
  李健聽后一陣苦笑,卻是不忘了打擊一下小魔男:“團長,人家現在不叫小魔男了!”
  “嗯。那叫什么?”二炮聽后頓時一愣,這小魔男居然改名字了?他怎么不知道啊。其實這里不止二炮,還有很多軍官也不知道,小魔男改成東方罷了的事情,也是前天才發生的事情。很多人都是不知就里的,當然二炮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嘿嘿,團長猜猜?”李健瞇著眼睛笑得有點賤兮兮的。
  “我擦,你不說,我怎么知道啊?改成什么名了?”二炮一頭霧水的問道。
  “嘿嘿,我先說一下他妹妹吧!這件事是因為小魔男的妹妹引起的。”李健見二炮那抓耳撓腮的樣子,笑得更是開心了,他最喜歡弄得別人摸不著頭腦,仰視他的感覺了。
  “靠,不會吧?不會是師長又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了吧?”二炮聽后貌似明白了什么。他的話剛剛說完,這邊李治就打了噴嚏,你還別說這海風的確是忒爽了。
  “嘿嘿,團長,你這倒冤枉師長了,師長和娜娜子那點破事也就那樣了,全師誰不知道啊!沒看見人家小魔男的年薪一路高漲,敢情是師長的小舅子啊!”李健自己說的眉飛色舞,口沫四濺的。連“二師兄”誰的,都不由得把耳朵靠了過來,噢?原來小魔男的全軍第一年薪居然是這么來的,怪不得啊!
  小魔男的年薪是全軍第一高的,比李治,吳江,黑如水,血刃眾人都高!原以為是控制性母體的事情,沒想到還是因為他妹子的關系啊!嗯,是的,肯定是,你沒看著人家娜娜子都進了李治的秘書處了,這都明目張膽在師部里談情說愛的。一家人越想越覺得李健說的有道理,一時間都不由得羨慕起小魔男來,同時也非常佩服李治的手段。
  “嘿,騷騷,你不是說是因為娜娜子而起的嗎?怎么會和師長沒關系哪?”二炮聽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呵呵,團長,我一說你就知道了。”李健故作神秘的低聲說道:“娜娜子前天不知道抽了哪門子筋,居然把名字改成了東方梨!”
  “那又怎么了?”二炮聽后很郁悶的說到,心里不由的想到這娜娜子把名字改成了東方梨和真田改成東方……
  “噢,我明白了!”二炮恍然大悟,他拍了自己腦袋一下,壞笑著盯著李健問道:“嘿嘿,是不是你給人家純潔的小魔男同學改成東方不敗的?”
  “誰叫他自己稱自己為東方霸,哼哼,東方霸,霸東方,這不是東方不敗嘛!哈哈哈”李健說到這里竟然是哈哈大笑起來。頓時二炮誰的也是會心的笑了起來。
  “怪不得小魔男武功高強啊,敢情是練了《葵花寶典》啊!”二師兄在后面一臉壞笑的說到。
  “唉,唉,唉!八戒,不懂別說行嘛!人家那叫《辟邪劍法》!”李健急忙更正:“《笑傲江湖》看過沒?別把《蓮花爭霸》和《笑傲江湖》搞混了行不行?”
  “哈哈哈,我說那,敢情這小魔男也是個人妖!”二炮壞笑著說到。
  “團長圣明,人妖人家有那玩意兒!嘿嘿”李健一聽又及時的糾正了二炮的口誤。
  “是公公,是太監!哈哈哈”頓時二炮所在的這艘戰列艦上那是一片笑聲,天空中卻是不時有感染了的喪尸海鷗飛過,留下一串串清脆的鳴叫聲。
  這些喪尸海鷗如今都加入了真田的空軍,此刻他們正在他們空中警戒著。那只領頭的喪尸蒼鷹,也在天上不停地展著翅子盤旋不停。一時間天上竟是遮天蔽日的,他們這些空軍不停地驅逐著一些無主的喪尸鳥,不時會展開一些零星的打斗,弄得天上不時的落下一些沾著鮮血的羽毛。
  李治看到岸上真田的作為也是心內震驚,他回頭看了看同樣駭然失色的吳江和黑如水不禁說到:“真田等將軍在,實在是我軍之福啊!”
  黑如水也是點頭不已:“這些將軍在這里,我們就不用再擔心了!”
  吳江盡管驚駭,但是他此刻想的卻不是眼前的這些事情,他在想怎么那兩天自己軍隊的動向野坂都知道哪!本來弄了天皇的詔書來壓野坂,沒想到野坂好像跟事先知道了一樣,他們的表情盡管驚訝,但是看上去卻有些做作。特別是傍邊渡邊少將的那一句:你們連直升機也要全帶走?武田的軍艦很好使啊!讓吳江震驚得不行了。
  這直升機帶走跟武田的軍艦來運人都是自己這邊絕密的事情,知道的人就那么少數幾個,這里面有蹊蹺啊!有內鬼這三個字在吳江腦袋里晃悠了好幾天了,但這內鬼是誰啊?他卻判斷不出來,這人臉上又沒寫著“內鬼”兩個字,總不能平白無故的冤枉好人吧,想了想也怪自己料事不周。
  這件事情他們開了一次會議,團級以上的指揮官都知道。他現在很懷疑是大江忠介,這人首先是島國人,成天嘴里不干不凈的,除了李治誰都不擺,他眼睛里只有李治一個人。但是他看上去對李治的部隊沒意見啊,他最喜歡作戰時親自扛著雄據天下的血紅色大旗,想了想也覺得不大可能,可是除了他其他人叛變的可能性很小。
  難道?不行,不能錯怪好人啊!吳江不由的心內嘆了一口氣,如果搞錯了不但會傷害了大江忠介,其后果也是嚴重的,會造成島國的士兵整體嘩變,這是吳江最顧忌的事情。
  因為在李治的加強師里面基本上全是島國士兵組成的,從士兵到基層軍官全是,李治一開始也就來了五百多人,現在已經成三百來人了。這一個判斷失誤足以致全師嘩變,其后果不言而喻,吳江的眼鏡片看上去灼灼發光,顯然他在不停地沉思。
  李治看到吳江在那里又不言語了,和黑如水說笑了幾句后,就拍了吳江一下,這一下把吳江搞得渾身一哆嗦,冷不防抬頭一看李治和黑如水都是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
  “嘿嘿,老吳,在想什么哪?還在想你那美女秘書哪?”黑如水一臉壞笑的說到。
  “哪里,別亂開玩笑。”吳江看著面前這兩個人一臉壞笑的樣子,頓時有些緊張。說實話他的那個秘書,他還是真的有點喜歡,個子高挑,皮膚雪白,體態勻稱,最妙的那一雙極為靈動的眼睛,這樣一掃自己就讓自己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讓自認為是個冷人的吳江也是心動不已。而他的美女秘書總是冷若冰霜,自己想和她多說一句話,她也不肯,只是在工作時說上幾句話。
  這讓吳江這樣的冷人感覺的有點意思,他就是喜歡和他一樣性格的人,不喜歡成天粘著他的女孩兒。他覺得男女之間本來就是如此,沒必要成天黏在一起,那樣多不自在,讓他感覺到被束縛的感覺。
  吳江是那種喜歡個人生活自由自在,既不被人干預,也不要被人管的那種人。他喜歡自由廣闊的天地,很多時候他也是喜歡自己獨自一人呆著想些事情而不被別人打擾。沒想到今天被李治和黑如水說透心事,頓時一陣子渾身不自在。
  李治一看吳江那表情就是一陣開心,促狹的說了一句話,這句話不但解了吳江之圍,而且也讓黑如水好一個臉紅。要知道李治說了什么話,請看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