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182 (家是什么)

李治在三個喪尸將軍的勸說下,將童虎的部隊安排到了港口,童虎的部隊今天下午的任務就是徹底的清掃和搜索港口,他們的外圍不用擔心,全都被真田的喪尸部隊里外三層的包圍了。童虎的部隊乘坐著裝甲車和坦克緩緩的從運輸艦上下來,為此童虎他們這些指揮官也是先乘坐快艇到了運輸艦,然后上坦克指揮著部隊下軍艦。
  不一會兒童虎加強團大約1000人乘坐著坦克,裝甲車什么的從船上緩緩而下,當然還有很多步兵也在坦克之后紛紛由戰艦上下到港口地面上。只見這些人如同螞蟻一樣在港口上不斷的列隊集合,大約十分鐘后就形成了很多方隊和戰車列隊,童虎在這些士兵之前不知講了些什么話,之后那些士兵們便在基層軍官的指揮下跟在坦克和步兵車的后面快速的移動著。
  港口附近有不少的集裝箱什么的,還有一些作業吊車。童虎的士兵不斷的搜索這每一個角落,他們的任務很艱巨,必須保證沒有死角。不時一些地方傳來槍聲,站在軍艦上觀戰的李治知道士兵們是在槍殺了一些被困住的喪尸,看到這里李治不由得想起以前他們在沃爾瑪時的情景。
  那時沒有武器,自己那些人就這么熬過來,現在不但有了武器,部隊還有喪尸將領,這讓李治多少有些感慨。旁邊的吳江看著李治在那里一個勁的唏噓不已,頓時感覺很奇怪,這些任務很簡單,沒必要盯著看個不停吧。他剛想上去調笑幾句,卻一眼看到了娜娜子從自己的身后直奔李治而去,頓時向周圍的人打了個眼色,黑如水等人會意,都轉身緩緩的離去了。
  李治卻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他此刻想起來沃爾瑪,由沃爾瑪想起了劉蕓和莫嫣然。當然他們去掃蕩沃爾瑪的時候,劉蕓那含著淚的神情讓他想起來就是心中一動。
  現在不知道劉蕓和自己的孩子怎么樣了?那個大方得體,高雅端莊的女孩兒此刻應該在九州熊本縣自己的宅邸里。當時她是那么的美麗,當時的她是那么的溫柔,好想再回到從前啊!
  如果能和她天天的廝守在一起也是很好,想想她那電力十足的眼神,想想她在自己面前擺著小手問自己的感覺,想起她跟莫嫣然爭風吃醋的樣子,想起她在沃爾馬唱歌時候的深情,李治的心痛了,這才和她分開幾天,李治就開始想他的“小豬”了。
  平常在一起的時候有時吵吵架,自己恨不得一輩子再也不見她,可是一旦分開卻是想念的很!他發現自己這一輩子兩個女孩兒是絕對忘不掉的,一個就是莫嫣然,另一個是劉蕓,這兩個女孩兒他那個都離不開,一分開就想念。在一起時有幸福的日子,也有不開心的時刻,但是她們把她們生命中最閃亮那一刻和自己分享,這讓李治這個多情種子很是感動。
  他們在一起的時間盡管短暫,但總體上來說卻是美妙的,這兩個女孩兒哪個不是美人胚子?哪一個又不是柔情似水,自己卻負了她們,莫嫣然深愛著自己,自己卻沒有娶她,而是娶了劉蕓為妻。劉蕓那么關心自己,自己卻在她身懷六甲狠心的離她而去,就為了自己是中國人?自己還是男人,是男人就要負責的!
  李治發現這和女孩兒相處是要付出感情和代價的,你說一句簡簡單單的不在意,這是不可能的。這么美麗的兩個女孩兒,他怎么能不動心,他自付自己真的是在莫嫣然和劉蕓身上用了真情,而且愛的她們很深,就像她們愛自己一樣深。
  她們美麗的名字已經深深地烙在他的心里,那種被烙上印記的疼痛不時的會折磨著他的神經。他覺得自己即愛她們,又對不起她們,今生算是欠下她們情感帳單了,而且是巨額賬單。這種賬單不是你說還就能還上的,它需要你用一生一世甚至是三生三世來還才能撫平的。
  莫嫣然調皮的動作表情不時的會跳出來擊打著他的負罪的心靈,他到今天還清清楚楚的記得莫嫣然咬著銀牙給他制定的八十八規定。他違規了,是的,嚴重違規了!除了莫嫣然讓他注意個人衛生和鍛煉身體少數幾項規定,其他的他一律沒有遵守。他現在不但沒有娶她,還跟她的情敵結了婚,他很害怕見莫嫣然,怕她知道了只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永世不再與他相見。
  但也想見她,不見她的那種想念是他這一生都難以忘記得痛,那種陣陣錐心的疼痛,那種一想起就讓你抓狂不已的動作。你會傷心,當然沒有人的時候甚至會落淚;你會沉思,你也會在回憶的時候失聲而笑,是不是的來上一句:她啊!真是。李治迎著海風,突然覺得眼睛無意中居然濕潤了,風吹的,他對自己說道。自己本來就是一個浪子,花花大少,怎么會在意一個丫頭片子。
  李治從莫嫣然又聯想回了劉蕓,他現在對劉蕓的感覺更多的是牽掛,這可能是結了婚的緣故吧。現在只要自己不在劉蕓的身邊就會有種深深牽掛,還有一種很揪心的感覺,想起劉蕓給他制定了73條規定,李治自己失聲的笑了出來。
  他不但沒有遵守,還把羽見時光和娜娜子招進自己的秘書處,幸虧劉蕓是個賢惠的,這換成莫嫣然早就當場咬殺自己這個“花心大蘿卜”了。劉蕓對自己非常的關心,而且心很細,自己的衣服扣子掉了,她就用針線給自己補縫好了。每天自己的書桌都是整整齊齊的,那里有自己常用的鋼筆和常看的書籍。自己每每將書桌搞的亂七八糟,之后就出門了,但是回來的時候發現又是和之前一樣整整齊齊的。李治進門時的拖鞋,還有出門的皮鞋都被劉蕓提前就擺好了。
  還有他的咖啡杯,每次自己在寫文件的時候,咖啡杯都會劉蕓悄悄的倒滿剛磨好調好的濃香咖啡,這讓李治感受到了劉蕓的溫柔和細致。如果換成莫嫣然那早就河東獅吼了,非掐著小蠻腰說的李治自己收拾好不可,莫嫣然每每都是氣鼓鼓的站在一邊歷數李治的種種不是,非把李治搞得焦頭濫額的,就跟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樣。
  人家莫嫣然曾經說過,進了我家的門那就要聽我的,我的家里我作主,我家我最大!我的是我的,你的還是我的。這些都是莫嫣然的經典名言,李治這個小學生在莫嫣然這個博士生面前那是服服帖帖的。
  這一點明顯的劉蕓做的很好,劉蕓從不掃李治的面子。不管有沒有人在面前,她總是刻意的維護李治的尊嚴,這讓李治感覺很爽。而且劉蕓的確是個溫柔的,這一點可能跟島國的習性有關系。跟劉蕓在一起總有一種當家作主的感覺。
  從莫嫣然那里來劉蕓這里,那簡直就是一個翻天覆地。就像毛主席說得一樣,有種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感覺。李治很喜歡跟劉蕓在一起的感覺,覺得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那是一種溫馨的感覺,那是一種家的氣息。
  什么是家?就是一個溫柔的妻子和一個可愛的孩子。一回家就有一股子暖意,讓自己感覺放松舒適的感覺。其實男人并不要女人出去工作什么的,只要自己娶回來的這個女孩兒溫柔體貼,善解人意,那么男人自己是樂于在外面努力地打拼的。
  男人很多時候要得是一種感覺,而非要讓自己的妻子一起跟自己掙錢,那種掉進錢眼的感覺李治很不喜歡。他覺得如果男人們娶回的女孩兒一個個都兇巴巴,有什么意思哪?你辛辛苦苦忙了一天,回家還有再受氣,吵架,干活,那樣的家只是一座房子跟一個兇女人而已。那這樣的家又有什么意思哪?又有什么可以留戀的哪?
  在這一點上劉蕓人家明顯的比莫嫣然聰明。劉蕓人家很少跟李治吵架,吵架也是為了李治作風和原則問題,關鍵是李治總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孩兒鬼混在一起。劉蕓一般不說李治,但是發現了就要及時糾正,不然這是要出大問題的。用劉蕓的原話那就是:老公就是從結婚之前抓起。
  老公就是要好好的看著,不教育一不小心就會變成饞嘴的小花貓的。李治當然不會被劉蕓的聲勢嚇住,對于莫嫣然他還算忌憚點,劉蕓這樣的溫柔妮子總是被他氣得只掉眼淚。
  其實不止劉蕓掉眼淚,貌似莫嫣然也是被李治氣得哭個不停的。人家李治也有名言:女孩兒就是用來氣得,不然讓她們閑著干嘛?氣哭一個女孩兒不算本事,要氣哭一群才行。女孩兒就是我手中玩弄的蠟燭。諸如此類。以上話語為李治版權所有,僅供參考,萬一用在現實中出現麻煩李治該不負責,其最終解釋權歸李治所有。
  娜娜子看到李治站在前面又是垂淚,又是欣喜,又是哭笑不得感覺很不明白,但是也沒有打攪他,而是呆呆得站在他的后面跟著他一起迎著風和耀眼得陽光注視著港口得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