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184 (我的心肝啊)

在這場會議中,吳江并沒有過多發言,他只是提了一下語言不通的問題,要求都自己回去后詢問一下士兵里面有沒有會高麗語的。這樣一旦找到幸存者大家也可以詢問一下,還能多個向導什么的。總不能跟對方用英語交談吧?要知道高麗人并不是全都會英語的,很多人不是些二五眼就是根本就不會,這跟中國的情況很類似。
  李治在會議上也沒有多說什么,他來濟州的目的一半為公,一半卻是為私。他首先要履行他的諾言,畢竟他答應天皇老頭子了,說謊總是不好吧?再者他也是打著這個借口來濟州島的,無論是從軍心上講,還是從這件事的影響力上講,他都必須去救真子公主,否則他不但將失信于天下還將失去軍心。他的部隊基本上全是島國人,而島國人本來就對皇室有種特殊的感情,自己如果不去救……是吧?
  再者李治的確想去見見這個公主,他一輩子還沒見過真正的公主哪?也許是以前小時候看小說電視看的,對于公主總是有種莫名的情愫。還有更重要一點就是李治在上大學的時候見過真子公主的照片,那是有關真子成年的一組照片,當時真子公主剛20李治也是剛上大一,所以對她充滿了興趣。這一次李治論公論私的都要去尋她一尋,要不就要遺憾終生了。
  就這樣這場軍事會議強調了在濟州島的主基調:救人為主,解放為輔。他們在會議中都認識到了喪尸動物的戰斗力,因為在談到喪尸動物的時候,小魔男,平八郎都發言了。能不發言嗎?平八郎都差點被“野狗”咬了,所以這二人原原本本詳詳細細的把這件事向李治他們匯報了,這樣一來更引起了李治他們的注意。
  怎么著?喪尸將軍居然控制不了這些動物,這就說明很有問題,是變異了還是怎么著?一家人研究了半天都沒研究沒明白,但是他們卻在一點上達成了共識,那就是這里面肯定有古怪。對于西歸浦北方漢拿山要嚴加防范,具體的由血刃去落實。
  血刃是李治軍第一大將,他對付些喪尸動物應該問題不大。再說他也有部隊,真田還把一只生化侍者調給他指揮,他的部隊就負責防御西歸浦市區北面防線。把自己最強的部隊調過去才行,當然童虎3000人的裝甲坦克混合團在后面為他們提供強大的火力支援,另外7架阿帕奇也被部署在北面方向,還有真田的喪尸蒼鷹率領著大部分“空軍”也防御和偵查北部及漢拿山區域。
  做完這些事情李治才略微放心。他們明天的主要任務就是先徹底的掃蕩西歸浦市區,然后搜救一下幸存者。一開始一家人都很樂觀,現在看來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
  李治開完會之后,就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個人看起了文件,旁邊的羽見一臉憂怨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師長”。自從她當了機要秘書之后發現她的身邊全是李治的仰慕者,這讓她很是郁悶。外面那四個狐貍精那個是吃素的?就算娜娜子她也是防了再防,幸好自己會讀心術,李治和她們五個女孩兒的心思被她看的一清二楚的。
  首先是娜娜子非李治不嫁,這讓羽見很郁悶。她知道娜娜子是個善與的,但是那不能跟她搶心上人啊,雖然是小三,那也總比小四好得多吧。現在她為了這個“小三”的位置煞費苦心,有時她自己都罵自己,但是罵完哭完之后還是對李治一往情深。
  娜娜子在這個五個女孩兒里算個沒機心的,所以羽見很愿意和她在一起聊天,而琪琪和平子她覺得很古怪,你說她們喜歡李治吧?她們才來了幾天。而且有時她們倆個貌似對李治的興趣也不是很大,倒是忙于工作的時候居多。
  她只從平子那里讀出了對李治很有好感,特別是她一見李治心里就大喊:好帥好帥啊!這讓羽見非常的討厭和她在一起,而外面那個叫葡萄的女孩兒總被她支使來支使去的,她的心思很多時候自己居然讀不出來,這讓羽見非常的警惕這個一笑就非常迷人的女孩兒。那個林薇兒就是個小孩子,什么都是小孩兒心性,這讓羽見有些哭笑不得的,你先能不能滿15歲再說啊。
  不要因為身高到了就把自己當大人好不好,林薇兒對李治非常的感興趣,那言語表情什么的都表露無遺,根本就不用費腦力去讀。羽見跟她在一起經常哭笑不得的,因為她很多事情都不清楚,還有給她不停講解。
  這個林薇兒為了吸引李治注意故意地打扮得很成熟,這一下把李治都搞得一陣陣的別扭。人家為了表示成熟,故意地不但打扮的很時髦很性感,而且還沒事就畫畫妝,抹口紅的。這讓喜歡素顏的李治一見她就是陣陣的惡寒,她越裝成熟李治越惡寒。所以一家人都把林薇兒當小孩子待,很多時候并不把她當作競爭對手。
  羽見這個秘書處大總管當得很是舒服,但是就是經常被李治和這幾個女孩兒搞得郁悶不已,不是這邊失火,就是那邊又出了狀況的。恨的她都不行了,她知道有時候李治是故意地氣她,但很多時候就是他的本性使然,絕對的。想起來她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李治,卻被剛剛抬頭捻煙頭的李治看了個正著。
  “呵呵,怎么了?羽見大小姐,誰又惹你不開心了?”李治看羽見的模樣已是了然了七分。
  “沒事,我只是看著你的煙快燃盡了。”羽見被李治看透心事頓時覺得一陣子不自在。
  “呵呵,不是為了別的?”李治壞笑著說到。
  “哼,你說你今晚抽了幾根煙了?吸煙有害健康你不知道嗎?真是!”羽見有點惱羞成怒。
  “哦,這樣啊!嗯,改抽抽七星了,換個牌子試試!”李治說著拉開抽屜拿出一盒七星煙來,一邊拆封一邊壞笑的盯著羽見。
  羽見一聽就知道李治的意思,頓時一陣臉紅,人家直接上去一把奪過了李治手中的煙盒扔在地上,用腳踩個不停,嘴上卻是帶了哭音:“我讓你換牌子!讓你個死蘿卜再換牌子!”
  李治聽到羽見帶了哭音略微一呆:“我擦,不是吧?我只是換個牌子而已啊!”
  羽見此刻眼中淌出淚來,晶瑩的淚花順著臉頰不停地淌下。羽見氣的猶在用腳不停捻那個一盒七星:“我讓你再換牌子!欺負人是不是?我讓你抽!”說著竟然把李治的辦公桌的一抽屜煙盒一下子全扔了出去,頓時屋內一片狼籍,李治看著撒了一地的煙盒呆的說不出話來。這邊羽見直接一下委頓到地上哭了起來。
  正在這個時候娜娜子一推門走了進來,她看到滿地的煙盒和萎頓在那里的羽見,立馬意識到李治又在欺負人,于是義憤填膺的說到:“大師長你又怎么欺負人家羽見了?”
  李治一聽頓時感到萬分委屈:“沒啊,哪里啊!我沒有啊!”
  娜娜子給了李治一個大白眼,卻是去扶起了在地上哭得很傷心的羽見:“還說沒有,真是!還是師長哪?”
  李治聽罷更是哭笑不得了,他也起了身,卻是去撿他的寶貝煙。那些煙全都是高檔貨,什么35香煙,七星,雪茄什么都有。他就這么點家底了,這不還讓羽見捻碎了一盒七星。本來李治抽的那根是國產的天子,這才要換換口味,沒想到調笑了羽見兩句竟讓他的存貨蒙受了打擊,這些可都是他的心肝啊。李治也是心疼不已。
  現在娜娜子看到李治居然不管羽見先去撿他的香煙,一下子也變得很不高興了,哦,你的煙敢情比我們這些秘書重要的多啊!男人真是,是不是外面來了幾個狐媚子就把我和羽見忘了?但她是個溫順的,一般不發火于是壓著火問羽見:“羽見姐姐,怎么回事啊?”
  這邊羽見哭得泣不成聲的:“他……欺負人,說……要換口味……換牌子。”
  娜娜子一聽也火了,頓時對著李治的剛堆好的煙盒使出“大招”,只見李治的高檔煙再一次遭受了劫難。這次有的煙盒包裝也破了,那些煙都紛紛的脫穎而出。
  李治看到這一幕一下子蹲在墻角們喃喃的說到:“完了,完了,全完了!我的心肝兒啊!”
  外面的四個常務秘書一聽李治的里面又出事了,紛紛聚在門口圍觀。大家都不知情,互相的詢問了起來,她們不停指指點點,不時聽著娜娜子在那里歷數著李治的無良。一家人今天真的開了眼界了,她們沒想到平時溫順的娜娜子發起火來居然比內向的羽見時光還厲害。
  羽見也只是捻碎李治的一盒七星罷了,這娜娜子今天被氣的醋性大發,居然挨個挨個用腳蹍李治的高檔煙。這讓李治一下子感受到了娜娜子小宇宙的強大,看樣老實人欺負不得啊!欺負過分爆發后那戰斗力是驚人的。現在出現在李治面前的不再是那個溫順的“雛田”,而是脾氣火爆的“小櫻”,這讓李治不由得不嘆服女孩兒也會變身啊。
  屋里只剩下不停使大招的娜娜子和在一邊跪坐著哭個不停的羽見時光,還有在一邊呆若木雞的李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