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190 (絕對不抽!)

金*跪在地上,他沒抬頭,此刻卻由真哭變成了假哭,他不停的聽著李治跟哪些“叛徒”的對話,知道自己的話對方已是信服了。哼,這些野蠻人跟自己斗還嫩著哪!你爹我可是在道上混了十幾年的人會輸給你們這些毛都沒長全的支那豬?還有這些叛徒,等老子回來,老子他媽的先突突了你們。他心里定了一條狠計,剛才二炮的那個掏槍的舉動讓他決心讓李治他們葬身于此。
  老子本來的報仇大計沒成,這些支那豬居然把自己辛辛苦苦經營了數月之久的老窩給端了,此仇不報非君子也!他又想起那個令人痛恨的樸真賢,這個狗東西居然在自己沒在的時候亂搞,不但自己的十個姨太太被他搞了,還吃了四個!想起來他就恨的牙根癢癢,他一點都不心疼李治他們槍斃樸真賢,這個狗東西本來就該死,但是讓他這樣死太便宜他了。
  換做他他就把平常整人的招數全都用在樸真賢的身上,先把把綁在在一根鐵柱子上用沾了鹽水的皮鞭抽打他,再用竹簽穿爛他的手指頭,之后在給他喝辣椒水,用刀割他的的肉,最后在架上木頭大火燒死他!他還有……
  “你還有什么說的沒有?”李治一句冰冷冷的話一下子打斷了金*的想象。
  他一下子意識到機會來。于是他向前爬了兩步抬起頭對李治說道:“有,有,有。李師長別殺我,我說,我都說……”
  半小時后李治眾人隨著金*出發了,據金*說,他知道公主在一個叫做西歸浦之家的勢力那里,但是那個地方需要穿過死亡地帶。
  那些留下的向導都沒聽說死亡峽谷,但是卻知道公主的確是去了西歸浦之家,那里是市政府的官員建立的難民收容站,自己這邊有些人受不了樸真賢的*向那里逃過。但是這些人有沒去過他們怎么能知道這里面有個死亡地帶?李治他們卻是不怕什么死亡地帶。
  他們只知道去救公主,他們有武器還有平八郎,會被一個簡簡單單單的地名嚇住?于是一家人由金*為先導依次而進,李治這次學聰明了,讓平八郎帶著喪尸部隊打頭跟著金*在前面,他們的人類部隊在后面。這一下可苦了金*,他沒想到自己居然忘了李治還有喪尸將軍這事了,沒辦法只好看看哪一方厲害了!
  自己跟著一群喪尸在前頭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千算萬算,卻把自己也算計之中了,但是想起來最后還不一定哪,于是咬咬牙繼續引著眾人向死亡地帶而來。
  所謂的死亡地帶就是在離著金*這個勢力西面5公里的地方的一個通道,這是一條直通西面海邊的下水道管道。
  這里面有個不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高麗政府曾經在2013年時在濟州島西南角島礁上搞過核試驗,以及西南角的核電廠一些大量的核廢料都被掩埋下面土壤里,這下水道里面受到了強烈的輻射,造成里面的一些動物的變異,是吧~
  而這件事被當地居民舉報了之后哪些核廢料被運走,但是盡管隔的很遠卻遭到了輻射,這個通道卻成了死亡地帶,這附近隨長卻是無人敢居住的地方,一是害怕輻射,盡管已經過去2年了,但是那東西輻射期限貌似不止幾十年。
  那里面有怪物,有些大膽的人在經過這里的時候都被怪物吃掉了,所以這個通道附近兩公里出都設置了鐵柵欄,來阻止有人進入或者怪物外出。但是總是有人大膽進入,這些進入的人就成了這些怪物的美餐。
  這不今天李治他們來了,人家就是膽大的,他們有武器有喪尸將軍牛叉的不行了,還會怕?金*此刻已是遠遠的看到了鐵柵欄,他一下子就打住了,為什么哪?他看到地上的綠粘液了,這是哪些怪物出沒的表現。
  以前他曾經向征服對面的西歸浦之家,去劫掠一番,沒想到他的200人到了這里,居然被那些怪物全殲了,當然他卻成功的逃脫了,他永遠都忘不了那恐怖的一幕,這個可不是喪尸那么簡單了,這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啊!只留下一團團的綠色粘液。
  那紫色的眼睛,綠色的皮膚,巨大的血口,讓他現在就是一陣腿軟。他忘記自己當時是怎么逃走的了,反正他逃了,但是他的馬仔一個都沒回來。那里面的怪物有很多鐘,絕對不止一種,金*看眼前的那一幕幕,感覺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凝固了。
  自己這樣做對嗎?自己別損人不利己啊:白開心。他那次曾經對天發誓有生之年再也不回到這里,但是此刻他卻違背了自己的誓言帶著一大幫異國的士兵來到這個曾經驚心之地。此刻他不知是嚇得還是怎么了,居然全身抽搐一下子摔倒倒在地上抽搐起來。
  平八郎看到這一幕,輕虐的哼了一聲,他用腳踢了一下在地上抽風的金*,他以前很討厭高麗人和支那人。
  現在由于他跟李治他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后,他發現高麗人很討厭,支那人還是可以的,特別是他有了一個支那朋友,他的名字叫王寧。這人和自己真是無話不談,氣味相投,兩人不但一起上網打游戲升級,還都愛好看片。
  嘿嘿,二人就像一個娘胎立刻生出來的,一個脾氣,都很膽小。而王寧比他大度,他喜歡沾便宜,王寧卻無所謂。王寧喜歡吃好東西,他卻無所謂。王寧喜歡背后打黑槍,他卻喜歡猛打猛沖,這配合那叫一個Prefect!一起打網游時,他們組隊打得很好。
  他們在島國打網游時,朝倉的指揮,長沼治療,他是肉盾,王寧的刺客,這配合的天衣無縫啊。而且王寧的背刺和致命一擊都運用的爐火純青,他問了一下人家還是無師自通,這刺客可是高難度啊!5vs5的戰場他們4個足矣!想到這里平八郎又是朝天大笑不已。
  后面的李治眾人見前面不走了,紛紛趕來就見平八郎一腳踩在金*身上仰天長笑,金*在地上痛苦地抽搐不已,一時間還以為平八郎把金*變成了”旺財“,人人都是汗顏不已。
  二炮看到這一幕立馬明白了人類被咬了變喪尸原來是先抽搐啊;而李健卻是仔細的打量金*的身上,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咬了,心下正奇怪的很,卻聽到李治問平八郎:“前田將軍,怎么回事啊?”
  平八郎搖著頭笑道:“李師長,我也搞不清楚啊,金*這廝看見前面那些柵欄之后,就兩眼發呆,之后就抽了。”
  李治回身問那幾個高麗向導,他們卻是知道這個金*確實有癲癇病的,頓時有人就和李治他們說了情況,李治他們聽后大悟:原來此人有癲癇啊。
  仔細看去果然金*面色潮紅,紫紅,繼之轉為青紫或蒼白,口唇青紫,牙關緊閉,雙目上視,頸背強直,四肢抽搐,口吐涎沫。這是典型的陽癇發病癥狀。
  李治朝后面的醫護兵示意,只見幾個醫護兵一擁而上,立刻將金*放平立即躺下,將他的頭部側向一邊,然后又松開過緊的衣服。還有的醫護兵清理了周圍的硬物如:石頭之類的東西。
  這讓二炮看的很不解,他回頭問李健到:“艸,他們這是在搞什么灰機啊?”
  李健聽后就是一笑:“團長,這是有講究的,你看到沒,他們把他放平,頭側向一方這是為了使金*口液易于從口中暢流。”
  “哦,那松衣服領子什么意思啊?”二炮還是有些不解。
  “為了維持呼吸道的通暢唄!”李健在這里又可以賣弄了,于是又開始擺出一副得意洋洋地“叫獸”相:“看到沒,那些醫護兵移動傍邊的石頭是為了金*扭動的時候不受傷。”
  “真的來!你行啊!依然風騷啊!”二炮趁機損了李健一句。
  “那是!”李健卻沒聽出來,可能是沒聽清吧。他把軍裝往下拉了拉,又提了提褲子那神氣勁就別提了。
  那些醫護兵給金*吃了些藥片,眾人都沒見是什么藥,但是李健卻知道那些藥不是卡馬西平就是苯巴比妥。這兩種藥是最管用的,當然還有一些其他藥物,李健卻忘記名字好像還有氯硝西泮和丙戊酸吧。
  果然過了一段時間,金*就沒事了,一家人都過去祝賀不已,金*也是異常的興奮,不斷的感謝這些救了他們的“八路軍”和“太君們”。這個癲癇發作起來是很厲害的,甚至會引起死亡,所以金*此刻非常的感激李治他們。當李治問他沒事了吧,人家興奮的拿著藥片說道:有了這個,自己絕對不抽!
  李治黑如水一聽非常開心就要金*帶路前進,結果金*聽到這句話之后就變得目光呆滯,面色灰白。他失神的望了望對面的鐵柵欄,那地上得一灘灘綠泡沫,好像就要來取他的命似的,突然他覺得天旋地轉,一下子暈倒在地,口吐白沫四肢亂動:又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