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194 黑如水三藏本色盡顯

話說巨型變異鼠群在收到“鼠王”的進攻命令之后對平八郎后撤集合喪尸部隊發起了瘋狂沖鋒。這一下讓正在后撤的喪尸措手不及,很多喪尸直接被那些兇悍的變異巨鼠撲倒在地撕咬起來。平八郎的部隊頓時炸了群,被打的潰不成軍敗退了下來。
  平八郎的嘴形一下子變成了“O”字型,人家一看不好直接又學了王寧:倒拖著“太爺刀”(現在那模樣也好意思叫野太刀?)撒丫子就跑。倒是他的那只紫紅色敏捷型喪尸下達了原地狙擊的命令,但是對方已占據了絕對優勢,那些喪尸還是被打的敗退了下來。
  李治他們一見平八郎戰敗了,頓時開始射擊,掩護平八郎撤退,他們才不在乎那些喪尸哪。當然盡量的射擊變異巨鼠,壓制敵人的攻擊,減少誤傷,頓時后面近300人開始了齊射!一時間火光沖天而起,那些進攻的巨鼠被打的皮開肉綻,殘肢亂飛,而平八郎和一些喪尸狼狽的逃了回來,在人類部隊的側翼開始整隊。
  那些變異鼠被打了個猝不及防,攻擊勢頭為之一滯,而鼠王一開始也被這強大的火力搞得有點摸不清頭腦,但是它瞬間直接下達了向人類進攻的命令,數千只變異巨鼠冒著槍林彈雨向人類部隊惡狠狠的撲了過去!
  李治這邊的人類部隊看著變異鼠不顧傷亡的向自己這邊攻了過來,頓時士氣開始動搖。有些士兵射擊的手開始發抖,那精度立馬就是一個大幅度下降。那些變異鼠離他們越來越近,這一下不要緊,不少士兵開始脫隊逃跑,李治他們大喊也無濟于事。只見那些巨鼠一下子就攪了進去,霎那間殘叫之聲連連,血肉橫飛,平八郎一見大驚失色慌忙帶著自己殘兵敗將殺了過去。
  李治是他的財神爺啊,他可不能讓李治掛了,掛了他的年薪和年終獎不就泡湯了?所以他現在也是拼了,當他沖過去的時候,二炮等人正擋在李治面前跟那些巨鼠死斗,這李治他們剛才全都扔了手雷,頓時整個地道都被震的晃晃悠悠仿佛要炸塌一樣,那些變異鼠被炸死了一大片。勢頭才遏制了一下,但是他們隨即又向李治的部隊發起了新的攻擊,李治的部隊一下子傷亡了上百人。
  他們可不是喪尸那么抗揍,很多時候就是直接被那些巨鼠嘶咬開吃掉了,幸虧平八郎這是瞬間就沖過來了,不然李治他們再有本事也是全都完蛋了。
  此刻李治他們已經被壓制到一個墻角,李治的槍打光了子彈,卻忘記了換彈夾;而黑如水跟李健背靠背擋在李治面前,最前面是二炮趙飛博跟幾個警衛員端著槍不停地射擊,他們幾乎傷亡了大半的部隊,才住了那些變異鼠兩分中的突襲。
  這時幸好平八郎冒死前來,他從對方的后面突入,他赤著眼睛拼命了的向李治那里攻擊,也不顧自己身邊的喪尸越來越少,只顧往這邊殺個不停。人在拼命的時候往往戰斗力驚人,而平八郎此時也是這樣的,盡管身負十數處咬傷抓傷,他卻成功的突入到了李治他們面前。
  這一下頓時緩解了李治他們的危急,二炮等人趁機換彈夾,而平八郎帶著殘存的幾十只喪尸死斗不停。他的那只紫紅色敏捷型喪尸就是殘存的喪尸之一,現在也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淋的,但那只喪尸猶在死戰不已,它的敏捷跟速度那是無可比擬的,所以它才幸存了下來。
  而平八郎是喪尸將軍他的皮膚跟身體的堅硬程度比巨型喪尸還強,所以他才受傷最少。而那些普通喪尸跟他的蛤蟆老大卻沒有那么幸運了,幾乎全體陣亡了,都成了那些變異巨鼠的腹中之物。
  那只鼠王此刻卻沒下達繼續攻擊的命令,而是像只獅子圍著自己捕獲的獵物轉個不停,李治他們卻是不停在平八郎他們身后射擊,不時的打死一些正在享用美餐的變異鼠。
  平八郎握著沾滿鮮血的野太刀不停地喘著粗氣,他的雙手都在不停地顫抖,而他的太刀上不停往下面滴著不知是誰的鮮血。他從來沒經過如此惡戰,以前跟著朝倉什么時候打過這樣的惡戰。而手下的那些喪尸也全都如出一轍,都是滿身是傷,渾身顫抖,這里的顫抖不是害怕而是累得,人在經過劇烈運動時身體有時會自己顫抖抽搐。
  勝負已定,李治他們輸了,他們馬上就要喪身于此,誰都沒想到金*此計真的很歹毒,李治他們千算萬算還是中了金*的復仇之計,人人都以為“死亡地帶”只是個噘頭。
  沒想到這個死亡地帶的確不是吹得,他是經過幾萬人的代價之后猜的出來的經驗之談,這個地方之所以被稱為“死亡地帶”就是因為他真的危險。很多時候人類就是這樣,以為自己有這樣那樣的優勢就可以藐視那些被前人有生命換來的告誡,結果只能付出一樣的代價。
  這有點類似于小時候父母不停的告訴我們一些事情,卻被我們嘲笑著,當我們長大了去親自面對時才發現父母說的很對,但是已經晚了,代價是我們跟父母們一樣在那里跌跟頭。
  這不李治他們此刻都意識到自己錯了,他們在知道后果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自大跟無知,他們再一次的為自己的自以為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而平八郎他們也已經是精疲力盡,敵人再一個沖鋒他們就全都要葬身于此。現在一家人不停的祈禱以期望奇跡出現,但是那只鼠王在溜達了兩圈之后,突然打住了。它不停的的沖平八郎嘶吼著,只見前面的變異巨鼠紛紛讓開,后面大量的變異巨鼠開始進攻,李治立馬明白,這是讓那些沒吃到肉的巨鼠來享用美餐。
  看到這里李治不由得一嘆,頓時莫嫣然,劉蕓,羽見等人的影像紛紛的浮現在自己的面前,他看到了俏皮可愛的莫嫣然,高貴典雅的劉蕓,大眼睛美女羽見,溫柔可親的東方梨,年幼專情的秦琳……
  這時平八郎已經跟潮水般的變異鼠打了起來,二炮他們的槍聲也再度想起,李治小聲的嘟囔了一句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話,卻發現對面的變異鼠群一陣大亂,那只鼠王仿佛發了瘋的帶著原來前隊隊進攻的變異鼠展開猛烈的攻擊!這一下那些進攻的變異鼠被的有些發蒙,他們搞不清怎么自己的鼠王跟戰友一下子叛變了,居然跟敵人一起進攻了起了自己。
  平八郎卻是知道的,他此刻一邊打一邊放聲大笑:“哈哈,你們這些兔崽子,投降吧!雜種們跟老子打啊!”
  他身后的那些喪尸演員頓時一陣無語,不待這么罵人的,俺不就是來演喪尸掙個一百塊錢嗎?不能侮辱人格啊!這主席曾經說過了要讓工人和農民更有尊嚴,你這個正式演員太那個了吧?但是想歸想反應情況也要在打完之后才能說吧,于是乎這些喪尸演員們紛紛的心中不滿發作在了眼前的那些畜生身上。
  打老鼠沒事吧?這是滅“四害”啊!喪尸甲突然看到喪尸乙正在用450mm的活扳手打變異鼠,不由得問道:“老兄,這扳手哪來的?”
  喪尸乙很不以為然的說道:“老子以前是個維修工拿把扳手不過分吧?”
  喪尸甲擦了擦頭上的汗連忙應道:“不過分,不過分。”
  過了一會兒,他又看到喪尸乙用一把錘子在那掄變異鼠,他心頭一震失聲問道:“兄弟,這又是咋回事?”
  喪尸乙剛輪完了一只變異鼠,擦了擦臉上的汗珠,一笑說道:“我原先是個維修工拿把錘子不過分吧?”
  喪尸甲聽后頭上出現了一排黑線低聲說道:“不過分不過分。”
  然后又打了一會兒,他一下子呆在那里了。只見那喪尸乙一手用錘一手用扳手掄個不停,所到之處那是變異鼠橫飛啊……
  這邊二炮正在用AK滅鼠,但是效果不大,卻一眼看到風騷四正在一臉和諧的在喂養變異鼠,他所到之處一群變異鼠在爭搶著他扔出去的食物。二炮看后暗暗稱奇,心說這騷騷就是有才啊,這都能跟變異鼠搞得這么和諧,真的有兩招。
  他見李健把一個盛食物的空袋子扔在一邊,心中好奇,于是就過去撿了起來,定睛一看上面赫然的引著三個字:毒鼠強。二炮頓時一陣無語,心中對李健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敬佩感。
  而黑如水卻是用他的破鑼嗓子唱起了羅家英的《》,原先人家黑如水也是他們大學著名的“半夜吼”樂隊里面的。那歌聲讓很多小姑娘都是朝思暮想,夜不能寐的,這能不厲害嗎?只見人家所到之處也是降妖除魔的,不但變異鼠紛紛陣亡就連那些喪尸也是黯然失色的。
  喪尸甲突然看到一個人經過喪尸乙時,喪尸乙手中的扳手和跟錘子紛紛落地,不由得感覺奇怪。正尋思不解時,那人經過了自己的面前,對他說了一句經典的話,他頓時也是癱軟在地。那人是這么說的:“人是人他媽的生的,妖是妖他媽生的。你他媽是誰生的?”
  黑如水三藏本色盡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