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197 羅德曼在高麗

李治他們研究之后,決定休息三天后再下去尋找公主。前兩天的苦戰把李治等人累壞了,他們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抓傷或咬傷,不休息還行?人家二炮雖然受了傷,但人家可是個閑不住的,這不帶著他的一幫子牛鬼蛇神的現在正在西歸浦市市中心打劫。這事李治當然知道,但是對于苦戰了好幾天的二炮他們他實在不忍心再去責怪他們了,一想起自己中槍二炮那種怒火中燒的樣子,他就是一陣感動!這個二炮是兄弟啊!
  李治此刻躺在醫院的診所里盯著病房內的乳白色天花板發呆。一傍的醫生跟護士給他重新處理傷口,打了局部麻醉針,給他縫合傷口。那些繃帶全都換了,給他打了吊瓶。他今天哪里也去不了了,只是躺在病床上呆呆想起以前跟二炮的關系。
  原先他進化工廠的時候,二炮早就進廠三年了,二炮的年齡比李治大兩歲,是個電焊工。他技校畢業,人家二炮從小就不愛學習,但是對于武術和鍛煉身體那是非常的熱愛,早上沒事就長跑,所以他練就了一身的力氣。
  他因為會點武功經常跟人打架,但很快就發現那些武術都是些花拳繡腿,他被人打得鼻青臉腫的。他真正的“武功”卻是打野架打出來的,他先是挨打,被打的皮實之后就開始打人,這就是他的真正的武功來源。
  他的脾氣火爆,有那么點“二”勁,他最愛占人小便宜,當然自己也沒有幸免。記得那一年自己的幾百多塊的小型瑞士刀具也被他“沒收了”。當時自己找到他理論,他那一副無賴相讓自己很郁悶,人家就是不承認,你怎么著吧?不行就出去單練去!
  李治跟他那是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啊!自那以后李治對他其實一直都心存芥蒂,直到生化危機爆發,二人朝夕相處,才真真正正的了解了他這個人:為人爽快,講義氣,作戰勇敢,心地善良。當然缺點也是很明顯的:愛占人小便宜,護短,喜歡挖苦人,脾氣火爆。
  李治很多次遇到危險的時候,二炮都是當先擋在自己的前頭。無論是在一開始在沃爾瑪還是昨天變異鼠大戰,他都表現的即臨危不懼又講哥們義氣。這讓李治對在一邊喋喋不休說二炮劫掠西歸浦市的黑如水不置可否,開玩笑,為了那些誰都不用的什么黃子手表讓他處罰他的兄弟,他才不干哪。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嘿嘿,人家不可能跟你黑如水說得。現在直接裝瘋賣傻起來,氣的黑如水不停列舉古代君主懲罰違紀大將的事例,連拿巴侖誰的都出來了,李治干脆裝作睡著了。這讓黑如水非常的無奈,他沒想到一個違紀的二炮竟然令李治擺出如此姿態,最后也無法只好離去。
  吳江卻是個明白的,他也討厭二炮這樣的野蠻人,但是他的高傲和睿智使他不屑去管理這里這些事情。他正在安排下一次“探險”的人員哪,哪又有時間有這些屁大的事去得罪李治的兄弟?那個臊張飛也就那樣了,權當看不到就可以了。
  他知道李治不能跟黑如水說得話,這話他也不能說。當然他曾聽李治講過二炮的以前在化工廠的趣事:就是在一個夏天的下午,他們那些電工維修工的在一起沒事打屁。一個年長的維修工說能把電燈泡含到嘴里去,眾人聽了紛紛搖頭表示不信,沒成想那人真的將一只一百瓦的白炙燈泡含了進去,之后又吐出來了。
  二炮本來在譏笑人家吹牛,沒想到人家卻真的含進去了,鬧的他自己一個滿臉通紅。那人自然也聽到了二炮在笑話他,于是他心里不忿就和二炮打賭,說如果二炮也含進去他就二炮跟大伙吃飯,反之二炮就要請他跟大家吃飯。
  眾人一聽有利可圖紛紛起哄,這里面當然也有才進化工廠不久的李治,當時李治也是笑個不停的,他對二炮有成見,恨不得二炮輸了請客。二炮見那人能含進去,自思自己肯定也沒問題,于是就很爽快的答應了。
  之后別人給他拿來了一模一樣的燈泡,他就是了含燈泡的痛苦歷程。他一開始先含大頭,結果死活也沒含進去,還差點沒把嘴給盛裂了,他試著自己的嘴角都快破的,兩邊都有種火辣辣的感覺!再嘗試了幾次沒有成功后,他又別出心裁的先含小頭,當然小頭肯定能含進去,但是到了大頭又含不進去了……
  這么說吧,他是左含含不進,右吞吞不了的,還弄得惡心的嘔吐了好幾次。一家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偷笑不已,只有不想請客的二炮還在絕望的嘗試著,直到下班一家人擁著冤大頭去了燒烤店……想到這里吳江也是一笑,對于二炮這個個性男,吳江盡量不去招惹他,他知道李治跟二炮的關系,也知道二炮一個心思的跟李治拜干兄弟。他才不去招惹李治的沒結拜的兄弟哪!
  黑如水就是不明白這一點,他一者怕當地人反對,二者這二炮的確違反了軍紀,違反了軍級就應該處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二炮和李健二團那一幫“二”貨沒一個瞧得起他的,背后還給他起了個外號:“黃鼠狼”。
  這樣本來就長得有點像的黑如水大怒不已,沒想到這二炮他們居然有這份歹毒心腸,是不是羨慕自己的漂亮秘書啊?是的,肯定是了!現在全師都流傳著自己跟自己秘書的風流韻事,他查了查源頭居然是來自二炮的“二”團的!這讓他一下子怒不可遏,這不今天人家抓到了二炮的小辮子就匆匆來找李治打小報告了。
  沒想到李治他娘的也在發昏,跟二炮一個鼻孔眼出氣,但他知道李治對自己很信任沒意見,所以只是悻悻的抱怨其二炮的惡行來。他看李治越聽越打盹,最后居然睡了起來,恨的他甩袖而去。直到以后黑如水跟吳江聊天時才知道二炮居然跟李治有這段事情,也變的裝聾作啞起來。
  卻說英雄二團長此刻正在西歸浦市中心的一個珠寶店內打劫,二炮把自己打扮得渾身珠光寶氣的,那一動就是真光閃閃啊!金光閃閃吧?作者你是不是“又”寫錯字了,嘿嘿,作者想說的是這次樓主沒碼錯字,那就是個“真”字,大家試想一下這二炮滿身不是珍珠項鏈就是珍珠手鏈,珍珠掛件的……嘿嘿,“真”氣十足啊!
  這頭上不插東西的大老爺們此刻就跟一個嬪妃似的(比上那個什么姐了),滿頭上插滿了那些女士用品,就差學“羅德曼”了(羅德曼,NBA公牛隊著名中鋒),再在穿上個女士比基尼泳裝簡直就是《羅德曼在高麗》啊!還有的大大要說就算是,滿身珍珠的,那也算是珠光寶氣啊,不能算真光寶氣啊?
  對于這個,流星只能說有個人已經是了,他把二炮的風頭給壓下去了!誰啊?二師兄!人家朱無能雖然是稍微的笨了點,但是大大們想一下,能進二炮的“二”團的,能有幾個好鳥?所以人家也是一進了珠寶店以后就開始瘋搶,開玩笑不搶白不搶,搶了也白搶。
  憑著他那頑強的二師兄作風以及一股子瘋狗精神,他居然獨占鰲頭。當然了雖然他渾身已經掛滿了珍珠,但二炮還是很有“道義”的從他的身上順走了最值錢的幾串珍珠項鏈。團長二炮一帶頭,風騷四李健等人那是一個有樣學樣啊,搞得二師兄顧此失彼的,經常是防住了上邊,下邊的珍珠被人順走了。防住了下面上面的鏈子被人摘去了。
  搞得他的第一要務竟成了防身,這是要好好防守的,一不小心就要失身了!他那副上下招架左支右當的樣子像極了我國原先的國足守門員,只見那球嗖嗖的亂飛,才一個橫身撲出一個必進只球,沒想到對方埋伏在側面的前鋒,一個補射,進了!二師兄一陣氣苦:又被順走一件。
  李健當然是順別人的高手,自從這家珍珠店全面走光之后,人家就開始圍著二師兄上下其手了。是吧?你怎么著也是二師兄,老子他娘的是大師兄,“八戒”認了吧?“八戒”能認嗎?那些珍珠也是人家辛辛苦苦打劫來的,于是一場師兄弟大戰被李健跟朱無能演繹的淋漓盡致。
  只見李健一個縱身騰空而起,直奔主無能而去,朱無能一看吆喝,這“悟空”居然飛起來了,于是他果斷的申請的吊威亞技術。于是“八戒”也飛了起來,二人在空中飛來飛去的打斗不止,而地上的眾人紛紛撿“八戒”的天豬散花。這敢情碰到散財童子了,一動那是一個珠光閃閃,渾身上下那些珍珠家伙什不時的擺來擺去的,一時間竟是珠光寶氣,燦爛只奪人二目。
  “悟空”在空中直接來了個蹬踏動作,“八戒”一個閃身及時的避開,誰知這竟是“悟空”的避實擊虛之計,在經過二師兄的瞬間,“八戒”就發現自己少了一串珍珠鏈子。
  他氣憤的從后面追了過去,不成想李健朝他身后一指:“有人偷你東西!”
  “八戒”一驚立馬回頭一看,卻看見后面空空如也,再回頭時發現李健已經蹤影全無,而且自己布兜里的好幾顆大珍珠那是不翼而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