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2)     

末世橫行199 泡妞寶典

羽見時光哭著一路跑回到師長秘書室,一路上引來了不少士兵跟軍官的目光,趙飛博在羽見出病房的那一刻就看到了,知道師長又作孽了。www.booksrc.net文字閱讀新體驗但是做的什么孽哪?他可不敢去想,嘿嘿,師長那點爛事就是劉蕓不知道了吧?估計野坂老頭子知道了非抱著機關槍親自來找李治評理不可,想到這里他在門口就是偷偷一笑。
  卻看到那些護士什么的都笑著出來了,屋里只剩下李治一個人了,他偷眼往里面看了看,只見雅致的病房內,一張非常大的病床當中而放,那白色的床單上躺著自己的師長李治。傍邊就是吊瓶架,一個吊瓶正在緩慢的往下滴液,那晶瑩的藥液順著細長的塑料管不斷的進入李治的體內。而李治卻沒發現在門外偷偷往里打量的趙飛博。
  他自從羽見時光被自己氣跑了之后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的。羽見無疑是個美麗的姑娘,大大的眼睛,一身粉白色的秘書裝,顯得她非常的端莊,人家不知道為什么還帶上了一個沒有鏡片的眼鏡框,這讓李治感覺很郁悶。
  李治戴眼鏡是因為近視阿,羽見戴眼鏡是為了什么阿?她又不近視,帶上眼睛不如不帶好看阿,而且羽見居然開始畫淡妝了,這讓李治也感覺到了驚訝!她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總想表現出溫柔的一面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總是被自己氣的掉眼淚,要不就是被氣的又哭又鬧的。人家娜娜子就不,娜娜子最多就是被氣哭而已,而且是經常被氣哭,動不動就哭,這一點讓李治頭大。
  李治最害怕的就是女孩兒的哭了,這一哭就能讓他沒主意了,但是他會察言觀色,能在30秒鐘之內判斷你是真哭還是假哭,真生氣還是假生氣。并迅速的針對不同的女孩兒不同的情況作出最正確的處理措施,正所謂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毛.主席教育我們說看待問題是要用辯證的眼光去看待的,不能搞一刀切。否則就會很悲劇,李治把毛.主席的戰術應用到了極致,以至于那十六字真言:“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住我擾,敵疲我打。”也進入對女生的方針之中,這一下可是無堅不摧阿,想到年毛.主席就是靠著十六字真言打敗了日偽軍跟老蔣,甚至老美的新八國聯軍也被志愿軍重創,試想一下這運用到泡妞上,那還了得?了不得阿!
  那些女孩兒被他搞得朝思暮想夜不能寐的,這一下仿佛回到了學生時代,那時候是吧?女孩兒經常在身邊或身后小聲的嬉鬧著,時不時的故意唱首歌引起你的注意。
  這些李治都深有體會,人家經過,還有更厲害的哪!在經過女生宿舍樓的時候,上面的女孩兒喊聲一片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重要人物來了哪!自己的書桌經常被人搗蛋,那些女孩兒時不時在自己的課本里留言或者紙條,還有自己莫名其妙的多塊糖少支筆的。
  唉……想起這些來,李治就是一嘆,時過境遷,那些人那些事都成了過眼云煙。
  他看著對面墻上的紫菱花花紋突然想起了秦琳,秦琳衣服上曾經印著這類似的花紋,不知道那個小姑娘現在怎么樣了?李治不由得暗暗想到,想起那個年紀不大的小女孩兒他就是一笑,太孩子氣了,一張可愛的娃娃臉,一條馬尾辮。
  總是“碰巧”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她總想跟自己搭茬,但是你真的跟她聊天時,她卻又是語無輪次的,經常緊張的說不出話來。每每碰到這一幕,李治總是和善的沖她一笑,這讓原本緊張的那個娃娃臉能放松不少。
  她最喜歡在自己面前唱《相約1998》跟《如果云知道》,這讓李治有些好奇,不知道她為什么小小的年紀總是喜歡一些憂傷的歌曲,不過她唱的真的不錯。想起在沃爾瑪時,她的一曲《流光飛舞》讓自己記憶尤深,《流光飛舞》,嗯,那時候貌似莫嫣然唱的是黃小琥的《沒那么簡單》。
  “嫣然……”李治輕輕地嘆了一句。這兩個字出口的一瞬間,李治試著自己的全身為之一震。那個明媚的丫頭居然是個控制性母體,李治興奮的目光頓時就是一黯,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又是一個“嫣然”脫口而出。
  一時間滿心里充滿了復雜的感情,他對莫嫣然的感情是今生難忘,就像劉蕓一樣。任何人任何時間任何事情都不能使他改變,這倆個女孩兒就是他的心靈支柱,如果坍塌了他就不知道自己會怎樣了。他記得上大學時,在泰山上碰到一個老道士在哪里算命,當時是80元算一次,他就過去算了,他的同學們都在笑他白癡,花那冤枉錢干嘛。
  一家人紛紛去觀賞景色去了,而他跟那個老道士聊得卻很投機,那人仔細的給他算了八字看了手相跟面相,告訴了他一些事情,這些事情他是誰也不能說的。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說的,那就是他手中有一個清晰的“明”字,也就是日月二字,很奇怪吧?他自己以前也沒發現,這是那個老道士給他指出來的。那個老道士告訴他以后對人說是只能講遇到了和尚,而非道士。
  這讓李治同去的同學們眾口一詞的說那人是個假道士,騙子。而他們在罵的完的時候再回來尋那道士時,那人已經不在了。只剩下藏仙洞還獨自在那里,哪里還見的那老道的人影。此事便被李治耽擱下了,以為自己被騙懊惱不已,但是現在卻想起了那人的話語來,對的居然是真真的。
  “嫣然……”李治不由得又嘆了一聲,胳膊動了一下頓時試著一陣疼痛。嗯,莫嫣然讓自己心疼的時候比這個感覺強烈多了,那種心疼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思念。思念的感覺不時的折磨著這個大洋彼岸的浪子,他現在雖然結了婚但感覺自己更像浪子了,一天到晚心靈漂流在無窮無盡的宇宙中,就像一只瓶子一樣孤獨的漂流著。他需要他的另一個心靈支柱:莫嫣然。
  只有她才能撫平自己心靈的孤獨,劉蕓給他的是無限的包容和理解,而莫嫣然帶給他的總是驚喜跟刺激。她那種出其不意的感覺跟自己非常的類似,當然莫嫣然也是被他的花言巧語跟新奇的想法弄得神魂顛倒的。
  嫣然,現在你我相隔遙遠,心意雖然相連但是卻難以相見。你的笑容依然甜美一如當年,你的消息是我最寶貴的依戀。李治想到這里又是愛戀的吐出了一個“嫣然”來。盡管跟她分分合合,聚聚散散,但他們無時不刻不互相的惦記著對方。
  這讓原本該成他“二奶奶”的劉蕓憤怒不已,不過劉蕓也很得意,為什么哪?人家現在是明媒正娶,李治的原配正室!就算李治花心要娶莫嫣然也要經過她這個“大的”同意才行!
  李治曾經對莫嫣然發過誓,愿意帶著莫嫣然一起浪跡天涯,承諾跟她永遠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而當時莫嫣然笑著對李治說她不求生生世世,只求朝朝暮暮。只要在一起的時候開心就好,但是她是那樣說,李治會不清楚她的真實想法?那些莫嫣然的鐵桿粉絲那個不是為了她萬水千山的,而李治現在也是跟她相處兩地,隔海相望。
  如果以后再見到嫣然,一定帶她來濟州島玩,尤其是西歸浦市。李治忽地又想起一個關于西歸浦市的傳說:秦始皇統一六國后,功績蓋世顯赫一時,身處九五之尊的嬴政,此時幾乎是沒有什么奢望了,但人生下來必然走向死亡的規律卻不可抗拒,盡管他的每一次巡游都在臣民的山呼萬歲聲中飄飄欲仙,卻如何也擺脫不了生老病死的糾纏。
  正在他苦思冥想而延年益壽的時候,秦朝最有名的方士徐福求見,請纓東渡尋找長生不老藥。秦始皇非常高興,當即下令,命徐福帶領童男童女3000名,乘坐昆侖山千年大木制成的大船,在一流艄公的駕馭下,登上了遙遙的航海之途。
  徐福首先到達的地方就是濟州島,當時的濟州島以瀛洲而聞名,李白曾有詩句“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第二天清晨徐福看到了極為壯觀的海上日出,認為生死未卜的航海大業終于成功,為紀念這個龐大的船隊平安抵達目的地,他在海邊的巖石上刻下了“朝天”二字,因此這地方至今仍被稱作北濟州郡朝天邑。安頓停當后,徐福就率領這1000名童男童女登上了瀛洲山(漢拿山的別稱)尋找不老草。據說當時他們找到的不老草就是我們如今熟知的“靈芝”。
  他們采完靈芝草,下山經過正房瀑布,那美景使他們驚嘆不已,于是在崖壁上刻下了“徐福過之”。在韓國鄉土資料《心齋集》記載,“西歸浦沿邊有峭壁,不啻數千仞,下臨滄海,鯨濤洶涌,世傳壁半有秦方士徐,所刻字痕云。先是牧使白樂淵巡行到此,人以此說告之。遂命自壁上以長繩縋一人下垂引之,摸其字跡而還。”刻字的痕跡直到1950還依稀可見,如今已班駁不清了。
  “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島上的氣候、環境、飲食使得這三千多人很不習慣。因為徐福從西向東而來,所以離開時留下了“向西回家”的話,他當時離開濟州島的那個渡口稱作“西歸浦”,現在的西歸浦市便因此而得名。導游說,這是紀念徐福的緣故。
  不過徐福一行并沒有象他說的那樣西行,相反,不但沒有回到中國,反而向東去了島國,這不知是徐福早已策劃好的建國陰謀,還是真的在海上迷失了方向。這支隊伍離開時有三名童男掉隊,留在了島上。
  為了這三名童男,徐福始終放心不下,到了島國后,又派了三名童女回到濟州島。這三對童男童女分別是耽羅國(濟州島舊稱)神話中的三位神仙,以及從島國(碧浪國)渡海而來的三位神女,或者說這六個人就是濟州島的始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