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9-2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9-22)      第三章少女喪尸(09-22)     

末世橫行200 抬杠門二門主

當李治正在深情思念莫嫣然的時候,地下城的車英俊卻是已經獲得了李治他們下來救人的情報,此刻人家正在他的作戰會議室內研究……
  他的會議室很大,大約有100平左右,這里可不是下水道,這是他們控制的一個地下防空洞。兩面點著煤油燈,那燈光比較弱,顯得這個會議室有點昏暗。燈光下車英俊一身墨綠色的軍裝在會議室的中間坐著,他對面的那些高級官員都在那里嘁嘁喳喳個不停,不時有人發出會心的贊嘆聲。車英俊的臉拉的跟頭驢似的,他從情報人員的口中了解,對方是一伙正規軍,但是當時相隔太遠無法判斷是不是政府軍。大約幾百人左右,他們在喪尸之地呆了一天就消失了。
  車英俊現在估計對方的力量跟意圖,他們是一共幾百人,還是先頭部隊阿?那么如果是先頭部隊那么上邊的喪尸跟喪尸動物他們清理了沒有?是來逃難的還是救人的?一時間想不明白他就把他的手下召急起來商量此事。
  這不大清早就召集起來,現在都快中午了,這些人還沒商量出什么看法來,這讓車英俊心里一陣的急躁。當然人家也在盤算今天的會議又花了人家多少錢,這茶葉不算錢還是那些煙不是錢?就算煤油燈里的煤油跟茶水也是錢的。對面這些狗日的光知道不停地抽煙喝茶的,卻是拿不出個主意來,這讓原本就非常吝嗇的車英俊心煩不已。
  “都他娘的靜一靜!一上午了,你們怎么連個屁都沒人放?都他娘的啞巴啦!”車英俊憤怒的敲了敲桌子。
  “噗~噗!”車英俊話音未落下面不知道那個促狹鬼就放了一個又長又響的臭屁,一時間整個會議室內都洋溢著一股子二氧化硫的味道。眾人紛紛的大鬧起哄,不時有人查詢是誰放得響屁。
  車英俊的臉一下變得鐵青,他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一腳就把眼前的桌子踢翻在地,像只獅子似的咆哮不停:“他娘的!成心攪場是不是?他媽的今天你們這些雜種們商量不出辦法來,誰都不許走!”說完他向他的手下“老虎”打了個眼色,老虎自然明白,頓時周圍的很多馬仔紛紛的堵住門口,就跟黑社會似的封的大門嚴嚴實實的。
  有大大看到這里不禁要問我靠,那些人不是他的官員嗎?怎么要用馬仔對付他們阿?這是怎么回事阿?在這里作者只能撓撓頭給大大們解釋一下。是這樣的,這無論是那個地方的管理者這下面都不可能鐵板一塊的,人都是有私心的,而且盡管你有一群很忠心的小弟,他們不一定很有能力,反之很有能力的人未必就是你的小弟。
  車英俊這里也是這么一種情況,他現在有一萬多人,正所謂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他有自己自己的一大群人,但是生化危機時,死的死逃的逃,來到這里時,那些很精明的管理人員幾乎都不在眼前,只有一些緊跟著他的馬仔保鏢們一起逃了進來。
  他們只是些打手而已,你讓他們去管理一萬多人?別開玩笑了,這無疑用小馬拉大車,這一萬多人非反了不可,車英俊這么精明的商人他會不明白?生化末世前他見過多少人多少事,多少公司不是因為瞎指揮倒閉的,這公司跟管理勢力是一個道理,人家現在就是把這個勢力當作公司來管理的,他是個精明的。
  在取得群眾信任控制局面之后就以一副慈悲面孔出現了,再加上人家在末世前一直致力與慈善事業跟他“車先生”的名頭,一家人竟然紛紛的擁護他。對此人家也大費周章,把自己打造成賢明人士的樣子獲取了人們的一直的好評跟認可。
  但是接近他的那些“官員”們卻是知道他是一頭徹頭徹尾的毒蛇,絕對咬人不留痕跡,平日里溫順的很,看上去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但是當獵物出現的時絕對致命一擊。人家渾身都是加致命的首飾,能不厲害嗎?致命套裝阿!嘿嘿,比暴擊套裝過癮多了。
  這些官員都是車英俊精挑細選的,他在用人方面絕對是高手,這跟他吝嗇個性截然不同,一點也不在乎你有什么別的缺點,你是管人事的,好!只要你人事方面厲害就行,他不管你是不是私生活混亂還是學歷低什么的,只要你勝任,那就是你了!
  當然你要是管財務,你的頭腦絕對精明,而且還必須廉潔,如果你不廉潔,對不起你該干嘛干嘛去吧?他不會用個貪污犯看自己的錢袋子的。諸如此類,這一個管理班子竟然被他玩弄于股上,只不過它太吝嗇了,弄得他這些公務員總是怨聲載道的,對他異常的不滿。
  那個金*其實原來就是他的官員,因為品行太差被他趕出去了,之后他建立了一個勢力大約五千人,那原本可都是他的人,他能不去搶回來?至于李治他們前面聽到的那些只是一面之詞,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不能只聽一兩個人或者團體說就來盲目的判斷別人的,必須要全面了解才行,否則你將來會付出沉重的代價的。
  這不今天車英俊看到自己的這些“大官”們搗蛋,心里就是一陣火起。心說他娘的你們這些兔崽子,給老子當公務員委屈是怎么了?一個個平日里偷雞摸狗的,以為老子看不見是咋的?老子跟你們計較來沒?你說管后勤的副會長崔忠獻,你個狗日的,我那幾包三五香煙怎么找不到了?
  平日里看著還不錯人模狗樣的,誰成像居然這么不是東西,竟然偷著抽自己的香煙,這還不是少了一盒,少了好幾包阿!這還了得阿!想到這里他不由的瞥了崔忠獻一眼。
  崔忠獻此刻低著頭偷笑不已,看的車英俊就是一陣火起。他不由的怪腔怪調的說道:“二當家的?二當家的!”
  崔忠獻本來還在偷笑,為了不被發現,他把頭低得不能再低了,沒成想車老大居然點到了自己的名字,頓時一愣,居然忘了應道了。
  而此刻車英俊卻是嗖的一聲一個煙灰缸(傍邊官員自帶的)直接摜了過去!“二當家”見事不妙,立馬擺了個架勢,提了一口氣,雙手齊出,大聲喊了一句:“開!”
  只聽見砰的一聲,二當家的倒在一片血泊之中,那煙灰缸不偏不倚正好擊中了二當家的門牙,頓時四顆門牙折卻了兩顆,那是滿口都是血阿!一家人看到大當家的“鏢”打二當家,頓時都是出了一身的冷汗,真是狠阿!
  連二當家的都打了,出手還這么重,一家人頓時老老實實的開起會來,沒人再敢調皮搗蛋了。
  “車會長,我認為這伙人來者不善阿!”一個看上去很精明的高麗人用嘶啞的聲音說道。車英俊瞥了一眼此人身高七尺,額頭隆起,五官輪廓格外的突出,有點元謀人的感覺,此人正是自己的財務總監李舜臣是也。
  車英俊看到李舜臣說話卻是淡淡的一笑:“李總監,這一點我也知道,但是對方的意圖是什么?”
  “錢!”李舜臣眼睛閃了一下,他看到車英俊面部肌肉不易覺察的跳了一下,心里一陣得意繼續說道:“抑或是糧食物資!”
  另一個人站了起來抗聲而言:“何以見得?不要隨口亂說!”眾人視之,此人卻是管行政的河再基,此人大約三十五六左右,總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但是脾氣卻是火爆得很,被人稱作抬杠門二門主。
  李舜臣一看是二門主,頓時有點氣餒。這人就是以抬杠找茬著稱阿,今天自己才發言,就碰到這個好杠手,心里后悔突然自己多嘴發言起來。但是此刻他卻不能掉了面子輸了氣勢,于是他反問道:“河先生,你說鄙人胡扯,那么你認為那伙軍人所來又是為何哪?”
  “哼哼哼”對面的河再基一陣的冷笑,笑得這邊的李舜臣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想這河再基是不是今天又抽了?笑得怎么這么陰險阿?
  車英俊見河再基故作神秘,冷笑個不停,頓時一陣心煩打斷了二門主的大笑:“我說!二門主阿!有事說事,沒事別在那里抬杠!今天是討論不是抬杠!”
  “哦!”河再基看到老大發言了,頓時一陣無語,他本來就沒想好,只是平常抬杠太習慣了,誰說他都抬杠的,這不是車英俊深知他這一點,于是打斷他的“陰謀”。他又沒什么主意,此刻卻是坐下不說了,頓時周圍眾人一片竊笑。他見周圍的人都在笑他頓時心頭一陣火起,一下子又站了起來。
  車英俊見二門主坐下又站起來了頓時感覺很好奇,不由得問道:“二門主,你有什么見解了?”
  “嗯,那個,哦,是的!他們是營救我們的!”河再基憋了半天別出這么一句話來。此話一出頓時周圍笑聲一片。“嘿嘿,這二門主是不是秀逗了?”
  “傻阿!”一個戴著眼鏡的官員不由得笑道。
  “人家起來是練習抬杠阿!這兩天不練都生疏了!抬杠都不會抬了!”另一個緊挨著那人的官員說道。
  “搞什么飛機阿?”李舜臣搖著頭小聲嘟囔著。
  只見在眾人的一片笑聲中,地上慢慢的爬起一個人來,此人朝天一指,突然大喊一句:“看!灰機!”眾人紛紛的朝他指的地方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