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7)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7)     

末世橫行210 影武者

地下之龍鄭大龍這前天就獲得了光明之子車英俊送來的消息,來人極力的稱贊李治及他的部隊,這讓本來就對李治他們很感興趣的鄭大龍變得更加的好奇,他從來人的口中知道了李治的實力,原來上面還有一萬多人的解放軍啊!
  嗯,機械化特種師團,不愧是解放軍啊!就是有錢,在生化末世金融危機的打擊下全世界的部隊都在縮編,而解放軍卻大步向前進行了革命性的更新換代,那些先進的武器及設備不斷進入解放軍囊中,這讓本就善戰的解放軍更加的精銳。
  想到這里鄭大龍就是一陣的嘆息,看看自己這邊的高麗部隊就別提了,不但縮編連一些軍艦及火炮的保養都不及時,甚至他們在生化危機時進攻市區的一些坦克跟裝甲車很多地方由于保養不及時出現了故障……
  想到這里鄭大龍就是一陣的痛恨,這政府真他媽的摳門,這不能省得東西他也省結果怎么樣?他們大敗而還,當然還有些是不能說的,說出來很丟人,不能說。怎么著不能說了?只見對面抬杠門二門主出現了,人家站在鄭大龍的對面講了起來,原來高麗的部隊都是些少爺兵,這平常訓練什么的就叫苦不迭的,更不用說實戰了。
  本來他們就是靠著米國大爺爺跟自己的武器好壓的百濟國不斷向中國求援。現在米國大爺爺跑了,讓他們去打喪尸,他們一見有些直接不聽命令開著戰車就跑了。這被喪尸咬死的,還不如自相殘踏死的人多,執法隊居然跟潰兵打了起來,一個個就跟仇人似的,反而那些喪尸動物跟潰兵們齊心協力的打起了執法隊,氣得當時指揮的那陸軍司令摔了自己的ipad3,大家想象就可以知道當時是什么情況了。
  說到這里二門主又在歷數對面鄭大龍不戰而逃,沒開一槍楞裝英雄的糗事,于是鄭大龍大怒,一下子摘下自己的鞋對著二門主的臉就飛了過去!二門主也不是等閑之輩,他一個閃身躲開了對方的遠程攻擊,還順利的接住鄭大龍的一只軍靴。他剛笑罵了兩句就聞到一股子惡臭,如同臭魚爛蝦一樣的味道,頓時大腦錯亂,瞬間眼前一陣花屏,被那靴子熏到在地。鄭大龍看到這一幕冷笑不止:哼,跟我斗,你他娘的還嫩著哪!老子什么時候光遠程攻擊了?老子的靴子幾時刷過了?不自量力!之后還是大罵不已的……
  鄭大龍他不明白為什么李治要到他這里來尋找真子公主,真子公主早在幾個月前已經被他們送走了,他被政府官員接到海上城市上去了,這過了幾個月之后居然又來這里要人這不是讓人覺得很搞笑嗎?這話他也沒跟光明之子那邊的來人說,能跟他們這些人說嗎?開玩笑,自己知道就行了。他可不是個大舌頭,沒事就傳話,但是李治他們怎么會不知道哪?難道……
  一個可怕地想法忽的一下子從他的腦海里劃過,想到這里他大聲的喊了一句:“衛兵!”
  “長官好!有什么命令需要下達?”外面的一個衛兵立馬推門進來侍手而立。
  “嗯,去把,去把議長張太賢找來。”鄭大龍想了想說道,他還想再說一句,卻是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是!”那衛兵轉身就走。
  “等等!”鄭大龍欲言又止。
  “長官,請下令!”那衛兵立馬停下轉身面對鄭大龍。
  “算了,去吧……去吧……”鄭大龍好像變得遲緩了很多,他無力的沖那衛兵揮了揮手。
  頓時那衛兵敬了個軍禮轉身出去了。而鄭大龍望著辦公室的大門有些發呆,也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這個動作姿勢一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外面的響起了腳步聲。鄭大龍才站起來匆匆的整了整軍裝,軍帽,又點了一根煙,一下子背過身子去欣賞起了自己后面的墻上的那個大大的“忍”字。這是一個中國漢字,那個字寫得龍飛鳳舞的極是精神,看上去有那么點狂草和尚張行的味道。
  有大大看到這里不由得問道,怎么高麗將軍的辦公室里面掛中國的漢字啊?作者在這里想說的是無論是高麗還是百濟抑或是島國現在還是有著深深地中華文明的影子。這些影子不但在一些地名跟生活當中,連他們的文學作品跟文字也不例外,雖然在上世紀中葉高麗改革了文字,用拼音代替了中國漢字,但是他們的漢字卻是消逝不了的,在一些高級文人以及書法家那里還是以寫漢字為豪的!
  這個東西大大們可以了解一下,很多時候他們還是在使用漢字的。這也是我們的祖先的功勞,而我們這些不肖子孫們不但把自己的文明搞得不倫不類,而且連祖宗們留給我們的國土都保不住,真是有才華啊!
  卻說議會議長張太賢一推門進了將軍辦公室,卻看到鄭將軍面對著那個中國漢字不停地抽煙,心里感覺非常的奇怪也不敢問,二人就那樣無聲的站了有一刻鐘。最后將軍在抽完了好幾根煙之后,也沒回頭冷笑著說道:“張議長,你是不是很詫異啊!”
  “什么?鄭將軍,你的話什么意思?我聽不懂!”張太賢目光里面閃過了一絲畏懼。
  “聽不明白?哼哼……哈哈哈哈”鄭大龍一下子狂笑起來,這讓議長張太賢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許久鄭大龍才止住笑,他還是沒有回頭指著墻上的漢字說道:“張議長,認得這個字嗎?”
  張太賢驚疑不定的瞥了兩眼鄭大龍,有些摸不著頭腦的說道:“那是一個忍字啊!”
  “對!這是一個忍字!”鄭大龍猛地一下子轉過身子來,眼睛里面放出凜冽的光芒,就像老鷹一樣緊盯著對面的張太賢說道:“忍字可是心字上面一把刀啊!”
  張太賢心里咯噔一下,頓時有些心虛的說道:“是啊,心上面能放把刀才叫忍啊!”
  “哼!現在有人在我的心上插了把刀!你說我該怎么辦哪?嗯!”鄭大龍兇橫無比的哼了一聲。他順手把自己腰上捌著的一把手槍直接啪的一聲摜在桌子上,這讓對面的張太賢渾身一震,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說道:“敢問將軍,誰敢在您的心頭插刀啊?”
  鄭大龍直接一把抓起槍直接開了保險沖著張太賢的耳邊就是啪的一槍,頓時外面的衛兵聽見槍響,全都舉著M16進來瞄著張太賢!將軍看著一臉煞白的張太賢對對面的那些衛兵擺擺手,那些衛兵又帶門出去了。
  這一出可把手無縛雞之力的張太賢嚇壞了,他剛才只聽耳邊嗡了一聲,一陣罡風刮得的他的臉非常的疼,他的耳朵被震的現在還是嗡嗡響個不停。他沒想到對面的鄭大龍居然向他開槍,這一下嚇得他魂飛魄散的,直到剛才鄭大龍跟他說了好幾句話,他都沒聽見說的是什么?此刻好歹的能聽清了,只見鄭大龍還在自己面前走來走去的說個不停:“是不是你把公主掉包了?說!只有你知道這個秘密!如果不是你,那又是誰?”
  張太賢剛才就已經知道鄭大龍這樣裝腔作勢的是要問關于公主跟她的替身掉包的事情。這個真子公主為了以防萬一,他們給她找了一個長得一模一樣的替身,而這個替身總是公開場合的時候出現,其逼真程度根本常人難分。
  這有點類似于古代大名的影武者一樣,就防止大名出意外準備的替身,也像電影上一些替身演員是一樣的作用。而這個替身女孩兒又有些來頭,這個女孩兒并不是島國人,而是一個高麗人,而且她出身的地點就是濟洲島西歸浦市。嘿嘿,有點苗頭了吧?鄭大龍自然知道原委,他甚至知道那個女孩兒姓張,就是眼前這個40來歲男人的愛女!
  你說鄭大龍不來找他找誰?對鄭大龍來說他喜歡的的是公主,而非張議長的女兒,他怎么知道這件事情哪?那是公主在自己這里的時候,自己去向公主表白,而公主直接使用了替身。
  這個鄭大龍可不知道,他沒想到對方一慣高貴典雅的公主居然這么多的心機,寥寥幾句便把他打的灰心喪氣。那么惡毒地話她也能說?這個疑問一直縈繞在他的心頭,他根本抗拒不了真子公主的皇家魅力,除去皇家魅力不說,那份美麗及優雅也是他所不能釋懷的毒藥。
  可以這么說吧,他被真子公主迷的神魂顛倒的,為之瘋狂。他甚至用望遠鏡去偷窺真子公主的寢室,這一偷窺不要緊,他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什么秘密哪?有一天他在偷窺的時候居然發現真子公主屋里有兩個真子公主在說話,這一下讓他震撼不已。他以為看錯了,不由得擦了好幾回眼睛,結果望遠鏡中的那兩個真子公主真真切切在一起說話!他鄭大龍什么人?
  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訣竅,也知道了真子公主有替身的秘密,于是他每天都抽時間去偷窺,后來他發現張太賢也去了,他跟公主卿卿我我的,這讓他怒火中燒!后來發現不太對,那不像是情人關系,而是越看越像父女關系。
  之后他就派出專人暗暗的做了詳細的調查!果然這個張太賢有一個漂亮的女兒,在她18歲的時候就去了島國皇宮工作,具體的職務不清楚!這些東西聯系到一起讓鄭大龍恍然大悟,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這不他在受到光明之子車英俊關于李治尋找真子公主的消息之后,一下子想了透透徹徹!哼,好你個張太賢,居然敢玩掉包計,老子今天讓你開開眼,敢跟老子調花槍!老子他娘的給你好看!于是就有了上面的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