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14 男人到底要什么

李治自從跟真子公主去了海邊之后對那個不知道真假的真子公主充滿了好感,這是一個氣質教養非常好的女孩兒,涵養功夫一流,較真論起來的話,相貌倒在其次了。就是這樣一個氣質極好,內涵很高的女孩兒才讓很多人著迷,很多時候人不在于外表,關鍵在于內涵啊!李治想到這里就是一陣嘆息。
  這樣的一個女孩兒無論真假都讓人覺得很喜歡,那么讓人喜歡的女孩兒有何必在乎真假哪?但是天皇陛下在乎,一個電光火石的想法瞬間冒了出來又把李治前面的想法推翻了。想到這里,李治又是自失的一笑。
  自己答應了天皇總不能帶個假貨回去吧?這個真子如果是真的,那么她應該不介意,她今天的那一句我已經不是公主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哪?是故意這么說,讓自己上鉤,博得自己的同情信任還是發自內心的嘆息哪?
  他搞不太清楚狀況,又回想了一下今天下午在海邊的情形,那表情不似作偽。如果是假的,這個女孩兒的表演能力也太強了吧?李治又反復想了很多遍卻想不出什么門道,索性不去想了,有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自己有何必多費心哪?
  他在屋里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剛要喝卻聽到臥室門外有人敲門,他頓時喊了一句:“誰啊?”
  “是我!”一個多少有些卷舌頭的聲音響起,這是羽見時光的聲音。現在羽見跟娜娜子學習中文,那是天天練習發聲啊,盡管聽起來非常的別扭,但是已經能聽得出大體意思來了。
  現在很多時候不用翻譯就能交流了,看到這里有大大就要問那么她們怎么當地秘書?怎么看著平常跟主角調情眉來眼去的時候那么流利啊。在這里作者想說的是那是因為一者那是有翻譯,二是沒翻譯的時候他們都是用英語交流的。
  李治再不濟那也是英語四級,而且他的英語口語跟那些女孩兒學的比較流利了,日語人家本來就會,現在也大體能用一些日語交流。反正有時是翻譯,有時就是亂七八糟的語言混著來吧。
  “哦,進來。”李治說完,一下子藏在門后,準備搞惡作劇。而羽見卻不知道,直接一推門進來了,李治趁機從后面關燈,一下子從后面抱住羽見,羽見啊的一聲嚇得手中的文件撒了一地。
  她不停地掙扎著,李治本來只是想嚇嚇羽見而已,沒想到這妮子身體如此的柔軟,而且李治被羽見的體香弄得一陣意亂神迷,頓時呼吸開始加重,索性假戲真做,抱著羽見親吻起她的耳垂及脖子起來。羽見被李治親的渾身發酥,她不停的躲避著李治的親吻,現在李治的手已經隔著衣服開始揉捏羽見的胸部了。
  羽見就像一只被咬中脖子的小羊一樣,任由李治蹂躪。李治半拖半抱著自己的戰利品直奔自己的床鋪,而羽見已經失去了抵抗力,只是不停說著一些李治聽不懂的日語。貌似是哀求,也貌似是安慰自己。
  李治一是聽不懂羽見在說什么,二是現在被羽見激的小宇宙急劇放大,他哪有那份閑情先去問問羽見的心思,人家只是在忙自己要做的事情。因為現在是夏季,李治跟羽見的穿的都很少,他們彼此的接觸很容易感覺到對方身體曲線,這也是李治有些按耐不住的原因了。
  當然了,由于天氣比較熱,他們二人頭上也已經滲出了汗珠。李治一探手直接進入了羽見的衣服內,而另一只手卻是不停地解著羽見的衣服,羽見那妮子也不知怎么想的,既不抵抗也不幫忙的,只是自己小聲的喘息個不停。
  李治將羽見衣服扯了下來,那白玉似的身體立刻呈現在李治面前,看著被月光照得發亮的羽見的豐滿的身體,李治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由得想去開燈,但是還沒離開床鋪就被羽見拉住了。
  “別開燈。”羽見小聲的央求道。
  “為什么?”李治的聲音里有些慍怒。
  “總之別……”羽見拉著李治眼睛在月光顯得一閃一閃的非常的迷人。李治被羽見吸引住了,這個美麗的大眼睛女孩兒平時的那個冷冰冰的面具一旦被摘下竟是如此的柔弱。現在央求自己的感覺讓自己感到非常滿足,她此刻看上去又如此的讓人憐惜,就像一只冬季流浪在野地里的小兔子,此刻需要有人愛惜才行。
  想到這里,李治一轉身將羽見摟她入懷中,不停親吻并撫摩她的秀發。而羽見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靠在李治的胸前,她把自己的臉深深地埋在李治的懷里。卻是已經小聲的抽泣起來。
  “怎么了?”李治聽見羽見哭了就是一愣。
  “沒,高興的。”羽見的話中帶著悲音。
  “你騙我,小騙子。”李治聽后頓時一笑,貌似哪是真話哪是假話,他分辨起來不難。
  “真的沒騙你。”羽見的聲音更加的微小了。
  “女孩兒的話不能信,尤其是漂亮的!”李治用手把玩著羽見的胸前的兩只小白兔。
  “李治君,你……”羽見有些喘息也有些欲言又止。
  “嗯?怎么不說了?”李治聽羽見的話只說了一半居然不說了,感覺很奇怪。
  “你以前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那個劉蕓還有莫嫣然到底又是什么樣的女孩兒?”羽見忍不住的問道,嘴里還帶著一股子醋意。
  “!”李治聽后頓時一驚,羽見她怎么會知道莫嫣然的?劉蕓她知道也就罷了,但是莫嫣然的名字她是怎么知道的?于是李治不由得問道:“羽見,你怎么會知道莫嫣然的名字?”
  羽見聽后頓時一震,心說壞了,一不小心把莫嫣然說出來了,于是她一下子吻在了李治嘴上,跟李治開始表演起了吻戲。李治本來還在納悶,之后被羽見弄得欲火又起。他一下子把羽見扳倒在床上,就去用手扯羽見的內褲,但是手剛到那里,卻被羽見雙手死死的摁住。李治便是一呆,哀求道:“行行好,小騙子!哥只不過是看看而已!”
  羽見一聽噗哧一笑:“大騙子,你又騙人!你個沒良心的!”
  “嗯!這話哥愛聽!”李治頓時一笑,趁著羽見一放松將她的內褲扯了下去。羽見驚叫一聲,被李治趁機壓了上去……
  一陣風雨過后,李治跟羽見并排的躺在一起,羽見覺得床上很熱于是穿上小衣到李治的漱洗池自己洗了起來。李治卻是月下觀美人,不亦樂乎。眼前的那個玉美人洗完頭發洗起了身體,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李治越看越覺得有感覺,她的身材非常的勻稱,既不是瘦的讓人討厭,也不現不出胖來,正所謂恰到好處。
  羽見天天練瑜珈李治是知道的,有時李治還故意的發壞給羽見當瑜珈教練。羽見每每看見李治學著自己練瑜珈的笨拙的動作,就是取笑個不停,而李治則是趁機沾點便宜。羽見很喜歡跟李治單獨在一起的感覺,李治幽默風趣還不失紳士風度,這讓這個本來笑起來就有點壞的男人更加的有魅力。
  當然她很討厭李治跟別的女孩兒在一起打情罵俏的樣子,總覺得自己情圣了得,人很自信也很有主見,但是有些自以為是,到目前為止她發現李治至少有二十處缺點,她都記下來了,以后如果她跟李治在一起的話,這二十條不良習慣李治必須改。羽見是這樣想的,但是她卻不知道在她之前已經有兩位前輩已經制定了比她還全的條例。
  “羽見~羽見”李治在后面深情的呼喚著正在洗漱的羽見。羽見聽到了卻不想回答他,而是自己繼續忙自己的。
  “要不要幫忙啊,美女!我幫你擦擦后背吧!”李治望著那妮子的后背不由得一陣壞笑。
  “不用!”羽見聽后沒好氣,如果讓他來幫忙,這不是請狼入室嗎?她自己每次跟李治在一起被李治推到的時候,她都認為是自己的一種犧牲跟付出,而自己的這種犧牲跟付出卻沒換回自己應得一些東西,這讓這個美麗的女孩兒有些想不明白男人到底要什么。男人難道非要三宮六院才安心嗎?為什么愛情到頭來受傷害的總是女孩兒?想到這里她忽然變得氣鼓鼓的也不說話,不斷的用水沖洗著自己灼熱的臉頰。
  “美人兒,美人兒~”李治搖頭晃腦的在她的身后出現了,他想貼在羽見的身后卻被感情瞬間發生變化的羽見躲開了。李治見羽見有些不高興了頓時感覺有些莫明其妙,怎么這前一刻高興后一刻就變臉啊!女孩兒的心思真難猜!
  “你,你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知道莫嫣然的嗎?”羽見在一側一邊用梳子不停地梳理自己濕漉漉的頭發一邊有些揶揄的說道。
  “嗯?莫嫣然是誰?你失散多年的親姐姐嗎?”李治裝瘋賣傻起來。
  “去你的!”羽見聽后又是一笑,李治這人嘴真壞,連自己的前女友都敢損,男人真是!但是她的心里卻有一種默名的開心,她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可能是天性如此吧。
  “你不想知道?”羽見沖李治嫣然一笑。
  “不想!”李治忽的背著手在她的面前踱來踱去的。
  “那我偏要說!”羽見一下子笑了。
  “我不聽!”李治故意地捂起耳朵。
  羽見卻像只小貓一樣的貼了上來,在李治耳邊說道:“我聽李健他們營的士兵說的。”李治見羽見在自己身邊那種俏笑可人的感覺忽的一下將她攔腰抱起,口中卻是大喊:“我早就料到了!來吧,小騙子!”
  “你想干什么?”羽見不妨被他一下子抱了起來頓時一陣驚呼。
  “等等你就知道了!”李治頓時一陣得意的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