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15 給你素描

“這個是莫嫣然?”燈光下一男一女趴在一個桌子上,一個長發的漂亮女孩兒正在看一張畫像,這幅畫是李治在島國時根據自己描述讓那些畫師給畫的。畫中的那個少女即可愛又俏皮,即美麗又透著一股子古典美,典型的中國古典美人。而羽見此刻卻是笑出聲音來了。
  “你笑什么啊?小騙子。”李治聽到羽見笑了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哼!你個大騙子!超級大騙子!”羽見直接不屑的看了李治一眼,這畫根本就不是什么莫嫣然,而是高麗明星張瑞希,這李治真是會騙人,今天一不小心差點又被他騙了。
  “我擦,真的是莫嫣然啊!”李治見羽見不信,不由得辯解道。
  “哼!想騙本姑娘沒那么簡單啊!我告訴你大騙子,我從小就是看韓劇長大的。我會認不出來?”羽見此刻笑得很開心。她總是被李治騙來騙去的,一開始她總是用讀心術識破李治的騙術,可是后來發現李治的騙術很有意思,她又點喜歡上被李治騙了,甚至可以說是樂在其中。可能大部分女孩兒都喜歡被男人哄,被男人騙,當然這是大部分而已,也有很多是不喜歡的這樣。但這里羽見就是一個喜歡的,而劉蕓,莫嫣然等人也是亦然。
  “我暈,美女,我什么時候騙過你啊?”李治一臉的無辜,看那樣就像有人冤枉他一樣。
  “真的?”羽見看著李治那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頓時心中起疑,不由得運用起讀心術來。
  “真的!”羽見忽的對李治一笑。李治頓時有點摸不著頭腦,眼前的這個大眼睛美女總是有點怪怪的,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你貼近她時,她總是下意識的躲避你,你遠離她時,她又來貼近你。平時總是冷冰冰的,在別人面前跟圣女似的,但是私下里有時又有點粘人的感覺,這也有點不確切,有時粘有時不粘,反正李治自己有時也說不清。
  娜娜子也是島國人,但她就跟羽見有本質上的區別。她無論在哪里都是很惹人喜歡的,人緣好而且溫順,她不及羽見漂亮,也比不上劉蕓高貴,更不及莫嫣然可愛,但是她的那份溫柔是任何女孩兒不能比擬的,李治到現在很少見到娜娜子發脾氣。
  她是個老好人,這是李治經常冒出的一個念頭。這實際上跟娜娜子早年不幸的遭遇有關系,以前對她的折磨讓她變得早熟,也懂得很多人生的道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對娜娜子來說是再合適不過的了。李治曾經跟娜娜子開過玩笑:你這樣的女孩兒把頭發挽起來就是一個小帥哥可以來誘拐女孩兒;把頭發放下來就是個美少女可以跟男人打情罵俏,說得娜娜子捂著嘴直笑。
  但這種描述對娜娜子是相當的確切,你看羽見就不行,她無論放下頭發還是挽起頭發那都是大美女,男人又不瞎能看不出來?看到這里有大大可能要問劉蕓或者莫嫣然哪?好,作者在這里就一發說說。劉蕓本來是氣質型美女,她的容貌非常接近松島菜菜子,這樣的女孩兒再打扮那也是會被人認出來的,那種氣質及時打扮成男人,那也不像啊!而莫嫣然打扮成男人,165的個子,嗯,是吧?那張典型古典美人臉即便真是男人估計有些變態敢跟她搞基情。
  這里娜娜子打扮成男孩兒的話應該跟她的哥哥東方不敗差不多,這也是小魔男為什么著女孩兒喜歡的原因了,一個長得很像女孩兒的男人能不招女孩兒喜歡嗎?答案是不能,不能,還是不能!有人說真子公主哪?作者只能說事情牽扯國際問題不能開著玩笑,是吧?為了世界和平,作者決定少說兩句,別因為嘴尖作品再被和諧了,就太不劃算了。
  “你在想什么哪?”羽見看見李治盯著自己不時的點頭,以為在欣賞自己,頓時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貌似哪個女孩兒被一個男人長時間的盯著看都會不自在的。
  “哦,哦!那個,那個我剛才在想如果給你畫一副寫真應該也很漂亮!”李治突然被打斷思路連忙的收斂心思應付眼前這個披肩美女。
  “嗯~哪里啦,人家很丑,不上鏡的!”果然李治的這句話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那我去找娜娜子吧!”李治說完就裝作要走。
  “別!人家準備準備!”羽見先是失聲的喊了一句,然后又是一陣子的忸怩。李治看了心中暗笑,這女孩兒一個個的醋性功夫都不小,人人都說不介意,沒關系之類的,但是人人都介意的很,有關系的不得了!幸好莫嫣然那個大醋壇子沒在,要不然就要醋海成災了!
  “哦,那你你先擺個姿勢,嗯,在望這邊靠靠!對,對,好!那個……”李治在一陣指揮之后突然的欲言又止。
  “怎么了?”羽見好不容易擺好姿勢卻見李治說話吞吞吐吐的,不由好奇的問道。
  “那個~你能不能把衣服全脫下來啊!”李治說道最后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笑容。
  “脫衣服啊~”羽見看著李治一臉的期待,也是拉著長音說道:“沒門!”
  “哦,那個,半裸也可以啊!”李治不由得降低價碼。
  “不行!想讓本姑娘露點堅決不行!我不是那種女孩兒啦!”羽見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李治。
  “我暈,剛才不知道誰還在一直喊,快點快點之類的!”李治突然一陣壞笑!
  “你!壞死了你!”羽見直接害羞帶怒的過來打李治,李治一閃身一只手摁住了前來攻擊的羽見的頭部。只見羽見耍了一陣王八拳,又踢了兩腳卻是沒攻擊著李治。李治看了不由得好笑,這寫女孩兒真是可愛的很,她們差不多都是用頭拱你,然后就是王八拳跟左右兩腳了。李治這常在花叢走的男人能不知道?這只要摁住了這些女孩兒的頭部,恭喜你,那你已經勝利了百分之九十了!這是對女孩兒來說,如果碰到暴烈的女孩兒那就不能用常理來衡量了。
  用大大問所有的女孩兒都是這樣嗎?作者只能說差不多,但不完全是,如果這個女孩兒升級成女人,很不幸這招就不是很適用了。
  羽見跟李治嬉鬧了一陣,才又去擺姿勢,而李治則是在燈光下聚精會神的給羽見做起了素描,看到這里有大大就會問李治會素描嗎?作者只能聳聳肩,如果李治會素描的,那么很不幸,這老母豬都會上樹了!讓李治學畫畫那不是老婆子打飛腿:懸乎乎嘛!那李治還裝什么裝?大大們別急,往后看!
  李治裝腔作勢的畫了半天,卻是不停盯著羽見看個不停,他的心思并沒用在給羽見的素描上,人家又不會畫,只不過想趁機沾點便宜而已,就是想在燈光下欣賞一下羽見大美女的裸體而已。誰知羽見死活不上鉤,這樣李治只能欣賞她的曲線跟相貌起來。
  她的容貌是非常的美麗的,特別是她摘下眼鏡的時候,那黛眉櫻唇,俏眼俊鼻,凝腮鵝脂都讓李治看著非常的舒服,要不人人都愿意看美女哪!這就是一種享受,特別是屬于自己的美女,到現在為止自己已經有三個美女了:劉蕓,莫嫣然,羽見時光。嗯,還是太少,改天把娜娜子也收了吧!想到著李治不由得筆鋒一轉,這筆在他手里運用自如,行走如飛的,那筆下的“人物”也變得鮮活起來!這曲線,這臉龐,這前腿后腿他娘的也太給力吧!
  羽見看到李治看著自己畫個不停,不由的心里很開心,這李治就是用心啊,你看看他畫畫的時候那專注的表情真是迷死萬千少女。這個壞蛋以前到底騙過多少女孩兒,她不由咬牙切齒得想到。
  “哎,美女,別咬牙啊!”李治這邊見羽見突然咬牙切齒的就是一陣暗笑。
  “我喜歡,我就是喜歡,你管我哪?”羽見此刻對著眼前的這個“敵人”那是非常的痛恨。
  “那等等可別怨我啊!”李治一看羽見中計,不由得心下得意。
  “嗯,畫的漂亮點啊!”羽見擔心的囑咐了一句。只見李治在畫板后面冒出一個OK的手勢,于是略微的放心了一下。那以前的莫嫣然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哪?而劉蕓跟李治是怎么認識的哪?他們三人直接到底曾發什么?李治對莫嫣然跟劉蕓那是相當的在意,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事才能讓他如此的刻骨銘心哪?
  她想象不出,她曾經用讀心術讀過李治的心理,只是大體的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每每都被人打斷,而且李治的回憶也不是那么全面,這讓她更加的好奇李治的過去,她想了解關于李治過去的一切事情,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于是想到這里,她不由得嘆了口氣。
  “好了!”對面的李治把畫筆往后一扔,伸了伸懶腰。
  “好了?”羽見立刻就站了起來,突然她感覺一陣的眩暈,哦,坐的太久起來猛了有點供血不足。她不由的扶了一下桌子,那一陣花屏才算恢復。
  “別,你先閉上眼睛數三十秒!”李治對著羽見一陣一陣的壞笑。
  “嗯,為什么哪?”羽見側著頭好奇的問道
  “算是驚喜吧!”李治沖了羽見作了個鬼臉。
  “切!”羽見不屑的瞥了李治一眼,卻是轉身閉上眼睛。
  “別偷看啊!”
  “放心吧!”羽見心里開始默數三十秒。一秒,兩秒……直到三十秒她猛地一轉身看到對面的畫板已經面對著自己了。
  “李治,你混蛋!你給我出來!”羽見一看畫板頓時大怒,四處找她的小冤家去了。
  此刻屋里只剩那張畫板在燈光下孤零零的待著。那畫板卻越來越清晰,只見畫板上一條碩大的黃狗舉著一只爪子呲牙咧嘴的流著一串哈喇子傻笑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