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17 老子是誰

清晨,山里盛開的鮮花不斷釋放著陣陣的香氣,在陽光還沒有撒到山林里的時候,漢拿山上是如此的輕靈寧靜,宛如一個還沒睡醒的小仙子一樣的討人喜歡。當然山林時不時的傳來一陣陣清脆的鳥叫聲,有黃鸝,百靈,畫眉,布谷,還有一些不知名鳥叫,使這座本就神秘的母親山顯得更加美麗動人。
  如此優美的環境中,卻不合時宜出現了一隊隊的人類。哦,不是人類,是喪尸。這是平八郎的喪尸先譴隊,大約3000人左右,在一只紫紅色喪尸的帶領下當先而進,而后面緊跟著一隊隊數目不詳的喪尸大軍。
  當然前田大將軍也在里面,他帶著他的本隊在后面不緊不慢的跟著。人家這是全軍出動啊,他的部隊一共一萬多人,大約5000的人類喪尸跟6000左右的喪尸鼠部隊。這就是他的所有部隊了,他知道如果以后離開這里的話他的部隊都要被槍決的,而真田他們也一樣,估計真田會指揮他的百萬大軍直接練習跳水。
  這除了生化侍者外,這些東西都不能留的,留著是禍害,這是真田自己說得。這話平八郎很不愛聽,他對他的6000喪尸鼠部隊非常的鐘情。這玩意兒只此一家,如果全跳了海,他以后上哪找這么好的兵種去?所以他很不情愿。
  到時他會跟師長要艘船專門的運他的寶貝老鼠的,他決不會殺害他的寶貝老鼠的。人類喪尸可以隨時征召,這玩意卻不能,所以他一想到這一點就是一陣的心煩。當然讓他更心煩的就是這次為什么讓他當先鋒了,當個雞巴玩意兒的破誘餌,自己的命他娘的就這么不值錢?老子好歹也救過師長,這他娘的一句話,老子又屁顛屁顛的來了,唉!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昨天晚上黑如水還跟他談組織性紀律性,狗屁!他是不是大白癡啊!老子不需要政委,有本事你他娘的給我部下講去,你能把喪尸用你那套理論講服了,老子叫你爺!想到這里他更加不開心了,現在一家人都躲在西歸浦市的安全地帶等著自己這個“王二小”去帶著喪尸鬼子踩地雷。
  自己他娘的就這么命苦?真是投錯胎了!真是,由此可見投胎有風險,那是著急不得的!
  他現在非常的不滿,但是不滿也沒什么辦法,事情已經如此再埋怨也沒什么用處了,只能計議著等等才能順利的把敵人引進去。這玩意兒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即需要打,又不能打的太狠,非常的難把握,就是他娘的苦差!
  他一下子也明白血刃跟真田死活都不來的原因了,一者的確他們需要伏擊時出擊;二者這玩意兒真的很難掌控的,稍不小心就會打草驚蛇,弄好了是應該的,弄不好就是罪過!平八郎越想越膩歪,越想越生氣,他不由得打量起四周起來!這地方他娘的如此的漂亮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那個什么虎的老巢,是不是搞錯了?
  一個想法忽的從前田大將軍的腦海里劃過,他不由得摸了摸頭,又看了看四周這的確什么都沒見啊!鬼他媽的都沒見一只更不用說什么喪尸動物了。
  他騎著血刃送給他的喪尸矮種馬,深深地吸了兩口新鮮的空氣,然后又緩緩的吐了出來,頓時感覺一陣的神清氣爽。他本來想帶他的好兄弟王寧來,誰知王寧那廝一聽嚇得臉都變綠了,一個勁的直搖頭,除了童虎不樂意,他看了看二炮李健誰的都是一臉的期待。
  他的要求不過分吧?再說無期大將軍那可是刺客啊!關鍵的時候隱個身就可以了。這兄弟功夫太好了,你想打游戲好的人,這現實中也應該是優秀的,比如自己是吧?多么的出色啊!想到這里平八郎又洋洋得意起來!
  正在平八郎自鳴得意的時候,叢林中無數雙眼睛正在緊緊的注視著眼前的這些美味,它們不停地低聲嘶吼打鬧著。
  喪尸虎王在這個自以為武功了得大將軍周圍設下了伏兵,正準備伏擊別人的人居然進了敵人包圍圈,是不是很搞笑啊?
  但是在我國古代這種情況不知道發生多少次,很多都是偷雞不成反折把米,損兵折將的有之;肉包子打狗又去無回者也有之;還有誘敵不成反而暴露的,反正是五花八門的什么樣的都有,不信的大大看看24史就知道作者所言非虛了。
  之所以都知道設伏兵出其不意,那是因為有很多成功地例子在那里擺著,但是這玩意兒跟泡妞是一樣的,有泡成功地那自然就有泡失敗的!往往人們只看到成功者忽略了失敗者,這也是很多人干什么都想當然的原因了。
  只考慮成功后怎么怎么樣,但是失敗后怎么辦?一般人就啞巴了。但是人家李治吳江他們用備用欲案,這萬一平八郎被困,就打信號彈,然后李治他們根據第二套方案對漢拿山被困位置進行炮火支援!然后分兵數路來救平八郎。但是當時平八郎的腦袋搖的跟單擺似的,什么?不行不行,那炮彈又不是雞蛋,萬一打中我怎么行?喀秋莎?我擦!那更不行了!這是火力覆蓋性打擊,這要打過來我他娘的非到清朝演康熙去。
  于是他死活都不同意,這也是吳江等人設的局,人家這樣說的:是啊!前田將軍,我們也覺得憑你的聲名也不會被困住,肯定會殺出重圍并把敵人引過來的,所以吧,我們等你的好消息,萬一……平八郎當時一聽不樂意了:他娘的,沒萬一,老子是誰?戰神前田利家第18代嫡親灰孫子我還能被敵人圍了?這玩笑開大發了。于是周圍一片掌聲雷動。
  他自己吹下的牛皮,現在該他自己受罪了,很多時候人在做事情前先不要說,或者考慮好再說,不然之后自己不但會被別人瞧不起,而且還會讓自己非常的被動。
  平八郎突然覺得有些口干剛一低頭去拿水袋的時候,就聽見山頂附近嗷的一聲虎嘯,整個山林為之顫抖,頓時山谷曠野中充滿了老虎的咆哮聲,平八郎頓時心中一驚,心想來了!
  剛要撥轉馬頭,就見四周的草叢中呼呼的往外躥喪尸動物:有喪尸狼,喪尸野豬,喪尸狐貍,喪尸野狗什么樣的都有。顏色也是不盡相同:紅的,黑得,白的,紫的那是五顏六色的,看的平八郎心中一涼,而且不知什么時候天一下子暗了下來,太陽居然被很多不知名的喪尸鳥遮住了,那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感覺讓平八郎汗水直流。
  但他知道此時不能停頓,不然等等就是比這些更厲害的炮擊了,他不想在這里來次上甘嶺,那火炮可不是鬧著玩的。他曾經看過李治軍隊的122mm口徑的火炮,也知道喀秋莎的火力覆蓋的厲害,他曾在長浦岳親眼見證過,那比小時看煙火震撼多了。
  想到這里他把戰刀向山下一指,頓時全軍形成箭頭瘋狂的往山下突圍,但是這玩意兒不是你想突圍就能突圍的,周圍的喪尸動物越來越多,平八郎前后兩條路都被切斷了,而且他的大軍被敵人切成了三段,現在竟是首尾不能相顧。
  平八郎沖著自己的喪尸馬屁股拍了一刀,那馬頓時開始加速向下沖擊,而平八郎過了一回騎馬與砍殺的癮。他把手中的戰刀輪的跟風扇似的,這借著馬力一時間竟然把那些堵路的喪尸動物打的鬼哭狼嚎,經常那些跟平八郎變異鼠撕咬的動物,剛一抬頭就發現腦袋沒了,腦袋沒了怎么辦,不能借個使吧?
  所以平八郎在一開始打的還算順利,而他的變異鼠在那只鼠王的帶領下也是異常的靈活,經常跟對方上躥下跳的斗個不停,很多時候這些變得爪牙鋒銳的變異鼠居然跟那些喪尸化的狼,野狗之類戰成了平手。
  而平八郎的人類喪尸就沒這么幸運,他們常常不是被那些動物撲到在地,就是被對方用牙刀挑開了肚皮。他們是先鋒,現在那就是斷后,他們承受了敵人的全力攻擊,除了那只紫紅色的敏捷型喪尸跟敵人忽來忽去的都個不停外,他們的后軍此刻是一片混亂,那3000喪尸瞬間已經陣亡三分之一。
  緊跟先鋒其后的2000多只喪尸也好不到那去,他們帶隊的暗紅色喪尸已經陣亡了,現在隊中的另一只暗紅色敏捷喪尸已經接替他進行指揮了。他們也被敵人突擊了,但是由于后軍的吸引他們的壓力要相對小一些,他們只是在跟周圍突入的喪尸打斗以及保證平八郎的中軍的后方安全即可,所以他們那是邊打邊退。
  后軍卻是退不了了,紫紅色的敏捷型喪尸現在已經是跟敵人拼了,他們現在跟他們幾十倍的兵力在作戰,能打成這樣完全歸功于這只紫紅色敏捷型喪尸的指揮。他的部隊被沖亂之后他就邊打邊整隊,而且他的聰明之處在于他的身邊全是暗紅色敏捷型喪尸,他們隊伍中的幾十巨型喪尸在這里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他們雖然動作緩慢但是攻擊力卻是驚人,經常一震大地就是哆嗦,讓那些喪尸動物都站不穩,如果被擊中那絕對都是肉泥,這也是這些喪尸動物攻不過去的的根本原因。人家幾只巨型喪尸一檔這路完全被封死,想過去就要打,那玩意兒體力好的很,這些喪尸動物跟他們巨型喪尸打就是靠了機動靈活。
  而對方的敏捷型喪尸同樣地具備這一點優勢,所以盡管平八郎的后隊損失了三分之一但是敏捷型喪尸損失并不是很大,這一下可氣壞了后面的好幾只生化侍“郎”,他們派去的敏捷型喪尸狼居然很多只被敵人的巨型喪尸砸碎了。看到這一幕,他們不由得互相嘶吼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