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18 無敵平八郎

這生化侍“郎”一叫,可不得了。他們后面同樣出現了一些體型巨大的喪尸熊,這玩意兒就是巨人打架啊!雙方的人員都在后撤,紛紛給這些大家伙決戰讓地方,那些喪尸巨熊不一會兒就跟對面的巨型喪尸面對面的打了起來。
  而紫紅色的敏捷型喪尸在帶著其它的敏捷型喪尸跟殘存普通喪尸在這些大家伙后面跟那些追擊平八郎的喪尸動物又打了起來。那些喪尸動物本來在追擊那2000多只人類喪尸,沒成想他們后面突然被近2000只人類喪尸突擊,頓時顧頭不顧腚竟是一陣大亂。
  領頭的一只敏捷型喪尸狼居然被那只紫紅色敏捷喪尸死死掐住了脖子,其它的敏捷型喪尸紛紛護衛這只主喪尸,跟那些來救的喪尸動物火拼了起來。而那2000只人類喪尸居然也趁機回攻,打的那些喪尸動物紛紛的避入叢林之中。于是他們不到4000只人類喪尸竟是且戰且走,成功地延長了敵人追擊平八郎的時間。
  平八郎在下到漢拿山半山腰的時候就結束了騎馬掄刀的好光景。怎么了?你說怎么了?那些喪尸動物的大隊居然全都聚集在半山腰到山下這條路上。什么樣的都有,甚至一些生化侍“郎”也在其中。平八郎一下子就把馬帶住了,這可沖不過去,即便能過也是馬過人不過,這可怎么辦?
  下面那些喪尸動物可不是自己能力敵的,就算血刃在此地也沒用,這么多敏捷類的喪尸動物怎么打啊?他急得抓耳撓腮,卻忽的看到傍邊的一個巨大的石頭球體,足有三四米高的,這個上面刻著一些足球的花紋,還寫著2002什么的。他雖然不認的那些高麗文字,卻清晰的記得那一年他們國家與高麗聯合舉行了世界杯,那一年他們國家的成績很不錯,打進了八強,而高麗居然進了四強。
  他一下子跳下馬來,直奔那個巨型足球而去。這時他的護衛跟下面試圖來攻的喪尸動物打了起來,那是一個上蹦下跳,你來我往的,打的十分激烈,一時間平八郎的6000變異鼠部隊全部投入了戰斗,即便這樣還是被對方打的節節后退。而平八郎此刻卻是研究起怎么挪動起這個足球起來,他試了好幾試,那個足球太沉實在是推不動。他剛剛使勁的那幾下才讓這個足球動了一動,而這時他的部隊都被打的丟盔卸甲退了回來,也就是在平八郎附近不停地打斗著。
  平八郎旁邊也是險象環生的,剛剛,對,就是剛剛,一只兇狠的髭狗從他頭上躍過去了。幸好他躲的快,這要是慢一點,估計自己的腦袋就要開瓢了。平八郎來不及細想,那只髭狗回身又撲了過來,他嚇得用刀一掄,就聽見咔嚓一聲正好砍中那廝的前腿,那只斷了雙腿的髭狗一下子撞到巨石碰的腦漿四濺。
  平八郎擦了擦汗,放眼望去,這半條路面上密密麻麻的都在打個不休。但是自己這方明顯的占了劣勢,敵人卻是顯得異常的狂熱,它們居然不管不顧的只是進攻不停,甚至踩著自己同伴的身體往上沖。
  平八郎無意中一眼看到那些呲牙咧嘴張牙舞爪的生化巨熊,那血盆大口讓他后背一陣的發涼。看著那玩意兒將自己的護衛一口一個的嚼碎,平八郎真急了。他將整個身體都靠在足球上,用盡全身力氣一頂!嗨!那足球終于被他頂了出去,巨大的足球沿著60度的山路自上而下的不停翻滾著。它時而跳躍,時而翻滾就像雪崩后大雪球一樣的兇猛;又似海嘯來襲,整個山路都被它所覆蓋了;也像那保齡球這所到之處打的那些喪尸動物四處亂逃,很多喪尸動物竟然為了躲避足球縱身跳下了一側的萬丈懸崖。而被碾成肉醬的喪尸動物是最多的,這玩意兒就像割麥機一樣,一割一大片;也似壓路機一壓一大群。
  這一下下面的那些喪尸動物倒了大霉,下面的喪尸動物密密麻麻還在往上沖,前面的喪尸動物拼命往下逃,中間的更慘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來的,卡住了,這就來了個自相殘踏進退不能。而那個世界杯足球卻不管不顧的按照牛頓大大安排的三大定律居然越來越快越來越猛!
  平八郎見狀大喜,他直接一個縱身躍到馬背之后,抽出野太刀向下一指,一句經典的“鴨子給給!”那是脫口而出,而此刻他的護衛已經解決了附近的殘敵,跟著前田大將軍洶涌之下。
  平八郎現在如同摩天利支一般勇猛異常,他輕而易舉的就能把那些被壓的半死不活老弱病殘收拾了!他的騎馬砍殺技術發揮的那叫一個淋漓盡致,此刻他祖宗的小宇宙在他的背后騰然而起,朦朦朧朧間只見前田利家與前田慶次郎那是在空中不斷的耍著花槍,其結果就是前田平八郎的勇猛無敵。只見漢拿山山路上一胖少年騎著一匹戰馬兇猛地呼嘯而下,所過之處那是尸橫遍野一片狼藉,一時間竟無敵手(全被壓死了,怎么打?)。
  此戰平八郎以一人之力大破敵軍八萬之眾,其勇武之名響徹整個高麗濟洲!此后五百年內無人能出其右者。以后漢拿山放足球那地換成了一個英俊瀟灑扛著野太刀的大胖子,據說就是濟洲人民為了紀念平八郎大破漢拿山之虎立下的石像,而前田平八郎的名字永遠的載入了高麗的生化戰爭之中。
  他被描述成高麗英雄李治手下的第一喪尸大將,他的勇武超過其祖先前田慶次郎等人,由于平八郎的幡然覺醒使他加入了高麗國籍,之后他還在為國際人民的生化事業奮斗著。
  卻說平八郎一路揮舞著戰刀殺到山腳之下,而他的喪尸鼠護衛部隊紛紛的緊隨其后,之后卻是密密麻麻的敵軍了。漢拿山之虎直接被氣瘋了,它辛辛苦苦招募的喪尸部隊,這一瞬間居然讓眼前這個死胖子搞掉了八萬,那些可是它的精銳部隊啊!
  這一下漢拿山之王不干了,它把所有的部隊都召集起來直接從漢拿山山頂對平八郎的部隊發動了總攻。平八郎的斷后5000人類喪尸本來那是邊打別撤,后來就變成了全力狙擊,再后來又變成被切割包圍,再后來就看不到人影了。它們就像被洪水淹沒的幾塊石頭,不停地被水花拍打著。不一會兒就被漫了過去,看不到了,洪水是擋不住的,阻擋的結果只能是滅亡。
  而平八郎及他的護衛部隊卻是幸運的逃過一劫。此刻平八郎那是沒命的狂奔,他的方向很明確那就是南邊的西歸浦市。他后面就是緊咬著他不放的漢拿山敵軍,它們就像被捅了蜂窩的馬蜂一樣的憤怒,它們密密麻麻成群結隊的追擊那個干了“好”事的不留名的“好孩子”平八郎,非要把蟄死不行。
  當然好孩子平八郎自然知道被追上的后果,人家沒命的打那馬的屁股,這馬幸虧是喪尸馬,不然估計這馬不是被打死就是已經跑死了,這多么長的距離啊!現在平八郎能試的出來這匹馬的體力已經快到極限了,因為它的速度明顯的放慢了。如果自己再有一匹馬就好了,這是平八郎當時的第一想法,現在人家誘不誘敵倒在其次了,關鍵是保命要緊,這玩意兒被追上那就不是開玩笑了。
  此刻李治等人都等的不耐煩,這平八郎怎么搞的啊?怎么還不回來啊?按照常理來說他這個“王二小”在就該把“皇軍”引到伏擊圈了!可是左等等不到,右等等不來的,這樣這些早就埋伏好的人們驚疑不定,是不是平八郎遇險了,也不對阿!
  如果遇險他會發信號彈啊,這半天也沒見信號彈,所一家人都搞不清到底是什么狀況。而真田的百萬大軍早就埋伏好了,到時先是埋設好炸藥轟炸,再是炮擊,然后就輪到他的部隊出擊了!可是這個總是愛吃干飯的平八郎會不會出意外哪?他此刻突然覺得這個安排有點懸,血刃是出了名的戰神,應該由他去引才對啊!
  讓平八郎去這不是送死嘛?想到這里真田心里頓時一陣的心寒,這當官的真是關鍵時刻都非常的狠毒啊!即便平八郎能殺回來,也是缺胳膊少腿的,他不由得為苦難的平八郎祈福起來。而血刃隱藏在市區外的一處高樓上看個不停,他的任務很簡單也很重要,那就是干了漢拿山之虎,宰了那個畜生,只要平八郎把敵人帶進伏擊圈,他的部隊任務就是干掉漢拿山之虎那個畜生!
  這玩意兒肯定不好打,老虎啊!他又不是武松,對方也不是尋常的老虎,這東西該怎么殺?血刃不由得擦了擦他雪亮的野太刀,倒在他的刀下的敵人何止數萬,有人類也有喪尸,他自負刀法絕倫,不亞真田幸村。但今天他卻要對付一只巨型喪尸虎母體,這個東西到底什么樣哪?他的心里不由得估摸著。
  而思考這個問題的還有很多人,其中一個就有逃命的平八郎,為什么這么說哪,因為他能聽見后面很遠的地方一只老虎的虎嘯聲,那是聲聲刺耳,聲聲寒心啊!他能不想嘛,想著想著他猛地一抬頭,前面一座城市已經是出現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