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219 都他娘的一個吊樣

血刃這邊打眼看見平八郎騎著他的喪尸矮種馬沒命的朝這邊跑,而他后面的護衛隊不時的被敵人追上撲咬,這么說吧,只要被追上的那迅速地就被后面蜂擁而至的喪尸動物給淹沒了,其結果不言而喻。
  平八郎現在的護衛變異鼠大約還有四千余只,而人類護衛隊竟是蕩然無存!這是一場什么樣的戰斗啊!一萬多人的部隊竟然打成了4000來人,這敵人也太恐怖了吧!
  但他看到后面密密麻麻如同潮水般的敵人后竟不由的佩服起平八郎來。這要換成自己,自己十萬人能剩這些那也不錯了,后面的敵人根本數不清,情報上說得十幾萬只根本就不對,這么多的敵人才十幾萬?我看起碼幾十萬!
  血刃想歸想,此刻卻是四處的打量起漢拿山之虎來,這么多的動物哪里找啊?根本看不見,就是啊!哪里有啊?他不停的尋找著自己的目標。
  此刻平八郎已經催馬進了市區,他后面的生化護衛們紛紛緊跟著顯得有些狼狽,而敵人那是緊咬著不放,只見他們一窩蜂都進了炸藥的預埋地點。吳江見到此狀看了一眼李治,李治沖他點了點頭,只見一顆信號彈那是呼嘯而出。
  這邊真田一見信號,頓時一揮手,大樓附近直接涌出數千只喪尸兇猛得把平八郎護衛隊跟喪尸動物截成兩段。之后對面的喪尸動物成群結隊的撞擊著這道由巨型喪尸以及其他數千喪尸組成的隔離墻,那是一個越聚越多,越聚越密,甚至一些喪尸動物已經突破防線又去追擊逃難的平八郎了。
  李治看著差不多了,奪過吳江手中的信號槍,一個紅色的信號彈立馬在天空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線。這一下不要緊,看到信號二炮等人將手中的引爆器一摁!只聽見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整個濟洲島為之震撼,很多一側的樓房跟建筑直接被掀翻在地,還有一些居然被炸上了天!
  李治他們就覺得他們所在的大樓如同要塌了一般,搖晃個不停。而黑如水卻是一下子歪到在地,撞的頭上起了個大包,他悻悻的爬起來吐了一口.含著灰塵的唾沫:“艸,二炮他們埋了多少當量的TNT啊?”
  吳江此刻也站起身子來,他擦了擦已經看不清事物的眼鏡說道:“這二炮什么事情干不出啊?有李健在他們沒準還能再炸一次!”吳江話音剛落就聽見咚的一聲!遠處果然又是一陣巨響,這次換成吳江沒有防備一下子直接頂在了一側的水泥墻,頓時好幾個被震得顫顫歪歪的警衛就過去攙吳江,而吳江此刻額頭都撞破了,那是一個血流被面啊。
  黑如水一見苦笑不語,而此刻李治心有余悸的站起身說道:“都別說了啊!說不定還有一下!”果然話音未落,遠處又是轟隆隆的一陣連響!這次李治早有防備人家直接趴在地上抱著水泥柱子不動了,過了大約五分鐘李治等人才站起身來開信號槍。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哪?原來二炮李健誰的還真是如吳江所言,人家反正埋設地雷是吧,怎么埋不行?李健就把本來埋設的炸藥增加到三倍,當時嚇得二炮還不愿意。人家李健卻是有說詞:這是炸喪尸啊!反正爆炸點的范圍畫好了,我們按照這個范圍再他們加點量是吧?炸一次也是炸,炸三次也是炸,都他娘的一個吊樣,為什么不炸上三次?今年過年沒聽響,敢情怎么讓那些喪尸雜種過過年!這不人家來了個三連響,于是就出現了上面的那一段。
  但是李健等人卻沒料到這個爆炸威力居然這么大,他們的好幾輛戰車都被掀翻了,可見TNT炸藥的威力之大!這么說吧,除了二炮他們二團之外那是意外頻出啊!誰都沒料到這埋炸藥的居然又耍了個花樣,玩得他們這些伏兵們狼狽不堪的。當然既然把自己人弄得都這么慘,那么敵人那邊就更不好受了!
  本來漢拿山之虎在后面冷不防的聽見前面的一聲巨響,它立馬知道前面有埋伏,它們的前隊完了。這一下子讓它兇性大發,它直接下令全力進攻,沒想到它的部隊剛進入前面的爆炸區域,就又是一陣巨響,頓時它的幾萬大軍又報銷了!
  這一下讓那只聰明絕頂的喪尸虎徹底的糊涂了,我艸,人類干什么?敢情這還是二踢腳,居然來個來個兩響?所以它一下子就讓它的部隊停住了,它也作了一回沉思虎。可是這么一沉思又壞了!這第三響直接把它的停留部隊送上了天,而此刻的爆炸點居然離那兩個爆炸點有上千米的距離,這炸的是喪尸虎的中軍啊!
  這一下損失居然比前兩次加起來都多,這樣在后隊的漢拿山之虎徹底的喪失了進攻的**,它調頭就跑。而此時童虎的火炮以及喀秋莎那是打個不停,這邊喪尸動物直接炸了群,一窩蜂的往回跑。但是它們在跑到城市出口的時候就被對面整整齊齊的巨型喪尸們堵了個正著,對方根本就不怕他們,他們連成了一堵墻,喪尸動物根本就過不去。它們的前隊過不去,而后隊被炸的血肉橫飛,不時的有喪尸動物被炸中。這一炸就是一大片,炮彈爺爺們還管你是不是敏捷性喪尸動物還是普通喪尸動物;還管你是狐貍還是野狼,只管不停地送這些趕著投胎的動物“穿越”個不停。
  在打擊一段時間后,真田的部隊那是四面涌出,它們在生化侍者的指揮下跟著敏捷性喪尸直奔敵人中軍。而此時漢拿山之虎不停地嘗試著突圍,它已經成功地干掉了十多只巨型喪尸,但是沒想到一層之后還有一層,一群之外還有一群!
  居然如此之多,頓時感覺到敵人果然是布置巧妙,用心良苦!當它正在嘗試對敵人再一次沖鋒的時候,后面就是一陣大亂,它不由得幾個蹦跳,站到一輛殘缺的公交車上往后看去。只見后面無數的人類喪尸發了瘋似的撕咬著它的部隊,這些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人類喪尸讓它平生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懼。而它此刻所在的位置讓一側高樓上的血刃看了個正著,對方望著這個白額吊睛大蟲就是冷酷的一笑,只見他蹭的一下從那樓上一躍而下,在中途蹬了樓壁一腳徑直奔漢拿山之虎飛來!
  他后面的敏捷型喪尸順著樓墻紛紛的攀巖而下,而他的直屬隊也從側翼樓群后面轉了出來直接對這些甕中之鱉們發起了攻擊。漢拿山之虎忽的覺得不對,它一躍身直接下地,而它剛離開的瞬間這血刃砰的一下直接落到公交車,那刀把車頂開了一道很深的縫隙,整個公交車車身震的左右亂晃,而血刃的落點更是深深地凹了下去!
  漢拿山之虎猛地一撤身看到對面的血刃已是跳了下來,拎著一把超級殺豬刀沖著自己冷笑不已。頓時它周圍好幾只生化侍“郎”撲了過來,這玩意兒比一般的喪尸狼利害多了,生化侍者多厲害,生化“侍郎”就有多厲害。
  血刃不敢輕敵,他一轉彎藏到車后。而此刻一只生化侍郎已經轉過彎來,血刃噌的一刀劈了下來,那廝居然往后一跳,這一刀頓時就miss了。而那只生化“侍郎”卻嗚的一聲直撲血刃,血刃一閃身那玩意兒就過去了,而另一只想偷襲的生化侍郎跟血刃剛下樓的那些敏捷型喪尸打了起來。
  血刃一轉身刀一挑一只企圖過來偷襲的髭狗被攔腰挑成兩段,而此刻那只生化侍“郎”卻是繞到了血刃的背后猛地攻了過來,血刃頓時一個縱身跳起三米多高,這在空中還砍死了三條過來撲咬的野狗。他的動作漂亮極了,落地的時候那只生化侍“郎”的腦袋被他挑出五米開外,血直接從狼頸中激射而出,濺的那輛公交滿車身都是鮮血。
  之后就是混戰了,血刃本想直奔漢拿山之虎,但是沒想到周圍上千只喪尸動物已經攻了過來,把他跟他的幾十只敏捷型喪尸包了起來。血刃有心想突過去,但是眼前的這些畜生們一是靈巧二是速度快三是數量多,他不得不小心的應付著。
  此刻真田的百萬大軍壓得那些喪尸動物不停地往后退最后直接都擠的動彈不得了,密度非常的高,血刃直接跳到這些畜生們的頭上與那些圍攻他們的喪尸動物打個不停。而漢拿山之虎,此刻也越到那些地動物的頭上直奔血刃而來,血刃一見那廝來了,頓時眼中一亮,舍卻這些糾纏自己的垃圾們直奔漢拿山之虎迎了上去。
  只見在空中一人一虎瞬間碰撞,旋即分開,那老虎身上多了一條血紋,而血刃的一處衣服不知道去了哪里。二者迅速轉身注視著對方,他們兩個竟在那些畜生們的頭上繞起圈子來,這個架勢有點象兩個絕世高手在決戰的時候不停的轉圈找尋對方的破綻,誰都不敢大意,誰都不敢放松,因為他們深深地知道此刻每一個失誤那都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