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7)     

末世橫行220 濟州島的趙子龍

看到這里,也許有的大大會說,你的書怎么不來個決戰漢拿山之巔啊!那樣多么的引人入勝啊!作者在這里只想說,正因為一家人都估計血刃會跟對方決戰漢拿山之巔,流星才不那樣寫的,不然大家肯定會猜到的。
  再者流星是這樣想的,根據歷史上一些記載,很多大戰跟決戰之前雙方并不知道會在哪個地點展開決戰的,這也是很多人事后感嘆沒想到他娘的居然在這地舉行決戰。同樣流星的書中也是這樣的,這就是要突出這個偶然性跟必然性。人世間很多人很多事遇到是偶然的,當然也可能是必然的,但是偶然的往往比必然的有吸引力,至少流星是這么認為的。
  筆鋒一轉,又回到了血刃跟漢拿山之虎的決戰。他們二人不停的轉著圈子,周圍每一個細小的聲音他們都聽得真真切切的,遠處的廝打咆哮聲,那些動物的嗚咽聲,呼呼的風聲都盡入他們耳中;而對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也是盡收他們眼內。
  現在沒有人來打擾他們,沒有動物來打攪他們,因為它們被這一人一虎的王者之氣所震撼了(在底下都擠成蛋了,怎么動彈?)。血刃忽的雙手握刀朝著漢拿山之虎沖了過去,那巨大老虎居然一調頭這一尾巴直接剪了過來,血刃一個空翻就躲過攻擊,而漢拿山之虎猛的一口咬了過去,血刃來不及抽刀,居然用一只腳踩了那廝頭頂一下又一個空翻翻了過去。
  漢拿山之虎那廝猛地轉了個身,一下子面對血刃,它欺血刃立足未穩竟又猛地撲了過來。血刃嚇得猛地一閃身,但是卻閃的遲了一些,被那虎爪正好掃到胳膊上一下,只見噌的一下,血刃那胳膊就是一個血肉模糊啊。
  血刃疼的往后連撤了幾步,他看了自己的左胳膊上的一塊肉已是被對方掃走,這半邊身子立馬變得血淋淋的。他索性把衣服扯了下來纏在自己的左臂上,做了個簡單的包扎,但是血還是不停外流。那只漢拿山之虎現在得意極了,現在正張牙舞爪齜牙咧嘴的咆哮不停,仿佛在炫耀它的武力,有仿佛顯示它的得意之情。
  這一下可徹底激怒了服部兵峰,他單手握著野太刀,又沖著漢拿山之虎沖了過來。漢拿山之虎那廝頓時一個虎躍直撲血刃,血刃此刻一個轉身,那刀嗖的一下就切了過去,漢拿山之虎嚇得一縮身子,這刀貼著那廝的身子就過去,這老虎的身子是沒事但是那尾巴可就留給血刃作紀念了!
  血刃跟漢拿山之虎甫一分開,那漢拿山之虎就覺得不太對了。感覺后邊怎么冷滲滲的,之后就是一陣劇痛,艸,尾巴沒了,他娘的這以后你讓它怎么作虎啊?老虎沒了尾巴,他娘的成什么了?野豬嗎?你還不干脆在它的鼻子上插上根蔥裝大象得了。
  這老虎沒有尾巴不知道會不會羞愧“刨腹自盡”?但漢拿山之虎它是喪尸母體,它是不會刨腹自殺的,不過你讓它此刻這么丟人那可就有點危險了。現在輪到血刃扛著野太刀,一只手拎著漢拿山之虎的那條尾巴開心的吹著口哨,而漢拿山之虎就像一只被挑釁的野牛一樣不停地咆哮個不停,它緊盯著眼前這個切尾之人恨的咬得牙根嘎巴嘎巴直響。
  人家眼中出現了兩個血刃,不,是四個,然后由四個又變成兩個最后成了一個。它猛地直撲血刃而去,此刻它的小宇宙大爆發這他娘的簡直比八旗大蛇還要猛!
  嗯,給他來個定義就叫零尾老虎吧!其實禿尾巴老虎也很好聽嘛!這老虎沒了尾巴就像公雞被拔干凈了毛,在地上跑來跑去的是吧?又似那和尚被剃了眉毛胡子一樣,是不是冬瓜流星不敢嘴尖,至于是什么樣子哪?讀者大大們自己想象吧。
  當然這禿尾巴老虎現在那是憤怒之極,它恨不得一口把眼前這個混蛋吞下去,也想把他撕巴爛了,想到這里它張牙舞爪的攻了過來。而血刃看到這廝的動作表情差點沒笑出聲,這他娘的那像老虎分明是只受了刺激的公牛,于是他把手中的“紅布”(尾巴)一抖,那廝就閃了過去,之后那廝被他“紅布”一閃又是一個沖鋒。
  這血刃玩這老虎就跟斗牛士玩斗牛一樣的來來回回,回回來來的弄了幾十回合,累得他們雙方都喘息不止的。這斗“牛”士在斗牛時不小心又多了兩處傷疤,而那只少了尾巴的“野牛”也是添了幾處傷痕。而此刻真田的部隊持續的消滅那些喪尸動物,已經打到二人附近了,那些動物已經死的沒多少了,他們倆不由的望遠處一看,那是橫尸一片啊。而人類的喪尸踏著那些死去的喪尸繼續的向這邊擠壓,雙方在中間地帶死去的喪尸都堆的老高,形成一座座尸山,這邊的喪尸動物當然也是往那邊壓卻還是被壓得往后倒退個不停。
  漢拿山之虎見到此情此景頓時大驚失色,不由的想逃,血刃還會讓它跑了,自己的任務就是宰了它“下鍋”,這讓它跑了今天晚上“吃”什么?人家想到這里那是直接橫刀攔在漢拿山之虎的前面。漢拿山之虎此刻已經無心戀戰,它直接沿著那些畜生的頭頂往另一側逃去,血刃則是在那些畜生頭上追個不停,下面的那些動物那是一個苦不堪言啊!心里紛紛的都在大罵。
  這倆玩意兒還沒打完啊,都打了一個多小時了。血刃在后面猛地一個加速,沖著漢拿山之虎的后腿一刀就削了過去。漢拿山之虎突然覺得后面涼風一陣,頓時覺得不好,它猛地一縮腿,沒想到那刀竟如同長了眼一樣,居然往上一挑,這一下不要緊,這漢拿之王頓時就成了三條腿的大貓。
  那喪尸虎咕咚一下就摔倒在那些喪尸動物的頭頂上,而血刃獰笑著走了過去。他看著眼前這只曾經作威作福的漢拿山之王不由的擦了擦占滿鮮血的野太刀,那只喪尸虎不停地嗚咽著不知道是求饒還是嘆息,而血刃毫不留情,直接一刀流星似的劃過,只聽見咔嚓一聲,一顆碩大的虎頭已是落在那些畜生們的頭上。
  血刃伸了伸懶腰,慢悠悠的走過去,一伸手把那玩意拎在手里。他仔細的端詳了一下這只面目可恐血淋淋的虎頭,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是首功一件阿!誰都搶不了去的。于是他噌的一下躍上那輛公交車,在車上指揮的他的部隊繼續進攻。
  現在人家不打了,打底下那些畜生太掉價,再說漢拿山之虎一死下面直接炸了鍋。這控制性母體掛了,就像軍隊的最高指揮官掛了一樣,這下邊的喪尸動物頓時就像沒頭的蒼蠅一樣紛紛亂躥。這樣一來真田的部隊打得更順利了,現在已經打進了喪尸動物的腹地,而對面的巨型喪尸不斷朝這邊擠壓,就像兩塊鐵板要把這些中間的雞蛋擠碎一樣!血刃看到這一幕,嘴一挑笑了……
  整個漢拿山在當天下午就被真田的喪尸大軍清理干凈了,很多不服從的生化侍“郎”紛紛的被斬殺,而且其他的剩余的喪尸動物紛紛的加入了真田的喪尸特種部隊。
  真田現在終于有了一支超過十萬的喪尸動物部隊,那一群群,一片片的動物看上去煞是威風。這讓自認為是動物愛好者的平八郎暗中吐舌不已,還是控制性母體好阿,什么兵種都可以隨時的招募,如果換做自己那就沒轍。
  想歸想,但是平八郎卻不羨慕真田。為什么哪?人家這次露了臉,打出彩來了!連血刃都佩服的不得了,這可不是吹得幾十萬喪尸動物堵路,人家硬是殺出來了!這要換成別人肯定就會被敵人干掉了,而他平八郎沒有給他的祖宗丟人,關鍵時刻大發神威,毅然從敵人的大軍圍追堵截中突圍成功,并且成功當了一回“王二小”。
  他的功勞不比血刃小,甚至可以說他就是這次大勝的關鍵,沒有他這漢拿山之虎現在還在漢拿山上看白鹿晚雪哪!想到這里平八郎心里就是美滋滋的,他這一趟冒險太值了,他不僅受到了表彰,得到了大把的金錢,而且他的威名響徹了整個濟州島。
  一戰成名!他被稱作濟州島的“趙子龍”,其寓意不言而明。就是因為他在漢拿山上那摩天利支的一沖,他也被后來的島國史學家成為“刀之右近”或者被稱為“無雙之刀”,跟他的老祖宗前田利家的“槍之又左”有的一拼。
  自此以后前田家族又多了一位大神一級的人物:前田平八郎。他的名字成了以后他們家族的榮耀,被稱作“前田三虎將”,相對于他的武力,他的游戲能力那是更為出色。在生化戰爭之后的幾年競技游戲大賽里,一支被稱為“朝倉の鷹”的戰隊得了第一,這就是由朝倉,長沼,平八郎,王寧等人組成的戰隊!其威名在后來的游戲史上為人所稱道,他們的名字也響徹了整個游戲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