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3)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3)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3)     

末世橫行221 我的名譽

在得知李治等人大獲全勝之后整個西歸浦市的幸存者都樂瘋了。所有人都從地下,掩體里,不知名的地方冒了出來,人數居然達到了30余萬人,這讓李治誰的不由得不佩服這些人是怎么活下來的。
  地下之龍他們地下城的所有人都上來了。鄭大龍看著眼前這一幕幕熟悉的地方,不由得心中感嘆,這都快一年了,一年了!自己在地下過了一年什么樣的日子阿!不見天日,聞不到新鮮空氣,成天都是下水道令人惡心的臊臭味。沒有陽光的日子真難熬,想到這里他竟一下子閉上眼睛張開了雙手在陽光下深深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
  而跟他做一樣動作的人可不是少數,幾乎人人都是這么想的,這些日子根本就不是人過的日子,原先的家園多好阿,多么的美麗。這自從生化病毒爆發之后,他們就開始了逃亡的日子,吃不飽不說隨時面臨著生命的危險,他們歷盡各種各樣的磨難,比如缺醫少藥,沒有維生素,沒有水果很多人就是死于壞血病,這個病得原因就是缺乏維生素C。
  而其它的病癥也不時的折磨著這些末世的人們,本來很好治愈的流感,由于缺少藥材這一下就是一個泛濫,很多老人跟小孩就是死于這種疾病。而且由于是在地下,瘧疾跟鼠疫成災,很多地方就是由于全都感染鼠疫死亡的。
  比如李治他們一開始在西歸浦市港口發現的那個防空洞,那里面的人們就是死于鼠疫的。還有比如缺乏淡水渴死的,冬天沒有保暖衣物凍死的等等都不在少數,這里不再一一細述。
  “這本來都是可以避免的阿!”鄭大龍想到這里不由得嘆了口氣。
  “在感嘆什么哪,鄭將軍?”鄭大龍背后走過來一人,鄭大龍沒回頭也知道那個人是車英俊,因為他的聲音很獨特,跟別人不太一樣,多少的有點嘶啞,所以很好辨別。
  “我們不容易阿!”鄭大龍沒回頭而是繼續的看起了對面高樓上的一幅破爛的海報。海報上的一個女孩兒穿著粉色的衣服,抬著腿抱著一束花笑得異常的開心,宛如天使一樣的美麗!這與周圍的不斷涌出在街上互相攙扶的難民以及城市蕭索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他不由得憑欄望去,感覺這一幕是那樣的熟悉。忽然三年前的一幕閃現在他的眼前,那一年是2012年,也是這個時候他在經過釜山鬧市的時候看到一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小女孩兒抱著一大捧花,笑著從自己跟一大群行人面前經過。而自己覺得那一幕是如此的面熟,好像在那里見過。那個小女孩兒的笑容是如此的開心,他當時一下子就停住了。他站在類似的柵欄前,憑欄而望,感覺這一幕是那樣的熟悉,忽地六年前的一幕閃現在他的眼前。
  那是他到外地辦差,他在路過一個鄉下宅院的時候,猛地看著那宅院門口一個老人捧著一束花,面露微笑,那笑容就跟現在是一模一樣,只不過是情景不同罷了。那種心境的對比讓自己現在如此的不平靜,他甚至連車英俊說的一大堆都沒聽清楚。
  他記得末世前人們幾乎家家都養狗,而那些狗已不是原先那些淳樸的狗了。末世前的狗一個個張揚跋扈,見了陌生人就是吠個不停地。而自己小時候那狗什么時候這樣兇過?那時在鄉村里那狗見到人都是非常的友好,甚至有些很靦腆的跟在你后面要吃的。不亂好壞,只要你給他們,它們就沖你搖尾巴。
  而末世前狗的世界已經異化了,不但一只只都兇的要命,而且他清晰的記得自己曾給過一條哈巴狗骨頭吃,對方嗅了嗅居然大怒,沖自己吠個不停!這樣他不禁的感嘆這個世界怎么了?難道人的本性把狗的本性也搞亂了嗎?那個曾經淳樸善良的狗的王國居然也想人類世界一樣變得殘酷無情,本來一視同仁的狗們,居然也論資排輩,講起了三六九等,這讓他這個當了一輩子兵的軍官有些摸不著頭腦。
  他不明白他曾經隨便仍點吃的就向他搖尾巴的狗們,現在居然變成了給骨頭都要沖他吠個不停地兇悍之物。他有點搞不清那些狗還是不是狗了,甚至末世前他去鄰居家借東西都是人未回言,狗聲已至!已至他去鄰居家先要問問你的狗在家嗎?這不是很搞笑嗎?
  車英俊看著鄭大龍在那里苦笑不已,根本就沒聽自己說話,變得有點氣憤,他推了鄭大龍一把說道:“嗨,兄弟!你有沒有在聽?”
  鄭大龍忽地被車英俊一推,知道自己剛才走神了,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他有些臉紅的說道:“哦,不好意思,車社長,我剛才走神了。”
  車英俊本來很生氣,但是聽他自己這么坦白到不好意思的再去責怪他了,他話鋒一轉卻是說道:“鄭將軍,這次說起來還多虧了你阿!”
  “什么?”鄭大龍聽后一驚,隨即明白是自己向李治承諾李治如果打下漢拿山,徹底消滅漢拿山之虎他就告訴李治海上移動城市的聯系密碼跟方法,到時把那個公主叫來跟這個公主對一下質。其真偽自辯,這也是李治為什么要去招惹濟州島三害漢拿山之虎的主要原因了。
  會議上按照李治的本來的意思根本就不想去救,但是鄭大龍在出錢雇李治他們無效地情況下,使出了殺手锏用真子公主的聯系方式來換取李治他們除害!李治他們研究再三終于答應他們的要求,于是就有上面那幾章情節的發生。
  “還有什么?就是你用真子公主的聯系方式換取李治除虎的方法阿!說實話,沒有你的主意我根本就說不服李治!”車英俊以為鄭大龍在賣乖不由得笑了起來。
  “唉!車社長,我實話告訴你。我騙了李治!”鄭大龍此刻忽然搖頭苦笑起來。
  “什么?你的意思你說的全是假的?那公主是真的?不對阿!”車英俊頓時一陣的驚呼,之后又是一陣的迷茫。
  “不是的,聽我說,車社長!那個前面都是真的,就是后面的聯系方式不一定靠譜了!”說道這里鄭大龍深深的嘆了口氣。
  “鄭將軍,此話怎講?”車英俊不由得覺得奇怪。
  “海上城市兵變了!”鄭大龍突然雙目一寒,這一下把車英俊弄得有點不知所錯:“什么,什么?兵變?真的假的?”
  “真的!今年四月中旬的時候,我們收到海上移動城市的求救信號,隨后就是一片槍聲跟慘叫……”說道這里鄭大龍顯得很無力。
  “天吶!這怎么可能!”車英俊聽后一下子靠在了墻上,他突然覺得他的手在抖個不停。
  “之后我們就跟海上移動城市失去了聯系!”鄭大龍眼睛無神的看了車英俊一眼。
  “那總統他們哪?”車英俊急忙的問道。
  “不知道,遇難的幾率很高!”鄭大龍望著天空忽然感覺今天非常的炎熱,熱的他脫了襯衣直接光了膀子。
  車英俊看到鄭大龍赤膊什么也沒說,這按照他平常的性格早就諷刺那人是野蠻人了,但是此刻他出奇的平靜,只是微微的嘆了一句:“李治那邊怎么交代阿……”
  “不知道,我不知道!”鄭大龍突然變得暴躁起來,他拼命的揉搓自己的頭發,然后就像瘋了似的不斷得用腳踹眼前的護欄,踢得那些鐵護欄都歪歪顫顫的。
  “李治如果知道我們沒有那聯系方式,會怎么樣?”鄭大龍突然停了下來看著一邊沉思的車英俊。
  “不知道,但是后面他肯定不會再幫助我們蕩平濟州島了!”車英俊一字一句的說道。
  “完了!完了!”鄭大龍很明白他的部隊根本沒能力對付那些兇猛的喪尸。他們的交易非常的現實,那就是李治消滅漢拿山之虎,他們給聯系方式密碼,然后李治聯系到公主,他們幫助李治找出真正的公主,李治幫他們蕩平濟州島,徹底消滅喪尸之患。
  本來他不相信李治有能力消滅那個恐怖喪尸魔王,沒想到李治做到了。人家不但消滅了漢拿山之虎,還把整個漢拿山解放了,現在竟成了他是騙子。這讓這個一直眼高于頂,清高的不行了的地下之龍感覺到了沮喪。也是恥辱,他居然學會了騙人,自己拯救不了濟州島,他居然還欺騙了拯救濟州島的英雄。那些電影中的情節真實的發生在他的身邊,他居然扮演了這樣一個不要臉的角色。這讓他想起來就是一陣苦笑。
  “我的名譽!”車英俊是個商人,他深知商場上信譽是第一位的。這次他把寶押在鄭大龍身上,決定用自己的信譽擔保來換回李治拯救濟州島高麗同胞,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曾經信誓坦坦的將軍居然是個騙子。對!他就是個騙子!
  自己一生的信譽居然毀在他的手中,要知道李治的價值非常的巨大,他甚至看的出以后他會從李治身上獲得大把大把的金錢。現在鄭大龍一下子居然把他辛辛苦苦給李治建立的美好印象擊碎了!他感到了憤怒!無比的憤怒!他一下子抓起了鄭大龍衣領子就是一拳,然后瘋了似的上去不停地毆打他:“你這個騙子!你如此的自私!你這樣會激怒他們!我們的濟州怎么辦?你還有沒有人性!”
  鄭大龍被眼前這個文弱的銀行家打個不停,他卻沒有還手。他知道對方說的有道理,他的民族自尊感讓他變得無比的沮喪。也許他本就不該把這個作為對換的條件,他抱著頭蹲在墻角不停地思量李治發怒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