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17)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17)      第三章少女喪尸(01-17)     

末世橫行223 二門主豈是浪得虛名

這里提到了蚩尤,蚩尤其實屬于炎族,這是九黎部落的部族長,當時炎帝被黃帝擊敗,而蚩尤趁機奪位,據說當時他帶著八十一兄弟跟黃帝的部隊在涿郡展開了激戰,之后兵敗被殺!其實蚩尤是一位性情豪爽、剛直不阿、打仗勇往直前,充滿武將帝王陽剛之美,不失為一代蓋世豪杰。
  后來人們為了歌頌黃帝,便丑化蚩尤,把他論為妖魔、邪神形象。蚩尤的意思就是吃草籽的蟲子的意思,當時蚩尤的部落掌握了農耕的技術,而之后蚩尤的戰敗卻使農耕的文明四處擴散,蚩尤族人所到的部落也開始了農耕文明。
  蚩尤的后人把自己改成黎族,以示與炎族斷絕關系,其實他們是炎族的一支,而黎族的有的有的南遷形成了6個族類,六個種族是苗族彝族,黎族,泰利族(泰族)迷洪族和酒尋族,最后兩組以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上一章黑如水的說法只是參考,沒有任何的史料證明鮮卑就是由九黎部落遷移過去。而史料只能證明鮮卑族源自于東胡部落。
  文筆一帶,又回到了李治他們盛大的歡迎晚會。由于車英俊誰的提前通知,李治等人打扮得都非常的帥氣,這些軍官們都夸耀性的穿著嶄新的軍裝,開著悍馬參加晚會,這讓一邊歡迎的濟州島市民非常的瘋狂,人人都有一種終于結束了的快感!
  就像二戰結束一樣,盡管都知道還沒打完,但至少,至少自己這里已經沒有事情了。那些姑娘們不停地歡呼著,打量著,評論著這些英雄們。李治他們人人都是英雄,而且是非常英俊的英雄,這就更使那些高麗少女們著迷。本來人家只是發自內心的感激,之后一見帥哥,這一下壞了,他娘的又露了狐貍尾巴了,當年追明星的那一幕重現了,害的本來要受閱的士兵們成了維持會場的保安隊。那些少女卻是不管不顧的沖破了那些手足無錯的士兵們的阻攔。
  你不攔吧,人家就熱沖;你攔吧,人家說你非禮!弄得這些年輕的士兵們尷尬不已的,當然也有很多的島國士兵們趁機揩油的,這是人家國家的本性嘛。而李治那廝則是春風得意,越發跟一旁的真子公主調起情來,遠遠的只見李治逗得身邊的真子公主笑個不停,后面的羽見等眾女則是怒目而視,也不知道李治在講些什么。
  那些看到李治車隊接近的小姑娘更加的瘋狂了,她們不停的尖叫著,不時的有人暈倒在地。看到這一幕李舜臣一陣子的無語,他回頭看了看鄭大龍跟車英俊卻發現這倆人表情真是豐富,人家倆人表情完全的一致:先是一臉的興奮,看到李治跟公主調情的時候,變得有些失落,之后又是有點古怪,再之后居然不約而同的又是擦淚又是抹鼻涕的。
  車英俊還好說,人家畢竟是個吝嗇的紳士,只不過用劣質的手絹抹個不停;而鄭大龍是個不注意的,他又沒什么手絹的,先是用自己的手擦個不停,發現無效之后居然拿起車英俊放在一次的晚禮服擦了起來。車英俊一看就不愿意了:“哎,哎,哎!鄭大龍你他娘的用誰的衣服擦哪?”
  “哦,不知道誰的,你要不要擦一下?”鄭大龍聽車英俊這么一說頓時就是一愣,他只見旁邊放著一件舊禮服,又沒見是誰放得,他怎么知道是誰的?反正不是自己的就行。
  “……”車英俊頓時搶過自己衣服,用他的劣質手絹擦個不停,同時沒好氣的給了鄭大龍一個大白眼。
  “哦,你的阿!不好意思阿!”鄭大龍沒想到這件舊衣服居然是車英俊的,頓時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不過他又有些不可思議,這么破的晚禮服,還打著兩個補丁這會是大名鼎鼎的濟州富翁車英俊的衣服嗎?這他娘的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有誰會想到這么一個大富翁居然穿破成這樣的晚衣服:真他娘的摳!
  “哦,那個誰,車社長阿!李治他娘的也太搶鏡頭了吧?”鄭大龍覺得氣氛有些尷尬,頓時開始轉移話題。
  “哦,是啊!誰叫人家是主角哪!”車英俊本來很生氣鄭大龍的粗魯,現在聽見他這話頓時就是一陣同感。
  “唉,主角真好阿!”鄭大龍頓時一陣嘆息。
  “是啊,鄭將軍,要不這演員人人都想到主角哪!沒看見那些明星為了當主角都紛紛的潛規則了!”車英俊惋惜的說道。
  “你說潛規則阿?這演藝圈的事情我可不懂。”鄭大龍真的不懂,他平常沒有時間打聽那些事情。
  “唉,不說也罷!我喜歡的一個女明星,本來我想包她,沒想到仔細一打聽居然被潛規則了!”車英俊說道這里就是一陣痛恨,他哪里是打聽的,是他包了以后,他跟那女星因為家居質量問題吵架,人家自己爆料出來的!當時氣的車英俊跟那女星分道揚鑣。事后卻是不由感嘆這潛規則害死人阿!
  “你看看,我艸!李治居然摸公主的頭!”鄭大龍正好看到李治拂去真子公主的頭上被扔上的鮮花瓣,這是車英俊事先安排好的,李治他們的車隊到了那個位置他們在樓上的人員就開始扔紫菱花瓣。這個季節正好是漢拿山上紫菱花盛開的時候,貌似采點鮮花并不費事。
  “我擦!真是花的很阿!”車英俊眼中也噴出了嫉妒的火焰。
  “那個車社長,我突然發現個問題。”鄭大龍咬著牙說道。
  “什么問題?”車英俊現在氣的都把他的劣質手絹塞進包里了,本來他想扔來著,但是又不舍得,于是一折中塞到包里去了。
  “李治他娘的也是一害!我們是引狼入室!”鄭大龍憤憤的說道。
  “說得對!他就是條惡狼,對!我們趕走了一只飽虎又引來了一只餓狼!”車英俊閉著眼睛仰天長嘆。
  “艸他娘的,這簡直就是餓狼傳說阿!”鄭大龍不由的感嘆道。
  “鄭將軍,車社長,李治他們進會場了,你們要去迎接阿。”一邊的李舜臣急忙的說道。
  “不是有二當家的跟河再基嗎?”車英俊聽后就是一陣心煩,讓他去迎接他的情敵他能不煩嗎?
  “二當家的在張羅,可河再基……”李舜臣話說到這里突然打住了。
  “怎么了?狗日的河再基要造反阿!”車英俊非常煩躁,語氣里帶著點火星子。而此刻的鄭大龍的兩只死魚眼則是死死盯著他的情敵李治不放。
  “不是,河再基又犯病了!”李舜臣見車英俊不高興,聲音低了很多。
  “他娘的,那廝又犯病了?這次又是跟誰扛上了?”車英俊很了解抬杠門二門主的性格。
  “這次是扛上開花!”李舜臣用手做了個開花的手勢。
  “到底怎么回事?”車英俊不由得一愣,這讓二門主做到扛上開花的人可是不簡單阿。
  “事情是今天早上,二門主在安排今天晚上節目的時候,他跟編導因為節目的順序不一致吵了起來。”李舜臣說到這里看了看車英俊,看到車英俊果然開了口:“就為了這個?”
  “嗯,是的!因為詩朗誦跟歌舞表演的順序兩人吵了起來,之后主持,總導演,劇本誰的都去了。而二門主力戰群雄,這都一天了,他還在扛個不停!最后這不是……扛上開花了!”李舜臣嘆著氣說出了原委。
  “哦,這樣啊!二當家的沒去說他?”車英俊不由得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去了,沒杠過二門主。他說要忙,留下幾個人陪著二門主杠到了現在。”李舜臣不由得擦了擦頭上的汗。
  “我艸!這么猛阿!”一邊的鄭大龍現在終于聽到車英俊等人再說什么了。
  “那是!我手下扛手雖多,卻以河再基為首!抬杠門二門主豈是浪得虛名?”車英俊說起來那是一臉的自豪。
  “話說我手下也有一將,此人號稱扛遍天下無敵手的,扛八圈扛中王李貞賢!”鄭大龍聽后就是有些不服,他手下的扛八圈扛中王那可是一寶阿!
  “真的假的?可否讓他出來一試?”車英俊聽后大喜。
  “你等著,我這就叫我得扛手大將出馬,非把你的二門主扛死不可!”鄭大龍立馬沖他的衛兵打了個手勢,然后在衛兵的耳邊低語了幾句。只見那衛兵含著笑的轉身而去。
  車英俊見了心下奇怪,不由得問道:“鄭將軍,你剛才說的是什么阿?你的衛兵怎么那架勢?”
  鄭大龍聽后哈哈大笑:“我剛才跟我說的衛兵說,讓他通知扛中王,今天要開扛手爭霸賽,勝者為王!”
  “艸,真陰險!”車英俊隨后也為之大笑不已。
  李舜臣見到這二人笑得這么陰險不由得心下暗自嘆息,這官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連自己的手下也整著玩個不停的,真是。你說說這個河再基該他們什么事情了……
  卻說地球某處一座建筑之內,二門主正口沫橫飛的把對面那幾個扛手說的力不能支。眾人正恐慌間,只見斜刺里殺出一將,他滿臉橫肉,眼眥欲裂,面色陰沉,看那架勢就是一個來者不善。而二門主一見就知道對方是個能扛的,頓時迎了上去,雙方一報拳就開始了一段風云際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