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12)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12)      第三章少女喪尸(08-12)     

末世橫行225 君子竊鏈不叫偷

畫面一閃,只見野坂站在指揮所里面,笑吟吟的跟渡邊等人聊天。
  “野坂上將,要恭喜你了,據說您的女婿在高麗打得不錯,公主也找到了。”渡邊看著滿面春風的野坂連忙恭維道。
  “哪里哪里!李治打得好,那是應該的。這櫻花行動組就是給力阿!這情報真是流暢。”野坂眼中含笑的看了一邊侍立的川島上校。
  “將軍的夸獎是我們的榮幸!”川島已經榮升上校的職務,櫻花行動組由他全權現在負責。
  “哪個宇智波的部隊現在在哪里?”野坂不由得問道。
  “宇智波將軍現在跟著朝倉打到了鹿兒島縣,可以這么說除了福岡縣,九州已經全部解放了!”
  “好!川島君,這話聽著提氣,嗯!這些都是李治他們的功勞阿!”野坂不由得摸了摸胸前的獎章,這是天皇陛下親自頒發給他的,為了這個獎章,他親自去了一趟東京都。他沒想到武田等人居然那么熱情。武田一聽李治的岳父來了,放下手中的工作,那是親自帶隊迎接,其場面相當的宏大,這讓野坂感覺有些意外,也有些竊喜。
  當然他跟武田又詳細的商量了結盟的事情,雙方又簽訂了諒解備忘錄。他在那里,無論是那些喪尸母體還是人類高官都對李治贊不絕口,這讓他有些小得意。你看看自己是吧?慧眼獨到,把女兒嫁給了這么一個有能力的人,這不但九州解放了,而且整個島國爭雄自己占了一足。
  而之后天皇給他頒獎章那更是讓他很有面子,雖然說這只是個形式,而且獎章也不值錢,但是這份榮耀卻是誰也不能比擬的。
  “將軍閣下,李治君他們除掉了漢拿山之虎,此刻正在召開宴會!”川島說到這里,心中暗自一嘆。當初幸虧自己沒有下毒藥藥死李治,不然現在九州還是喪尸遍野。
  “哦,還有這種事?”野坂昨天就知道了,而此刻卻是故作不知。他喜歡從別人口里說出來的那種感覺,這讓他心里感覺特別的舒服。
  “他們這一仗打得相當漂亮,不但斬殺了漢拿山之虎,而且大半個濟州島都被他們蕩平了!”川島說道此處,也是贊嘆不已。島國就是一個崇尚武力的民族,只要你足夠的優秀,它可以拋棄仇恨迅速的站在你的一側。
  “一只老虎而已,何足道哉!”野坂故意輕虐的說道。
  “將軍閣下!這一次不一樣,那不是一只普通的喪尸虎!”川島的眼皮子緊跳了兩下,驚訝的望著野坂,他不知道野坂怎么這樣說。
  “怎么個不一樣啊?不就是只喪尸虎嗎?是敏捷型的還是巨型的?該不會是生化侍者型的吧?”野坂還在賣關子。
  “這次真的不一樣……”只見川島慷慨激昂的講了起來,旁邊的野坂等將軍聽得那是一個頻頻點頭……
  現在李治等人人家正在一邊喝酒一邊欣賞這充滿高麗風情的歌舞。車英俊,鄭大龍跟李治,吳江,黑如水等高麗代表一桌子。二炮童虎幾個團長一座子,其它的也是相應級別的坐在一起,一家人都是推杯換盞的說笑個不停。
  “李師長,這事情的原委我們也交代了,你看我們真的不知道阿!”車英俊擦了擦頭上的汗珠說道。
  李治陰沉著臉,盡管之前聽黑如水等人說過,但是此刻從車英俊等人中說出海上城市的聯系方式失效,還是非常的不高興。
  “那個,你們也真是!不是我說你們,我們是師長為你們掃平漢拿山之虎已經夠仁義的了!你們卻來這一出!”黑如水深知就里,不由提前的指責車英俊等人,來平息李治的不滿。他知道李治已經答應幫車英俊等人平濟州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今天鄭大龍一說,李治又不高興了。
  “其實這個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說謊。”他看了看公主的空位,知道等會兒公主就如廁回來了,不由的連忙道歉:“李師長,我也是為了我的國家,請你原諒我!只要你們幫忙打下濟州,你們要什么我們都給!”
  “切!我們能要什么?我們只不過是賠本打上吆喝!”這邊黑如水立馬就是一陣笑罵。
  “是,是,是!所以李師長的忠義我們非常的感激!以后我們將為李師長立銅像!”一邊的張太賢也是滿臉堆笑的說到。
  “嗯,那個濟州市的情況你們了解嗎?”李治沒有回答他們的話,因為他無意中一眼看到公主已經快到他們的酒席前了,頓時他轉換話題,并朝周圍眾人使了個眼色。在座的這些哪個不是人精,能不明白?頓時開始胡說八道,山南海北的。
  “李師長,濟州市的情況是這樣的……”車英俊看到公主已經坐下,不由得給李治等人介紹起了濟州市以及整個濟州島的情況。原來濟州島就是一個特別自治道,是韓國西南部的地方行政區。由濟州島和附屬島嶼成立,是韓國唯一的特別自治道享受除國防和外交之外的所有行政自治權。濟州道總面積平方公里,總人口550余萬人。道政府所在濟州市。下轄2市,7邑,5面,31洞。濟州市(面積平方公里);西歸浦市(面積平方公里)。
  濟州是著名的高麗產馬地,這里的馬匹特別的多,這也是血刃能抓到好幾匹喪尸馬的原因了。
  李治跟吳江都在認真的聽,心里不時的默劃詳細的作戰計劃,而另一側二炮等人的桌子那是相當的熱鬧。
  “艸他娘的!這個車英俊真狗B,這身上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二炮握著那個半舊的金項鏈不由得罵道:“什么富豪,我看他的就是一個窮鬼!還好意思的自稱西歸浦市第一富?”
  “艸,二炮你他娘的缺不缺德阿?偷了人家的東西還罵人家窮,做人不待這樣的!”童虎看到就是一陣的皺眉。這二炮都團長了,怎么還這樣阿?那玩意兒值多少錢阿!居然還順別人的東西。
  “嘿嘿,虎子阿,不順白不順阿。你看看他那副清高的樣子,這孝敬孝敬老子不過分吧?”二炮一聽是童虎,不由得氣短了三分。
  “就是,君子竊鏈不叫偷!”李健一聽立馬話就跟上了。
  “嗯,這話我愛聽!還是你風騷四有見識!”二炮很高興不由得表揚起他的狗頭軍師起來。
  “……”這邊李健頓時一陣無語。這他娘的連自己都損,早知道不幫他了,李健心中一陣暗悔。
  “那個,二炮阿!聽說你們這次在市中心打劫,順了不少好東西?”童虎看了看二炮那一臉高興的樣子不由得問道。
  “阿,阿,阿?什么?誰打劫了?”二炮直接裝起了糊涂。
  “艸,干了還不敢承認阿!”童虎的聲音立馬故意的提高了八度。
  “別,別,別,別阿!虎子咱們兄弟們有話好商量嘛,是不是?”二炮一聽嚇得臉都綠了。
  “嘿嘿,算你小子識相。說,都弄了些什么好東西?”童虎想給張梅梅捎點首飾,所以就敲打起了二炮。
  “那個,我那個家底窮,人口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二炮嘿嘿的笑了起來,這讓他吃進去的東西吐出來,他可有點不太心甘情愿。
  “哦,據說你們去了市區……”童虎的聲音又高了八度,這一下周圍的軍官跟濟州的那些名流們都紛紛側目不止,連李治跟吳江都放下筷子看這邊怎么了。
  “我艸!虎子,那個兄弟,不!哥哥哎,咱倆聊聊,聊聊!”二炮直接跟王寧換了座位,拿著酒杯就要跟童虎碰一個。
  “聊聊?”童虎一臉壞笑的看著二炮。
  “聊聊,聊聊!”二炮表情很痛苦,他臉上肌肉不斷的起伏著,卻是拍了童虎后背一下。然后只見這兩個團長碰了一個,之后就在那里低聲細語起來,不知道還以為在密謀什么事情。
  “這些支那人在說什么?”大江忠介不由問坐在一邊的真田,后者哼了一句:“絕對沒什么好話!特別是那個長的像老鼠似的東西,他嘴里永遠說不出什么好東西來。”
  “哈哈哈,你還記得李健君給你起外號的事情!”大江聽后就是爽朗的一笑,連傍邊的血刃也是一個莞爾。他一開始不知道東方不敗是什么意思,還是遇見時光給他解釋的,之后他笑了好幾天。中國人真是有才,這由人名也能聯系的一些東西,可見中國漢字跟文化源遠流長。但他卻忘記了他們的民族也是這樣,經常沒事就嘲笑別人,根據別人的名字跟長相以及穿著行為來揶揄別人。比如武田信玄這樣的智將就被稱為甲斐國的野猴子,而織田信長則被稱為尾張國的大傻瓜,豐臣秀吉的外號也是猴子,前田利家被稱為阿犬諸如此類。
  “那個風騷四,真是風騷,無時不騷!”真田恨恨的說道。
  “嘿嘿,他騷他的,等等兄弟們一起去灌他,讓他來個不醉不歸!”大江也非常的討厭李健,此刻見真田發火,頓時在一邊添油加醋的。
  “嗯,等等算我一個!”大江轉頭一看卻是秋月浩男。秋月由于表現出色,現在已經成了真田手下的營長。這還是童虎的功勞,童虎向李治力薦,李治最終同意提拔秋月當營長。但是卻將他調到了真田幸太郎的手下任二營長。由于童虎李治等人都對秋月非常的重視,所以一家人都沒有敢小視這個雇傭兵的。連趙飛博見了秋月也是一口一個秋月君的,秋月當然明白,所以他對李治跟童虎非常的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