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230 愛誰打誰打反正老子不打

上回書說道黑如水心虛,他收了那么多禮心能不虛嗎?自古以來大貪抓小貪,有剛抓完貪官接著就被刑部拿了去的;也有開著反貪會議,出門卻是被一群婊子攔住討過夜錢的;還有玩一夜情被人發上赤裸圖片的;不信?好!上網自己搜去,還不是一個兩個的!這說明了什么?吏治敗壞!如果是真正意義的法制社會他就干不出來!光說不練是不行的。當年日本鬼子貌似是被打跑的,而不是被說跑的,哭跑的。
  “我們下一步解放濟洲島怎么干?去光州嗎?”黑如水看著眼前那些爛醉如泥的人們不由得說道。
  “走,去外面透透風!”李治對他的兩個軍師一笑說到。
  于是三人就朝宴會廳外走去,出門的時候三人無意中看到大江,小魔男等人在一起灌李健都是不約而同的一笑。他們出了宴會廳,外面的警衛立馬在后面不遠不近的跟上,趙飛博也喝了點,但他是警衛營長,心里有數,別人也不好意思灌他。
  這玩意兒就像給領導開車的司機一樣,沒人敢真的灌他,當然他自己也不敢真喝。只要不影響警衛工作,多少的喝一點卻是沒什么關系的。
  “我們下一步主要是要找那個海上移動城市,濟洲島剩下的敵人已經沒有什么威脅了。”李治看了一下低頭沉思的吳江和不知在想什么的黑如水緩緩說道。
  “光州哪?”黑如水是個急性子他想到什么就說什么。李治說得他們都知道,他們的喪尸將軍都派空中力量偵察了,而且他們的軍艦跟阿帕奇直升機這些天也是馬不停蹄的打探地面的情況。
  其結果基本一致,濟洲島已無可戰之敵。那些野外無主的喪尸其實就是他們的喪尸預備隊,一征召就是一大片,有真田這個控制性母體在,他們一點也不擔心喪尸的問題。
  “光州應該問題不大。”李治聽后就是一笑,現在他們兵強馬壯的,即便光州有喪尸母體也不怕,而且他們去光州就是要找母體的。沒有人家還不去哪!
  “別大意啊!還記得鹿島市之戰沒?”黑如水見李治有些自大,不由得提醒到。鹿島市之戰其實是他們在九州島跟朝倉決戰誘敵深入被敵人趁夜襲擊,那一仗打的李治等人都差點陣亡了。黑如水這里再次提起就是為了引起李治的警惕心。
  “高麗會有什么厲害的人?呵呵呵”李治一想起大將軍血刃就是一陣放心。他手下大將服部兵鋒,其戰力非同一般,可謂之千人力武神。李治常將血刃比作樊噲英布,也給他起了個雅號“小典韋”。
  “關鍵還是公主這個事情難辦啊!”吳江也嘆了氣,他知道仗再難打只要想辦法也能贏。而這個公主的事情卻是真假難辨,這個假公主畢竟受過訓練對公主的事情了如指掌,恐怕除了她們自己,別人無法分辨。如果那個假的一口咬死就是公主,他們也是沒什么辦法的。
  “是啊,現在海上城市還不知道在哪里哪?就算知道,那些叛軍會交出公主?”黑如水也是一陣嘆息。
  “他敢?如果不交,堅決打!”李治說到這里一下從傍邊的一棵矮樹上折了一根樹枝子。
  “他們要是用公主當人質怎么辦?”黑如水立馬反問到。
  “……我不信他們敢動公主?到時如果他們敢,堅決砸碎這幫王八蛋!”李治啪的一聲將那根樹枝從中折斷。
  “就怕投鼠忌器啊!這個事情要軟硬兼施。”吳江望著遠處的夜景瞇著眼睛說道。
  “嗯,是啊!要軟硬兼施啊!”李治聽后覺得吳江說得很有道理。但是現在關鍵是那個海上移動城市在哪里啊?他們的空軍海軍還有喪尸空軍都出動了,卻是找不到那個海上移動城市!真是讓人著急啊!王軍長梁軍長也不知道怎么樣了!他們現在還好嗎?
  只見鏡頭一閃,此刻沂山山頭密布著一個個的明暗火力點,不時的有耀眼的閃光彈升起!也不時的出現機槍跟火炮的聲音,這里怎么了?這里被包圍了。章邯在上個月就打破了摩天嶺,將嵩山跟沂山基地牢牢的圍困住了。這次章邯可是動真格的了,連從來沒有使用的空軍都投入了戰斗,這一下不要緊,刀疤等人的部隊那是一敗再敗啊!
  他們周圍設置的狙擊陣地全部丟失了,很多熟悉的軍官們都陣亡了,比如那個四川的矮個子團長劉軍。他就是在嵩山防衛戰的時候,死戰不退,被喪尸的空軍部隊給分尸的。當時他的部隊一個團已經打的不足一百人了,他的部下掩護他逃跑,卻被他拒絕了。他把自己的鋼盔一下子摜在地上,張口大罵:格老子的,戰死沙場軍人之幸!民族之幸!國家之幸!之后親自帶隊反擊,不幸壯烈犧牲。他的部下前赴后繼,直到最后一個十八歲的年輕小伙子倒在一片殘肢斷臂的血泊之中……
  章邯現在的重點就是圍困沂山打擊嵩山,嵩山這邊的部隊倒了血霉,天天血戰不止。他們既要防空又要對付地面那些攀山來攻的喪尸,幸虧嵩山天險可守,他們才苦苦支撐守住了嵩山,但是這里的兵員跟給養消耗的非常大,每天都有人犧牲。
  他們這里現在已經不足六千人了,其中百姓三千多,士兵二千多。這個最輝煌的時候有一萬五千多人的人類基地,現在居然打成了五千多人,大家就可以知道他們經過了多么殘酷的戰斗了。而沂山本來要大舉進攻的章邯卻不敢進攻了,為什么哪?除了幾個女性將領,幾乎所有的男性將領全都反對,為什么反對哪?因為他們的空軍被莫嫣然干擾了。
  他們也就發現了莫嫣然。他娘的,莫嫣然又在幫助人類。這是那些男性將領們的第一反應,一家人既然知道了,那可就對章邯的命令拒不執行了。開什么玩笑?明知莫嫣然在還敢打?那不只是找死,而是找屎!那妮子生起氣來,一家人都是一陣哆嗦,誰不想一親芳澤啊!他娘的,老大再厲害那能跟莫嫣然比嗎?于是一家人竟是只圍不打!
  章邯知道后大怒,把李東軍派來了!李東軍那個二百五來了之后那是好一個飛揚跋扈啊!結果大家一合計壞了他一次,讓他這個親兵親自去打,一家人只起哄不派兵。李東軍一開始打的很起勁,結果到了山上,那前隊的喪尸居然不戰自退,這讓李東軍立馬就覺得不對。他甚至看到了斷崖一側的樓不凡了,哦,莫嫣然的那只生化侍者了。
  他一見就知道那妮子在這里,嚇得跟兔子似的夾著尾巴就逃走了。之后不論誰提議攻山人家那頭搖的就跟吃了搖頭丸似的:“不行,不行!老趙,你他娘的又陰我!”
  “去你娘的朱平!有本事你自己去!別拉著我!”
  “我他娘的就沒干!滾你娘的蛋!哪里涼快哪里歇著去!”
  之后章邯見李東軍也沒動靜了,就怒氣沖沖的自己趕來了,之后就是一頓大罵。罵得下面唯唯諾諾,戰戰兢兢的,最后還是李東軍這個二貨來了一句:莫嫣然在上面愛誰打誰打,反正老子不打!愛怎么的就怎么的吧!說得章邯徹底無語了,他仔細一想也的確是那么回事,莫嫣然在上面他們誰敢打?趙生輝不敢,李東軍不敢,他章邯也不敢!他常常以莫嫣然的男友自居,這讓他自己去打莫嫣然他這下半輩子都別想見她了。
  所以他跟寧師才一合計索性了來了個只圍不打,先拖著再說吧。反正嵩山還沒打下來,打完嵩山回頭收拾沂山。讓這上面的人自己投降,不投降?好!老子困住你,看你能撐多么久。而且正好拿你當誘餌來個圍點打援!他們這一招也的確成功,王建橋的派來營救刀疤的好幾支部隊不是被殲滅了就是被擊潰了。
  刀疤等人非常的憂愁,他們現在缺醫少糧的,還被敵人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的。盡管敵人沒進攻但是那種心理上的壓力是巨大,誰知道敵人哪一天進攻啊?所以每當山下有什么風吹草動的,他們就緊張的不得了。
  刀疤人現在一下子瘦了三圈,他愁啊!自從失去了李治跟吳江之后幾乎沒勝過,天天都是敗仗,現在居然被敵人大兵壓境,兵臨城下了。想到這里他不由得一陣嘆息,不由得回頭看了看他的幾個手下大將們。
  “大哥,哦,軍長,是不是還在犯愁啊?”馬眼知道刀疤大概所想,因為現在這種情況不能讓他們不想啊。
  “馬眼啊!我覺得我們這次完蛋了!他娘的,老子一世英雄,竟落得如此下場!”刀疤閉著眼睛仰天長嘆。
  “軍長,別這么說,敵人不是還沒進攻嗎?這說明我們有福啊!”馬眼不由得安慰道。
  “就是啊,老大!他們敢進攻,咱們手中的家伙什也不是吃素的!”矯健立馬隨聲附和。
  “你們不懂……敵人這是某種戰略意圖,也就是說我們還有利用價值,如果這種價值消失也就是我們消失的時候了。”刀疤眉頭一皺嘆道。
  “老大的意思是圍點打援?”馬眼好像有點明白了。
  “不完全是。他們肯定在打嵩山!嵩山被攻破之日就是我們被進攻之時。”刀疤望著遠處的月光下黑黝黝的深山發起呆來。
  刀疤判斷的非常正確,其實這也是章邯跟寧師才不攻擊沂山的一個重要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