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8-05)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8-05)      第三章少女喪尸(08-05)     

末世橫行232 女孩兒閑著干嘛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返回書頁
  這一夜李治為首這邊的軍方非常開心,對方招待的非常周到,而且他們得到大把的金錢跟物資。李治他們答應解放濟洲島,以及善后的承諾讓車英俊等人覺得自己的辛苦沒白費,于是雙方皆大歡喜,各取所需。
  李治他們的宴會結束時間就非常晚了,李治自己也不知道是晚上幾點了,大約23:00左右吧。現在月亮早就沒了,他徑直回到自己的住所,進門開燈直奔床鋪而去,但他一到自己的床鋪那里就呆住了。怎么了?估計大大們已經猜到了,羽見已經在他的床上睡了。看的李治一陣無語,他忽的發現自己的桌子上還有羽見給自己準備的醒酒湯,這妮子。
  唉,真是!他還沒得急感嘆,羽見卻是醒了,她媚著眼睛看著李治也不說話。李治頓時心中一動,她此刻肯定沒穿衣服,于是伸手去揭羽見的被子,羽見驚叫一聲立馬用手去擋,這樣一來李治被眼前這個美人撩的心猿意馬的。
  他拼命的一拉,立馬呆若木雞。只見羽見穿的完完整整的,一件衣服都沒脫,頓時深感沮喪。而羽見卻是一躍下床,笑個不停,一句活該那是脫口而出。
  李治變得一陣紅頭遭腦的,但他隨即壞笑起來:“不妨事,我最喜歡給小姑娘脫衣服了!”
  “啊!流氓!”羽見卻身就跑,李治此刻被撩的心猿意馬的,哪里能讓這個捉弄自己的小美人跑了,順勢攔腰就將羽見的纖腰環住。然后將羽見壓在床上。羽見不停的笑著求饒,但是那一陣陣吐氣如蘭,體香若麝,激的李治不由分說剝起眼前的獵物起來,而羽見就像一只被逮獲的麋鹿一樣不停鳴叫掙扎著。
  但是這只要進了獅子口那獵物就沒掙脫的份,這里羽見也是越抵抗衣服越少,越掙扎感覺身上越熱,連呼吸也加重起來。這一反抗讓李治的征服欲更加高炙,于是李治一邊解她的衣服,一邊口舌并用,弄得羽見情熱不已,最后索性自己除去衣服,跟李治攪做一團。
  李治將那妮子弄得嬌.喘連連,只是一個勁的抱著李治連半分力氣了沒了。李治讓她用手碰**,她卻不敢,只是閉著眼睛等著李治的進一步動作,然后李治將她的身體翻轉過來,她頓時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夜深了,所有的聲響都消失了,靜的連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到,除了還在挑燈夜戰的二門主跟杠八圈其他人都進入了夢鄉。
  李治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到了不知名的喪尸之地,他跟一些不知道姓名的人被擠壓到了一座大樓上。人們瘋狂的跑著,而他卻記得反鎖了大樓的大門。之后門被外面嘶吼的喪尸敲的咚咚直響,他嚇得轉身就逃。
  在進入13層樓的時候他的手里竟然突然有了一把手槍。他匆忙的進入了一間很大的客房,里面有幾個不知所措的人們,他把他們組織起來堵門。但是還沒堵結實,喪尸就開始砸門了。
  周圍那些人四散而逃,任他怎么喊也沒用,情急之下他逃進了廁所,然后反鎖了廁所的門。但他還沒安穩,就聽見喪尸已經攻進客廳瘋狂殺人了!
  怎么辦?怎么逃?他忽的一抬頭,看到廁所的上面的窗戶,于是一咬牙就爬了過去,后面喪尸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進入了廁所,試圖抓住他的腳,他瘋了似的爬出了窗戶,外面什么都沒有!
  不!突然出現了一個平臺,這下面有平臺,他也來不及想怎么出現的平臺。他一下子跳了過去。
  很幸運,他逃到平臺上了,他看著對面廁所窗戶上喪尸不由一陣嘲笑,卻發現對方也在笑他!他猛的一回頭,喪尸!啊!他被殺死了。之后他感覺渾身發冷,冷的就想掉入了一個冰窟隆。
  他突然醒悟,我實在做夢啊!沒事,我沒死。但是他卻發現屋里的羽見居然是個巫婆,那面目猙獰的如同電影以及童話里描述的一樣。他嚇得轉身就跑,而羽見化身的那個巫婆在后面狂笑著追逐著他,就像狼追兔子,貓追老鼠一樣。他是無地可藏,無論藏到什么地方,那個老巫婆都會出現在他的身傍。他無處可躲,無論他躲在任何房間,對方總能神奇的找到他,他永遠都忘不掉那巫婆刺耳的尖笑聲跟那一雙赤紅的眼睛。
  突然,他被抓住了!是的!抓住了!啊!她咬我了!李治猛地做了起來,卻發現剛才也是一場夢,他居然做了一個夢中之夢。而一邊的羽見流著淚氣鼓鼓的看著他。
  “我知道我很惹人討厭,但是你也不用這種方法擠兌人吧!”羽見一邊流著淚,一邊急急忙忙的穿衣服。
  “我暈,我又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了?”李治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這個潔白的玉美人哭著穿衣服。
  “你做夢都罵人!我恨死你了!”羽見此刻已經穿好衣服,哭著摔門而出。
  她沒想到李治居然是這種人,也沒想到李治居然識破她是女巫。他們這種通靈師以前也就是黑魔法師,女的就是女巫。
  她本來就是,卻被李治在夢中大喊大叫的滾開!去死什么的這讓這個感情思維豐富的女孩兒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女人永遠感情勝于理智。
  羽見當然也是,她沒有用讀心術,她被震驚了。她被李治的夢話深深的刺傷了,那心里現在一直都在淌血。李治那邊莫明其妙,羽見這邊卻是傷心欲絕。剎那間搞得李治說不清道不明的,想仔細的回想一下夢中的事情,卻偏偏的記不起來,只隱隱約約的記住了13層樓,跟1528的房間號。
  他不明白為什么13層樓會出現1528的房間號頓時自失的一笑。又想起羽見居然被自己的夢話搞得大哭,頓時感嘆女孩兒啊~他不由得就是一笑。
  這種夢太常見了,根本就不足為奇,他以前做過數不清的夢,不過大都忘記了。記得一次他在夢里在懸崖上被人推了下去,那種腳不著地的墜落感讓他的驚醒,去發現是南柯一夢。想到這里他伸了伸懶腰,羽見那妮子也該讓她生點氣了,女孩兒閑著干嘛!她們本來就是被氣哭的,讓她們沒事掉點淚什么的,有益于身體健康。
  是吧?女孩兒為男人掉淚天經地義!本該如此!李治人家邊洗漱邊洋洋得意的想到,他最喜歡把女孩兒氣哭的感覺,尤其是漂亮女孩兒。氣哭一個不算本事,要氣哭一群才行。想到這里人家李治是得意的哼起來小曲。“如果說你要離開我,請把我的照片還給我,留在你身上也沒有用,不如還給我媽媽……”
  幸虧羽見跑了,這要在那里非發瘋不可。這也沒辦法,在李治手里掉過淚的,從初中起貌似就是一大片,現在又危害人間了!但愿李治生個女孩兒,要是他生個兒子,作者只能說很不幸!那些生了女兒的父母們,為你們的女兒祈禱吧……
  卻說羽見一路跑回了自己的臥室,本來是傷心欲絕,沒成想正好遇到平子跟七七。二人昨天晚上就沒見羽見,她們料她是去了李治那里,都恨的咬牙切齒。此刻卻見到羽見大美女淚奔回來,那是一陣得意啊!二人沖著羽見那是聯袂而來。羽見一見心說壞了,這怎么碰到她們,想躲卻是躲不開了,急忙拭了拭淚痕,想低頭混過去。不成想卻被二女欄了個正著。
  “喲~這不是羽見秘書嗎?這么早去了哪啊?”七七先開了口。
  “哦,我這不是早上起來鍛煉嘛!”羽見小心的應對著,每句話都掂量再三,生怕被這二人抓住把柄。
  “嗯,怎么衣衫凌亂啊?哎,這頭發也沒梳!哎呀呀……”平子不由得感嘆起來。
  “嘻嘻,出門的時候太急了,一看這天都大明了,不趕快出來鍛煉一下。等等就吃早餐了”羽見勉強的笑了笑。
  “嘻嘻嘻,清晨鍛煉的怎么還哭了,平子你看羽見秘書的眼圈還發紅哪!淚痕也沒干啊!”七七趁機敲打起了羽見。
  “哦,歸來的路上迷了眼,這好歹的才不難受了。”羽見鼻子尖上都滲出汗來了。
  “哎呀!這是誰的頭發啊!這么短啊!不像是羽見秘書自己的吧?”平子“突然”發現了羽見身上李治的頭發,心中頓時大恨,一把就抓了過來在那里欣賞了起來。
  “這怎么會是女孩兒的頭發哪?你嗅嗅這還有酒氣哪!”七七沒好氣的白了羽見一眼,她心里也是恨極了,恨不得一槍就干掉眼前這個羽見大秘書。
  “哦,哪個啊?什么頭發啊?我不明白啊!”羽見聽后就開始裝糊涂,此刻她的汗順著臉頰往下淌個不停。
  “哼!女孩兒就應該文雅一些,自重點!”平子已經被羽見刺激的有點發狂了,這分明就是李治的頭發。她曾暗中打量過李治多少次了,她會認不出這是誰的頭發。
  “平子,請你說話注意些!”羽見也有些不高興了。
  “哎喲,這是被捉住有些急了!哼,真不害臊!”平子直接一句話就轟了過來。羽見的臉紅的就跟蘋果似的,她還沒開口就聽見對面有人喊她:“羽見,你在干什么哪?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羽見一聽就知道是娜娜子,心里不由得暗喊神佛保佑,一邊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你,羽見,你站住!”平子生氣的喊了起來。一邊的七七卻向她示意,她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沒有必要在進一步了。剩下的就是把這個消息宣揚出去了。但是平子心里非常在意李治,她哪里能算完,看著羽見已經遠去,恨的她直跺腳。
  七七也是心中一片黯然,這一次她們二人的情緒都變得低落起來,她居然先得手了,這是二女此刻一致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