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橫行》 最新章節: 第一章末世降臨(01-21)      第二章逃離化工廠(01-21)      第三章少女喪尸(01-21)     

末世橫行235 真沒紳士風度

翌日清晨,李治的部隊浩浩蕩蕩的直奔濟洲市而去,這一路上那是一個所向披靡啊。正如李治吳江等人所料,根本就沒什么母體之類的,真田的先鋒直接改成收容隊了。那些喪尸不斷加入真田的部隊,真田的部隊都200多萬了。李健看到這一幕給真田的部隊起了個外號:收尸隊。
  細想想也很合理,對方收容的全是喪尸,難道真田不是收尸隊嘛!真田的先鋒部隊直接進入了濟洲市市區,這里面全都是些低級喪尸,根本就沒什么抵抗力。李治他們的部隊上午到了濟洲市,下午就宣布完全解放濟洲市。
  那些被困在建筑物內的喪尸紛紛被戰士爆頭,這濟洲一仗李治的部隊僅損失了7人,而他們卻槍決了大約7萬多被卡在建筑物內,以及沒有加入真田收尸隊的喪尸。現在李治他們的戰斗力已經不能用彪悍來形容了,那面血紅色的雄據天下大旗,在濟洲市區內那是到處飄揚啊!這讓這些濟洲市的幸存者視李治等人為天神。
  這些幸存者幾乎都在地下跟掩體內,他們的跟西歸浦市不一樣。以前作者也曾介紹過,他們非常的有建制,這要歸功他們的市長。他們的市長幸好是個生化迷,早在2011年6月美國疾控中心發表喪尸警告,他們就做好了準備。這不人家接到李治解放濟洲市的消息后,就紛紛的帶著人上來了。
  下面的人實在太多,他們用了大約一周才全部轉移完畢。而李治卻是跟濟洲島的市長打聽起了真子公主的情況,據濟洲市市長車男玄敘述,生化災難之前真子公主是來濟洲市游玩的,他還見過真子公主。據他所述真子公主有一串島國皇室的手鏈,鏈子上有真子的名字還有皇室的菊花花紋,李治聽后很奇怪,問車男玄是怎么知道的?
  對方一笑說那是她的妻子告訴她的,真子公主來的時候他的妻子作陪。二人說話的時候,他的妻子發現了那串手鏈。真子公主非常的怕熱,她有一把汗墜小扇,上面是一幅美人兒畫。李治不由得追問那美人兒的模樣,車男玄卻不知道那上面的美人兒是誰,只看到公主拿著那把扇子。李治得到這個線索之后非常的興奮,他跟吳江當天趕回了西歸浦市,然后就去找真子公主。
  那個真子再次被提問的時候,人家拿出了那把小扇,然后還給李治他們講了一個百夜行的故事,聽得李治等人一愣一楞的。原來那美人兒叫小野,為什么李治記得這么清楚哪?因為公主每提到小野跟淺草的時候都要加重語氣,并且意味深長的看李治兩眼,搞得李治的那些小秘書們紛紛火起。但是一者人家是公主,盡管不知真假,是吧?二者現在很多人都在提問,有火也要壓著。
  李治等人卻沒見到車男玄說得公主手鏈,他們問真子公主時,真子公主說那個手鏈在被突襲的時候掉落了,這樣一來也就無法考證了。但是人家有這個扇子,這就是一個憑據,雖然意義不大,但是人家說出了扇子的來由。
  這是真子的母親在她成人禮的時候送給她的,這個消息讓李治等人面面相覷的,現在又沒有人證,人家怎么說都行,于是李治這些人失去了再詢問下去的興致。之后李治他們又試了一下車英俊提供的海上城市的聯系方式,果然人家早就換了,根本沒用。
  這讓李治他們有點抓狂,看樣也只能就這樣認了,公主就是這個了,到時就這樣送回去吧。不管真假了,為什么?沒辦法判斷啊,至于真的假的交給天皇的皇室自己辯別吧,他們真的無能為力了。
  李治在公主這里弄了個沒意思,弄得公主不高興,自己也很郁悶的。李治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就約真子公主到馬場騎馬游玩,真子公主欣然答應。李治隱隱約約覺得這個真子公主對自己有那么點意思,但是只是自己這么想,對方是不是這樣想,他并不確定。
  這不今天李治在吳江,血刃,二炮等人陪伴下跟公主去了濟洲馬場。他們在這里找到了沒有感染的矮種馬,這一下讓這些軍官們都孩子氣起來。二炮騎著一匹矮種馬那是耀武揚威的大喊大叫,甚至還把平八郎的東洋刀借過來揮來揮去,跟個小孩子似的騎著馬滿山野里亂跑個不停,李健見狀帶著他的混球兵全都騎著馬去追二炮那張飛爺爺去了。
  平八郎擔心自己的“大砍刀”,于是一驅胯下喪尸馬也追了過去,李治等人在山上看到這一幕都是一笑。李治跟真子公主馬首相并而行,真子公主被風吹得秀發飄揚,她望著李治笑個不停,不是盯著李治看,就是無緣無故的笑。這讓李治暗叫不好!壞了,不會吧?千萬別!
  不然天皇老爺子那邊就說不清了,本來是救人的別再弄出點事來了。他現在真的害怕那點事了。而公主見李治低首不語,不由得先開了口:“李治君,聽說你有家室了?”
  李治心里咯噔一下,驚訝的望著真子公主:“你,你怎么會中文?”
  “會中文不行啊?我會八國語言!”真子公主一陣得意的說道。
  “哦。對啊,你是公主啊!”李治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哼!你們這些人沒事就審別人,哪里把我當成過公主來?”真子公主說到這里貌似有些不高興了。
  “哦,你誤會了,公主殿下。我們也有難處啊!”李治聽后立刻就開始訴苦。
  “哦?李治君,你有什么難處?”真子公主臻首微側故意地問道。
  “嗯,公主殿下,你想我們答應了天皇老爺子,幫他找孫女,不能找一頓子帶個假貨回去吧!”李治故意的苦著臉說道。
  “嘻嘻,油嘴滑舌!”真子公主本來想變臉生氣,偏偏的卻是撲哧一笑。
  “是啊!真的是這樣,總不能忙一頓子,費力不討好吧!”李治見真子笑得明眸善睞的,心里也是一動。偏偏的馬顛了一下,下身就有點不爽了。所以說嘛,男人跟女孩兒在一起時別亂想,有報應的。但是李治人家不服,不服?好往后面看。
  “哼!”公主好不容易才變下臉來,并且給了李治一個大大的白眼。
  “對了,李治君,聽說你有家室了?”真子公主見李治沒說話有重新問道。
  “哎!看~那邊有個公園,好大啊!過去看看!駕!”李治說罷一駕馬,那馬也是敏捷,嗖的一下箭也似的射了出去。
  “真沒紳士風度!”真子公主嘟著嘴,驅馬趕來。
  她的馬術雖好,馬卻是不快,總是攆不上李治。后面的血刃吳江等人紛紛騎馬趕來,再之后警衛什么的就是開車了。
  只見藍天白云之下,幾十匹馬在綠色的草地上奔跑不停,當先的是一匹黑馬,額頭上一個大大的白斑,四個蹄子也是白色的,這種馬有名堂叫“白蹄烏”。原先唐太宗最喜歡的“昭陵六俊”之一。這種馬可是千里馬,跑起來風馳電掣的那速度無人能及,盡管血刃是喪尸馬也沒能追上。
  李治現在突然有種春風得意馬蹄輕的感覺,身邊的樹木跟建筑紛紛向后倒退,自己的耳邊只有風聲。這騎馬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比飚車過癮多了,還是騎馬爽!怪不得人們把女孩兒比作馬子,嘿嘿,是吧~都爽!
  真子公主見李治的馬跑得極快,頓時悟到李治騎了一匹千里馬,那馬毛色烏黑,蹄子雪白,莫非是“月夜照獅子”?她一時間想不太那么清爽,以前自己的馬術老師教過,但是現在卻想不起來了。看到李治在前面囂張的樣子,她一咬牙,使起馭馬之術來,那馬的速度確實也加快了不少。
  卻說二炮李健等人,人家早就騎馬進了那公園了,人家都是些什么人?比李治他們這些人精明的多,人家又不跟李治那樣見了馬子就不知道該姓什么好了。人家這些人都是該干嘛干嘛的!盡管見了閆麗秦琳的也都低三下四的,但是現在她們沒在,人家二炮李健怎么說都行,是吧?
  “艸他娘的,這里是什么地方!”二炮起著馬冷不防看到一組雕像,一個赤裸的男人抱著一個赤裸的女孩正在進行那動作。
  “不會吧?這么開放!”李健也看到了。他們后面的警衛也都成了進了伊甸園的傻子。
  “這個姿勢爽!嘿嘿”二炮又一打眼看到那男人在女人背后動作,頓時開懷大笑起來。
  “我靠,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性愛公園吧?”李健頓悟。
  “嗯!肯定是了。嘿嘿,今天老子開眼福嘍。”二炮騎著馬竟專門找起這些雕塑起來。
  “這叫老漢推車!這叫接花獻佛……”二炮耐心的當起了公園的向導。
  當他們來到一處建筑的時候,他們徹底的驚呆了,那墻上的海報全是赤裸裸的男女媾和的照片,盡管上面有很多灰塵,但依然是非常的清晰,一家人瞠目結舌的當起了看客…